八百士 四 前夜 1

wangra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URL] “算个高手。” 晋元看着脚下的一片狼藉,淡然道。 数分钟之前,这里还是一片属于四行仓库的平房。 它们的作用无非是值班人员的休息室,还有配电室和储物间之类,高低不齐的房子和杂乱无章的摆设,构成了许多天然的掩护体。 房前就是苏州河以及连通了上海与租界的垃圾桥,日本人如果从这里发起进攻的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


“算个高手。”

晋元看着脚下的一片狼藉,淡然道。

数分钟之前,这里还是一片属于四行仓库的平房。

它们的作用无非是值班人员的休息室,还有配电室和储物间之类,高低不齐的房子和杂乱无章的摆设,构成了许多天然的掩护体。

房前就是苏州河以及连通了上海与租界的垃圾桥,日本人如果从这里发起进攻的话,无疑会触动租界英国军队的神经,因此敌人绝不敢轻举妄动。

这次炮击之前,晋元只是派了少数几名哨兵在这里驻守,大部队主要在正面战场布防,随时准备应对日本人的疯狂进攻。

可是,现在的情势却大有不同。

极其有针对性的炮击过后,整个平房区几乎都被夷为平地。现在,从大街到四行仓库的大楼前,三十余米的距离完全成了一片开阔地。

倘若英国人对日军的行动置之不理的话,那么在河边加上几挺重机枪,就足以把面前的主楼打个千疮百孔。

为此,本来人手就捉襟见肘的孤军,恐怕非要派上至少一个排的兵力驻守在此处,以避免日军不分日夜的突袭了。

“这样的话,其它各楼的防守就难办了,”营长杨瑞符皱了皱眉头,

“现在的策略是每个连队守一座楼,团部和一连一起守住最大的仓库主楼。可是现在后面的视野洞开,从其它连队调派有限的人员又不太现实……”

“让一连二排,全排到主楼后侧布防。”晋元斩钉截铁地下令。

“那么,空缺的防线呢?”

“剩下的部队,重新进行调配。”

“这怎么可以!”瑞符立即提出异议,

“老谢,这样的话,我们很难顶住日本人的轮番进攻——而一旦主楼被攻破,那么整个四行仓库的防线都会土崩瓦解啊!”

“话是这么说,不过,你认为多出来的那个排,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吗?”晋元冷冷地反驳道。

“这我知道,”

瑞符急得伸出泥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抽出部队防守是必要的,不过我有两个建议。”

“嗯。”

“第一,我们要设法引起英国人的注意,让他们认为日本军队的进攻策略会对租界产生威胁,从而对日军本部施加压力。”

“可以。”晋元点头。

事实上这也是无奈之举,英国人的建议乃至抗议,对于目前正春风得意的日本军队来说,根本不会有什么显著的效果。再者日本人的野心如此之大,恐怕再过一段时日,攻下租界,向英国人宣战,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呢。

“第二,我同意让侦察排转而防守后方的开阔地,但是我要求团部的闲杂勤务人员补充到正规部队中,以免因为人数不足,造成防线整体的薄弱。”

“我不同意。”

“为什么,”瑞符怒道,“反正我们有的是武器弹药,而且团部的空余人手还有十多个,组成一个班绰绰有余——”

“我说过了,不行。”晋元的话似乎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瑞符沉默了一会儿,

“是因为那个孩子吧。”

“什么意思?”

“那个孩子,水听涛。”瑞符的面色凝重,

“对你而言,他不属于战争,所以,你也不希望他上战场。”

“恰恰相反,那个小子愿意做什么,我都不管。”晋元哼了一声道。

“那么,其他人呢?”

“我自有用处,不许擅动。”

瑞符狠狠地跺了一下脚,摇着头离开。他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位谢团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战事已经迫在眉睫,多一个人都可能对战局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可是在这种时候,这个家伙却依然固执地将团部的警卫员、勤务员,厨师之类,揽在手里,不肯把这些有生力量合并到作战部队中。

真是无法用正常思维来衡量的团副呢。瑞符想着,苦笑了一下,匆匆地前往各部队布置任务。

“那小子呢?”晋元若无其事地转身问左右的人,

“让水听涛跑步来向我报到!”

_

此时的听涛,正畏缩在角落里,就如同这些日子以来他常做的那样。

晌午的阳光,实在是太刺眼了。

随之而来的秋日的沉闷热浪,更是让这个十四岁的小子喘不过气来。

差远了,他心中念着,比起夜晚的清凉与安逸,这种天气真的差远了。

夜里不会有杀戮,夜里不会有鲜血,夜里不会有嘶喊声,夜里不会有人们哀怨的眼睛……就算有,也不会被看到。

一切都隐藏在深沉的幕下,假装不曾会崩坏,假装不曾会悲伤。

那种感觉,就像是伏在母亲温暖的怀里,闭上眼睛,看不到残酷的和苦涩的和懦弱的存在——有的只是美好。

可是那一天,阳光却那样明媚,野兽扑进了与世无争的村庄。大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仆倒,女人则发出绝望的撕裂的喊声,孩子们被抓去,斩杀,撕裂,吞食……

那时我们就躲在阴暗的角落,互相拥抱着,颤抖着,祈望一切都会过去,祈望强盗只是幻影,祈望母亲的手会突然抚在那满是汗水的额头,将鲜美的水果送到口里,告诉自己,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但是期望的一切并未到来,强盗的吼声震开了天宇,阳光顺着倒下的房门闯入,撕破了灰色笼罩的绿野,狠狠地打在人们的脸上……眼前全是金星,手脚却冻得冰凉,依稀中只看到庞大的挥起刀的身影,还有刀刃上那闪着血色的光芒。

为什么要有光呢?

听涛的眼里不自主地流下咸涩的液体。

他望着自己那粗糙的双手,嘴唇蠕动着,心里却依然迷茫。

那时,我杀了人吗?为了妹妹,为了家人,为了活下去。

杀人者是不会发自内心去微笑的,因为每当我举刀时,总会想起那时自己泪流满面的一刻。

这句话,在第一次见面时,晋元曾对自己说过。

可是,直到现在,听涛却依然弄不明白其中的真意。

也许永远不会明白。

也许马上就见分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