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耿辉在吃药,额头上都是冷汗。他喝了一口水,把肚子顶在桌子角上低声呻吟着。当脚步声在楼道响起来他又精神起来,刚刚站起来,门就开了。雷克明摘下作训帽打开柜子,开始换便服。


“怎么了,老雷?”耿辉问。


“有问题,外面的小酒店有问题。”雷克明打着领带说,“我得去看一下。”


耿辉想想:“你是说有特嫌?”


“而且是重大特嫌!”雷克明说,“这里县安全局你熟悉吗?”


“接触过,他们也来过。”耿辉说,“不过我们的事情一般都是安全部直接过问,他们没问过业务方面的事情。”


“那就直接通知安全部,谁负责?”雷克明问。


“冯云山。”耿辉说。


雷克明笑笑:“过年一起吃饭,都没说什么。他肯定知道我来这里当大队长了,居然也不和我交流交流——就这样吧,你通知冯云山让他立即来我们这里。我先去看一下,如果有可疑的我找个茬子先扣下再说。”


“你自己去啊?”耿辉问。


“还有陈勇,我让他去换衣服去了。”


“好。”耿辉拿起电话。


穿着便装的雷克明大步走出办公楼,哨兵瞪大眼睛看着这个风度翩翩的大学教授都忘了敬礼。雷克明看看他,笑了一下。哨兵急忙敬礼,雷克明戴上墨镜:“稍息吧。”


雷克明的那辆还是原色却挂着伪装网的三菱吉普车开过来,陈勇在上面也穿着便装,雷克明看了一眼就乐了:“和尚,你从哪个战士柜子翻出来的?你没便装吗?”


陈勇看看自己这不合身的西服笑:“我没便装,当兵以后就没买过衣服。”


雷克明摘下墨镜给他戴上:“那你就当哑巴吧,别说话。”


雷克明上车,车径直从后门出去了。


三菱吉普车在山上绕了好大一个弯子,雷克明和陈勇下车撕掉伪装网装在车后面。雷克明打开车后面的一个袋子,里面都是车牌,什么牌都有。陈勇眼睛都直了:“大队长,你这是百宝箱啊?”


“多少年都在我车上,习惯了。”雷克明挑挑,选出一个北京牌照,“就它吧,换了。”


陈勇急忙动手摘去军牌,换上地方牌。


雷克明看看手表,快到吃饭时间:“走,我去会会那个老板娘。”


三菱吉普车绕了一圈,开到饭店门口。雷克明下车,陈勇跟在他后面。雷克明一口很流利的普通话:“老板娘,有吃的没有?”


“哟,现在在装修呢!”老板娘笑着说。


“我们有口热饭就可以。”雷克明笑着说,“跑了一天的路。”


“那里面坐吧,我给你们做点面条凑合吃,不要钱了!”老板娘笑着说。


雷克明和陈勇走进去,在里面坐下。雷克明看见了阁楼的门关着,笑着问:“现在生意不错吧?在山里都开始装修了!”


“咳,还不是等着旅游区开吗?”老板娘笑着说。


“旅游区?”雷克明眉毛一跳。


“是啊!省旅游公司打算在这里开发啊!”老板娘进去做饭去了。


“这种事情应该和我们部队商量的。”雷克明低声说,“阁楼有问题,准备一下。我上去,你在下面策应。”


雷克明起身就上去了,老板娘看见了:“哎,上面有人!”


陈勇拦着老板娘,雷克明一脚踢开阁楼的门。


里面空空如也。


窗户开着可以看见大队后操场,桌子上的烟灰缸还有几个烟头,一个还在烧。


雷克明走过去,看见阁楼下面有个草垛有人落下的痕迹。


他回头:“陈勇!带部队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