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请给历史留一些思考的空间

无量 收藏 0 17
导读:  曾引起各方争议的圆明园复建工程将陆续启动。昨日,圆明园新闻发言人宗天亮表示,明年上半年,圆明园将复建长春园宫门项目。目前,相关手续已经全部办理完毕。( 9月24日新京报)   也许,用不了多久,公众的视野中将会永远性地出现一个“原汁原味”的长春园宫门。尽管在四周的残垣断壁面前,这座注定美轮美奂的宫门将会鹤立鸡群般地突兀。但是,一个靠先进科技解决不了的难题是,留给未来的,只能还是“赝品”。    吕思勉先生说过:“ 历史者,人类留存之重要活动记录,足以参酌而以嘹解过去与未来者也。”和岁月的

曾引起各方争议的圆明园复建工程将陆续启动。昨日,圆明园新闻发言人宗天亮表示,明年上半年,圆明园将复建长春园宫门项目。目前,相关手续已经全部办理完毕。( 9月24日新京报)


也许,用不了多久,公众的视野中将会永远性地出现一个“原汁原味”的长春园宫门。尽管在四周的残垣断壁面前,这座注定美轮美奂的宫门将会鹤立鸡群般地突兀。但是,一个靠先进科技解决不了的难题是,留给未来的,只能还是“赝品”。


吕思勉先生说过:“ 历史者,人类留存之重要活动记录,足以参酌而以嘹解过去与未来者也。”和岁月的不可逆一样,历史同样是不可以被重塑的。正如《威尼斯宪章》说的那样:“将文化遗产真实地、完整地传下去是我们的责任。”那些梦想着用空间回溯时间的理想主义者有没有认真想过,他们正在做的不是还原历史而是在给历史做“整容术”。


历史的特质在于时间沉淀才能积累起纹理的质感。而靠“做旧”打造出的“文物”,即便有“样式雷”重生,原材料再造,由于缺乏历史,分明也只有“贼光”而无“宝光”。就像异想天开给维纳斯安上胳膊一样,除了唐突佳人,不免有画蛇添足之乱,狗尾续貂之嫌。


“撕碎一幅古代名画,代之以廉价的水彩复制品”这是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对伪遗产热的痛斥。近年来,大兴土木者的目光已经从“打造未来”转向“再造历史”上来, 斗檐飞拱取代了钢筋水泥,打造城市名片向历史要政绩,成了GDP主义者的又一“经济增长点”。


于是,3.2亿巨资重建岳阳楼; 斥资10亿元再造大唐华清宫;诸如此类的大手笔,在神州大地到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着。正如“历史不是发生在过去的各种事件的累积”一样,靠技术叠加、资金堆积营造出的人造历史,也难逃“有形无脑”的厄运。


历史是有灵魂的。她不是橱窗里冰冷的塑料人,而是 T台上柔情似水的模特儿,需要环境和气氛的配合,才能衬托出那种脱俗超群的独特的美感来。当人们还只能用移山填海的大无畏给历史做一件件漂亮的“嫁衣”,其实已经离历史的灵魂越来越远。


意大利人认为,在历史遗迹之上制作任何一种复制品,都将破坏遗迹的历史真实性,扭曲它所传达的历史信息。 “自由放任”也好,“仁慈的忽视”也罢。对历史表示敬意最好的办法,就是对历史保持一种必要的敬畏,而不是用人定胜天的思维去打扰甚至重造。


黑格尔曾经精辟地指出:人类一切事态中均含有“历史之必然性”,根据“自由意识之进步”,所有政治及社会经济的演变均需要历史而最后表现于生活之中。 玻璃珠子再惟妙惟肖,也不会有天然珍珠的圆润。当我们总试图还原历史的片段以表达某种含义的时候,事实上我们不过是在做一种时间仿真,根本无法走进历史的内心。


“只有文化的生存,才有国家的生存”。既然我们无法扑灭八国联军那场可耻的大火,那么,请给历史留一些思考的空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