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三章 第十七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10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URL]   省城。背着大背囊的林锐下了车找到公用电话,拨了号码:“我是林锐,接大队部。……政委,我是林锐。乌云的母亲,不肯要这些钱,连抚恤金都不肯要。……好,我给他们武装部寄去,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   林锐穿着少尉常服坐在公车上,大背囊放在他的腿间。他在看着窗外出身,这个时候上来一位老妇人,林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省城。背着大背囊的林锐下了车找到公用电话,拨了号码:“我是林锐,接大队部。……政委,我是林锐。乌云的母亲,不肯要这些钱,连抚恤金都不肯要。……好,我给他们武装部寄去,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


林锐穿着少尉常服坐在公车上,大背囊放在他的腿间。他在看着窗外出身,这个时候上来一位老妇人,林锐急忙让座。老妇人道谢,林锐看着她的满脸皱纹鼻头一酸,掉过脸去。他的表情有忧伤,有期待。


公车停在财经大学门口,林锐兴冲冲下车。


他背着大背囊戴上帽子,整理自己的衣服准备进入校园。他一下子看见谭敏笑着往外跑,他笑了,赶紧走过去。却发现谭敏不是在冲着自己的方向笑,他疑惑地看着谭敏从自己身边的人群跑过。一辆蓝鸟停在路边,一个男人站在车外捧着玫瑰。谭敏兴冲冲跑过去,扑在那个男人的怀里。


林锐定睛一看——岳龙!


他大步跑过去,车已经开走了。


林锐满脸都是不肯相信,打了一辆车跟着。他在车里看着前面蓝鸟车里面的玫瑰花,还有谭敏偎依在岳龙肩膀上的背影,眼睛睁大了。


幽雅的西餐厅,穿着西服的岳龙和谭敏含情脉脉相对而座吃着西餐喝着葡萄酒。谭敏更漂亮了,长发披肩眼神水灵,不时被岳龙逗笑。


林锐穿着少尉军官常服背着大背囊看着他们木然地走进餐厅。


“先生,您几位?”侍者问。


“我,找人。”林锐说。


“请问您找哪位?”侍者看看他的一身军装和破旧的大背囊。


林锐看他一眼,眼神里面的锐利让他胆寒,退后。


岳龙对着门口坐,正在和谭敏说话。谭敏逗得前仰后合,岳龙说得兴高采烈。林锐慢慢走过去,站在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看着。


岳龙觉得身边有人注视,侧脸,惊喜地:“林锐!你什么时候来的?”


林锐不看走过来伸出手的岳龙,只是看着谭敏。


谭敏的脸色白了,惊讶地站起来:“林锐……”


“谭敏。”林锐的嘴唇翕动着,“我一直希望,我看见的不是你。”


“林锐,你都看见了。”岳龙说,“我岳龙不是想撬你的女友,我们……是真心的……”


林锐看着岳龙握住了拳头,眼神冒着寒光。


“林锐,我们可以坐下谈谈。”岳龙说,“你和我动手,占不了便宜。”


林锐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林锐。”岳龙说,“你以为还是我们小时候在光明桥头打打杀杀啊?你动我,警察马上抓你。我现在是区政协委员……”


“流氓也能当政协委员?”林锐冷笑。


“林锐,”岳龙很镇定,“我瞒着别人不瞒你,我是走黑道了。我身边的人都有家伙,你动一动,这里就热闹了。”


林锐眼角的余光看见附近不同地方站起来几个小伙子,手都在兜里。


“值得吗?”岳龙苦笑,“你是解放军军官了,为了什么?林锐,我敬佩你是条汉子,所以我们可以坐下谈。换了别人,我不会这样谈。”


“岳龙,谭敏是好女孩。”林锐说,“你不要带她走黑道!”


“我不可能一辈子走黑道。”岳龙恳切地说,“去年我作了几笔大的真的赚够了,我不贪心,现在已经在转轨了。林锐你相信我,我会对谭敏好的。”


“你以为你洗得干净吗?你的钱带着血!”林锐说。


“你应该相信我岳龙的能力。”岳龙说,“这个店就是我的,你在这里动手不可能有任何便宜。”


“我告诉你,岳龙!”林锐说,“别以为有家伙我就怕了你,我林锐什么脾气你也知道!就你这个破店,这几个破人还有这几杆破鸟枪在我眼里还成不了什么气候!我今天不和你动手是不想连累谭敏,她还是学生!”


他转向谭敏:“谭敏,跟我回学校去!”


谭敏看着林锐,害怕地:“不,不!”


“我不打你!”林锐着急地说,“你跟我走,这个地方不能待!”


“林锐,林锐我求求你,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和他是真心的……”谭敏说。


“你也得看跟谁?!”林锐的声音提高了,“你能跟黑道的吗?!”


周围的食客都起身看这边,岳龙一挥手:“盘点,关门。”


食客们都出去了,岳龙的手下关门。十几个小伙子就站在餐厅四周,手在兜里或者拿着铁棍。


林锐拉住谭敏:“你跟我走!”


“我不——”谭敏挣开他,“他说了他要改行的!”


林锐看着谭敏,心都碎了。


“林锐,现在不是你能不能带走人,是你还能不能站着出去的问题!”岳龙的眼中露出凶光,“我敬佩你是条汉子,但是你别欺人太甚!谭敏是我的女人!”


林锐看着谭敏:“你跟我走。”


“不!”谭敏躲到桌子后面。


“我现在走出去,你跟着我,就出去了。”林锐含着眼泪说,“你不跟着我,可能永远都出不去了!”


“你自己出得去吗?”岳龙冷笑问。


“岳龙,我没你有钱。”林锐点点头,“我也没你有势力!但是我告诉你——在我手上死的人比你现在的人一倍还多!你如果想试试,就来!我是现役军人,出了事自然有军事法庭处理我;但是你别忘了我还有战友兄弟!你知道我是特种部队的,你就该知道我的手段有多狠毒!”


林锐一巴掌拍在大厅的钢琴上。


钢琴的腿咣地就断了,零件散了一地。


钢琴壳子上一个诺大的被拍裂的手印。


所有人都后退一步。


“我现在走出去,谭敏要跟就跟着我,你敢拦着我们,你岳龙走到天涯海角都要作恶梦!”林锐大步走向门口。


没有人敢动他。


林锐一脚踢开门出去了,站在外面。


谭敏没有跟出来。


林锐眼前发黑,嘴唇翕动着:“怎么会这样?是我变了,还是社会变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