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四章 初上战场

hcxy2000 收藏 8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


没前进多久,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出啥子事了?”李德明奇怪地问了一句。此刻他正在和林修然商量独立团的事情。会开了没一分钟,就出事了。

一会一个士兵跑进来报告说前方有一群溃兵把路挡住了。林修然勃然大怒,“啪”地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团长,是不是晋阳已经失守了?”三营长黄育孝倒是细心,小声地提醒林修然。

“这样子,我去看看。最前方是我们一排。”听三营长一说,李德明有些担心。因为一连是作为独立团的前哨部队出发的,而他的一排又是一连的尖兵。要不然就凭他和林修然的关系,也论不到他参加独立团的军事会议。

“好,一切小心,这里离晋阳很近了。”黄育孝的话让林修然也冷静下来,叮嘱了一句。

“晓得。”李德明说完,转身就往前跑去。

队伍的强面,川军和一群大约三百来人的溃军相互对峙着。这条路本来就不宽,让路的一方必然要从半山腰上走,很是辛苦。川军作为增援部队,当然是不愿意了,而对面的溃兵恨不能立刻跑掉,心急火燎的,也不愿意让路。

“喂,你们是那个部分的,从晋阳过来吗?”气归气,当前的形势还是要首先弄清楚。

终于看见一个当官的出来说话了,那群溃兵中也推出一个肩膀上挂着少校牌子的军官。

“老子是从晋阳下来的。赶快让路,我们有紧急军情报告。”见李德明不过是个小小的少尉,那军官说话的时候都挺了挺胸。

“晋阳失守了?”李德明脑袋一下子懵了。

“还没有。昨天一支川军顶上去了。不过伤亡很大。”军官眼里闪过一丝愧色。眼前说着四川话的队伍显然和那支正在晋阳和日本人血战的军队是一起的。

听说晋阳还没有失守,李德明暗自放了心,但又听说昨天晚上增援的124师曾苏元旅损失惨重,放下去的心又紧了。

“喂,你们到底让不让路?耽误了军情你负责?”见李德明还没有下令让路,军官开始用军情相威胁。

李德明自然不会吃他这一套。那群溃兵手里、肩膀上、枪杆上带的东西,无论怎么说,也和“紧急军情”搭不上边,正想叫骂,猛然间瞧见这群溃兵手里的武器倒是比自己队伍的好了很多,甚至还有几挺机枪。

“好说,好说,你们等一下,我去和长官说一下。”李德明眼里寒光一闪,笑着回应道。

另外两个排长都在团部,所以这里他的官最大。把几个班长叫上,走到溃兵看不见的地方,李德明说了自己的主意。

“哥几个,看见那群王八蛋手里的家伙没有?”

“爪子侒(爪子侒――你干什么?)?未必然看见人家东西好,就要服软?”孙和误会了李德明的意思。

“老子们枪没有换成,衣服没有解决,一心上前线,还要给逃兵让路,这算哪门子事情?到时候怕兄弟们都没求得斗志了。”另外的几个班长也是恨恨不已。

“求,龟儿子未必然老子就是趴蛋?”李德明哭笑不得,骂了一句:“老子问的是,你们觉得这帮虾子手里的东西如何?”

这一回大家是听懂了。但是事情太大,反而不敢说话了。

“说话仨。”李德明有些不耐烦了。

“妈逼,”孙和犹豫了一下,发狠道:“干了,老子们马上就上前线了,手里的家伙还没有一群逃兵的好,说出去都丢人。命都没有了,还怕军法个求。”

有人同意了,加上李德明和团长的关系,剩下的事情自然就好办了。

在川军让开的路上,这群溃兵也不好意思跑得太快,勉勉强强还是排成了一路纵队。等队伍完全走了进来,两边的川军忽然把枪端了起来。溃兵顿时呆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我们可是阎司令长官的部队。”惊慌了一阵子,见并没有枪响,那个少校军官壮起胆子说道。

“啪!”李德明懒得理会他,抬手就是一枪,把他打死。大声喊道:“不想死的,把武器,衣服裤子给老子都留下。老子们正好拿去打鬼子。”

“快点,快点,找死是不是?”两边的士兵跟着鼓噪起来。

见有些士兵动作很快,有些士兵却犹豫着,里面个别士兵甚至眼里充满了仇恨的神情。李德明心里一动,大声喊道:

“以前都听说山西出好汉,今天一看,啥求都不是。拿着这么好的武器,还没有看到日本人就跑,算他妈的什么汉子?都是没卵子的太监。”

川军士兵一下子就笑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溃兵中一个一米八的魁梧大汉终于忍不住,拨开众人,边说边往李德明身边走,很快就被两只枪拦住了去路。

“你在这里和我较什么劲?”李德明正想看到的结果出来了:“山西人有没有卵子到战场上见识一下就知道了。我们从四川千里迢迢来这里,可不是看你们和你们说话的。”

“求,一群逃兵还在这里嚣张。”

“算啥子鸡巴玩意嘛。”

“人家山西出煤,你们没看到火车就是吃煤的索?他们山西人当然跑得比兔子还快。”

川军士兵你一句我一句的风凉话,让这群溃兵的脸红了,那大汗把手一举,大声说道:“各位兄弟,不是我们要当逃兵,那些当官的都跑了,我们群龙无首,没法打了。这位兄弟既然说有没有卵子战场上见,好,晋军的弟兄们,”

说到这里,那汉子对着溃兵吼道:“人家川军不远千里来抗战,还说我们山西人没有种!我柴万红咽不下这口气。当官的无能,败坏了我们山西人名声,兄弟我不才,愿意跟随川军到战场上比试一下,看是四川人有种,还是我们山西人有种。愿意和我姓柴的上前线的,把手举起来。”

“拼了,敢说山西人没种,战场上见识一下。”人最怕被激,尤其是军人。霎时间这群溃兵竟然有一多半把手举起来。剩下的五十来人犹豫半晌,终究还是选择了继续当逃兵。

“来人,把这些逃兵的枪都下了,衣服扒了。”柴万红大喊一声。他身边的十几个士兵迅速上前把他的命令执行了。

“你们愿意继续当逃兵,我姓柴的却不想再让你们败坏我们山西汉子的名声。对不起了,老子等一会来培你们说话。”柴万红阴沉着脸,挥了一下手。那十几个士兵立刻把被剥光的逃兵往路边拖。那些逃兵哪能想到这种变故,一下子哭的有,想跑的有,哀求的有,场面极为混乱,见此情景,又有几十个晋军士兵冲出来,把逃兵们制服了。

李德明想不到事情的发展竟然会是这样。突然增加了将近三百人兵力的喜悦还没有消化完,五十几个逃兵马上就要被处决了的惨剧又在上演。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手软,但是当官的跑了,当逃兵也确实不能全怪他们,也是婉转地说道:“这位大哥,子弹还要留着打鬼子,我看算了。”

“我们山西人的事情不要你们四川人来管。既然你说子弹要留着打鬼子,我听你的。”柴万红丝毫不理会李德明的求情:“弟兄们,把这些孬种吊死在树子上。”

晋绥军士兵不择不扣地执行了命令。五十多具尸体长长的,随风飘荡,道路上弥漫着一股屎尿的臭味,李德明几时见过这样的场面?几乎要忍不住当场吐出来。而整个过程,川军士兵们则是一言不发地看着。

战争的气息终于来临了。

处死逃兵完毕,又命令手下拿出笔和纸,写上“逃兵,晋绥军61军三团一营营长柴万红奉命处死。民国27年10月”,每一具尸体上挂上。

做完这些,柴万红命令队伍集合,跑步来到李德明面前,举手敬礼,大声说道。“长官,我是晋绥军61军三团一营营长柴万红,愿意听从贵军的指挥。”

眼前这个人竟然是营长,李德明有些不知所措,正想着怎么回答,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林修然来了。

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李德明回来,林修然急了,匆匆结束了会议就带着人赶过来。半路上已经有人把情况给他说了。

见解围的来了,李德明松了口气,赶紧向团长介绍柴万红。

林修然也是很高兴又新的兵力加入。他之所以开这个会,就是因为已经得到消息,124师曾苏元旅损失惨重,武器低劣的川军要想顶住日寇的进攻,只能靠人肉去填。他一个独立团不过一千五百人,好枪只有一百多支,轻机枪三挺,重机枪迫击炮等重型武器没有,这样的队伍,上去后还不够日本人塞牙缝。

“欢迎晋绥军的兄弟们。”他大步上前,用力握住柴万红的手,激动地表示最大的热诚。

“兄弟惭愧啊。竟然当了一回逃兵。”柴万红的脸胀得通红,随即大声说道:“请长官放心,我们一定服从贵军的指挥,再也不跑了。”

“好!”林修然用力拍了一下柴万红的肩膀:“这才是国民革命军的好汉子!时间紧迫,闲话也不说了。我命令,”所有的人脚后跟一碰,挺起了胸膛。

“晋绥军柴万红部因为军情危机,暂归我独立团指挥。命令你部立即配合一连快速前进至晋阳平定县,听从曾苏元旅长调遣。中国必胜!”

“中国必胜!”数百名军人齐声大喊,几个军官向林修然敬礼后,转身跑步行军。

就在李德明赶到目的地的时候,124师364旅曾苏元旅长已经急得焦头烂额了。

当初面对“钦差大人”黄绍竑索要装备的时候,他不仅说没有听过这件事,还心急火燎地要求他们立刻开赴平定县,阻击从晋阳方向进犯之敌。

曾苏元都不知道是怎么样把这个情况告诉兄弟们的。又要马儿跑得快,又不给马儿吃草的事情,竟然会落到他们这些不远千里,还穿着单衣草鞋来抗战的川军头上。

他是一边哭,一边下达了开进的命令。好在将士们虽然很是不满,但是大家牢骚了一阵后,仍在吃过吃晚饭即向平定县东南方向进发。

刚到达阵地,就和从平定县测鱼口、马山村一带进犯的日军迂回部队第14师团前锋部队遭遇,双方立即展开激战。

在顶住日军的反复进攻以后,川军士兵遭到了日军的飞机轰炸。由于没有防空掩体,该旅伤亡惨重。二千多人的损失,已经让曾苏元手里无兵可派了。

现在终于见到了援军,曾苏元大喜之下,马上命令付安民部赶到马山村增援。

舅舅林修然没有说错,不过短短的路程,李德明已经闻惯了硝烟味,见多了残缺不全的尸体,完成了心里适应的障碍。

柴万红加入一连以后,整个一连实际上是一个营的编制了。这些晋绥军所属的部队番号极多,经过双方协商,晋绥军编为两个连,柴万红任一个连长,又迅速选出其他军官,统一归付安民指挥。

李德明所在的一排和柴万红率领的连一共一百八十人,于半个小时以后到达阵地。阵地上的郭营长手里只有一百多人了,却不和柴万红交接,而是直接命令他们归他指挥。

李德明他们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向满脸黑烟的郭营长敬了个礼,就率领一群士兵进入了战壕。这所谓的战壕也不过就是临时挖的掩体罢了。接战仓猝,川军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挖出一条合适的战壕。

日军正好还没有开始进攻,前线难得一阵子平静。

“你们怎么不赶紧挖战壕?”毕竟是当过营长的,柴万红一上阵地就皱着眉头问道。李德明一看也怪不得柴万红不满,阵地上剩下的士兵大多利用找个时间,抽烟的抽烟,吹牛的吹牛,就是没有人挖战壕。

“喂,朗个还有晋绥军的兵喃?狗日的放弃阵地,把我们弄惨了。”猛然间听到有山西口音的军人,一个士兵跳起来指着柴万红的鼻子开骂。

“干啥子?晋绥军有孬种,也有好汉,长官问你话,为啥子不回答?”见周围的士兵都对晋绥军不怀好意,李德明立刻大声质问刚才说话的兵。

那个兵犹豫了一下,伸手抓了一把土递到李德明眼前:“长官,还挖啥子战壕嘛,龟儿子一顿炮火,飞机再下几个蛋,整个阵地都被犁了一遍,根本莫求得用。好多兄弟,都是被活活震死了的。”

“你。。。。。。”李德明一句话没有说完,头领上已经传来撕破空气的怪声。

“小心!”就在李德明茫然地看着士兵躲避的动作的时候,柴万红猛地一下把他扑到在地,滚入了一个掩体。

“轰!”一颗炮弹就在他们附近爆炸,紧跟着就是无数的爆炸声传来。冲击的气浪一个接一个,疯狂地扫荡着一切。

身子被柴万红死死地压在下面,炮弹爆炸的震动让李德明感觉内脏都要快从嘴里吐出来,可是张开嘴却全是飞扬的泥土,想咬紧牙关,倒被咯得生痛。恍惚之间,似乎鬼子的炮弹永远打不完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德明被人拉起来,头还是晕乎乎的没有清醒,直到重重地挨了两个耳光,才有了一点意识。

“兄弟们,鬼子上来了,准备战斗!”一连串的喊声响彻了整个阵地。“鬼子”两个字终于让李德明彻底清醒了,他极度惭愧地看了一眼柴万红。

柴万红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死死地顶在前方,这让李德明多少有些自欺欺人。

“柴老哥,谢谢你。”拿起自己的步枪,看了一眼前方,鬼子已经准备完毕,一百多人的队伍摆成冲锋阵型向阵地山扑过来。距离还远,李德明趁机对柴万红的救命之恩表示感谢。

“没什么,第一次上战场都是一样的。”柴万红扭头笑了一下又看着前面。

“明娃子,你狗日的不跟到老子身边,想早点投胎索?”一阵响动,身边传来孙和略带着哭音的嗓子。

“哥子,我。。。。。。”感觉到这个老大哥对自己的关心,李德明心里暖烘烘的,想要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孙和用手指敲了敲李德明的脑袋:“你呀,牛教三遍都会转弯,都给你说了好多回,鬼子打炮就往弹坑里躲。狗日的不经一事,硬是记不到。”

“晓得了。”李德明红着脸答应了一声。孙和说的都是实话,一路上他已经教了不少经验,但是一上战场,这炮弹一炸,就什么都忘了。

“明娃子,下一回机灵点,全排几十个兄弟都靠你指挥哦。”孙和还是不放心,又从全局观方面补充了一句。

看着前面晃动的黄色人影,李德明转移了话题:“柴老哥,你枪法怎么样?”

听到隐含着的挑战的意味,柴万红笑了。能够这么快放松情绪,这个四川人还是很有当兵的天赋。于是毫不示弱地说道:“还可以,要不我们比比?看看你们四川人的本事。”

“孙老哥,你也一起来。”看着越来越近的日军,李德明开始变得非常兴奋。

“我这杆破枪,子弹飞出去都是漂的,我看你们打算了。”孙和无可奈何地看了手里的川造步枪一眼,咽了口口水。

在解决了柴万红他们之后,李德明排里分到了五支晋军的仿三八式步枪。除了自己留一支,剩下的他分给了排里枪法排前四位的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