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余、乌桓与挹娄

南狂 收藏 9 13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元前3世纪以后,东北地区原来屡见于古籍的貊、东胡、肃慎,先后被夫余、高句骊、沃沮、乌桓、鲜卑、挹娄等族称所取代。但自3世纪至6世纪这一时期,沃沮、夫余、乌桓、挹娄又先后不见于史,另有新出现的室韦、契丹、库莫奚、勿吉等族称。这里主要叙述夫余与高句骊,乌桓与鲜卑及挹娄的出现、发展与变化,旁及沃沮。至于室韦、库莫奚、勿吉、契丹的递嬗演变,分别详见第四、五编。




第一节 夫余与高句骊




一、貊及其与夫余、高句骊的源流关系



貊是我国北方和东北地区的古老民族,公元前11世纪以后(西周时期),史书已有其活动的记载。不过在先秦文献中,通常以单称貊或出现。因此后人一般认为,貊与是语言相同、风俗同一的两个民族,到了战国或秦汉时才混成为一个貊族。实际,貊连称已见于《管子》,即在春秋时代已经出现。,《吕氏春秋·持君览》、《逸周书·王会篇》等亦作“秽”,汉以后的史书才作“”。或作“秽、“”、“”。貊,《周礼》、《战国策》、《孟子》、《荀子》、《管子》等有关篇章中亦写作“貉”,汉以后的史书或写作“貉”,或写作“貊”。



貊称号,最初似为貊(貉)族居住地(近海傍水之地)部落的名称,后来成为北方貊族的统称,可能与这个民族诸部不断向东方近海之地迁徙,把东方看作光明的出路有关系。貊族的来源,似与商族有一定联系,至少有一部分是商族。在后来发展过程中,迁至东北地区的貊诸部,又先后融合了当地的一些土著居民,因此在战国末和汉魏时期,貊成了分布今东北和朝鲜地区一个庞大的族系。但学术界对其渊源的看法并不一致,有说貊与山戎同出一源,或说由古肃慎和东胡两族系融合而成、有说其发源秦晋高原,后来进入黄河下游,其中一支进入东北地区,等等。



殷周时,貊居山东半岛一带。在周灭商之际,为周人东进所迫,大部分向东北和北方迁徙,留在故地的,后来成为周人的一部分。古籍中的“发”(亦作“北发”)、“高夷”,即是这时渡海徙居今东北地区聚居的两支。向北方迁徒的,分东、西两路,东路迁到靠近燕国,散居在今河北省东北部及今北京市房山县以南,山西省代县以东至海之地;西路则远徙至今陕西省北部和山西省西北部的“西河”(今山西、陕西两省之间黄河河段)地区,后来由于戎狄及晋国的压力,他们又转徙到今河北省的南部。公元前4世纪中叶前后,燕、赵等国强盛,特别是燕昭王时(前311年至前279),燕国派秦开北破东胡,居住在今河北省的大部分又被迫由陆路向东北迁徙,散布在今辽河以东及吉林省西北部地区。至此,史书不再有今长城以内以貊或单称貊或的记事。貊成了专指东北夷或东夷的称呼。今东北地区的松嫩、松辽平原,鸭绿江、辉发河、图们江流域以及朝鲜半岛北半部,皆有貊人在那里劳动、生息、繁衍。



西周时,貊人为狩猎民族,所以拿貔皮、赤豹、黄罴向周王室贡献。公元前4世纪时,貊已有“惟黍生之”的原始农业,但主要生活资料还是依赖渔猎和畜牧生产。由于经常迁徙,无宫室、城郭建筑,不行宗庙祭祀之礼,社会内部尚无高踞于大众之上的“有司百官”的统治阶级,氏族、部落制度是其社会制度的基本形态。



先后迁居东北地区的各支貊人,为了求生存,图发展,原有的族称虽尚未消失,但随着社会进步,有些部落已分崩离析,演变为各有称号的部族集团。初期出现的新称号有发、高夷、橐离(亦作槀离、索离)。新称号的出现,大概还由于迁入此地后,与当地一些土著部落融合为一个共同体,旧称已不能反映这一变化后的现实。发,散居在今辉发河流域;高夷,居于今辽宁省桓仁县、新宾县,吉林省集安县和通化市一带;橐离大约住在今嫩江、松花江合流处以北的松嫩平原。战国以后先后出现的新族称又有夫余、高句骊、沃沮、东。沃沮有南沃沮(亦称东沃沮)、北沃沮之分,南沃沮分布在今朝鲜咸镜南、北道,北沃沮主要在图们江流域今我国境内的一侧。东又称或貊,是貊人迁到今朝鲜江原道一直保留旧称的一支。夫余和高句骊先后建立过国家政权,对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的早期开发影响颇大,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上述橐离、沃沮等民族,在夫余、高句骊兴起后,先后为其兼并。



夫余族称最早见于《史记·货殖列传》,有燕“北邻乌桓、夫余”之语;古人有说西周时古九夷之一的“凫臾”即夫余的异写。据《后汉书·挹娄传》等有“自汉兴已后”挹娄臣属夫余的记载,则夫余之称在西汉以前已存在无疑。夫余一词,由“”缓读演变而来,它反映了夫余族的成员主要是貊人。而夫余国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分属族的不同支系,统治阶级来源于前述橐离的贵族。橐离是貊族迁居东北地区最北的一支,《论衡》称之为北夷。被统治阶级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战国及以前先后移居今第二松花江中下游以西地区的部落,传说橐离王子东明南逃至此,以此地人为基础建国称王;二是夫余国强盛后,东明自所从出的橐离部落的广大部民,也成了被统治阶级的一部分。由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皆源出貊,故“夫余”一词既为族称,也为国号。



高句骊作为族称,在西汉前期已经存在,汉武帝在公元前108年(元封二年)破卫氏朝鲜后,“以高句骊为县,使属玄菟”郡。高句骊县所辖居民,当是早已存在的高句骊人。高句骊用作国号,则晚在公元前37年(建昭二年)朱蒙建国时。高句骊名称的来源,说法很多:或以为其地“山高水丽”,或以其畜养“高大黑马”,或以其喜居山城而得名,还有说是由“秽貊一音的语根转化衍出”而来。根据“句骊”一词在今朝鲜语中有“邑”的意思,和晋人孔晁认为,《逸周书·王会篇》中的“高夷”即高句骊分析,似与山城有关。高句骊又简称“句骊”,隋唐时称“高丽”。高句骊族的来源,主要出自貊,但分属很多支系。最初的高句骊人,是前述的高夷,在《三国史记》中称之为沸流国。公元前1世纪中叶以后,朱蒙一行南奔至此建国,又加入了夫余族的贵族。朱蒙建国后东征北伐,经过其后继者5个多世纪的努力,前述的发人、沃沮、东、部分夫余人,都为其兼并,成为高句骊族的组成部分。同时,在其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也有不少古代朝鲜人和居于辽东一带的汉人加了进来,从而至5世纪初,高句骊族成了今天我国东北地区及朝鲜半岛上的一个庞大民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