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6/


威海号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威海号”剧烈的一震,一阵撕心裂肺的炸裂声从艇艏传来,危险警告灯血红的光线凄厉地掠过每个人惊骇的面孔。

鲁卓成也顾不上剧烈地摇晃了,他一个箭步冲到指挥台前,抓起通话器,“各舱报告情况!报告情况!”

在随后暂时的平静中,鲁卓成眉头紧锁地听着相继而来的报告,“鱼雷舱!鱼雷舱向我报告!鱼雷舱向我报告!”通话器里只有电流的“嗤嗤”声,“我们被击中了!”大个子的目光从深度表上移开,他与刘伟交换着不安的眼神,“他们击中了鱼雷舱!”他们不约而同地寻找着鲁卓成,他们看到一颗豆大的汗珠正顺着鲁卓成的脸颊滑落下来。

“鱼雷舱报告!鱼雷舱报告!我是楚天云!”死一般的寂静突然被打破了,通话器里传来了清晰的声音。


“情况不太妙,”楚天云边向鲁卓成报告着情况,边接过一个水兵递过来的毛巾,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海水,鱼雷舱内的忙乱已渐渐平息了,他赶到这里的时候,鱼雷长正指挥着几个几乎裸体的水兵拼命地封堵着艇壁漏水,“威海号”算是命大,那颗深水炸弹如果再沉落十米,就会把“威海号”的艇首扎个稀巴烂,不过,虽然没有直接命中,但巨大的爆炸威力,却炸裂了“威海号”艇首左侧鱼雷舱,“我们不得不封闭左侧鱼雷舱,否则,海水会淹了‘威海号’!”

“干得好!右侧鱼雷舱情况怎么样?”通话器里鲁卓成关切地问。

“不妙,3号4号鱼雷发射管控制线路可能受损,我们试了一下,无法加压!”鱼雷长接过楚天云手中的通话器。

“马上抢修!给你十五分钟。”鱼雷长有些沮丧地扔下通话器,楚天云拍了拍他的肩膀,“干吧!伙计,‘威海号’不能没有牙齿!”

“当然!”鱼雷长狠狠地给了那个不争气的鱼雷发射管一拳,吼了一声:“过来,江雷,给你十分钟,修好它!”

“副艇长,轮机舱漏水!”扬声器里传来的焦急的呼声让刚想放松一下的楚天云又紧张了起来,在被深水炸弹爆炸波推动的来回摇晃的潜艇过道里,他几乎是小跑着从艇首向艇尾奔去,穿过艇员舱、穿过餐厅、穿过狭窄的弹道导弹发射管中间的过道…到处都是焦急的面孔,到处都有水兵们在封堵由于承受不了水压而破裂的管道,“坚持住…坚持住…”他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嘎吱嘎吱”,艇壳上钢铁扭曲的声音不断传来,“啪…吱…”一根蒸汽管道变形破裂,从裂口处喷出的蒸汽把站在旁边的马佐尼吓了一大跳,“该死!该死!”他恐惧地大骂着。

鲁卓成眉头紧锁,他紧握送话器的手浸满了汗珠,“楚天云、楚天云,轮机舱怎么样?”如果动力系统出问题,“威海号”只能是死路一条。

“艇…艇长…”扬声器里楚天云粗重的喘息声几乎被湍急的水流声、水兵们的呼叫声淹没了:“一条注水管破裂!水很大!我们正在想办法!”

“一定要保证动力系统正常工作!”鲁卓成能够想象此时轮机舱内忙乱的场面。

“放心,我们全力以赴!”楚天云提高了音量:“不过,艇长,我们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再呆下去,迟早会被压扁的!”

是啊,将近九百米的深海,潜艇要承受约百倍的水压,一点点破损,随时都可能引起全艇结构的大崩溃。 “保持深度!”鲁卓成面无表情。

“保持深度!”大个子重复了一句命令,语调里饱含着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