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血狼2周年征文”新东邪西毒之血狼谷(四)

尖锋时刻 收藏 77 264
导读:[size=16][B]新东邪西毒之血狼谷 [/B][/size] [face=楷体_GB2312](本影片内容纯属虚构,若有雷同,均系巧合)[/face] 四 尖锋(独白):我不想伤到他们,但我又想尽快结束战斗,因为善于打架的人往往并不喜欢打架。所以我决定用四分功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击退他们。 (尖锋身形略微一晃,只是向二人迎空击出两掌,两人顿如风中落叶向后跌入湖中,苇苇轻舒了一口气) 疯菜伍二幺:尖锋果然厉害,但不知在下的一套野球拳能否讨得到些许便宜? 老胡:疯菜伍二幺,天资秉异,个性张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东邪西毒之血狼谷

(本影片内容纯属虚构,若有雷同,均系巧合)


尖锋(独白):我不想伤到他们,但我又想尽快结束战斗,因为善于打架的人往往并不喜欢打架。所以我决定用四分功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击退他们。

(尖锋身形略微一晃,只是向二人迎空击出两掌,两人顿如风中落叶向后跌入湖中,苇苇轻舒了一口气)

疯菜伍二幺:尖锋果然厉害,但不知在下的一套野球拳能否讨得到些许便宜?

老胡:疯菜伍二幺,天资秉异,个性张扬,善搏击散打,拳法刚猛。

尖锋(独白):遇见势均力敌的对手,我会很自然地感到一种兴奋,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让我有了这种感觉,如果放在平时,我更愿意与他痛饮300碗而不是打架,但今晚这场架我必须打而且要打赢。

尖锋:一定要打么?

疯菜伍二幺:当然,难道你怕了?

尖锋:你其实已经输了。

疯菜伍二幺:无稽之谈,动嘴不如动手!

(一个箭步疯菜伍二幺冲向尖锋,快若闪电般击出一拳,拳风呼呼似有雷鸣之音!尖锋迎着来拳伸出右掌顺势推出,一股罡气延绵涌出,拳掌相交,轰然作响!尖锋身形一抖,连退三步!这边疯菜伍二幺却站立不稳,向后倒飞出去,一个身影及时跃出,将将托住疯菜伍二幺,却是偷窥圣手老胡)

尖锋:你天赋虽高,但生性狂妄自负,心浮气燥,脚不踏实地,自然下盘不稳,所以落败。

老胡:虽败犹荣,这个世上中能一拳击退你三步的人屈指可数。所以我决定带他走。

尖锋:我并不怀疑你的眼光,但今晚我不想他再给我增加任何麻烦。

青衫小祖:或许还有能给你带来更大麻烦的人,你并未发现。

老胡:青衫小祖,陆航新人,一支判官笔纵横江湖,鲜有对手,内力精纯,攻守兼备……

尖锋(独白):又是一个狠角色,其实我内心或多或少有一种棋逢对手的快感,毕竟一次与这么多高手过招的确是一件不容易遇到的事!

那个叫苇苇的女人就在离我不到七公尺的地方,她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快乐、忧郁、担心、无奈……因为太复杂所以我就不去猜测,我只喜欢用简单的办法解决复杂的事。七公尺,这在平时是一段很小的距离,小到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我可以确保在百分之一秒之内完成牵住她的手并带她飞上房顶,但我不能确定飞上房顶后还能不能及时避得开八大金刚的联合一击。

尖锋:听说你的笔法不错。

青衫小祖:听说的不一定正确,就象我从没听过谁说你的剑快。

尖锋:我不轻易出剑。

青衫小祖:但我今晚的确很想看看

尖锋:你不会如愿,因为我把你当兄弟。

青衫小祖:我想还是先用我手中之笔来跟尖锋说话来得痛快些。

(青衫小祖身影一动,足尖点地,人已腾空,电石火光之间手中已多出一支一尺来长的判官笔,一招“妙笔生花”直点尖锋印堂大穴!尖锋疾退两步,生生避过青衫小祖这一击,手中之剑并未出鞘,一扭身形凌空飞起,迎着青衫小祖使出一招“仙人指路”,剑笔铿然相交!刹那间两人缠斗在一起……十招过后,两人突然分开)

青衫小祖:我输了。

尖锋:其实我也没赢。

青衫小祖:如果你出剑的话,我已经死了。

尖锋;我从不对兄弟出剑。

青衫小祖;我现在明白江湖中为什么没人看见过你出剑,原来看见你出剑的人都已经死了。

尖锋:那么我现在应该可以离开了?

(尖锋目光转向苇苇,缓缓伸出右手,苇苇依门而立,欲语还休,沙鹰久久幺、中华丝丝、狙击手、警卫团同时站前一步)

狙击手:只在一盏茶时间就连败四大高手,看来尖锋的武功非我等可以比肩。

尖锋:看来你们并无退意,也许一起上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沙鹰久久幺:无论如何我至少应该秀一秀自己的枪。

老胡:沙鹰久久幺,使一对短枪,身法轻盈飘逸,枪法精准。中华丝丝,性格内敛却刀法张扬,刀风所至,非死即伤。狙击手,善使一杆霸王长枪,喜隐蔽偷袭,不击则以,一击致命。警卫团,防守反击打法,最善釜底抽薪,死磨烂缠。

尖锋(独白):他们四人一齐上正是我所希望的,因为我喜欢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处理最复杂的事情,我从不担心四人的联合攻击会给我带来真正的麻烦。

(一声长喝,尖锋起身飞掠过湖面,稳稳站在一空旷地上,沙鹰久久幺、中华丝丝、狙击手、警卫团紧随其后,刀光枪影之中,尖锋的剑仍未出鞘。。。。。。)

苇苇:尖锋小心!

老胡:他不会输的。

苇苇:可他也太傻。

老胡:这正是他的可贵之处,无论胜败,永不言弃。

(打斗声嘎然停止,月色中,尖锋抱剑而立,前额的几缕长发兀自在夜风中飘舞。四人形象狼狈,半低着头气喘吁吁,兵器被抛落一地)

青衫小祖:既然输了,我们也该走了。

尖锋:改日一醉,今日不送。

(七个身影飞掠而过,消失在夜幕中,留下疯菜伍二幺仍跟在老胡身边)

尖锋(独白):人已经走了,很难说他们是真正被我打败还是自己主动求败,但至少此刻我与苇苇之间没有了障碍。

我很奇怪老胡为何没有走,可我已没时间问他,因为苇苇已经飞奔过来,扑向我的怀里。

苇苇:你没事么?

尖锋:你看呢?

苇苇:你知道你很傻么?

尖锋:我不知道

苇苇:那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说你很傻?

尖锋:为什么?

苇苇:其实我也不知道,咯咯。。。。。。

尖锋:呵呵。。。。。。

尖锋(独白):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笑得如此纯真而灿烂。浅浅的酒涡挂在嘴角,樱桃一样娇艳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如玉般整齐的牙齿。。。。。。我又有了口干舌燥的不适感觉,但我却希望这种感觉保留的时间久些。


本文内容于 2007-9-27 14:17:48 被尖锋时刻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