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太阳已经升起老高,赵家镇靠山据点附近的枪声慢慢平息。龙源县游击队在刘亚军一行拔点同时进行的佯攻只进行了不到10分钟,队长就下令撤出了战斗。


靠山据点的中队长仓桥中尉挥兵营救赵家镇据点的途中,又遭到了负责打援的侦察参谋薛平一队的狙击。这个时候,刘亚军等人眼睁睁看着救了大队人马性命的段义气倒下。


翻检可以带走的枪支弹药和军备以及文件,然后命令开始纵火。冲天的黑烟火光中,两个队员抬起段义气的尸体,大队人马望渡口撤去。


走了不到半个小时,断后的胡老四接应到了负责打援、匆忙赶来会合的薛平一队。


救兵的结果:失败!


阵亡两人、负伤三人。另外平白多出十几号人——这是失败之外唯一的欣喜。


兵工专家赵子骥和一干上海青年学生正不知所措地看着刘亚军摘下段义气尸体上的东西,然后挥挥手,两名队员晃悠起尸身,荡进了黄河。这个山西青年农民,在生命的23个岁月里魂归热土。


何冬拍拍他肩膀,无语。


救兵失败的阴影笼罩着胡老四带队的国军一方——20个国军士兵也许没有意识到情报官投敌的严重,胡老四却是明白这个严重后果的。当然,他更不会想到此刻在黄河对岸,自己的团座正眼睁睁看着这个飞来峰一样的家伙开始撒谎。


何冬处长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自己接应的任务在卷入这场救兵后意外地完成,但是情报显示,这一队人里面,极有可能隐藏着奸细!是谁?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一路上并没有和带队的彭超交流。不经意地看才认识地每一个人,谁都不敢相信。进步学生、青年知识分子都是根据地需要的干部后备人材,但是总是不能带一颗定时炸弹到师部随校的!那可是关系到首长的安危、战区的前途这等大问题。好在到了根据地还有机会和时间审查甄别,一切只能到时候再说了。


算算一队人马已经远离了赵家镇据点,危险应该减小。何冬就招手喝停了队伍,聚拢起刘亚军、胡老四两人,问是就近渡河返回还是绕道去下游官堂渡口。


一直担心情报官下落的胡老四心神不宁,建议说不要原路返回吧,下游官堂渡口附近有我26团三营驻防,再说昨晚在虎跳渡口那三个面涂黑色的日本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刘亚军回忆起昨夜那一幕心里也发毛,说不怕多走路,我们就算迟点返回也要保证安全,走官堂渡口吧。何冬于是点头,那就按你们说的办。


于是五六十人分作4组,胡老四带两个便衣尖兵在大队前开路,一行人便向二十外的官堂渡口进发。


此时,昨夜秦鹏飞在浪孟县城兵变之时,副团长刑政派出的那个传令兵已经悄悄渡河遛到了26团三营,把兵变的情况告诉了三营营长。这一队人,救出的中尉郑涛和胡老四心急如焚,情报官何伟受命于参谋长秦鹏飞要投日本人,何时发动?已经发动?


而且,就这短短十几里路上,大家能不能安稳走到?


昨夜在虎跳渡口意外损失了3名士兵的山本一雄黑面特工队像幽灵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渡过了黄河,此刻,正在此去26团3营不到10里的一个名叫洗马池的小村子里面,他们居然在随行汉奸翻译的帮助下,干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洗掉了面上黑色的他们骗出了当地村上的抗日基础政权组织人员,伪称是执行特别任务的八路军武装工作队,然后,他们很像模像样地在斗争本村的小地主,很严肃认真地要分土地。本村的抗日组织人员看着这支沉默寡言的八路军队伍,觉得有点纳闷。再瞅瞅这队人马的武器,觉得很不错的样子。心里寻思,看来咱队伍又打了胜仗了吧?这么好的武器,以前可不多见啊……


如果这两支队伍相遇,什么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