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的家乡

我是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人,下面的文章是真实发生在成安的血案.

“七·七”事变,成安一带马上组织抗日义勇军,奋起抗日。以民团为主的成安抗日义勇军很快发展到八千人。

1937年10月18日,日军指挥官土肥原贤二率兵侵占了邯郸。19日攻占肥乡。23日,土肥原贤二命尚林率领一个大队袭击成安。守城军民奋勇抗击,城外四乡民团前来增援,袭击了日军弹药车。日军更疯狂攻城,抗日军民与鬼子展开一场剧烈的肉搏战。日军受到重创,不得不扔下数百具尸体撤回邯郸。

溃败日军在撤退的路上逢村抢掠,过庄放火,屠杀百姓,进行报复。

在高庄:十几名群众被鬼子抓住,一阵机枪扫射,全部应声倒地身亡。路过高泽藏家大门口,高泽藏正站在门口,鬼子将其一刀刺死。高泽藏趴在他家大门槛上断了气。鬼子闯进高仲家,一枪将高仲打死院中。鬼子闯进常万妮家,将她枪杀在锅台上,鲜血淌了一地。鬼子抓住常志玉、王尚贤等六人,将他们捆在六棵树上,几个鬼子比着赛看谁的刀快,看谁能一刀夺命。一阵“嘁喳”刀响,六个农民顿时人头落地,身首异处。

在范耳庄:王德俊老汉被鬼子从前心穿到后心,即刻倒地惨死。李德贵、张登科等11人被鬼子抓住,被绑在树上剖腹开膛,惨死在鬼子屠刀下。

在曲村:鬼子抓住30多名群众,将他们赶到一棵大树下,一阵机枪扫射,30多人纷纷倒下。张忠的母亲大骂日寇,被鬼子钉在墙上,架起一团火,活活烧死。

土肥原贤二对尚林部队攻成安失败十分恼火,发誓要血洗成安城。于次日亲自率领炮兵、步兵千人,浩浩荡荡直扑成安。

先以猛烈炮火轰击城西门,很快把西城城墙轰倒,攻入城去,群众纷纷弃家出逃,涌向城东门,城东门用沙袋囤着,两扇门被铁链子链着,拥挤的人群,你踏我踩,一时间,秩序大乱。国民党军队一看抵抗不住,只好弃城出逃。群众一见军队撤走,更加惊慌失措,人流一会儿跑向西,一会儿又拥向东。这时,鬼子在城墙上架起机枪,顺着东西大街向人群猛烈射击,无辜百姓一片片倒下。不少群众爬上城墙,纷纷往外跳。高高的城墙犹如悬崖峭壁,年轻体壮的跳下去逃走了,不少人跳下去摔断了腰腿,再也爬不起,滚在墙根惨叫。而那些老人、妇女和孩子不敢跳,只好返回城墙,回到大街上乱跑起来。敌人的机枪仍在不停地射击,更多的人中弹身亡。张凤林妻子抱着吃奶的孩子拼命奔跑,怀中的孩子却越抱越沉,原以为是孩子睡着了,低头一看,孩子的脑袋耷拉着,头顶有个洞,鲜血呼呼冒,原来孩子早已中弹身亡。

侵略军攻进城后,到处搜捕。见到男人就地枪杀;见到孩子就地刺死;见到婴儿一撕两半;见到妇女先轮奸后再杀害;见到老人不是砍头,就是开膛。北街有姑嫂二人被一伙鬼子轮奸后,又赤裸地被戳死在大街上,吃奶的婴儿还趴在娘身上边哭边吃奶,惨不忍睹。鬼子围着孩子狂笑,笑够了,又恶狠狠地将那婴儿撕成了两瓣。

十几个妇女藏在李香成家,被一群鬼子发现。于是鬼子对她们百般蹂躏糟蹋,发泄过后又将她们全部杀死。

张老家三间大屋,关着被鬼子抓来的一百多妇女和儿童。鬼子将门反锁上,在外边用木柴围起来,泼上汽油,点燃一把火。顿时烈火熊熊燃烧起来,浓烟滚滚直冲天空。屋里一百多妇女、儿童尖叫着,咳嗽着,怒骂着,拼命地砸着门窗,扑打着身上的火焰。而上百个鬼子握着枪,对着烈火中的人群吼叫着,狂笑着。一百多妇女和儿童就这样全部被活活烧死了。

池凤林妻子不甘心强盗糟蹋,把心一横,流着泪将一岁的亲生骨肉女儿按进水缸里揿死,然后痛骂一顿日本强盗跳井自尽。

尹相中的母亲也是不甘心死在强盗屠刀下,一手拉着7岁女儿,一手抱起5岁儿子,跳进积水坑自溺而死。

大生儿媳抱着吃奶的男孩,计妮子媳妇背着女儿,也都跳进那个深水坑自尽了。

二十多对老年夫妇,拉着自己的小孙女,躲进天王庙。他们以为强盗不会闯庙,就是来了,他们这些老的老、小的小,也不会把他们怎样。可是,这些善良的中国老人,怎么会理喻日本侵略者的杀人本性呢?一队鬼子兵不但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庙,而且一顿滥刺乱砸,顿时把个神圣殿堂砸得一片狼籍。然后把他们这些老人和孩子全部枪杀,一个没留。

张狗旦等十几名青年爬上天王庙一个殿顶斜坡处,地上的日军看不见。可是,却被在低空巡视的敌机发现向地上鬼子发了信号。于是,他们被团团围住,被逼着下来。十几名青年双脚刚刚落地,一阵排子枪,全被打死了。

成安县城有个国际慈善组织——“万字会”。六、七百成员聚集“万字会”避难。会长张石先打着“万字会”旗子,率领着善男信女出去迎接日军。日军头目一把夺下那“万字会”旗子,扔在地上,踩在脚下,大声喝斥道:“什么国际慈善?我们大日本帝国就信奉天皇。”说着,让鬼子们把150多男人拉出,用机枪集体屠杀。吓得妇女和儿童纷纷逃散,东藏西躲,不少人跑出奔向西街天主教堂里。可是,哪里知道,天主教堂也藏满了人,也成日本强盗的杀人场。

日本侵略者在成安县城和附近村庄共杀害5300多中国同胞。

成安县城本平安,强盗来了逞凶顽。

多少儿童被杀戳,多少妇女被轮奸。

多少老人下黄泉,多少青年命归天。

千百人头落了地,大好河山鲜血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