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捷案检察官疑遭跟踪监视 "特侦组"称事态严重

D-DAY↑Ares 收藏 0 56
导读:干员南下搜索 可疑车辆尾随 其后,检察官周志荣又发现他在上下班途中疑有不明车辆尾随,住处附近也经常出现徘徊的不明人士,由于上述情况接连发生,虽然没有明确证据,但基于职务敏感性,周志荣还是立即向上级反映。 由于“特侦组”受理侦办的案件多涉敏感,因此在成立之初,“特侦组”成员就被要求必须签订保密协议。不过,“特侦组”挂牌运作后,许多侦查作为都为外界知悉,甚至被操作运用,“最高检”对这种状况早已要求“特侦组”自清并立案调查,但都没有具体结果,在接获检察官周志荣反映后,“特侦组”决定展开

干员南下搜索 可疑车辆尾随


其后,检察官周志荣又发现他在上下班途中疑有不明车辆尾随,住处附近也经常出现徘徊的不明人士,由于上述情况接连发生,虽然没有明确证据,但基于职务敏感性,周志荣还是立即向上级反映。


由于“特侦组”受理侦办的案件多涉敏感,因此在成立之初,“特侦组”成员就被要求必须签订保密协议。不过,“特侦组”挂牌运作后,许多侦查作为都为外界知悉,甚至被操作运用,“最高检”对这种状况早已要求“特侦组”自清并立案调查,但都没有具体结果,在接获检察官周志荣反映后,“特侦组”决定展开全面反侦测行动。


被装追踪器? 公务车全扫描


针对反映内容,“特侦组”分析办案公务车辆及检察官私人座车都有被装置追踪器的可能,由于不能排除刺探情资者有可能来自于情治单位,于是刻意避开“调查局”或“警政署”,下令所有车辆都须开往“法务部”,由部内人员以侦测器材全面扫描安检。


此外,“特侦组”为防有心人利用黑客入侵,规定所有作业计算机均改采单机作业,也就是不经由网络串联,各作业计算机独立运作;作业计算机也被阻绝进入因特网,所有侦查数据均封闭在承办人的单一计算机中。


据了解,“特侦组”也就馆前路的办公室进行全面清查,检查所有的角落,包括办公桌椅、会客室、厕所等处,清查是否被暗中装置针孔或窃听器等情搜器材。


据了解,在私下闲聊时,周志荣针对“遭人跟监”的敏感话题,只低调地表示他是“怀疑”,但没有“证据”,迄今他也不觉得有声请警察保护的必要。


防针孔窃听 “特侦组”全面安检


同时,民众为鼓励办案人员所致赠的花篮、盆花等物品,除经由法警、检察事务官进行严格检验外,规定这些花篮、盆花等物品,只能放在会客室外的走廊,不得进入办公室,以防花篮内暗藏发报器等物品。


“最高检察署”官长朱文彬表示,“特侦组”确实发生侦查秘密外泄的情事,有意对“特侦组”进行非法刺探的有心人士中,不排除有情治单位人员布建埋桩,“最高检”已要求“特侦组”除加强人员及资料控管外,也要加强检察官人身安全保护。


台北法院记者室 曾搜出窃听器


“特侦组”发生疑遭非法监控情事在岛内司法界并非首例。台北“地方法院”记者室在十余年前就被发现天花板及办公椅下方被藏放俗称“小耳朵”的窃听器,当时曾经引发风波,但没有任何一个单位承认监控法院,最后不了了之。


1993年某日,某晚报记者发现轻钢架的天花板缝隙间垂下一截电线,当时以为电线是维修电灯的工人疏忽,没有完善清理,这名记者为了美观,于是动手扯下这条电线。


没想到外露约五公分的电线却越扯越长,拉到30余公分后电线被天花板卡住,动手扯线的记者对这个现象十分好奇,决定掀开天花板一探究竟,不料一拨开防火板,一颗俗称“小耳朵”的窃听器应声坠地。


记者室遭窃听,引发各家媒体记者震惊,于是动手全面检查记者室内的桌椅、铁柜,就在木制办公椅的坐垫下,又找出一具贴放在坐垫背面,天线收纳平整的窃听器。


记者室发现两具窃听器,各家媒体记者一度怀疑是情治单位暗藏在记者室进行监控,立即向台北“地院”抗议。不过,经“地院”调查处理后,没有办法查出窃听器究竟是从何而来,因此没有具体结果,最后随着时间久远,记者室被暗藏窃听器一事,只成了一件“传说”,不了了之。


468.shtml[/URL]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