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对方大概三十人左右,无旗无帜,俱乘骏马,服色各异,稀稀拉拉散部在周围,隐隐有包围之势。中间为首的一个是个身材修长之人,酱色脸膛,满是彪悍之气。待四下稍定,只见此人对张仁等微微一抱拳,高声道:“对面可是劫倭寇贡船的朋友?咱家是东海海沙帮帮主于成海。俺这厢有礼了。前日听说几位大闹镇江,抢了日本给皇帝老儿的贡品,真是让人佩服。”

张仁听他自报名号,居然是海沙帮帮主,不禁吃了一惊,原先只是风闻,海沙帮只做海上的买卖,从不来陆地,不知今天看来有何企图,来者不善哪。

三保一旁悄悄问周茂道:“大哥,海沙帮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的?”

周茂笑道:“海沙帮不是什么东西,是一个海上的一个大帮派,与巨鲸帮齐名,都是靠劫掠海上的客商为生的,海沙帮从不劫持渔民的小船,在老百姓口中还算不错,不过巨鲸帮可没这么好说话,急了的话谁的东西都抢,今天想必是为了这几个扶桑贡使而来。”

只听张仁徐徐道:“原来是于大帮主驾到,怪不得我的坐骑一直逡巡不前,想必是为帮主的虎威所阻!在下是会稽岛岛主张仁!”

张仁见对方人多,又意图不明,虽然不惧怕,可也不想多生事端。虽然同是靠海上为生,但自己从为与这二帮来往过,一是道不同不相与谋,二来是要是和巨鲸帮一样劫持航旅,坏了自己复国的名头,可真是自甘堕落了,自己岛上的有些生意还是要靠部分商人维持的。平时虽与两帮互有耳闻,但始终与两帮帮互不冲突,井水不犯河水。

于成海心中一惊,心道原来是老邻居了,现在也开始劫贡船,想必是日子也不好过了。于成海以为,张仁平时只是专门到陆上骚扰,不劫海上商人,现在是日子揭不开锅才向贡船动的手。

“原来是张岛主的手笔!想来你我虽都在东海为邻,可一直无缘结识,实在是一大憾事。今日真是缘分不浅。张岛主一向只打江浙一带陆上的主意,怎么这次将生意做到长江里来了?”

张仁微微一笑:“于帮主有所不知,本次劫了贡船,是因为我的一个海外朋友相邀,为报前仇而已。我这朋友与这贡使有天大的仇恨,不劫他实在说不过去。”

张仁阻止扶桑与朱元璋联手的原因实在不能明说,只好现编故事,所说的朋友就是指武田。

“岛主高义,为朋友两肋插刀,鄙人钦佩不已。若谁能和岛主做个朋友,实在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话锋一转,“可岛主亦有所不知,这扶桑贡使的船自它一来到东海,便给我帮兄弟做上记号,姓了于,岛主这无心插足,先不说本帮名声栽了,让本帮上下几百兄弟没了饭吃,实在是太有点那个说不过去。”

张仁这才明白自己镇江一闹,误打误撞把海沙帮盯好的货物给搅了,然而事关重大,怎能将吃到口里的肉吐出来?何况自己早就有心将海上各帮一一收剿,既灭了冤家,又壮大本身势力,何乐而不为?苦于一直未有好机会下手而已。放眼望去,见今天巨鲸帮虽然有三十多人,精英尽出,可并不都是高手,只有于成海周围的那几个才是正点子,自己加武田和三个家人自可对付,另有一个毒手罗刹何紫竹在,其他的喽罗不必放在心上。海沙帮势力在海上,现在居然来到陆地上,实在是活该倒霉。当下心意电转,立刻起了趁此机会先灭海沙帮的心思。

张仁把心一横便道:“既然是贵帮早已盯好的船只,那缘何不在海上动手?而非要辍到内河里来?莫非贵帮改名河泥帮了不成?没改也没有关系,如果现在改还来的急,改完后我一定把所得贡品原物送上。”

张仁这话说的实在是厉害,海沙对河泥,任谁都听出来是对海沙帮的巨大侮辱。对方一行人立刻鼓噪起来。一时间象什么“姓张的,别给脸不要脸”“操你奶奶的,装什么蒜”等污言秽语纷迭而来。

于成海果然脸色从紫色变为黑色,显是怒到极点。他何尝不想在海上动手?可他与巨鲸帮帮主萨天剌同时都看上这批货,前几日早已血拼一场,结果斗了个两败俱伤,以至于今天对张仁还不敢太过造次,这也他是不得不追到内河的原因。于成海现在不明白为何张仁突然说翻脸就翻脸,哪里知道人家反而打上了他的主意?手一挥,众手下渐渐熄声,于成海恨声到:“原来张岛主还有替人改名的雅好,是鄙人孤陋寡闻了,看来你我邻居多年还是未打不相识啊。今日便要领教一下张岛主的高招,好好认识一番。”

于成海一纵身,自空中扑向马上得张仁,势道猛烈。张仁双足轻点马镫,亦一般的飞出。二人在空中啪的一声,正对了一掌。这一掌由于是在空中所发,毫无借力的凭据,是本身内力实打实的较量,丝毫取假不得。张仁发的这掌用了十分力气,只感觉对方掌力有如一面墙平压过来,被震的倒翻一个筋斗,落到地面之上,后退几步才拿桩站稳,气血兀自翻腾不已。场内外的众人都已经明白,论功力,张仁输了不少。

于成海稳稳落地,哈哈一笑,道:“我以为张岛主敢说大话,身上必定负有惊人的艺业,可对了这一掌,实在教人失望。”

于成海的功夫有个名称,称为惊涛掌力,练法甚是特别。于成海出道前,在江浙一带横行,所拜师傅给自己讲过,前朝一武林前辈高人的练功方法。有人亲眼所见那位高人天天在钱塘大潮头前破浪使剑,后来与人对阵则无往不利,身法及力道提高不少。那高人便是神雕侠杨过,当时为找小龙女而来到钱塘一带,曾在大潮中练剑。

于成海听后心有所动,亦想效法在潮头练功。可他既无杨过先前在深山雨瀑练功的根基,又没有神雕给他采摘怪蛇之胆,提升体力和功力,怎能在潮头占稳?头次练功潮头便险些被卷走。虽然此法失败,可于成海并不气馁,独自想出一缩小版本的练功方法。先在一小池塘内,闭气潜到水下进行练功,直至气力耗尽,憋气不住才上岸休息。久而久之,效果亦有不少,掌力力道比以前提高三成,招式及身法也迅捷不少。有了这个底子,于成海后来又转到浅海之处续练,海水涵荡,潮涌浪拍,恰似几位高手对他同时锤炼,功力又比以前提高不少。此时他的功力已经与江湖上一流高手相差无几。而张仁一公子哥出身,每天杂务缠身,练功时间本不多,又无玄门正宗内功为底及名师指点,自不是于成海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