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燕初飞——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航空兵

三月春风 收藏 0 49
导读:1914年8月,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灾难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这在当时是一种令人无法预料的新型战争:庞大的军队、密集的士兵、彼此相隔数码对峙几月甚至几年的战线……战前人们谁也不会料到飞机会在这次战争中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然而事实却向人们证明:空中作战的许多样式是在这场战争中播下的种子,从此以后,空中作战思想就开始萦绕在世人的脑海中,并进而改变了整个战争的面貌。   千 手 观 音   几百年以来,骑兵一直把自己视为陆军的眼睛,因为它可以搜索敌人,并将敌情报告给司令部。然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

1914年8月,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灾难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这在当时是一种令人无法预料的新型战争:庞大的军队、密集的士兵、彼此相隔数码对峙几月甚至几年的战线……战前人们谁也不会料到飞机会在这次战争中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然而事实却向人们证明:空中作战的许多样式是在这场战争中播下的种子,从此以后,空中作战思想就开始萦绕在世人的脑海中,并进而改变了整个战争的面貌。


千 手 观 音


几百年以来,骑兵一直把自己视为陆军的眼睛,因为它可以搜索敌人,并将敌情报告给司令部。然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飞机却使骑兵受到了"威胁",因为一架飞机在几百英尺的高空可以完成同样的侦察任务,而且飞行员在几分钟内即可将获得的情报送交司令部。


侦察是飞机在军事上的第一个应用领域,也是飞机在大战初期的核心任务。1914年9月3日,法国的一架侦察机发现德军已经不再绕着巴黎的西郊向前疾进,而是向东直插这座城市的内部,从而将他们的右翼暴露于外。这一情报使法军掌握了德军的弱点。法军抓住时机,发动了规模巨大的马恩河战役,阻止住了德军的进攻,扭转了战场上的不利态势。


然而,飞机并不仅仅是陆军的"眼睛",它还是一种有效的作战武器。1914年10月5日,法军飞行员约瑟夫·弗朗茨和机械员兼观察员路易·凯诺中士驾驶一架瓦赞飞机在己方阵地上空巡逻。这种飞机结构紧凑,有两个座位,采用推进式发动机。观察员位于靴形短舱的前部,操纵一挺0.303英寸口径的能活动的刘易斯式轻机枪。刘易斯式轻机枪是当时最先进的机上机枪之一。这种机枪是美国人艾萨克·刘易斯上校于20世纪初设计的一种轻型气冷式武器,它有一个内装47—90发子弹的鼓形弹匣,插在机匣顶部。拆掉枪筒套筒以后,机枪的重量便减轻许多,因此它是一种很好的机载武器。凯诺中士把这挺机枪架在机头上,机枪的底座是活动的。他摆弄着这挺机枪,怀疑它是否真的有效,很想有个机会试一试。正当他手痒难捺之际,一架倒霉的德国阿维亚蒂克双座侦察机闯入了他的视野。弗朗茨驾机冲了过去,德机并未急着逃跑,因为飞行员没看到那挺可怕的机枪。当两机距离接近时,可怕的机枪吐出了"火舌",惊慌失措的德机一会儿工夫就被击中坠毁。这是战争史上第一次用机枪进行的空战,空中追逐与歼击的时代由此开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飞机还被广泛运用于空地协同作战。在1917年11月20日进行的康布雷战役中,英军派出了1000余架飞机参战。这些飞机以低空盘旋的噪音来掩盖坦克开进的隆隆声,以对地轰炸和机枪扫射来支援地面部队的行动,这些飞机还轰炸了德军的炮兵和指挥部。经过10个小时的激战,英军突破了德军的防线,俘敌8000余人,缴获火炮100余门。11月30日,德军在1000余架飞机的支援下实施反击,收复了失地,俘敌9000余人,缴获坦克100辆,火炮148门。这次战役是坦克、飞机、步兵、炮兵的首次协同作战,为协同战役理论的产生奠定了基础。航空兵的低空强击战术也在这次战役中得到了发展。在这一时期,德国人在飞机配合陆军作战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他们专门生产了有装甲的J级飞机和轻型CL级飞机用于攻击地面目标。德国的J级"容克"式飞机是现代强击机的雏形,它的机身全部用铝合金制造,飞机腹部装有下射机枪,座舱周围装有5毫米厚的钢板。飞机携带有集束手榴弹和手抛轻型炸弹,可有效地执行对地攻击的任务。德国还在1918年1月26日颁布的《阵地战中的进攻》细则中明确了航空兵在诸兵种协同作战中的具体运用办法。1918年3月21日,德国航空兵在皮卡迪进攻战斗中实施了这一细则。侦察航空兵首先期飞,进行战场监视和收集情报,使指挥部随时掌握突击进程;歼击航空兵掌握"制空权";强击航空兵随即投入战斗,对敌步兵和炮兵实施猛烈扫射。第二天,德军步兵又在30架强击机支援下,粉碎了英军第50师和61师的抵抗。第三天,德国强击航空兵有效地阻止了英军第5集团军预备队的开进,并袭击了撤退的英军部队和辎重队。这次战役,积累了丰富的在协同作战中使用航空兵的经验。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对人们的观念影响至深的空中作战行动应该说是轰炸行动和对轰炸者的拦截行动。飞机轰炸使人们懂得,今后的战争难以区分前方和后方了。


袭击齐柏林飞艇库


德国的齐柏林飞艇严重威胁着英国皇家海军的海上优势。在齐柏林飞艇的侦察协助下,德国海军可以避开英国的主力舰队,设法消灭英国的分遣队。因此,战争初期,英国便决定要将齐柏林飞艇消灭在"摇篮"里。


1914年9月22日,英国皇家海军航空兵首次空袭德国。由萨姆森中校指挥的皇家海军航空兵第一联队的4架飞机从敦刻尔克起飞,轰炸了位于科隆和杜塞尔多夫的齐柏林飞艇库。因浓雾所阻,这次空袭没有取得成功。10月6日,英军两架携带炸弹的泰布洛德式飞机再次轰炸杜塞尔多夫飞艇库。泰布洛德式飞机是当时较好的飞机:它的汽缸旋转式发动机有流线形整流罩,它的机身有完整的蒙皮结构。这是一种小型飞机,翼展只有7.77米,曾经在一次飞行表演中以每小时145公里的速度和每分钟366米的爬升率而轰动一时。当时皇家海军仅有3架这种飞机,其中第167号和168号两架飞机属于皇家海军航空兵第一联队。执行本次轰炸任务的就是这两架飞机。由于目标较远,两架飞机首先飞到安特卫起郊外的威尔里克机场。加油后,斯潘塞·格雷少校飞往200公里以外的科隆,马里克斯中尉飞往距离相等的杜塞尔多夫。格雷少校的运岂不太好,飞艇基地地面上有一层薄雾,无法实施攻击。他只好在一处火车站上空投下了炸弹。


在杜塞尔多夫,马里克斯中尉没费什么劲就发现了一座庞大的飞艇库。他随即驾机俯冲到180米高度,地面的重机枪以猛烈的火力向他射击,但他已准确地投下了两颗9公斤炸弹,尔后开足马力迅速爬高。飞艇库喷出一团巨大的火球,直径足有150米。库内有一架新造的Z-9号飞艇被炸,炸弹掀起的烈焰引爆了库存的28320立方米氢气,整个飞艇连同飞艇库倾刻间化为乌有。


完成任务后,马里克斯中尉得意洋洋地驾机而返。当他转弯时,发现方向舵的脚踏杆被机枪子弹打断,操纵索失灵,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凉了半截。他不得不放慢飞行速度,最大限度地扭曲机翼飞向安特卫平方向。在顺风推动下,他终于安全返回了基地。


这次成功的袭击,虽然是由海军航空兵实施的,但使用的却是陆上飞机,同时也是从陆地机场起飞的。皇家海军唯一的一艘航母"竞技神"号在英吉利海峡已被德国潜艇用鱼雷击沉。


1914年8月,英国皇家海军改装了3艘水上飞机母舰,每艘可搭载3架水上飞机。1914年11月,皇家海军决定用这3艘水上飞机母舰从海上对库克斯港以南的一座齐柏林飞艇库发动一次袭击。这将是真正的海军航空兵作战。飞机将从海上的母舰上起飞,攻击远远超出任何陆基飞机作战半径的目标。


12月24日17时,由3艘水上飞机母舰、2艘巡洋舰、10艘驱逐舰、10艘潜艇组成的庞大舰队从哈里奇出发了。在夜幕的掩护下,舰队于凌晨4时30分顺利通过了北海,6时整到达了弗里西亚群岛旺格奥格以北40海里的预定位置。


黎明前的海面风平浪静。在凛冽寒风中,飞行员们最后一次检查了随身携带的物品。他们除了攻击飞艇外,还负有侦察任务。


7点,飞行员和观察员们登机。领航舰向各舰发出吊放飞机的信号,9架飞机在蒸汽绞车的铿锵声中被吊放到水面上。接着,起动发动机的信号发出来了。机械员们开始发动这些冰冷的引擎。他们站在狭窄的甲板上,尽量使自己站稳脚跟,同时费力地转动着木质螺旋浆。海浪不停地涌溅到他们身上。有两架飞机的发动机一直发动不起来。不能再等了。7架飞机开始转向逆风,滑入起飞跑道。


7时30分,7架飞机升空,飞向64公里外的库克斯港。飞行员们坐在冰冷的敞开式座舱里,发动机功率在低温状态下也下降了。飞行高度很难保持,因为速度快不起来。


更糟糕的是,飞机飞临目标区时,浓雾把地面完全遮住了。没有一架飞机能找到齐柏林飞艇库。飞行员们只好转向西南。不久,他们发现在一个海军基地内停泊着一艘艘军舰。正在这时,地面高射炮火向飞机袭来,飞行员们冒着猛烈的炮火把几颗炸弹投向一艘巡洋舰和一个水上飞机基地。准确而猛烈的地面炮火击中了大多数飞机,有4架飞机因油箱被击中或者发动机被打坏,不得不在海上迫降。


只有2架飞机返回了水上飞机母舰。有3架迫降飞机的乘员被潜艇救走,1架飞机被驱逐舰拖带着救起,只有休利特上尉驾驶的135号飞机下落不明。后来才知道,休利特的飞机迫降在一艘荷兰拖网渔船旁边。当时的中立国荷兰扣留了他。


这次空袭虽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英国飞机突然出现在德国主要海军基地上空,大大超出了当时的空中攻击所能达到的范围。结果,德军不仅在库克斯港和威廉港,而且在所有易受攻击的军事没施周围都加强了防空力量。


英军的这次空袭牵制了德军的力量,同时证实了航空部队可以和舰队一起作战,从而向人们提出了一种崭新的作战方式。这种作战方式,在27年后奇袭塔兰托、偷袭珍珠港的作战中,被证明是行之有效和具有毁灭性的。


空 中 猎 杀


英军对德国飞艇基地的空袭一直没有停止,而德国飞艇也飞过海峡空袭了伦敦。


1915年6月6日晚上10时,在英格兰诺福克海岸的一幢楼房内,一位名叫拉塞尔·克拉克的无线电爱好者用自制的短波接收机收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莫尔斯电码。他报告给海军部,告诉他们接收的频道。这些电报正是德国飞艇部队的飞行航线信息。


因为齐柏林飞艇航线是精心制定的,极少临时更改,因此,英军航空部队准备截击这些狂妄的袭击者。


6月7日12时45分,皇家海军航空兵驻法国敦刻尔克基地指挥官阿瑟·朗莫尔中校命令第一中队的4架飞机起飞,前去拦截飞艇。


亚历山大·沃内福特上尉和约翰·罗斯上尉各自驾驶一架莫兰-索尼尔式单翼机腾空而起,穿过黑沉沉的夜幕,直奔比利时北部根特城上空。


两分钟后,威尔逊上尉和米尔斯上尉驾驶两架法尔曼式轰炸机向同一方向飞去。


在浓雾笼罩的比利时佛兰德以西海岸上空,3个巨大的灰色怪物正缓缓飞向多佛尔海峡,这就是德国人的齐柏林飞艇。飞艇队由德国名噪一时的大英雄林纳兹上校率领。一周之前,林纳兹曾指挥LZ-38号飞艇轰炸了伦敦。6月6日下午,林纳兹从布鲁塞尔附近的齐柏林飞艇库起飞,黄昏前,在布鲁日上空与LZ-37号和LZ-39号汇合。飞艇队飞过比利时海岸,向海峡对面的泰晤士河口飞去。


当飞艇飞临海峡上空时,大雾正笼罩着海峡,能见度为零。飞行员们焦急地等待着,正在这时,他们收到了基地拍来的电报:气候不佳,任务取消。


飞艇转头东返,这时又收到电令:在返航途中选择打击目标。林纳兹率艇群飞向加莱,并确定了打击目标——英军前线后方的一个重要的铁路枢纽站。


当艇群向加莱飞行的时候,英国机群也正向该方向疾进,每架飞机上都挂载着6颗6公斤的炸弹。


英国两架单翼机飞行员保持着目视接触,平稳地飞行着。突然,沃内福特看到罗斯在摇晃着他的机翼,这是预先约定的遇险信号。罗斯遇到了麻烦,他的仪表指示板上的灯光灭了。在黑暗中,他凭直觉飞行着。在浓厚的大雾中,罗斯的飞机撞到了地面上,令人吃惊的是,他竟然没有受伤。


沃内福特独自飞行着。他看到了飞艇,开始减速盘旋。突然,地面高炮向他射击了。他猜测,一定是德国人听到了飞机发动机的嗡鸣声才开炮的。于是他关闭了发动机,驾机滑行。炮声渐渐远去,不一会儿便消失了。


他继续飞行看,漫无边际的大雾使他很难发现攻击目标。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影子出现在飞机的左下方。他减小油门,放慢速度,远远尾随着他的猎物,不想过早地惊动它。


天空渐渐亮了,他跟踪的是LZ-37号飞艇,飞艇正在下降高度,飞向贡特罗德飞艇基地。


正在此时,飞艇上的炮手发现了这架飞机。一阵炮弹飞了过来。


LZ-37号艇内,哈根上尉拿汽艇内话筒,朝炮手喊话:“你在朝谁开炮?"


"一架飞机在艇尾方向,距离300米。"炮手答道。


哈根迅速通知了吊舱上的4名炮手,其中两人开始向单翼机开炮射击。


沃内福特拉大距离,躲在飞艇炮手的视界盲区,小心翼翼地注视着飞艇的动向。他清楚地知道,飞艇的爬高能力比他的单翼机有很大优势。高度是攻击的基础。


沃内福特耐心等待着,随时准备用他那少得可怜的炸弹捕杀这只巨兽。


哈根突然下俯艇首,4台发动机加大油门,全速向基地的防空火力保护圈内冲去。


沃内福特也加大油门,使飞机处于飞艇的正上方,接着关掉发动机,开始大角度螺旋俯冲。当飞机下滑到距飞艇不到46米时,他投下了炸弹。


他驾机全速飞行,逃离飞艇上空以躲避爆炸。只听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沃内福特的小小的单翼机被上抛了60余米。他被从座舱里掀了出来,安全带拴着他,将他吊在飞机上。他看到,飞艇已变成了一个炫目的火球。


飞艇艇长罗默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震动,飞艇突然倾斜。他被震得双手撒舵,身体滑过陡直的甲板,头碰到一根金属柱子,撞得眼冒金星。他死死地抓住柱子。甲板上的其他人已统统被摔出了艇外。


飞艇在剧烈的燃烧中下坠着,吊舱穿透了伊丽莎白女修道院的宿舍楼顶,当场砸死两名修女和两个孤儿。


此时的沃内福特已从惊愕中清醒过来,他爬回了座舱。发动机已熄火无法发动,他必须在敌后迫降。


在LZ-37号飞艇遭到攻击坠落后,LZ-38号也在面临死亡的威胁。威尔逊和米尔斯尾随这艘飞艇到了埃维尔齐柏林飞艇库上空,趁飞艇正在被拖进艇库的时候,对它实施了轰炸。炸弹穿透了艇库的屋顶,一连串的巨响之后,齐柏林艇库变成了一团大火。林纳兹和他的艇员们仓惶逃出了艇库。


沃内福特在一块开阔的田野上安全降落。他点了一支火把,检查了发动机,原来是一根油管漏油。他迅速用一段绳子把油管系紧,35分钟后,他又驾机起飞了。但是,飞机已不那么好操纵了,发动机间歇性地停俥。他偏离了航线。为了找到明显地物以确定航线和自己的位置,他飞向海岸方向。


飞行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沃内福特终于看到了大海。他发现自己已偏离航线60多公里。重新确定航向后,他向着敦刻尔克径直飞去。然而,发动机不久便再次熄火,飞机失去了高度,降到一块平坦的沙滩上。


沃内福特撇下了飞机,一路搭乘便车回到了基地。36小时后,他获得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然而,不幸的很,10天后,这位战争宠儿便在一次飞行事故中丧生。


尽管沃内福特击落飞艇的事实证明飞艇是可以征服的,但英国民众却是在几个月之后才认识到这一点的。


对平民百姓来说,那些德国飞艇似乎可以在英国的天空任意飞行,狂轰滥炸。他们一时还看不到有什么力量能有效地遏制这些空中庞然大物。


直到1916年9月,居民们亲眼看到一艘来袭飞艇被皇家飞行队罗伯逊中尉击落在伦敦郊区,才相信了飞艇是可以被战胜的。


然而,罗伯逊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对飞艇的作战已取得了彻底胜利。齐柏林飞艇仍然不断地飞到英国来轰炸,而英国的飞机一次次去迎击,却总是不能取得任何战果。


直到1917年底,飞艇才遭到彻底的失败,而失败的原因不是由于英国的战斗机和高炮,而是由于天气。


在1917年10月的一个晚上,11艘齐柏林飞艇奔向英国,途中遇到了风暴。它们被吹得越来越高,其中4艘再也没能返回基地。从此,德国飞艇才从英格兰的天空彻底消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