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塞尔演习"--德军对丹麦和挪威的空降突击

三月春风 收藏 2 513
导读:1939年9月1日凌晨,德国法西斯发动了侵略波兰的战争,9月3日,英法等国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至9月底,德军完全占领了波兰。   德国灭亡波兰之后,加紧准备在西线进攻。至1939年11月中旬,德国已将两个集团军群的领率机关、5个集团军的指挥机关和47个师(其中包括9个坦克师和4个摩托化师),从波兰和德国中部调到德国西部边境。   野心勃勃的"威塞尔演习"计划   在进攻英、法之前,希特勒决定首先侵占北欧的丹麦和挪威。丹麦位于波罗的海和北海之间,扼海上交通要冲。挪威地处斯堪的

1939年9月1日凌晨,德国法西斯发动了侵略波兰的战争,9月3日,英法等国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至9月底,德军完全占领了波兰。

德国灭亡波兰之后,加紧准备在西线进攻。至1939年11月中旬,德国已将两个集团军群的领率机关、5个集团军的指挥机关和47个师(其中包括9个坦克师和4个摩托化师),从波兰和德国中部调到德国西部边境。


野心勃勃的"威塞尔演习"计划


在进攻英、法之前,希特勒决定首先侵占北欧的丹麦和挪威。丹麦位于波罗的海和北海之间,扼海上交通要冲。挪威地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西北部,北临巴伦支海,西滨大西洋,南起北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德国首先占领这两个国家,就可以打破英、法对德国海军的封锁,使德国舰艇能畅通无阻地进入北海和大西洋,并可以在挪威西海岸建立海军基地,限制英国海军的行动,这就保障了德国进攻西欧的北翼安全。同时,还使瑞典供应给德国的铁矿砂可以通过挪威北部的纳尔维克港运出,经挪威海面运往德国。德国每年消耗1500万吨铁矿砂,其中1100万吨要取道挪威从瑞典进口。此外,挪威"国民大会党"的头目、前国防部长吉斯林,早就想把挪威和德国联结成"德国-斯堪的纳维亚共同体", 这正中希特勒下怀,他也正想建立"一个大德意志联邦"。于是德国便决定侵占这两个国家。

丹麦、挪威都是小国,国防力量薄弱。丹麦只有两个步兵师,海军舰艇仅有2万吨。1935年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后,丹麦认为加强战备反会引起德国的猜疑,因而未作战争准备。挪威有6个步兵师,但不满员,且配置分散,首都奥斯陆附近配置两个师,其余分别配置在克里斯蒂安松、卑尔根、特隆赫姆和纳尔维克等地。此外有均已超龄的舰艇64艘,飞机190架。挪威的防御作战计划是建立在英、法派遣远征军的基础之上的。德军针对丹麦、挪威的这些弱点,采取了闪击战,在闪击战中使用了空降兵。德军闪击丹麦、挪威的空降作战,是战争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德国于1939年10月即开始进行入侵作战的准备,代号是"威塞尔演习"。这一入侵计划的要点是"以陆军采取欺诈、 突袭的手段,越过丹德边境占领丹麦,同时以登陆兵和空降兵夺取挪威的重要港口和机场,尔后向内地发动进攻,占领挪威全境;以航空兵对付英、法海军,避免海上大规模的交战。德军集中了7个步兵师、1个摩托化旅及若干独立坦克营、摩托化营共14万人,以1个加强步兵师和警察师占领丹麦,其余兵力用以夺占挪威,并以1300架飞机及234艘舰艇支援和保障地面部队行动。希特勒任命福尔肯霍斯特上将为德入侵部队总指挥官。

"威塞尔演习"的空降作战计划是:第一阶段,使用伞兵在丹麦战略要地空降,以保障从海上登陆的部队和从地面越过边境的部队快速向前推进,同时使用另一支伞兵部队夺占挪威南部的重要机场,保障主力机降,尔后从后面突击挪威港口,接应登陆部队上岸;第二阶段,视情况在挪威中部、北部地区空降,以保障地面部队快速向内地发展。空降兵在发起进攻第一天的具体任务是:在丹麦,夺取奥尔堡东西两侧各1个机场,这两个机场是空运和进攻挪威的重要跳板,同时夺占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门户--沃尔丁堡大桥;在挪威,夺取起首都奥斯陆附近的福内布机场,同时夺取挪威西南海岸斯塔万格的索拉机场,在此建立对付来自海上英军进攻的空军基地。计划使用的作战部队中包括了伞兵第1团及第159、193、324三个机降步兵团,空降作战部队约1万人。伞兵及航空兵由第10航空队司令盖斯勒中将指挥。伞兵第7师师长斯图登特派出了他最优秀的团长萨斯曼准将来领导伞兵部队。保障空降的有第5航空队加布伦茨中将指挥的500架运输机,其中绝大部分是容克-52运输机,还有少量容克-90和福克-200大型运输机,这些飞机负责运送空降部队。德国北部的施塔德、石勒苏益格及尤太森机场为空降出发机场。

1940年4月6日,汉堡的"广场饭店"门前挤满了德军的汽车,空军军官们相继走进这家饭店。几周前,这里就成了第10航空队的司令部,指挥着为执行迫在眉睫的"威塞尔演习"的全部空军部队。盖斯勒中将把手下的指挥官都叫到这里,向他们交待了任务,并把拟定得异常详尽的"威塞尔演习"的出击命令发给了空军军官们。大家讨论了行动细节。这次作战的"战地空运司令"加布伦茨中将详述了作战时间表,要求各空运部队务必牢记:在首先降落的机场上不能出现任何差错,伞兵着陆后必须在20分钟内占领机场,以确保后续机降部队着陆。


兵不血刃的空降突击


4月9日凌晨,德国以防止英、法入侵,用武力保卫丹麦、挪威中立为名,发动了侵略战争。德军空降兵分3路向丹麦和挪威的4个机场同时发平空降突击。

第1路德军突击队直起丹麦奥尔堡两侧的机场及沃尔丁堡大桥。5时30分,第1特殊任务轰炸航空兵团(运送空降兵的运输航空兵团的代号)第8中队的容克-52运输机,运载着空降兵第1团第4连从尤太森机场起飞,向丹麦飞去,7时左右,1个排的伞兵在丹麦北部奥尔堡的两个机场上空成功伞降。在德军伞兵的突然袭击下,丹麦军队未作任何抵抗,因此德军没有动用更多的兵力便夺取了这两个重要机场。紧接着,准备用于挪威的第159步兵团在此机降,这两个机场便成了德军向挪威空运部队和物资的中转站。

第8中队的其他容克式飞机越过波罗的海,一直飞往沃尔丁堡大桥。还是在两天以前,第4连连长格里克上尉就被叫到汉堡司令部。军参谋长哈林豪森把他领到大地图前,用食指指着连接丹麦的西兰岛和法尔斯特岛的一条红线说:“这儿就是沃尔丁堡大桥,全长3.5公里。它是连接南面格塞岛和西兰岛,即连接哥本哈根的唯一通道。 "哈林豪森强调说:“一定要把这座大桥完整无损地抢到手。在这里投下你的部队, 在我们的步兵从格塞岛到达这里之前,你能坚守住大桥吗?"这正是伞兵部队组建两年以来盼望已久的作战。格里克爽快地回答:"能!"格里克马上飞回施滕达尔,研究了仓促收集起来的仅有的一点资料:一张不太可靠的地图--邻近城镇沃尔丁堡的概图,还有一张画有法尔斯特岛和西兰岛之间的马斯纳德小岛的彩色明信片,明信片的背景上印有这座大桥。现在,在清晨灿烂的阳光下,那长长的沃尔丁堡大桥出现在前方。

6时15分,格里克上尉发出跳伞信号,几秒钟内机舱内便变得空无一人。白色的降落伞飘飘悠悠地落向沃尔丁堡大桥附近。伞兵着陆时,地面没有枪炮声,也没有警报声,似乎这一带还沉睡在和平的梦境之中。格里克降落在通向铁桥的铁道路基旁。他把机枪架在路基上,从这里既可以扫射丹麦的海岸阵地,又可以掩护他的部下安全降落。然而,丹军阵地一片寂静。因此,伞兵们从地上跃起后没有打开空投的武器箱,只用随身佩带的手枪就冲进了丹军阵地。他们从吓得举起双手的哨兵前面通过,直插纵深,数分钟内就解除了大桥守备部队的武装。1个班的伞兵器着缴获的自行车,迅速奔到桥上,守桥的卫兵也一枪没放就投降了。这时,令伞兵瞠目的是一支德军步兵从大桥对面冲了过来。原来这是第305步兵团的先遣部队,他们按预定计划从瓦尔内明德乘舢板登上格塞岛,一路上没遇到抵抗,顺利到达这里。这样,德军就完全控制了这座大桥。

伞兵和步兵的先遣部队会合一路,开进沃尔丁堡小镇,接着又占领了一座连接马斯纳德岛和西兰岛的大桥。他们没有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任务。同时,德军登陆部队在西兰岛、菲英岛和法尔斯特岛上陆。越过丹德边境侵入丹麦的地面部队也未遇到抵抗。德军迅速向丹麦内地推进,一举进入首都哥本哈根。开战仅4个小时,丹麦便宣布投降。这是战争史上第一次使用伞兵的战例,也是第一次兵不血刃的空降突击作战。


飞夺福内布机场


第2路德军突击队的目标是攻占挪威首都奥斯陆附近的福内布机场。原定作战计划是两个连的伞兵搭乘运输机在战斗机的掩护下,在福内布机场伞降,占领机场后,步兵乘运输机在机场机降。4月9日凌晨,空降兵第1团的第1和第2连的伞兵分乘29架容克-52运输机,在8架梅塞施米特-110飞机掩护下,从德国的石勒苏益格机场起飞,准备飞越斯卡格拉克海峡,伞降占领奥斯陆的福内布机场。当时,从海面到6000米高空,大雾弥漫,雾上方还有多层乌云,能见度只有20米。在这种情况下,低空飞行是不可能的,如果在云上飞行,那什么时候向下穿云呢?到了一定的时候还看不到地面又将怎么办呢?要知道,这可是飞行在挪威连绵起伏的群山之间!率领第一攻击波的德雷韦斯中校飞在机群的前面,他的心情非常紧张。天公不做美,越接近奥斯陆峡湾雾越浓,有时甚至连编队的僚机都看不见。德雷韦斯咬紧牙关控制着自己,他深知他担负的任务在整个战斗中占有何等重要的地位。这时,后面机组的指挥官向他报告说丢失两架飞机。原来有两架容克-52飞机忽然在浓雾中失踪了。德雷韦斯中校心想,这恐怕只是刚开头,他负不起再这样飞下去的责任,于是下达了返航命令。有些飞机在刚刚占领的丹麦的奥尔堡机场着陆,有些飞机则返回了原机场。"广场饭店"里的指挥官们从返航的报告中意识到,那种一直担心的事情已经成为现实,也感觉到挪威并非不战就能降伏。这时是8时20分。

第二攻击波正按原命令,与第一攻击波间隔20分钟朝着福内布机场飞去,上面乘坐的是第324步兵团第2营的官兵。当伞兵不能按预定计划降落的时候,盖斯勒中将接到戈林发来的一道严厉的命令, 命令他立即召回后几批攻击部队。 而“战地空运司令"加布伦茨却不同意他的上司把他的部队召回。他竭力说服盖斯勒:"即使未占领机场, 我们也能强行着陆。最先着陆的部队可能已经为我们突破了敌人的防御。 "盖斯勒却认为,这样下去容克式飞机都将成为挪威军队嘴边的肥肉。由于加布伦茨坚持己见,盖斯勒未通过他就直接向飞往奥斯陆的空运部队发出了命令:"命令所有飞机返航!第10航空队。"然而,第二攻击波的指挥官瓦格纳上尉虽然接到了返航命令,但他没有执行。他认为已接近福内布机场,下达这样的命令是非常愚蠢的, 他不知道伞兵未能伞降夺取机场。更使他感到奇怪的是"第10航空队"这个署名。 他的部队隶属于"战地空运司令"加布伦茨,这样重要的命令必须经过他才能下达。他猜想这也许是敌人玩弄的鬼把戏。因此他佯装不知,未予理睬,率领机群继续前进。这样,机长们都要接受一场仪表飞行和坏天气飞行的考验。接近海岸线的地方雾气最浓。第二攻击波的飞行员们经验似乎较为丰富,他们不顾恶劣的气象条件,设法在阴沉的云雾中飞向目标。他们的运气还真不错,奥斯陆附近天气晴朗,能见度良好。容克式飞机的前导机组已经到达福内布上空。瓦格纳向下观察着盘旋了一周。这是一个石山环抱的小型机场,有两条混凝土跑道,坡度较大,跑道终点与水相连。只见机场上有两架飞机正喷着火舌。看来,战斗正在进行,德军战斗机正在机场上空盘旋。瓦格纳向机长们发出了着陆信号,容克式飞机以小半径盘旋进场着陆。在瓦格纳的飞机进场着陆时,守卫机场的挪威军队的猛烈火力击中了他的飞机,他本人也被击中了致命部位,副驾驶急忙加大油门,把飞机又拉了起来。

由汉森中尉指挥的在福内布上空担负掩护任务的德军8架梅塞施米特-110战斗机,按预定时间出动执行掩护任务。30分钟前,他们就和挪威战斗机交锋了。8时38分,他们受到9架挪威斗士飞机从太阳一侧发起的攻击。斗士飞机是英国造的单座战斗机。汉森没有与挪军战斗机纠缠,而是按照预定计划于8时45分到达福内布上空,执行掩护伞兵空降的任务。在短暂激烈的空战中,汉森的8架飞机损失了两架,剩余的6架梅塞施米特-110战斗机在找到福内布机场后,袭击了机场内及其附近的挪军高炮和高射机枪阵地,并打中了两架已着陆的挪军斗士式飞机,机场上两架着火的飞机就是在汉森中队的低空攻击下起火燃烧的。汉森不知道伞降突击分队由于天岂不好已被迫返航,在压制了挪军地面防空火力后,仍然在福内布机场上空巡逻,等待运载伞兵的飞机。时间1分钟1分钟地过去了,3个红色燃料警告灯向汉森发出了警告,燃料马上就要用光。按计算,在福内布上空,燃料只够用20分钟,在此期间,伞兵必须拿下机场,而现在时间已到。就在这极其紧要的时刻,9时05分,容克-52式运输机的1个三机编队飞来了,汉森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并不知道这是第二批空运部队,也不知道飞机上并没有伞兵。直到瓦格纳上尉的飞机在着陆时,由于地面的对空炮火猛烈又拉了起来,汉森才大吃一惊。

6架梅塞施米特-110飞机的汽油都快用尽了,其中有3架还各被打坏了一台发动机。汉森这时明白,他的中队必须冒险强行在福内布机场着陆。他通过无线电向伦特少尉发出命令:"你准备先着陆,我们掩护。"伦特少尉的飞机向左转弯,开始着陆。这时,从他的右机翼上喷出一股黑烟,发动机被打坏,螺旋桨停止了转动。由于福内布机场的跑道很短,飞机必须在紧靠跑道头的地方接地。但只靠一台发动机来完成这个任务是非常困难的。在离跑道头100米的地方,飞机的高度下降得过低,于是伦特把油门开到最大,用左发动机向右转弯,勉强进入着陆。但飞机的速度太大,接地又过晚…. ..汉森中尉和另外4架飞机一直注视着伦特少尉着陆,他们与跑道方向交叉着掠过机场,压制着从混凝土阵地上射击的挪军。尽管如此,机枪子弹还是追逐着滑跑中的飞机,打得飞机周围沙尘飞扬。突然,汉森看到和伦特并排着陆的还有一架容克-52飞机。原来,当瓦格纳上尉进入福内布机场,被对空炮火打死后,大部分运输机都返航了,只有继任大队长英根霍芬上尉带着少数几架容克-52运输机正接着强行着陆。这架容克-52飞机降落在第二条跑道上。如果容克机和梅塞施米特-110飞机在两条跑道的交叉点相撞,机场就不能用了。幸亏梅塞施米特-110飞机的着陆速度快,比笨重的容克-52飞机先通过了交叉点。但伦特无法使飞机停下来,飞机猛地撞在斜坡上。接着汉森的飞机开始迫降,他的右发动机也被打坏,排气管喷出白色的油烟。在跑道头上空几米的地方,他收汽油门,柔和地后拉驾驶杆,随后接地。汉森的飞机紧挨着燃烧的两架斗士飞机飞驰而过,脱离了挪威的机枪火力范围。汉森看到伦特的飞机正给他腾跑道,说明伦特没发生意外。奇怪的是,向他们猛烈射击的机枪这时却鸦雀无声了。

原来,驻在福内布的挪威战斗机中队长达尔上尉,经不住德国战斗机的猛烈火力,命令斗士飞机自选着陆机场,不要到福内布。结果,只有1架斗士飞机完整地保留下来,其余均被击伤或因燃料不足被迫抛弃。当德军战斗机在福内布机场着陆时,达尔上尉已载着地面维护人员返回阿克斯胡斯要塞。随后,高炮和高射机枪就停止了射击,福内布机场的防御就这样崩溃了。

汉森一跳出飞机,就指挥后续着陆的战斗机分散到机场的北缘,以便能让飞机上的机枪自由地控制森林一带。就这样,几名德军战斗机飞行员占领了福内布机场。

在第一攻击波中途掉队的几架容克-52飞机,在耽搁了30分钟之后,此时也在福内布机场着陆了。

9时17分,又有一个容克-52飞机三机组着陆。它们一直滑跑到挪军轻型高炮阵地前。步兵们悠闲地从飞机里走出来,活动着手脚。汉森跑过去,把挪军的对空火炮阵地指给他们看,步兵这才躲进掩体,并派出了突击班。很快,突击班带着俘虏回来了,机场上的挪威军队投降了。

这时,德国驻挪威使馆的陆空军武官施普勒上尉驱车来到机场,他原是来接应空降部队的,看到这种情况后,立即命令机组人员向本国发报,报告福内布机场已被控制。由于空降计划已被打乱,空降部队分散降落在各个机场,3个小时后,作战部队才空运到福内布机场。

德国海军运载陆军部队的舰队早上在奥斯陆峡湾受阻, 旗舰"布吕歇尔”号重型巡洋舰有7时23分被挪军炮弹和鱼雷击沉。此时,德军舰载部队在奥斯陆港外遭到挪威军舰和岸炮的阻击,仍不能靠岸。为了赶紧占领奥斯陆,根据上级命令,在福内布着陆的空降部队以1500人组成数个阅兵方队,头扎彩带,在航空兵的掩护下,以古代征服者的姿态,沿着主要街道开进奥斯陆的市中心。德军估计挪威军队会被这种虚张声势所吓倒, 不会有什么抵抗,因此命令中有这样的话:"可能的话,用和平方式来完成这次任务。必须以客气而坚定的姿态出现。对一切抵抗都应采取最恰当的方式予以解决。 "德军空降兵这种傲慢的样子,使住在奥斯陆闹市的一位美国记者感到非常惊讶。 他写道:"这是一支令人无法置信的兵力单薄的小部队, 只要六七分钟队伍就可以过完,它仅仅由两个不完整的营组成。"德国人下的赌注赢了。由于空降兵突然出现在首都,挪威政府没有任何准备。同时,德军的行动得到吉斯林为首的法西斯特务组织"第五纵队"的策应,他们不仅在战前向德军提供了城市、港口、机场的防御配系、兵力部署及军事设施的资料,收买要害部门中的有关人员,扰乱军心,进行颠覆、破坏活动,而且当德军开进奥斯陆时,吉斯林分子占领了电台,颁发假命令,指令各要塞和舰只向德军投降。因此,德空降部队兵不血刃地占领了这个有30万人口的城市。这是世界上首次被空降兵占领的首都。紧接着,空降部队从背后进攻港口,控制了奥斯陆港湾要塞,使德军2000余名登陆兵迅速上陆。


攻占索拉机场


第3路德军突击队负责攻占挪威的重要港口城市斯塔万格附近的索拉机场。攻占机场的任务同样分伞降和机降两步来完成。第1特殊任务轰炸航空兵团第7中队的12架容克-52飞机,载着空降兵第1团第3连的伞兵首先从德国的施塔德起飞,执行空降占领斯塔万格的索拉机场的任务。在西部海面上,这12架飞机冲进了雨幕之中。第7中队的中队长是卡蓬特上尉,他的部下只受过单机仪表飞行训练,没进行过编队仪表飞行训练,更没在海上实际飞行过。他们连救生衣都没带,如果在云中相撞的话,就永远也别想再飞了。云层把整个中队都吞没了,虽然是间隔很近的密集编队,但还是互相看不清楚,最近的飞机看上去也如同影子一般。卡蓬特指望挪威海岸上空是晴天,如果在挪威山谷间着陆时还是这样差的能见度就等于自杀。 他决定继续飞行,并安慰他的部下说:"1小时后天气会好起来的,云层将会很快消散。 "不久飞机一架接一架地从云层中钻了出来。中队重新集合时少了1架飞机。后来得悉,那架飞机弄错了航线,落在了丹麦。剩下的11架飞机贴着海面继续向北飞行。到9时20分,机群才接近斯塔万格。然后,编队仅以10多米的高度钻出山谷,接着转向北,飞过绵延起伏的丘陵,终于到达索拉机场。伞兵们早已做好了准备,把强制开伞绳挂在钢索上,飞机两侧舱门大开,等着跳伞的信号。卡起特把飞机上升到120米,然后关了油门向下滑行。尽管在敌人严阵以待的120米上空滑行非常危险,但他认为跳伞必须在低速下进行,这样才不致使部队落地后过于分散。随着跳伞信号鸣叫,伞兵们迅速跳了出去,只用了几秒钟每架飞机12人都已跳出,随后投下武器箱。运输机完成任务后,加大油门,重新下降高度,飞向高炮的射击死角返航。

100多名伞兵器然落向地面,指挥官布兰迪斯中尉还没把部队集合起来,就遭到挪军机枪火力的猛烈射击。此时,担负掩护和支援的梅塞施米特-110战斗机大都已返航,幸好有2架迷航的战斗机边飞边找,这时来到斯塔万格并立即投入战斗,给正在落地的德军空降部队提供航空火力支援。挪威军队的主要支撑点是机场边上的两个坚固的碉堡。伞兵们将手榴弹投进碉堡的枪眼,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占领了机场,接着拆除了设置在跑道上的铁丝网。这样,斯塔万格的索拉机场就可供空运部队使用了。

10分钟后,第193步兵团第1和第2营在该机场机降。部队着陆后,从机场向北突击,击溃挪军的零星抵抗后,很决占领了斯塔万格。

与此同时,在克里斯蒂安松和卑尔根的德军登陆部队,未遇抵抗,即行上陆,占领了这两个港口。

在空降兵和海军登陆兵从空中和海上发动进攻时,德国的轰炸机部队在挪威的克里斯蒂安松、埃格松、斯塔万格和卑尔根等地进行了威慑性飞行,并攻击了奥斯陆的切勒机场、奥斯陆峡湾各个岛屿上的炮台以及霍尔门克联的高炮阵地。挪军经不住这样强大的军事压力,到4月9日傍晚,挪威的大部分阵地都已掌握在德国空降兵手中。德军指挥官福尔肯霍斯特的指挥所随即转移到挪威。


软弱无力的反击


在第一天的作战中,德军以少量的伞兵和步兵部队夺取了挪威和丹麦的重要城市。第二天和第三天,为了加强已经占领的空降场和港口的力量,容克-52运输机在空中穿梭般地不断运送部队和物资。至此,德军入侵的第一阶段作战结束。

德军第二阶段的作战,是抢在英军行动之前,向北发展,把在挪威所占的各个孤立的空降场和登陆场联结起来,并向挪威内地快速推进,以便完全控制这个国家。

4月11日,德国派出12架容克-52飞机到挪威北部港口纳尔维克增援两天前登陆的德军。这批运输机在港口北部16公里已冻结的哈特维格湖上着陆,运来了一个山地榴弹炮连,以支援占领滩头阵地的部队。

尔后,德军充分利用每一架运输机,竭尽全力增强占领特隆赫姆的兵力。为了运送增援部队和装备,容克-52运输机又重新在结冰的湖上着陆。至4月18日,这个港口城市已集中了3500名德军。这一行动迫使英军撤销了原定在22日将第147旅机降在特隆赫姆的计划。考虑到德军已建立防务,英军决定放弃正面进攻,而把部队投到城北160公里的纳姆索斯和城南128公里的安达尔斯内斯。4月16日,英军第146旅在旅长菲利普斯准将指挥下,用了两个营的兵力于夜间进入纳姆索斯,并向南通过格隆向施泰因切尔运动。在同一天的夜间,600多名英国海军陆战队员在安达尔斯内斯登陆,并向当博斯铁路枢纽站前进,企图切断从奥斯陆到特隆赫姆的铁路线,分割德军。两天之后,英军第148旅也在安达尔斯内斯登陆。

德军当然懂得当博斯的重要性,但苦于缺乏兵力,只能抽出一个伞兵连去夺取铁路枢纽站。4月15日下午5时,该连150名伞兵乘坐容克-52运输机飞向当博斯。15架飞机穿进浓云上升,在900米高度穿出云层,飞行时没有用导航设备。飞行员通过时间和距离的估算,在接近当博斯时才用了导航设备。德军准备在当博斯着陆时受到挪军高炮火力的猛烈攻击,不得不寻找新的空降地域。连长施米德中尉在南边6公里处找到一个良好的着陆场,接着伞兵在该地区实施伞降。伞兵在空降过程中遭到挪军地面火力的射击。伞兵和投物袋是在大雪覆盖的田野和森林地区着陆的,落地伞兵极为分散,到傍晚前只集合起来两名军官和61名士兵。第二天早晨,这支小部队切断了当博斯南部的铁路线,并构筑了防御阵地,希望能坚守到增援部队到达。但在那里围攻他们的挪军有1500人。由于兵力对比悬殊,又不能得到补给,17日德军被赶出阵地,退到一个庄园里。他们在这里的石头建筑物之间一直坚持到19日,当只剩下34名士兵的时候,施米德决定投降。

英军虽然在海上和纳尔维克港取得了一些胜利,但由于天气恶劣和登陆部队动作迟缓,未能及时扩大战果。与此同时,德军却控制了挪威的中部和南部,而且已有了攻占北部的能力。到5月14日,德军进攻荷兰已经取得相当的进展,因而希特勒能够抽出一些部队向挪威增兵。福尔肯霍斯特所指挥的部队增加到8万人,以对抗1.7万名挪威军队和4.5万名英国及其盟国军队。5月15日至27日,德军向纳尔维克源源不断地运送伞兵和机降部队,使防御阵地的兵力达到10个营。挪威中部的德军也沿海岸朝北向着纳尔维克市前进了300多公里,夺取了莫绍恩和幕市港口,并向博多挺进。在激烈的战斗中,德军常利用伞兵部队和少量海上登陆部队,绕过英军的阵地而进入其后方地区。每当出现这种情况,英军就得被迫很快后撤,或者被切断退路而投降。6月初,盟军在挪威北部进行了最后一次抵抗之后开始撤兵。至6月10日,德军占领了挪威全境。

德军空降突击丹麦和挪威,是战争史上第一次成功的空降作战和空运补给的战例。多达500架的运输机建立起了世界上第一座"空中桥梁",而"兵从天降"也是一个创举。德军虽然由于气候恶劣、机场条件不好而迫降等原因损失运输机170架,空降部队伤亡1000余人,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整个战役却获得了成功。这次空降突击为各国后来的空降作战提供了经验,德军甚至把它视为范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