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夺埃本·埃马耳要塞--首次使用滑翔机突击

三月春风 收藏 0 165

1940年5月10日,在德军"A"集团军群第18集团军投入荷兰之战时,该集团军群的第6集团军同时开始了向比利时的挺进。希特勒企图以进攻比利时来转移盟军对他把阿登地区作为主攻方向的注意。盟军此时确实认为,德军的主攻方向和1914年一样,是通过列日攻打布鲁塞尔。德军第6集团军的行动就是要使盟军感到自己的预料是正确的。如果希特勒的企图能够实现的话,英国和法国的军队就会向北进入比利时去阻击第6集团军。这样,担任西线主攻的"B"集团军群就可以集中兵力迅速突破阿登地区,突入盟军主力的侧翼和后方。正如希特勒事后所说的:"我把攻击的重点放在想要突破的战线左翼,同时在另一翼采取了佯攻。"


固若金汤的堡垒群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欧各国为防御德国侵略,在与德国相邻的边境上都构筑了坚固的筑垒防线: 在荷兰为哥雷比-起尔防线;在比利时为艾伯特运河防线;在法国为马奇诺防线。这三条防线自北而南,互相衔接,连绵数百公里。到5月10日,比利时军队共有22个师,包括18个步兵师(其中只有6个是正规师)、两个摩托化师、1个骑兵师、1个重炮兵师,共约65万人。比军没有坦克,防空设施薄弱,只有1个战斗机团。其战前的部署是这样的:4个师配置在荷比边境一线,6个师用来保卫安特卫普至那慕尔的"KW线",12个师扼守艾伯特运河。比利时在战争爆发前还未最后确定战争的打法,对于固守哪块阵地也还未做出抉择。因为艾伯特运河防线掩护了整个比利时国土,所以军队重点配置在这一线。

当德军"A"集团军群44个师的庞大突击部队在阿登地区对面的德国边界上停下来准备进攻的时候,"A"集团军群的博克上将却命令赖歇瑙将军指挥的第6集团军尽量进入靠近艾伯特运河的出击位置。因为博克虽然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助攻,但他仍希望能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向东推进,以使盟军确信德军的主要进攻力量是从比利时向前推进。而德军进攻比利时的最大障碍,就是艾伯特运河。

由于艾伯特运河是为了防止德国经由比利时发动进攻而专门修建的筑垒运河,河岸陡峭,遍布防御工事,尤其还有运河边的埃本·埃马耳要塞扼守着运河,因而构成了被认为可与马奇诺防线相片美的最可靠的反坦克防线。 德军要进攻亚琛-马斯特里赫特-布鲁塞尔一线, 就必须渡过这条运河。如果德军第6集团军在艾伯特运河受阻,那么德军的进攻就会在还没有发挥其锐气之前停滞下来。为此,德军决定首先于1940年5月10日空降突击埃本·埃马耳要塞,并夺取埃本·埃马耳要寒西北部的艾伯特运河上的3座桥梁--坎尼桥、弗罗恩哈芬桥、费尔德韦兹尔特桥,至少也要拿下其中的1座。

埃本·埃马耳要塞地处荷兰与比利时国境的比利时一侧,位于马斯特里赫特城和维斯城之间。该要塞是艾伯特运河防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奇诺防线北面延伸部的强大筑垒和重要支撑点,同时也是比利时东部防御体系的核心。其炮兵火力可控制艾伯特运河和马斯河16公里之内的所有渡口。要塞建筑在一个花岗岩的小高地上,高地南北长900米,东西宽700米。它的东北和西北面几乎是垂直的断崖峭壁,高约40米,水势滔滔的艾伯特运河流经崖下;南面横隔着宽大的反坦克壕和7米高的防护墙。要塞的各个侧面都被所谓的"运河带"和"堑壕带"包围着,并筑有钢筋水泥碉堡,里面配有探照灯、60毫米反坦克炮和重机枪。要塞东面的马斯河与艾伯特运河平行,形成外围障碍。

埃本·埃马耳要塞实际上是一个精心设计建造的堡垒群。它是仿照马奇诺防线的错综复杂的防御工事构筑的。乍一看,每座堡垒仿佛都是零散分布在一块五角形的区域内,但实际上,它是一个把炮台、转动式装甲炮塔、高射炮阵地、反坦克炮阵地、重机枪阵地等巧妙地结合起来的防御体系,各部分之间由长达4.5公里的地下加固坑道和交通壕连接在一起。每件武器都经过精心地布设,以便使之发挥最大效力。要塞对任何方向都便于观察。通入要塞的每条坑道都可以阻止敌人的进攻。在要塞的上面没有暴露的石工痕迹,也没有暴露阵地的建筑物,到处长满了杂草。在要塞顶部有4座暗炮塔,用液压升降机供给弹药,并可随时缩入地下。为了迷惑敌人,比军还在要塞各处设置了假炮塔。要塞是在和平时期由一批专家设计,经过3年精心施工,于1935年竣工的。它在当时被列为欧洲最重要的防御阵地之一和世界上最坚固的要塞,并被形象地比喻为比利时东边的"大门",艾伯特运河防线上的一把"锁"。人们普遍认为该要塞固若金汤,坚不可摧。在这座近代化要塞的建造上,尽管比利时军队绞尽了脑计,但因要塞主要是为了防御地面进攻,所以有一点他们没有考虑到,那就是敌人有可能来自空中,降落在炮台和装甲炮塔之间的空地上。

埃本·埃马耳要塞的防守部队共1200人,由桥特兰德少校指挥,属第7步兵师。全部人员均可处于距地面25米以下的掩体内,并备有可供长迫使用的饮水、食品以及大量弹药。要塞的武器配备齐全,有安装在转动式装甲炮塔上的120毫米火炮2门,其射程对任何方向都是16公里;在要塞顶上的阵地内还有同样射程的75毫米火炮16门,60毫米反坦克炮12门,高射炮6门,轻、重机枪37挺。这些火炮和机枪只是要塞火力的一部分,因为它的火力是同野战工事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的--沿着要塞的外缘,在壕沟和河旁,还有很多掩体和掩蔽壕,以及互相支援的火力发射阵地。对于一般的炮击,埃本·埃马耳要塞无疑是可以经得住的。实际上,防御计划已将敌人一旦突破山脚下的外围防线时向要塞顶部实施猛烈炮击的可能性考虑在内了。由于要塞如此坚固和火力如此强大,守卫这一地区的比利时第7步兵师接受了长达19公里宽的防御正面。

埃本·埃马耳要塞西北侧艾伯特运河上的坎尼桥、弗罗恩哈芬桥和费尔德韦兹尔特桥,是由东向西越过运河的必经之途。每座桥梁由1个班防守,包括1名军官和12名士兵。桥梁附近戒备森严,均筑有桥头阵地,在两岸桥头两侧600米范围内还筑有水泥地堡。各桥配备有反坦克炮1门和机枪等其他轻武器。为防止万一,桥墩上安放了炸药,设置有两种爆破系统:电子爆破和常用的引信爆破,后者的延迟时间也只有两分钟,这样随时都可以对桥梁实施破坏。平时这3座桥的守备分队属埃本·埃马耳要塞指挥,在要塞炮兵火力的控制之内。在要塞炮火的支援下,守桥分队可以经得起一场激烈的战斗。而且增援部队相距不远,一旦桥头吃紧可及时到达。即使桥梁失陷,埃本·埃马耳要塞的大炮也能制止对方的前进,使对方不管夺取哪座桥,都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委以重任的"花岗岩"突击队


德军一直对埃本·埃马耳要塞十分感兴趣,自1938年起,就开始搜集有关要塞的资料,至1939年已获得了要塞内部的详细设计图,并悄悄地对这个坚固防御体系进行了认真的研究。为了找到摧毁它的特殊方法和进行袭击的准备,根据情报人员的了解和要塞的设计图纸,德军于1939年秋天开始仿造了两个埃本·埃马耳要塞。在格拉芬弗尔军事训练中心造了一个规模完全一样的"复制品",在希尔德斯海姆空军基地又造了一个小一点的模型。

希特勒本人对解决如何突袭埃本·埃马耳要塞这个难题也相当关心。出人预料的是,他就此问题征求了一个女人的意见。被征求意见的人是一位富有朝气的著名女飞行员汉娜·莱普,她是极少数与希特勒保持长久关系的女人中的一个。莱普小姐是一名熟练的滑翔机飞行员,当她听到希特勒说起攻击埃本·埃马耳要塞的困难后,立即建议使用部队乘载滑翔机进行无声的突击。希特勒对她的建议发生了兴趣,马上召见了戈林、斯图登特和航空工程师格哈特·康拉德。希特勒说他已决定把夺取埃本·埃马耳要塞作为一项特殊任务交给空军来担负,并告诉斯图登特,他想用空降突击攻打埃本·埃马耳要塞,但他又不愿削弱在荷兰进攻的伞兵突击力量,因为那里的伞兵突击力量不足。经过讨论,斯图登特估计,夺取要塞所需人数最少也得500人,而且这些人可以由伞兵和滑翔机配合发动攻击,这就证实了莱普建议的可行性。斯图登特指定了一名他了解并且深信会完成这种任务的年轻军官担任突击埃本·埃马耳要塞的指挥官,这位年轻军官就是他的一名参谋沃尔特·科赫上尉。

1939年10月下旬,希特勒亲自召见了科赫。他走到一幅比利时大地图前,指着埃本·埃马耳要塞说,一定要把这个要塞拿下来,还要夺取坎尼、弗罗恩哈芬和费尔德韦兹尔特等地的艾伯特运河上桥梁。希特勒拨给科赫的部队只有伞兵第1团的1个加强连,一些工兵和这次进攻所需要的容克-52飞机和滑翔机。希特勒命令他马上着手准备。于是,由科赫上尉担任队长的专门执行袭击埃本·埃马耳要塞任务的空降突击队就成立了。

针对要塞的地形特点,科赫计划使用滑翔机将突击队直接降落在要塞上面。将要使用的滑翔机是德国空军优良的DS-230式滑翔机,这是德军为执行空降突击任务于几年之前研制出来的。

早在1932年,当时设在瓦萨尔库帕的罗恩·罗斯济登公司就制造了一架长翼滑翔机,用飞机拖曳,能利用强烈的上升气流上升到高空进行气象观测。1933年,这架能在空中飞翔的气象观测滑翔机随同新组建的德国滑翔飞行研究所迁到达姆施塔特的格里斯海姆。在这里,它首先用做被拖曳飞行的教练机。当时还是德国滑翔飞行研究所女飞行员的莱普小姐,就是最早试用容克-52飞机拖曳滑翔机的人之一。后来任德国航空部长的乌德特听到这个消息后,前来达姆施塔特参观了这架滑翔机。他认为这种大型滑翔机完全能用于军事目的,可以用它把笨重的物资送到前线,也可以用它给被包围的部队运送弹药和粮食,说不定还能把相当数量的兵力悄悄地运到敌后。乌德特曾和一家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谈了这些想法。不久,这家研究所接受了制造军用滑翔机的定货。军用滑翔机由汉斯·雅克普斯设计制造,并命名为DS-230型。1937年,DS-230式滑翔机在哥达车辆厂投入成批生产。这是一种带支架的上单翼机,长方形的机身采用的是用亚麻布蒙着的钢管结构。机长11.3米,翼展22米。起飞后扔掉起特大的机轮,着陆时使用一个坚固的金属滑橇。这种滑翔机自重900公斤,能载1吨重的货物,也就是说,可以乘载1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由于它的着陆速度低,可达每小时50多公里,因此很受空降部队的喜欢。

从1938年秋天开始,在当时还处于绝密之中的斯图登特的空降部队里,就成立了以基斯少尉为首的小规模运输滑翔机指挥部。从演练的结果来看,当突击一个守备力量较强的狭窄地段时,滑翔机部队要比伞兵更有把握取胜。因为当运载伞兵的运输机飞抵时,总要先被敌人发现,然后才能空降。即使从90米的最低跳伞高度跳伞,伞兵也还要有15秒钟的时间在空中飘荡,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而且,即使伞兵以最快的出舱速度,在7秒钟内全部跳出机舱,1个班也要散落在300米长的地带上。着陆后,伞兵们还必须抛掉伞具,集合,寻找投下来的武器箱,这就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使敌人有可能对最初的冲击作出及时反应,抓住对伞兵最不利的时机,争取战斗主动权。而运输滑翔机就全然不同了。它可以在黑暗的夜色掩护下,悄悄地进入目标区域,这就使奇袭的效果更为理想。滑翔机驾驶员可以使这些"鸟"降落在目标附近20米之内。士兵们从机身的宽大舱门跳下后,就能够立即投入战斗。

科赫接受任务后,对埃本·埃马耳要塞作了认真研究。他在格拉芬弗尔对要塞模型进行了详细观察,熟记了各种照片和地图,并利用侦察飞行从空中对要塞进行了实地观察。他所看到的一切使他深信,在白天进攻要塞,其代价必然很大,用那么一点兵力去攻击,实际上几乎等于去自杀。他认为只有在夜间让滑翔机直接降落在要塞顶部,才能成功地夺取要塞。为了提高攻击初期的突袭效果,他计划在攻击之前不实施炮火准备和航空火力准备。

科赫亲自把他的计划呈送给希特勒,得到元首的完全赞同。在斯图登特正式批准了整个作战方案后,科赫便开始制定具体作战计划。他把部队分成4个分队,每个分队约100人。各分队的任务十分明确,1个分队负责突击要塞,3个分队负责夺占艾伯特运河上的3座桥梁。各分队又进一步区分了任务,有喷火器组(用于致敌惊慌和摧毁地堡)、机枪组、反坦克组、迫击炮组及爆破组。各组都配备了适合于完成任务的兵器。科赫要求每个士兵通过训练至少能够掌握两种军事技术,以便在战斗中能够代替他人完成任务。如果这些组的成员和他们的分队隔开,他们也可以组成独立的单位继续战斗。

根据这些设想,科赫率领他的部队从1939年11月至1940年4月,用半年时间在遥远的、靠近捷克旧边界的格拉芬弗尔训练基地进行了极其艰苦和严格的训练。训练先从理论课开始,并利用沙盘和立体模型等形象教具施教。由于希特勒曾要求预行演习和训练要绝对保密,非经当局允许,泄密者一律处死,因此,突击部队在希尔德斯海姆空军基地组建起来后,就与外界隔绝了。这里没有休假,不准外出,信件要经过严格检查,禁止和其他部队的人员交谈。此外,每人还必须在一项规定上签名。规定上写的是:凡用书信、绘画或其他方式将本部队的性质及其任务泄露给他人者,不管有意或无意,格杀勿论。实际上,在训练期间,确有两人由于违反了这项规定被判处死刑。不过,他们在这次作战成功后得到了赦免。为了绝对保密,尽管士兵们都对要塞的内部工事设施了如指掌,但要塞的名字却直到所有训练结束后才告诉他们。继理论训练之后,开始了不分昼夜、不分好坏天起的外场训练。到1939年圣诞节后,他们就以苏台德地区、阿尔特法塔的捷克要塞作为假想目标进行实兵演习了。计划最后明确后,科赫利用模型反复演练达12次之多。所有的战斗组都乘滑翔机在狭窄场地上练习了几次夜间着陆。为减少滑翔机的滑跑距离,在滑翔机的滑橇上缠上了带刺铁丝,着陆时后面还可放出小型减速伞。起初,伞兵全都分配在突击埃本·埃马耳要塞的分队里,后来科赫又给每个攻桥分队分配了一个由13人组成的伞兵机枪班。为了能摧毁坚固的混凝土地下掩蔽体,还专门研制出一种50公斤重的锥孔装药炸药包。

训练卓有成效,各突击分队的战斗能力有了明显提高,而且取得了良好的心理效果。 曾经空降到埃本·埃马耳要塞中执行过任务的工兵排长维茨希回忆说:"开始,我们对即将发起的进攻有些胆怯。但是,我们逐渐对自己的力量有了信心。不久,我们就确信:从要塞上部发起进攻的一方要比在内部防御的一方安全得多。"

科赫的突击部队于4月底结束训练,开到科隆的厄斯特哈姆和布兹韦勒哈尔机场待命。由于保密工作做得很严,就连机场部队的指挥官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滑翔机要在这两个机场的机库里开箱和装配。

斯图登特最后确定,突击队共700人,编成两个梯队。第1梯队400人,分成4个突击分队,使用滑翔机机降。第1分队代号"花岗岩",队长威其格中尉,兵力85人,配备轻武器和2.5吨炸药,使用11架滑翔机,任务是夺取和破坏要塞表面阵地;第2分队代号"水泥",队长沙赫特少尉,兵力96人,与科赫突击部队指挥部一起, 使用11架滑翔机,任务是夺取弗罗恩哈芬桥;第3分队代号"钢", 队长阿尔特曼中尉,兵力92人,使用9架滑翔机,任务是夺取费尔德韦兹尔特桥;第4分队代号"铁",队长施勒希特少尉,兵力90人,使用10架滑翔机,任务是夺取坎尼桥。各突击分队夺取目标后,扼守到正面进攻部队到达。第2梯队300人,在第1梯队后乘容克-52飞机伞降,任务是增援第1梯队袭击要塞的分队。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支援空降兵地面战斗。第1梯队的滑翔机将从荷兰方向进入目标,并在进入荷兰领空前就脱离拖曳机、悄悄地越过荷兰狭窄的领土上空进入比利时,滑翔距离100公里。

由于德国陆军总司令部将两线战役的开战时间定于凌晨3时,而滑翔机要准确地降落在指定地点,驾驶员必须能看清地形才行,这就是说,在滑翔机进入目标的决定性时刻,需要天色微明,所以科赫对此提出了要求:机降突击时间最晚也要和陆军相同,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在全面进攻开始前几分钟。但是,必须等到曙光初升的时刻, 而凌晨3时天色太黑。为此,希特勒亲自出面干预,把进攻时间定为"日出前30分钟"。 这个时间是从无数次训练中总结出来的,这是滑翔机驾驶员能够勉强看清地形的时刻。就这样,德国西线部队的这伙"冒险家"试图以空降突击来夺取这座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著名要塞的准备工作一切就绪了。


秘 密 出 击


1940年5月10日4时30分,41架容克-52飞机拖着DS-230型滑翔机从科隆的厄斯特哈姆和布兹韦勒哈尔机场起飞。战争史上一次极其大胆的作战行动就这样开始了。路道上,滑翔机被拖曳着向前滑行,很快起落架的震动声消失了,眨眼之间滑翔机便一架一架地飞越机场围墙,跟着容克-52飞机不断爬升。大约每隔30秒钟,便有1个三机组拖着滑翔机腾空而起。几分钟后,41架容克-52飞机都安全升空。尽管天色还是一片漆黑,并且拖曳着沉重的滑翔机,但运输机都没出什么问题。这些飞机在科隆南部的绿色地带上空的集合点汇齐后,开始向西沿着一直延伸到国境线的"灯火走廊"飞行。飞机下面是埃佛伦附近的十字路口,在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第一个灯标。接着,在5公里远的费雷亨旁边,又看到了第二个灯标。就这样,当飞机飞过一个灯标上空时,就可以看到下一个灯标,有时甚至能看到第三个灯标。所以,尽管是在漆黑的夜色中飞行,飞机仍能保持正确的航向。这些灯标将一直引导飞机飞到亚琛附近的预定"分手点"。41架滑翔机上的突击队员们都倚在横贯中央的大梁上,时而热得出汗,时而冷得发抖。

突然, "花岗岩”突击分队的1架飞机的机长发现在他的右前方有一片青烟,这说明在同一高度,还有1架飞机,而且眼看双机就要相撞。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为了避免空中相撞,他不顾后面还拖着1架滑翔机,猛推机头向下俯冲。这时,滑翔机驾驶员感到升降舵变得沉重起来,他拼命想把升降舵保持在原来的位置上,只听叭的一声,座舱的风挡玻璃好像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原来,由于刹那间的压力增加,牵引绳断了。滑翔机在空中倒是又恢复了平衡,但拖曳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渐渐远去,四周显得格外宁静。这架滑翔机只好戴着突击队员又飞回科隆。糟糕的是突击埃本·埃马耳要塞的第1分队队长威其格中尉就在其中。滑翔机勉强越过莱茵河,在一块草地上降落下来。飞机编队仍在按计划向西飞行。坐在"花岗岩"突击队其他滑翔机上的队员们当然无法知道自己的指挥官已经被甩掉。不过,这关系不大,因为各组都有自己早已确定的任务。滑翔机的每一位驾驶员对于在这宽阔的要塞高地上,在哪座碉堡的后面,或在哪座转动炮塔的侧面着陆最合适都已一清二楚。在周密的作战计划中已考虑到了滑翔机意外掉队的可能,并且在出击命令中明确规定,任何指挥官,在兄弟部队失败或无法着陆的情况下,都有责任带领部下去完成该部未完成的任务。

不幸的是,20分钟后,"花岗岩"突击队又有1架滑翔机掉队了。当时是在卢汉贝格的灯标上空,这架滑翔机的驾驶员看到拖曳他的那架容克-52飞机的机翼开始晃动起来,而且它的标志灯不停地闪亮。莫不是脱离信号?滑翔机驾驶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几秒钟后,他脱掉了牵引绳,开始滑翔。这完全是个误解。飞机才刚刚飞了一半路程,高度还不到1500米。从这里滑翔连国境都到不了。最后滑翔机降落在迪伦附近的草地上。队员们跳出滑翔机,他们找到一辆汽车,急速驶往国境,在那里,陆军部队正趁着黎明前的黑暗集结待命,准备发起进攻。

这样,"花岗岩"突击队就只剩9架飞机了。他们终于在亚琛和劳联斯贝格连接线西北的费乔乌山上看见了最后一座灯标,它标志着已经到达"分手点"。为了不让比利时军队发觉飞机发动机的声音,滑翔机将从这里开始单独滑翔,隐蔽地飞越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角。

科赫上尉原先预计,为了克服逆风的影响,总得准备多飞8到10升钟。但没想到恰好这天是顺风,而且风力比气象站预报的要强得多。结果飞到这个地方的时间比预想的要早了10分钟。为使这次奇袭圆满成功,原计划是在发起总攻前5分钟,突击队先在埃本·埃马耳要塞开火。可是现在,这种设想已无法实现。

也正是由于风向的原因, 飞机的高度过低,只有2000-2200米,原计算到"灯火走廊"尽头时,飞机的高度必须达到2600米,因为只有在这个高度上,滑翔机才能以适当的滑行角度飞抵目标。由于没有达到规定的高度,容克-52飞机的飞行员把滑翔机向前多拖了一段,跑到了荷兰上空,他们是想帮助滑翔机弥补高度不够带来的问题,没想到却帮了倒忙。因为容克-52飞机发动机的声音等于给荷兰和比利时军队发了警报。滑翔机刚刚脱离了容克-52飞机,就遭到荷兰军队的炮击,轻型高炮吐出的红色火珠从四面八方向空中飞来。滑翔机驾驶员不时地转弯或作蛇行运动,灵活地躲开了炮火,没有1架飞机中弹。由于这些滑翔机驾驶员全是精选的老手,所以他们仍然按照计划保持着队形飞到各自目标上空,开始无声无息地进行大角度俯冲。

10日凌晨3时10分,埃本·埃马耳要塞指挥官桥特兰德少校接到第7步兵师司令部"要严加戒备"的电话,他立即命令部队进入临战状态。监视哨不时地从装甲碉堡中向外观察,严密地监视着这漆黑的四周。两个小时平安地过去了,天色开始微微发亮。突然,从荷兰国境的马斯特里赫特方向传来了激烈的高炮声。在埃本·埃马耳要塞的碉堡中,比利时炮手已做好高炮的战斗准备。他们以为是德国轰炸机要来袭击这里,可是侧耳细听了老半天,也没有听见飞机发动机的声音。

就在这时,滑翔机利用微明的天色悄悄地从侧后进入,降落了下来。夺取要塞表面阵地的突击分队的9架滑翔机,1架接1架地在长满杂草的要塞顶部的预定地点滑行着陆。由于带有减速装置,着陆后只滑行了20米。比利时的哨兵看着这群幽灵似的"巨鸟"突然降落在他们跟前,个个被惊得目瞪口呆,竟没有发出警报。突击队员和驾驶员从滑翔机上冲下来,尽管没有指挥员,但因各组训练有素,仍按预定计划立即开始突击。在带着大量炸药的工兵带领下,他们直向爆破目标冲去。为了掩护进攻,有几个人报了发烟手榴弹。倾刻之间,第一声爆炸响彻了整个要塞--这是绝大部分守卫部队所听到的唯一警报。紧接着,突击队员们使用手榴弹和炸药包,连续快速地逐个对炮塔、碉堡、坑道口进行破坏,用冲锋枪进行扫射。一门门要塞火炮被摧毁,一些比利时士兵战战兢兢地举起了双手。就在这时,有两个突击组被迷惑了,他们发现通过空中照相拍摄下来的结构坚固的两座碉堡根本就不存在。这是比利时在要塞建造的假炮塔。德军原先认出了一些假炮塔,并且把这些假炮塔加在训练用的要塞模型上; 而另一些假炮塔则愚弄了他们。现在他们才发现"直径5米的装甲碉堡"原来是用薄铁皮伪装的。 专门研制的锥孔装药炸药包穿透了3米厚的混凝土,突击队经短促战斗,不到10分钟就炸毁和破坏了要塞顶上的所有火炮和军事设施,突击队控制了要塞的表面阵地。看不见外面情况而又被巨大爆炸声搞得晕头转向的守军慌做一团,一筹莫展,只能猜想上面所发生的事情。这时要塞顶上的作战活动就只剩下突击队的工兵为打通坑道网洞口而进行的有组织的爆破了。

夺取3座桥梁的突击分队的滑翔机均按计划分别在桥的西端着陆,从哨所背后出岂不意地向桥梁猛扑过去。费尔德韦兹尔特桥和弗罗恩哈芬桥的守卫部队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德军便迅速、完整地占领了这两座桥。要塞指挥官桥特兰德在滑翔机着陆时刚好用电话命令炸毁坎尼桥和马斯河上的另外两座小桥,结果坎尼桥正好在德军袭击时被炸毁。突击队攻取桥梁的战斗,得到德军阿尔登戈高炮营的88毫米大炮以及俯冲轰炸机的有力支援,使突击队在占领两座桥梁后的一整天中,抗住了比利时军队的猛烈炮击而坚守了下来。


"拔钉子"战斗


在夺取埃本·埃马耳要塞的空降兵还在进行突击的时候,大批德国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就已到达,它们对通往要塞的道路进行了轰炸和扫射,封锁了通向要塞的所有通路,使起断绝了外援。桥特兰德发现要塞顶部已被德军占领,他一方面组织反冲击,一方面要求要塞附近的炮兵进行火力支援,向这里轰击。邻近的碉堡立刻作出反应,火炮开始射击。但是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很快就发现了这些火炮的炮口火焰,便集中全力,迅速摧毁了这些炮兵掩体和火炮。天亮以后,比利时第1军的1个野战炮兵营开到了埃本·埃马耳要塞附近,准备炮击要塞上的德军,但由于没有高射炮兵,这个野战炮兵营还未来得及进入射击阵地,其大炮就被德军的俯冲轰炸机轻而易举地全部炸毁了。

7时,德军突击队第2梯队到达,300名伞兵成功地空降到要塞顶上,突击力量得到增强。在这些伞兵空降的同时,德军还在阿尔贝特运河西部40公里纵深的广大地区投下了假伞兵。这些假伞兵是穿着德国军服的草人,伞具绑在它们的身上。为了模拟枪声,还在假伞兵身上安装了自动点火炸药。这些假伞兵确实起到了扰乱比利时军队的作用,他们不得不去迎击这些出现在背后的新敌人。

桥特兰德少校在要塞里曾组织了几次反冲击,企图把德军从要塞上边赶走,但都没有成功。于是他只好把力量仅限于阻止德军空降兵打进来。要塞尽管失去了大部分火炮,但它并没有陷落。因为要塞四周的地下防御体系和运河堑壕连在一起,德军无法从上面接近。这样,德军空降兵也只能控制表面阵地,双方处于相持状态。

从8时期,比军第1榴弹炮兵团开到埃本·埃马耳要塞北面,在要塞外向要塞顶部的德空降兵进行火力袭击。但在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的攻击下,炮兵团的袭击未能奏效就败了回去。随后,比军第7师又组织了1个步兵营向要塞推进,准备反击,但这支部队也被德军发现,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立即转回来对该营进行轰炸扫射,使其无法接近要塞。

8时30分,1架滑翔机意外地出现在要塞上空,在要塞上面德军的欢呼声中降落在顶部。从滑翔机上跳下来的是威其格中尉。原来,威其格乘坐的滑翔机在莱茵河附近的草地上降落后,他立刻命令部下在这块草地上修出一条跑道来。在士兵们迅速推倒篱笆,清除障碍物时,威其格在附近的公路上拦住一辆汽车。20分钟后,他回到了科隆的厄斯特哈姆机场。可是,那里1架容克-52飞机也没有了,他只好打电话从别的机场调了1架其他类型的飞机代替。这架飞机顺利地从草地上把滑翔机拖曳起来。这样,威其格才得以重新担当了突击部队的指挥官。

按计划,德军飞机又空投了炸药箱,突击队准备用这些炸药对还没有完全被炸毁的碉堡实施再次爆破。 5月10日全天,德军都在埃本·埃马耳要塞进行"拨钉子"战斗, 有的战斗小组甚至从高达40米的断崖上把炸药吊下去爆破。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了,收缩在要塞内部的比军痛苦地忍受德军的折磨。

德军第6集团军在德军空降突击的同时从正面向比利时发动了进攻。由于空降兵控制了埃本·埃马耳要塞外部,使要寒的枪炮不能发挥火力去阻止德军的前进,德正面进攻部队顺利地突破了比军前沿防线,渡过马斯河,于当天黄昏抵达艾伯特运河东岸,并接替了夺取桥梁的突击队。傍晚,德军1个工兵营企图在埃本·埃马耳要塞前面通过运河,但被1座未被伞兵消灭的暗炮台的火炮所阻止。夜幕降临后,德军派出1个由50人组成的工兵组用橡皮船偷偷渡过被水淹没的地区,摧毁了那座暗炮台和剩下的另外几座暗堡。11日凌晨,该工兵营顺利通过了运河,登上要塞,然后在空降兵的协助下,对钢筋混凝土的地下工事、坑道等进行连续爆破。整个上午,埃本·埃马耳要塞一直在爆破的震撼之下抖动,同时德军工兵手持喷火器和自动武器向要塞纵深推进。守备部队有60人被击毙,40人受伤。13时15分,比利时守军派出了谈判代表,桥特兰德少校请求投降。埃本·埃马耳要塞陷落。

在夺取要塞的战斗中,德军空降突击队以突然的行动获得了巨大战果,打死打伤比军110余人,俘虏1000余人,德军仅付出亡6人、伤19人的代价。德第6集团军从这个缺口向比利时快速推进,于5月17日占领了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5月28日,比利时宣布投降。

德军空降突击埃本·埃马耳要塞是战争史上第一次使用拖曳滑翔机作战的大胆尝试。埃本·埃马耳要塞的陷落使德军突破了艾伯特运河的防线,为地面部队打开了通向比利时心脏布鲁塞尔的大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