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火长空--"敦刻尔克大撤退"时的空战

三月春风 收藏 0 344
导读:敦刻尔克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法国港口城市,在二战期间,它却以世界上最大一次撤退的发生地而闻名于世。在1940年5月27日至6月4日短短9天的时间里,近34万英法联军在这里奇迹般地逃脱了德军的三面重围,回到英国本土,从而为英国后来的反攻保存了实力。   在这场血与火的生死较量中,英德双方兵员损失惨重,美丽的敦刻尔克港也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空中、地面、江河硝烟滚滚,弹雨如梭,海滩、堤道、港口陈尸遍地,血流成河。到处都是飞机的轰鸣声,子弹的狂啸声和炸弹的爆炸声,法兰西在燃烧,在流血,在呻吟......  

敦刻尔克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法国港口城市,在二战期间,它却以世界上最大一次撤退的发生地而闻名于世。在1940年5月27日至6月4日短短9天的时间里,近34万英法联军在这里奇迹般地逃脱了德军的三面重围,回到英国本土,从而为英国后来的反攻保存了实力。

在这场血与火的生死较量中,英德双方兵员损失惨重,美丽的敦刻尔克港也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空中、地面、江河硝烟滚滚,弹雨如梭,海滩、堤道、港口陈尸遍地,血流成河。到处都是飞机的轰鸣声,子弹的狂啸声和炸弹的爆炸声,法兰西在燃烧,在流血,在呻吟......

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英国皇家空军为掩护地面撤退,与占绝对优势的德国空军展开了殊死的搏战,在空中谱写了一曲曲反法西斯侵略的动人乐章。


希特勒突然叫"停"


早在1939年10月9日, 希特勒就指示陆军总司令部制定入侵西欧的"黄色方案"。 1940年5月,在北海至瑞士边境800公里长的西部防线上,希将勒集中了训练有素的136个师,其中包括拥有3000辆坦克的10个坦克师,7个摩托化帅,在大批重型轰炸机、战斗机、伞兵运输机和满载突击队的滑翔机的配合下,闪电般攻占了丹麦、挪威两国。英、法仓促对德宣战。就在英国首相内维尔·张伯伦令人宽慰地断言"希特勒已经错过时机"之后5个星期,德国又对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三国发动了闪击,同时以10个装甲师为先头部队越过阿登山区,直逼法国腹地,将法军苦心经营的马其诺防线置于无用之地。

冯·伦斯德将军率领势不可挡的德国装甲部队拦腰切断了法国北部战线英法联军与李姆河以南法军主力的联系,尔后挥师南下,追击节节败退的英法联军。英法联军虽然也实施过多次反突击,但终因兵力不足、行动迟缓而失败。34万英法联军和部分比利时军队在短短10天内就被围困在敦刻尔克至比利时边境海滨的狭小地域内,命运危在旦夕。

此时,阿道夫·希特勒狂热的日耳曼民族自豪感又升腾起来,他为他强大的德意志军队而欣喜若狂。他兴奋地吼叫着,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叫嚣着让进攻部队发动更猛烈的攻击,一举歼敌于敦刻尔克。就在这时,帝国元帅、纳粹空军头子赫尔曼·戈林坐不住了,他有自己的一番打算。敦刻尔克的盟军显然已成了瓮中之鳖,他不能容忍强大的帝国空军在这种时候无所作为,而把功劳全部记在装甲部队头上。“出击,出击,坚决要出击"的欲火促使他岂不及待地拨通了元首的电话。

德国空军此时正当春风得意之时,在此之前的战斗中它曾有过不少的"杰作":

在攻击比利时的德军大炮打响前2小时,德国的伞兵部队和由滑翔机运输的突击部队首先对比利时境内的重要目标进行了大胆的袭击,一举夺占或摧毁了比方的主要防御工事、桥梁、交通枢纽、司令部和军火库,并且完好无损地占领了横跨艾伯特运河的三座重要桥梁,同时还出动轰炸机空袭比军机场,将其一半以上飞机毁于地面。

在荷兰,德国伞兵部队出岂不意从天而降,控制了重要的马斯河大坝水闸,从而打乱了荷军试图以洪水阻挡德军进攻的计划。轰炸机群向英法防御部队进行了超强度的突击,为地面装甲部队轻而易举地在盟军坚固的防线撕开口子打下了基础。

此外,德国空军还同英、法空军进行过多次交锋,给原本就不太强大的法军以重创, 也给英国远征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因此,德国空军常常以"世界最强大的空军"而自居。 1分钟后,希特勒在他的"石头城"统帅部拿起了电话。戈林焦急的请求道: "元首,就让帝国的空军去结束这场战斗吧!光荣的地面装甲部队应在休整后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去。"

希特勒与作战局长约德尔少将商议了戈林的方案,约德尔十分赞同戈林的建议,他认为将装甲部队用于敦刻尔克周围的沼泽地带是不明智的,而应将这股铁流融入对巴黎的进攻。但是这一建议却遭到了古德里安等前方装甲部队指挥官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在对敦刻尔克已达成三面包围,但海上退路并未切断的情况下,任何给予敌人喘息机会的行为都可能导致功亏一篑。他们的意见与参谋本部取得了一致。戈林得知这一消息后怒不可遏,大骂他们根本没有把强大的帝国空军放在眼里,这是对他本人难以忍受的污辱。终于,凭借戈林在纳粹党内不可动摇的副领袖地位,使得参谋本部最后与空军达成了"共识"。

5月24日, 德国围攻敦刻尔克的坦克突击兵团接到希特勒的命令:"停止攻击行动,消灭敦刻尔克敌军的任务改由地面炮兵和步兵配合空军完成。"


"发电机"计划


早在德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法国西北部挺进之时,英国人就已经发现:德军进攻的目标并不是巴黎,而是英吉利海峡一线。非常明显,德军旗图将英国远征军包围在法国大陆,使之孤立无援,陷入绝境。

英国远征军最高指挥官戈特勋爵焦急不安地向英国战时内阁报告说:他也许将不得不在德军包抄他们后路前使英国远征军脱身。然而,他接到的命令却是要他向西南方向的亚眠进发,与法军主力会合。

5月20日,形势急转直下,德军装甲部队先于英军抢占亚眠,并且抵达海滨。至此,英法联军被南北割裂的事实已成定局,南部英军的命运不容乐观。

就在这时,英国战时内阁接到了新任首相丘吉尔的指令:“做为一种预防措施,海军部队应征集大量运输船只, 时刻准备驶向法国沿海的港口和海湾。"海军中将伯特伦·拉姆奇爵士奉命制定一项代号为"发电机"的撤退计划。该计划预计在法国沿海的加来、布伦、敦刻尔克3个港口,每天各渡送1万人回英国,以保存远征军实力;而且在可能的情况下,泽布腊赫、奥斯坦和纽波特港口也要加以利用。海军很快便筹集了30艘渡船,12艘海军扫雷船和其他可以利用的船只,其中包括横渡海峡的一日游游艇、6艘小型沿海商船以及部分前来英国港口避难的荷兰渔船。

与此同时,拉姆奇爵士建议战时内阁给英国远征军加强适当的空中力量,因为远征军现有的老式飞机数量有限,攻击力不强,很难担负如此庞大的撤退掩护任务。遗憾的是他的建议遭到了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司令休·道丁上将的反对。休·道丁认为在国内担负保卫本土任务的作战飞机绝对不能少于现有数量。必要时,可派飞机越过海峡支援远征军的行动。

5月23日,德军装甲兵先头部队突破英军临时设置的最后一道防御阵地,情况万分紧急。戈特急忙下令打开敦刻尔克至加来一线的水闸,大水淹没了周围的低地,暂时挡住了德国人的进攻;同时,戈特发布命令,号召全体将士誓死固守城池,直到最后一兵一卒,一枪一弹。

5月25日,戈特向战时内阁发出了一封措词强硬的电报:如果不想使英国远征军全军覆没,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利用还在我们手中的敦刻尔克港,将远征军撤离法国。

5月26日下午6时57分,丘吉尔命令拉奇姆中将开始实施"发电机"计划,并特别说明被困于敦刻尔克的法国官兵同样应分享撤退的机会。但是,"发电机"计划中的3个港口只有敦刻尔克一处可以利用,况且空中掩护、地面运输等多种设施均很薄弱。因此,凭借现有的力量,在短时间内营救出30余万大军几乎如天方夜谈。

海军部急忙派出官兵到各大造船厂筹措船只。焦急已经使英国人顾不上保守秘密,无线电广播里大声向全国呼吁,号召所有拥有船只的人都来加入这支前所未闻的"舰队"。数以千计的业余水手和游艇主驾驶着各式各样的船只闻讯而来,它们大到数千吨位的货轮,小到仅能载数人的游艇。这支奇形怪状的"舰队"很快在英国东南部港口汇集起来。

通往敦刻尔克的航线总共有3条。航程最短的是Z航线,仅需2个半小时,但它位于德国大炮射程之内,不能起用;第二条是较短的X航线,但它几乎被英国的布雷区全部封锁,要扫清这些路障至少需一周时间;那么唯一能够选择的就只有Y航线了。Y航线由奥斯德港出发,绕过克温特的水雷浮标向西南折行,最后到达敦刻尔克港,全程近6个小时。这条航线可以躲避德军大炮的射击,但暴露在德军轰炸机下的时间却无疑延长了。

当晚,第一批救援船浩浩荡荡驶向敦刻尔克港。考虑到德国空军没有把敦刻尔克当做主要攻击目标,英国空军没有为船队提供空中护航。


初 战 得 逞


5月25日晚,目空一切的戈林在空军司令部召开作战会议,对敦刻尔克的空中作战做最后部署。

戈林穿着自己设计的样式奇特的军服,在圆形会议厅的中间显得格外醒目。他细细地环视了一周之后,忽然习惯性地挥起了拳头,猛烈地砸在了桌上。

"各位将军", 戈林以他特有的腔调说道,"亲爱的元首已将最后的决战交给我们完成。我们必须证明:帝国空军同地面装甲部队一样势不可挡,可以将英国佬置于死地。 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德国空军是不可战胜的"。他开始嘶喊起来,尖厉的声音在大厅里震颤。

在场的人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开场白,瞪大了眼睛,紧闭着嘴巴,倾听着戈林的训话。

参谋长开始报告轰炸敦刻尔克的作战计划。他的讲话不断被戈林打断,戈林对计划中仅使用5个航空团的兵力十分不满,他要求把德国西部和驻守荷兰的第2航空队的兵力也全部用上,实施一场庞大的轰炸计划。

5月27日清晨,夜幕还没有收起,万籁俱寂。执行第1波次轰炸任务的两个轰炸航空团和两个歼击航空团从德国西部直飞敦刻尔克,目标是轰炸敦刻尔克港口和主要码头。途中,它们没有遇到任何英法飞机的阻拦。

当施瓦茨上校率领他的俯冲轰炸机团首先抵达敦刻尔克上空时,天空已经发亮,通往港口的道路上挤满了各种各样的车辆和惊慌的人群。随着施瓦茨一声令下,一架架俯冲轰炸机猛地扑向毫无防备的英法士兵。霎那间,炸弹像雨点般倾泻在挤满士兵的码头和堤道上,地面上火光冲天,血肉横飞。大海里不时掀起数来高的巨浪,将码头边上的人流无情卷入海中。施瓦茨兴奋得狂叫起来:"太棒了,棒极了!"

紧接着,像乌云一般的又一个黑压压的机群铺天盖日,蜂涌而至。它们忽而向下俯冲,进行低空轰炸;忽而投下威力巨大的高爆弹又急速爬高--这种惊险的垂直俯冲起到了咄咄逼人的恐怖效果,很多缺乏经验的英法士兵似乎感到每一次俯冲都好像是对着自己胸膛开火,以致呆呆地站在空旷的海岸上,居然忘记了卧倒。

由于敦刻尔克第一次遭到这样猛烈的轰炸,地面上的人群乱成一团。英军指挥官大叫着,命令士兵跳入战壕,利用各种轻重武器对空还击。混战中,一架德机被击中,拖着浓烟栽进海里,顿时,码头上发出一片欢呼。士兵们似乎到此时才反应过来:生与死的交锋又一次摆在了眼前。

接到报告后的英国空军立即出动了两个中队的喷火式战斗机和飓风式战斗机。但当英国飞机赶到敦刻尔克上空时,德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英机漫无目标地在敦刻尔克上空盘旋,企图拦截住德军的某个轰炸机群,但直到油料耗尽也未见到1架飞机的影子,只得飞回本土加油。

然而,就在英国战斗机离开敦刻尔克几分钟以后,德国进行轰炸的第2波次机群出现了。它们杀气腾腾,如入无人之境,肆无忌惮地对毫无保护的英军舰船进行密集的轰炸。紧靠码头的几艘大型运输船几乎同时期火,并开始慢慢下沉,船上的士兵无望的纷纷跳入飘满死尸的水中。一些小船企图驶离岸边,但德机对它们也丝毫不放,落在船边的炸弹将一艘艘小船掀翻,撤退工作陷入了一片混乱,被迫暂时停止。 为了躲避轰炸,已经开到海上的运兵船采取忽左忽右的做“之"字形航行,高速驶过弹雨如注,恶浪滔天的海面,军舰上的大炮一刻不停的开火,猛烈回击。

大约1小时以后,英军比·希金上校率领两个中队的40余架"飓风"战斗机再次越过海岸,飞向敦刻尔克。英机刚刚到达敦刻尔克上空,便发现了远处正在逼近的德军又一波次的轰炸机群。几乎同时,担任护航的德军战斗机也发现了英国机群。顷刻之间,一场空中恶战开始了,一架架战机盘旋翻滚,追逐混战,发动机尖锐的啸叫声此伏彼起,充耳不绝。只见1架"飓风式"战斗机紧紧咬住1架德国轰炸机不放,突然传来"轰"的一声,仓惶逃循的德机不幸与另一德机相撞,漫天飞舞的飞机残骸碎片落入茫茫大海之中。

被激怒了的皇家空军誓死作战,惊恐的德军轰炸机仓惶投下炸弹,掉头就逃。这次轰炸,德军没有达到预定效果,大部分炸弹丢到海里或沙滩上。但英军为此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11架旋风式战斗机被击落。

德军的轰炸几乎持续了一整天,总共投下了1.5万枚高爆炸弹和3万枚燃烧弹。当夜色降临,德机的轰炸停止了的时候,敦刻尔克地面依然是火光一片、浓烟滚滚。这一天,英军只有7669人被输送回国,大约有40余艘船只被击沉;德军损失了23架飞机,比10天以来德军损失的飞机总数还要多。

当天晚上,戈林接到了轰炸报告,他激动地将这一"喜讯"报告给元首,但对于损失却只字未提。


"天 公 作 美”


27日深夜,德国东部和荷兰境内的各机场灯火通明,各种车辆往来穿梭,忙着为机场上的飞机进行加油挂弹和临时维修,为第二天的轰炸做最后的准备。

28日凌晨,德国空军参谋长耶顺内克少将接到侦察飞机和前线地面部队的报告:敦刻尔克上空大雾弥漫,加上地面浓烟覆盖,空中看不清目标,无法继续进行空袭。耶顺内克赶紧将这一情况报告给戈林。

"不行, 我要的是轰炸!轰炸!!再轰炸!!!你明白吗?绝不能让英国佬从海上跑掉, 你不能以天气来掩盖你的无能。"话筒里传来戈林疯狂的吼叫,百般无奈的耶顺内克只好命令飞机照常起飞。

5月28日上午,德军派出的两个轰炸机大队由于敦刻尔克上空能见度极低,只好带弹返回。

此时,盟军的撤退正在紧张地进行。他们运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船只,甚至驱逐舰也改成了运兵船。除了利用仅剩的几处码头外,海滩也被充分利用品来。他们用绳索牵着渡过海峡的小船,让等候在海滩的士兵乘小船渡到海上的大船旁边。岸上的士兵被分成50人一组,每组由1名军官和1名海员指挥。每当有救援船靠岸,他们便一组组地被带到海边,涉过没踝、没膝、齐腰、齐胸的海水,小心避开不断漂到身边的同伴的尸首,艰难地爬上小船。

下午,气象情况仍然很差。耶顺内克少将在办公室里焦急地踱步,戈林一次次地电话催促使他感到一阵阵耳鸣。他早已命令轰炸机群挂弹待发,但面对敦克尔克恶劣的天气却无计可施。这时参谋为他送来了气象报告,预计近几天内法国东南部仍将持续阴雨天气。耶顺内克有些紧张,他明白如果这几天时机错过,英军将很可能把被围困部队全部撤回本土。他命令气象部门拿出更详细的气象报告,同时接通了作战室的电话。

"各机场待战飞机, 立即以3至5架小形编队对敦刻尔克实施连续轰炸。不管目标上空能见度如何, 炸弹必须投下去。"无奈之时,他只能出此下策,以求扰乱英军的撤退部署。

敦刻尔克上空又响起了轰炸机发出的隆隆声。新集中起来的几支高炮部队开始漫无目的地对空射击,士兵纷纷跳进附近的战壕。然而,投下的炸弹几乎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不是投进了距岸滩很远的海里,就是投在无人的空旷地,偶尔有几颗落在士兵聚集的沙滩,柔软的沙子也像座垫似的把大部分爆炸力吸收掉了,哪怕是炸弹就在身旁爆炸,也不过是扑一脸泥沙而已。

这种无目的的零星轰炸一直在不间断地进行。但撤退的士兵很快便对之习以为常了,他们纷纷爬出战壕,做他们要做的事情,排在后面等候上船的士兵,甚至玩起了沙滩排球,就像在英格兰岛欢渡周末一样悠闲自得。

29日早上,撤退行动的总指挥拉姆奇海军中将收到来自本土的电报:29日共有6.5万人安全返回。但拉姆奇心中却没有丝毫的轻松感,在敦克尔克岸边等待撤离的部队越来越多,在敦刻尔克西部和北部的德军地面部队又加强了攻势,防御圈在不断地缩小,他只有祈求上帝让这种大雾天气能多持续几天。但遗憾的是上帝并不总那么遂从人愿,大约下午2点钟,阳光又洒满了敦刻尔克的海滩。

还不到1个小时,德军3个大队的施图卡大型轰炸机编队便赶到了。一架架德机像饥恶的鹰鹫一样扑向地面的"猎物",仿佛要夺回这几天的损失。这次德机只把大型运输船只作为主要轰炸对象。一架俯冲轰炸机追上已经驶离港口的“奥洛国王"号大型渡船,从高空直插下去,在机身就要触到船上的烟囱时迅速打开弹仓,炸弹几乎全部落在了甲板上,在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奥洛国王"号很快便沉入了水中。距岸50米远的另一艘英国先进的驱逐舰也未能逃此恶运,两架德机同时向它俯冲下来,舰炮还来不及瞄准,几枚炸弹就已经命中了舰后的动力仓,锅炉开始爆炸,紧接着又1架德机袭来将其击沉。海上的运输船已经完全失去队形,乱作一团,许多船只起火,抛锚在海上。

5点27分,新赶来的德军第2航空队两个轰炸机团又对英国船队进行了猛烈的轰炸。

这天下午, 英国海军损失驱逐舰3艘,遭受重创7艘,还有"奥洛国王"号、"海峡皇后"号、"洛琳娜"号、"芬内拉"号和"诺尔曼尼亚"号等5艘大型渡船被击毁。当晚,拉姆奇将军不得不把8艘最现代化的驱逐舰撤出战斗,因为这些战舰直接关系到即将来临的抗击德国入侵的战斗成败,他不能拿它们来冒险。尽管遭受到如此大的损失,这一天英军仍然从港口撤走了3.35万人,从海滩撤走了1.4万人,其中包括近1万名法军。

5月31日凌晨,天空又下起了小雨。敦刻尔克港又暂时恢复了平静,从英国本土新筹集的大量民船也加入了输送的行列,撤退的速度明显加快。同时,地面防御部队也顶住了德军的多次进攻,防御圈缩小到33公里,以便收缩兵力做最后的抵抗,为海上撤退赢得更多的时间。


最 后 的 激 战


5月31日,德国空军作战室的气氛异常沉闷。因为整整两天未对敦刻尔克进行有效的轰炸,希特勒对此非常不满。眼看着一批批英法士兵从他的眼皮底下溜走,他实在气愤难平。这时,气象报告打破了室内死一般的沉静:预计24小时内敦刻尔克上空将出现晴朗天气,轰炸可继续进行。大家顿时忙碌起来。

与此同时, 英军也得到了同样的气象报告,战时内阁决定动用大量先进的"飓风式"战斗机和"喷火式"飞机在敦刻尔克上空进行不间断的巡逻, 为撤退部队提供安全保障。

一场空中激战又一次拉开了帷幕。

6月1日拂晓,英吉利海峡上荡起的阵阵微风,吹散了水面上的晨雾,圆盘似的旭日贴着海面冉冉升起,风平浪静的海面上泛起了一道道粼光。

首批担任警戒任务的28架"飓风式"战斗机从英国南部起飞了。它们穿过英吉利海峡,向着预定的敦刻尔克以西30公里的巡逻空域飞去。当机群刚刚抵达敦刻尔克上空时,领航飞机便发现了正在逼近的德国机群,飞行员们赶忙提高飞行高度,直扑德机。但当他们临近敌机时却被德机强大的阵容惊呆了:德机组成了上、中、下三层的立体编队,下面是40余架轰炸机,中间是担任近距离支援任务的战斗机,最高一层是进行高空支援的战斗机。

"飓风"飞机钻入了高空云层,试图躲过敌人强大的掩护机群,然后从背后进行攻击,但为时晚矣,敌机显然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动机,大批敌战斗机急冲下来,死死咬住了他们。英机岂不得已只好将编队一分为二,一部分直扑敌轰炸机群,另一部分向敌战斗机猛扑过去。

这是一场德军占绝对优势的空中肉搏战。

突然,一架德轰炸机首先被英机击中,拖着浓烟滚滚的尾巴掉了下去。德机见状立即将其余的轰炸机排成圆形防阵,互相掩护尾翼,以消除英机从背后攻击的威胁。英机见状只好迅速拔高,企图从高空打开突破口。

不料, 此时的高空更是弹雨穿梭,杀声一片。英1架“飓风"战斗机从背后向1架德战斗机发起了攻击,德机向左一拐,巧妙地避开了"飓风"式飞机的火力,子弹从它的右侧擦过,使英机扑了个空。可就在这时,另一架斜插过来的德机却躲闪不及,被击中坠落。

德军一看形势不好,赶紧变换战术。1架德战斗机急速向下滑行,看起来好像要逃离战场。1架英机立即追了上来将它咬住,正当这架德机眼看要成为战利品的时候,突然从高空射来一束急促的子弹将这架尾追的英机击落。这种德军创造出来的"诱饵战术"使英机频频上当,仅仅几分钟就有3架英国飞机被击落。

战斗进行得相当残酷,英国飞行员以顽强的毅力与数倍于己的德机周旋着。不久,第2批从英国旗飞的两个中队的战斗机也加入了空战。敦刻尔克西部的天空充满了战斗的喧嚣声,弹片、硝烟、火光在空中弥漫着,本是晴朗的天空此时却看不到一丝蔚蓝。

这一仗英国空军终于以顽强的行动打退了德军,击毁击伤德机21架,打乱了德军的空袭计划,狂傲的德意志帝国空军第一次尝到了英国空军的厉害。

然而德军并没有死心,他们派出了更加强大的战斗机群,为轰炸提供空中掩护。6月1日上午,英德在敦刻尔克的空中交战几乎从未间断,规模在不断扩大。英国空军几乎出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飞机--飓风式飞机,喷火式飞机,装有炮塔的双座无畏式飞机,甚至赫德森轰炸机、双翼箭鱼式鱼雷轰炸机及笨重的安森侦察机都从英国旗飞,参加空战。但是尽管如此,仍然未能完全阻止住蜂群一样涌来的德机的进攻,一些德轰炸机躲过了英机的拦截,在敦刻尔克港大肆轰炸。

下午,狡猾的德国人改变了战术,他们利用大编队英国轰炸机离开加油的机会,发动主要攻击。他们以部分战斗机牵制住警戒的小股英机,轰炸机则迅速飞抵敦刻尔克上空,从较高的高度对地面进行袭击,投弹后迅速返回,使得英机几次平空。

这一天英军有31艘舰船被击沉,11艘遭受重创,是为时9天的撤退中损失最惨重的一天。

晚上, 拉姆奇将军向英军总部报告了当天的损失情况。他最后说:"今天,痛苦的经验告诉我们,我们无法阻止德军空袭,白天撤退等于自取灭亡,撤退应改由夜间进行。 "的确,英国空军已经倾其所能,歼击机中队轮番出动,有的飞机一天竟出动35次之多。考虑到为以后的作战保存空中力量,英军总部同意了拉姆奇将军夜间撤退的计划。

6月2日以后,撤退完全改在夜间进行,德国空军对此无可奈何,随即转移了空袭目标,开始对巴黎等地进行大规模空袭,对敦刻尔克的攻击又重新交给了地面部队。

但此举已为时过晚,被围英法联军已大部撤回英国。6月4日,英军终于实现了从敦刻尔克撤出33.8万余人的奇迹。为此,英国虽然付出了损失110余架飞机的惨痛代价,但德国空军损失更大,它不但损失了150余架飞机,而且未能阻止住登船行动,使盟军为尔后的战争保存了巨大的有生力量。

英国历史学家评论说: “欧洲的光复和德国的灭亡始于敦克尔克。"而德国决定由空军取代地面装甲部队消灭敦克尔克的盟军则被视为二战初期"德军最大的失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