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空降兵营救墨索里尼

三月春风 收藏 10 79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3年,盟军开始转入反攻,意大利法西斯政权摇摇欲坠。7月,墨索里尼在拜见国王时被捕。意大利准备掉转枪口对德宣战,德国面临腹背受敌的危险。希特勒连忙召见特种部队突击队长斯科增努,命令他设法营救墨索里尼......这次营救行动最终取得了成功,并被称为"魔鬼的杰作"。墨索里尼被营救出来后,又一次被希特勒扶上了政坛,在一定程度上拖延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


摇摇欲坠的意大利法西斯政权


1921年,贝尼特·墨索里尼成立了法西斯党,翌年当上了意大利政府首脑,开始上台执政。在此后的18年时间里,意大利成为世界强国之一。但与此同时,墨索里尼政府对内加紧实行残酷统治,对外实行侵略扩张的强权政策,使意大利逐步走入法西斯的深渊。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希特勒极力拉拢墨索里尼,但墨索里尼心里明白,意大利在政治上、经济上和军事上的实力均比不上德国,所以对是否参战长期犹豫不决。1940年6月10日,面对英法联军节节败退的战局,以为可以大捞一把的墨索里尼政府终于宣布加入"轴心国",对英法宣战。同年10月28日,岂不及待的墨索里尼便不顾政府和军方大多数人提出的"准备不足"的劝告,悍然进兵希腊,结果遭到希腊军队的英勇抵抗,损失惨重。直到1941年4月,德军大举入侵南斯拉夫和希腊,意大利军队才趁势挽回败局,也算是找回了一点面子。

墨索里尼一直以"恺撒大帝"自居,却丝毫没有军事上的才干。意大利军队与德国"并肩作战",非但没能"助德军一臂之力",却经常要靠德军兄弟"拉一把",为此,希特勒很看不起墨索里尼,但也无可奈何。

1941年,意大利出兵苏联,战绩不佳。同年意军在北非战场又被英国的韦维尔将军打得大败,墨索里尼不得不向德军求援,"沙漠之狐"隆美尔坐阵非洲后很快收拾了意军的烂摊子,这使墨索里尼又一次大失脸面。

好景不长,蒙哥马利的英军很快就席卷了北非,德军大败。1942年11月,盟本转入反攻,在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登陆。1943年5月,突尼斯陷落。7月,艾森豪威尔统率的盟军又在西西里登陆,意大利本土门户洞开,随即遭到盟军空袭。7月17日,盟军飞机在罗马等地散发了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给意大利国民的劝降传单, 上面写着:"诸苦难之根源在墨索里尼!快放下武器,停止战斗!"本来就动荡不安的意大利国内局势于是更加一片混乱。

在这种混乱之中,意大利陆军总参谋长安布罗西奥将军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想法:要想拯救意大利,只有更换政府首脑。意大利国王埃曼努尔三世也早有此意,加之法西斯党内也有人指责墨索里尼,要求解除他的职务。于是,一张拘捕墨索里尼的大网已经徐徐张开。


"恺撒大帝"就擒


1943年7月13日,墨索里尼接到最高委员会要求召开会议的请求。他一直心绪不佳,勉强答应7月24日星期六下午开会。

此时,以工会主席迪诺·格兰弟伯爵和德·波诺将军、德维埃凯将军等为代表的一批政界及军界要人早已进行了秘密协商,要求墨索里尼下台。

在7月24日召开的最高委员会会议上,墨索里尼与反对派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你们的意见是正确的, 如果意大利战败了,就把全部权力奉还国王。可是德国正在研制新武器, 若近期成功,战况将会为之一变!"可次日表决,墨索里尼还是失败了。下午,墨索里尼接到国王埃曼努尔的通知,要立即接见他。

他驱车前往国王的萨沃亚宫,想到在最高委员会上,连他的女婿,前外交部长皮亚诺也反对他,除了气愤外,心里还有一点儿不祥的预感。

这天是星期天。7月的天气潮湿而闷热,让墨索里尼感到有点透不过气来。国王亲自来到宫门口迎接。墨索里尼发现,今天国王不但一反常规地身着元帅服,而且周围还部署了警察,不免顿时紧张起来。

会谈了一会儿后, 国王笑容可掬地站起来说:"亲爱的首脑,国内外形势正面临严重关头,军队士气低落,最高委员会已决定解除你的职务。现在,人们对你怨声载道,我成了你仅有的一个支持者。为了你的安全,我想把你保护起来!让巴多利奥元帅接替你。"

墨索里尼脸色苍白,呆若木鸡,他已经感到无力回天了。

接见过程仅持续了几分钟。墨索里尼同秘书一起跌跌撞撞地走出宫门,朝停在一边的黑色专车走去。肃立静候的皇宫卫队长拦住了他:"国王陛下命令我保护你,请跟我到这边来。 "说着,将他带到一辆涂有红十字的白色救护车前。车的后门已经拉开,里面坐着几个荷枪实弹的卫兵。墨索里尼上了车后,救护车便飞驰而去......

墨索里尼就这样悄悄地被捕了。这位不可一世的"恺撒大帝",执掌意大利政权达21年之久的法西斯头子,如今成了阶下囚。

晚上10时45分, 意大利电台发表新闻:"国王批准了政府首脑贝尼特·墨索里尼阁下的辞职, 并任命波得罗·巴多利奥元帅接替这一职务。"这一消息立刻在全国传开,人们涌向街头,欢呼墨索里尼下台,呼吁结束战争。

随后不久,盟国部队渡过墨西拿海峡,进军亚平宁半岛。以巴多利奥为首的意大利新政府,经与盟国多次秘密接触后,准备掉转枪口,对德宣战。


"狼穴"受命


也是在7月25日这一天,柏林伊甸园饭店的餐厅里,希特勒特种部队的突击队长斯科增努和他的几个伙伴畅饮正酣。几个巴伐利亚红葡萄酒瓶子翻倒在桌下,喝酒的人眼睛泛红,语无伦次地责骂着什么。台上那个时髦歌星的演唱也到了狂热的高潮,但已丝毫勾不起斯科增努等人的兴致。

华灯初上时分,一名党卫军士兵急匆匆推门而入,来到醉熏熏的斯科增努身边,向他耳语道:

"上尉, 基地司令部到处找您,元首要在大本营接见您,听说有紧急任务,飞机已准备完毕。"

斯科增努酒意立刻消掉了一大半,连忙招呼其几名部下,驱车直奔机场。他一边登机,一边对等候的飞机驾驶员说:“快!,腊斯登堡!"

这个斯科增努和希特勒可算是同乡。他本是奥地利人,1938年德奥合并,他才成为德国公民。和许多奥地利人不同,他的性格更像他的祖先斯拉夫人,任性、凶猛、倔强、严谨。他毕业于维也纳大学工学院,30岁时在技术上已小有成就。由于仰慕飞行员的生活,他毅然加入德国空军,接受了5个月的飞行训练,但由于他平时跟教官的关系非常不好,所以在5个月之后被教官刷了下来,说他不适合做一名飞行员。后来,他很快被选中加入了著名的阿道夫·希特勒装甲师,凭着他的知识和积极努力的劲头,很快便崭露头角,被任命为见习军官。

不久,他被调到党卫军第255师。从1940年到1941年,他参加过进攻巴尔干、莫斯科等战役,战功卓著,但仍是因为他那桀岂不驯、任性抗上的性格,军衔只升到中尉,与他的勃勃野心相去甚远。这使他情绪有点消沉,生活也极度放纵。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那蕴藏的巨大能量被点燃了。他终于获得了施展才干的职务,并且这个职务和他酷爱冒险的性格完全相符。

和大战初期的丘吉尔一样,1942年的希特勒也一时心血来潮,命令组建一支类似英军'哥曼德'式的"突击队",以执行特种作战任务。德军最高统帅部对于又建立这样一支非正统部队感到心有余悸, 因为出于希特勒的"灵感"而成立的这种"怪"部队已经不少, 他们担心这种部队可能因有特权而不听指挥。但是,希特勒刚愎自用,一意孤行。于是,党卫军司令部便开始物色一个军官来组建、训练和领导这支德国突击队。

一天,正在柏林医院养伤的斯科增努接到通知,要他去司令部报到。

"我们研究了你的经历和表现,认为你适合这项工作。不知你个人的态度如何?"司令部的一名处长接待了他。

"我感到喜出望外,我第一次找到了我应有的位置,"在战后的回忆文章中,斯科增努写道, "我胆大妄为,粗暴抗上,不是一个好军官。但我却能独立指挥一支突击队。 英国的‘哥曼德'抢劫荷兰雷达站,偷袭北非隆美尔的司令部,支援希腊的游击队,这些我都能干!"

果然,1943年4月18日,斯科增努被任命为德国弗里登突击队的队长,并被晋升为上尉。党卫军还特意从苏德前线调回了一个作战勇猛的连队,由斯科增努在柏林附近的弗里登基地进行训练。到墨索里尼事发前,这支突击队已训练成熟,只待一显身手了。

"这次元首紧急召见,莫不是与此事有关?"在飞往腊斯登堡的途中,斯科增努不断地猜测着自己的任务。

深夜,他赶到了希特勒的大本营"狼穴"。"狼穴"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种戒备森严的堡垒,而只是一处简陋的房屋,周围仅有一些伪装了的临时营房和简易掩蔽壕,警卫也只有一个营,重武器也只不过有几十门高射炮而已。如果说有点与众不同的话,那就是四周浓密的树林。没人知道为什么希特勒把大本营选在这儿。

当斯科增努跨进元首的地下室时,显然希特勒已等候多时。参谋人员给斯科增努简单介绍了墨索里尼事件的情况。"你的任务很明确,"元首有点急不可耐,那双不可捉摸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斯科增努,“必须把这位意大利领袖抢救出来!墨索里尼是个宝。巴多利奥靠不住,他一定会和同盟国搞幕后交易。抓住墨索里尼,他们可以和英美人讨价还价。而我们控制了他,则对稳定南线战局大有用处!你能办到吗?"

听完元首的指示,斯科增努心中一颤,没想到他的小小突击队的首次使命竟如此事关重大,又如此棘手。但一向自负和喜欢冒险的他没有显示出一丝畏惧,立即站了起来:"当然能办到!"

"好, "希特勒最后指示说,"准备把你调往空军,有关细节,请你听从空降兵司令施托尔腾的指示。除你之外,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5个人。你可以用你喜欢的任何办法去营救墨索里尼,问题是现在还不知道墨索里尼在何处。祝你成功,上尉。"

"是!我的元首!"


墨索里尼在哪儿?


第2天,斯科增努飞赴罗马,与驻意德国空降部队取得了联系。随后,由第7空降团挑选出的60人和10名谍报专家也从弗里登赶来,他们同斯科增努的突击队一起,共同组成了一支精干的突击队。

抢救墨索里尼困难重重。最急切也最令斯科增努感到头疼的是,没有人知道墨索里尼被拘押在何处。意大利政府已充分考虑到德军劫走墨索里尼的可能性,因此关押地点不但高度保密,而且还不断转移。

墨索里尼被捕后,先被带到科因奇诺·塞拉大街的宪兵队宿舍里呆了大约1个小时,接着被送往英尼亚诺大街的警察宿舍。第2天,墨索里尼向巴多利奥元帅要求,希望回到故乡罗马涅,但遭到拒绝。新政府认为对他暗杀、绑架的可能性尚未清除,需要严加保护。7月27日,他被用品车转移到罗马东南的加埃塔。次日,又被秘密转移到位于罗马和那不勒斯中间的加埃塔湾的一个小岛--蓬察岛上,那里人烟稀少,不易走漏风声。

斯科增努通过各种渠道,想尽各种办法打探消息,半个月过去了仍一无所获,连神通广大的党卫军头子希姆莱都感到希望渺茫,他叹息说:"只能去算卦了。"

时间又过去了1个星期,斯科增努终于有了一丝线索。

据那不勒斯的一个小镇上的1名水果贩子说,他的大主顾家的1个女佣人同在蓬察岛上执行任务的1名警察订了婚,可20多天以来,上司既不准警察出岛探望,也不准未婚妻上岛约会。斯科增努据此推测,这个岛上肯定关押着重要的政治犯,那个警察正担任着极为重要的警卫任务。

几天后,一位年轻的意大利海军军官向他的德国同行吹牛说,墨索里尼是由他的柚赛福纳号猎潜艇从那不勒斯送走的。这一情况证明墨索里尼在蓬察岛是确定无疑了。

斯科增努立即将情况向大本营报告。希特勒急令:"用德国军舰抢回墨索里尼!"可正当德国人准备实施营救计划时,消息传来:目标又被转移,具体去向不明。

原来,生怕德军营救墨索里尼的意大利政府在8月6日那天,又把他转移到撒丁岛上的小村子里,后来又把他带到撒丁岛以北5公里处建有海军基地的拉·马达累纳岛上,监禁在一个叫做凯伦山庄的公馆里。

几天后又传来情报,安插在罗马邮局的一个德国情报员截获了一封情书,是一个意军中尉写给女朋友的。信中除道相思之苦外,还说明他这次突然调动是因被派去看守墨索里尼。发信的地址是拉·马达累纳岛。

斯科增努为了证实情报的可靠性,以南线德军司令部军官的身份,访问了驻该岛的一支德国海军分舰队。他从一个运送蔬菜和水果的农夫口中证实了上述情报的可靠性。那位农夫说,岛上的公馆里的确关着一位"大人物"。

斯科增努喜出望外,他决定用伞兵部队进行奇袭,因为凯伦山庄由配备重武器的重兵把守,戒备森严。为了执行这一计划,他返回了德国。

8月18日,斯科增努率领突击队乘上一架轰炸机,向拉·马达累纳岛飞去。突然,传来了"敌机两架从背后接近"的喊声,他回头一看,是英国战斗机在进攻。斯科增努抓住机枪一阵扫射。突然左边的引擎停转,飞机急速下降,连跳伞都没来得及,飞机就猛地跌落到海面上。斯科增努大难不死,只摔断了3根肋骨。他们被意大利船员救上了撒丁岛,斯科增努不得不返回德国进行治疗。

在晋见希特勒时,他提出了新制定的袭击方案,并得到了批准。几天以后,几艘正常巡逻的德国快艇靠上了拉·马达累纳岛的港口。舱面上是懒懒散散的水兵,舱里却隐藏着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为了万无一失,尚未痊愈的斯科增努带人先上岸探听虚实。他们碰上了1名墨索里尼的看守,斯科增努问:"好像墨索里尼死了?"那名没头脑的看守一本正经地说:"谁说的,今天早晨我还看到他,他正要乘一架白色飞机到什么地方去。"

在码头附近的酒馆里,他们把刚结识的1名意大利军官灌得酩酊大醉。这名军官指着窗外说,墨索里尼就被关押在半山腰那个红色公馆里。

"不过,"醉汉继续说道,"3个小时前,海军的1架飞机把他接走了。"

斯科增努大失所望。意大利人说完,伏在桌上呼呼大睡,那鼾声似乎是对斯科增努的嘲弄。

他的计划又一次落空了。


在大萨索山上


墨索里尼到底又被转移到哪里去了?

不久, 斯科增努手下的通讯人员截获了1份意大利内务部的电报,电报称:"大萨索山一带的警卫措施已经完成。 "报尾署名"库耶里"。库耶里是负责警卫墨索里尼的将军,这份电报足以证明,墨索里尼已被转移到了大萨索山。

大萨索山位于罗马东北120公里,是亚平宁山脉的最高峰。在海拔1800米的山腰处,有一座冬季体育中心,其中有1座坎普将军饭店,里面囚禁着墨索里尼。饭店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只有一面和山下的村谷之间通有缆车。虽然有上山的小路,但小路崎岖陡峭,人们通常都乘缆车到达饭店。意大利人把墨索里尼囚禁在这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悬崖饭店,真可谓费尽心机。

9月10日,斯科增努乘飞机侦察了饭店附近的地形和意军防守情况。上山的各条路门都已被意军封锁,如果强攻,至少需要1个师的兵力,况且需要花费时间,即使成功,墨索里尼也早已死于乱枪之下。

斯科增努发现在饭店旁边有一块很小的杂草丛生的三角形空地--一个废弃的小型射击场,这是一个很好的空降场。不过问题又来了,高山上风很大,伞降很难保证准确的落点。机降,对,滑翔机!斯科增努脑际立即浮现出了用滑翔机营救墨索里尼的方案。

这时,飞行员发现从撒丁岛方向飞来了像是美国飞机的盟军战斗机编队,后面紧接着的轰炸机编队分几个波次向这里飞来。斯科增努连忙命令返回基地。

回到基地后, 他立即开始制定具体营救计划。空军参谋们的意见是:"若从地面强攻难以实施,那只有两种方案可供选择:一是用伞兵跳伞,一是用滑翔机机降。但是,旅馆后面的着陆场对实施这两种方法来说都显得太小了,参战人数只能限制在20人左右,而对付饭店250人的警卫部队,至少要用同等数量的兵力。"

喜爱冒险的斯科增努对上述意见很不满,他毅然决定大胆采用滑翔机着陆的办法。

施托尔腾从法国给他调来了12架滑翔机和90名伞兵。斯科增努的具体计划有点像拍电影特技的味道:1、2号机先行着陆,掩护后续机着陆;他乘坐3号机,同4号机一起营救墨索里尼,其余各机载运伞兵视情况支援并攻占缆车站台,阻止意军向山峰增援,然后用1架轻型飞机在悬崖顶部降落,将墨索里尼送到山脉西部低地的阿奎拉机场,从那儿将起送到希特勒的统帅部。他还进一步研究了打进饭店、撤出战斗、掩护支援等行动要点以及有关问题的细节。

袭击前夜,斯科增努集合起132名袭击队员以及全体飞行员,详细说明了这一行动计划及其巨大的危险性。最后他表示:"我们务必要争取成功。"


魔鬼的杰作


9月12日,是预定袭击的日子。斯科增努本来打算在早晨山上气流较稳定时期飞,但滑翔机未能按时到达。为了避开盟国战斗机的袭击,德国飞行员进行了几次费时的长距离迂回飞行,才于11时驾着拖曳飞机和12架滑翔机降落在罗马以南25公里的普拉特克·德·马雷基地,随即接到攻击的命令。起飞时间定于下午1时。

意大利人有午休的习惯,这是一个有利的机会。利用袭击时间的推迟,斯科增努派副手拉道尔奔赴罗马,找到亲德的意大利苏莱蒂将军,告诉了他即将发起的袭击计划,要求他予以合作,到时说服监禁墨索里尼的意大利卫兵不要反抗。苏莱蒂将军听了这个大胆的计划惊愕不已,但又不得不答应拉道尔的要求。他立即被两个大汉塞进了等候在门口的吉普车。

十分不巧,就在起飞前半小时,盟国轰炸机对机场进行了一次猛烈的袭击。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滑翔机竟无一损伤。斯科增努命令仍按时期飞。拖曳机的螺旋桨徐徐转动,带动滑翔机一架一架凌空而起。但当飞机在1500米穿出云层时,斯科增努发现1、2号滑翔机不见了。原来,它们被陷在跑道的弹坑里,这就意味着只剩下20人直接参加袭击,在他们着陆时将没有人掩护。由于各机之间没有通信联络,拖曳飞机和滑翔机一旦升空就无法改变计划。

这次行动使用的滑翔机是德国空军中最优良的DS-230滑翔机。DS-230是一种上单翼机,机长11.3米,翼展22米,它有一个用木头盖着的圆形钢构架,可以搭载一名驾驶员和10名乘员,最大曳航时速210公里。这种滑翔机在起飞后便要投掉其特大的机轮,在着陆时靠1个主滑橇。由于它的着陆速度低(每小时56至64公里),因此很受喜欢。德国人为了减少着陆滑行距离,常常在滑橇上再缠上些有刺铁丝。

9月的意大利,天气仍然潮湿,机舱里就更加闷热难当。队员们昏然无力,肥胖的苏莱蒂将军面色苍白,起喘吁吁。当飞到亚平宁山脉上空时,斯科增努发现他在滑翔机内的位置视界不好,看不清下面的情况,就抽出刀将两腿之间的布质舱底割了一个洞,他不时地弯下身子观察地面,并将所见情况大声告诉驾驶员。同时,机舱吹进一股新鲜空气,大家也感到好受多了,苏莱蒂将军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半小时后,斯科增努通过舱底的洞口看到了阿奎拉山谷,大萨索山快到了。由于1、2号机不在,他决定3号机第一个着陆,并让队员们戴上头盔,做好准备。把驾驶员引导到预定山峰后,斯科增努告诉驾驶员使滑翔机与拖曳机脱钩。于是,他们就从3660米高空缓缓地划着圆圈盘旋降落,其余滑翔机尾随在后。驾驶员转向斯科增努,露出惊疑的神色,他不相信所看到的就是预定的登陆场,万一撞到悬崖上,那么他们都得完蛋。斯科增努又弯下身子谨慎地检查了一遍,然后向驾驶员骂道:“没错,就是这儿,再罗唢我们把你扔下去!"

滑翔机继续降落,旅馆后面的那块空地实在太小,而且坡度也比想象的陡得多,上面还到处有岩石和松动的鹅卵石。但现在已无法返回,驾驶员开始拉杆使滑翔机减速。 随后“咚"的一声钝响,滑翔机沉重地落在地上,摇晃着向前滑行,舱底裂开了,机翼也触地损坏,但总算平安着陆,人员没有受伤。飞机在距饭店18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斯科增努第一个跃出机舱,向大门冲去。门口的卫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是飞机遇险迫降,反而跑过来准备救援。他们立即被解除了武装。后面的4名突击队员迅速占领了门口的机枪阵地。门左边的土堆上有一名哨兵,似乎刚反应过来,举枪正准备射击,此时苏莱蒂将军一声高喊,"不要开枪",迅即他也束手就擒。

这时,另外3架滑翔机也安全降落,只是在滑过岩石时,机翼均被撞坏。各机人员集结在一起,无1人受伤。但有一架滑翔机因未找到着陆场,撞毁在丛林和岩石上,人员损失惨重。其余5架滑翔机向山谷和缆车站台滑去。

斯科增努带队冲入院内。靠门口的耳房里,1名意大利士兵正坐在电台前准备发报。斯科增努一脚踢翻了他的座椅,顺手用枪托捣毁了电台。这时,斯科增努看到室外有个阳台,便踩着1名队员的肩膀跳了出去。突然,他发现在对面的窗口,墨索里尼正像看守他的士兵一样,发呆地观看着这次袭击。被捕近两个月来,他被辗转拘禁在许多地方, 对一切都感到麻木了,斯科增努赶忙用德语喊道:"快从窗子里跳出来! "墨索里尼呆若木鸡,憔悴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后到的突击队员们成群结队地涌进旅馆,同卫兵交火,并打散了从山下冲来的援兵。意军的抵抗不一会儿就结束了。

斯科增努跑步登上附近的台阶,从两个年轻的意大利军官手里救出墨索里尼,并命令突击队员施贝尔中尉保护墨索里尼先到一个房间休息。

这时,10架滑翔机均已着陆,所有的意大利士兵在一名上校的带领下全部投降。到此,整个营救过程只用了4分钟。

斯科增努来到墨索里尼所在的房间,跑到这位胡子老长的前意大利政府首脑面前,"啪"地行了一个法西斯举手礼:“尊敬的领袖,希特勒元首命令我营救您,您自由了!"墨索里尼欣喜若狂,激动地紧紧抱住斯科增努说:"我知道我的朋友阿道夫·希特勒是不会抛弃我的!"他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有趣的是,负责警卫墨索里尼的库耶里将军,这天偶然也来到大萨索山,不幸也乖乖地做了德军的俘虏。


逃离大萨索山


现在剩下的问题是如何把墨索里尼从山顶送到希特勒那里。斯科增努未能用电台与阿奎拉机场取得联系,因而不知道营救用的飞机是否确实等在那里,只好按备份计划呼叫一架轻型"汉莎"飞机在下面山谷的缆车站台附近降落。飞机来了,但在着陆时期落架受损,不能再起飞。现在只剩下一个机会:德国的下牌飞行员格洛克上尉正驾驶着1架"弗塞勒怪鸟"式飞机在山头上盘旋侦察。斯科增努向他发出作好试降准备的信号。

每一个人,包括墨索里尼在内,都动手清除这块小小场地上撞毁的滑翔机残骸和一些小鹅卵石,然后格洛克试行着陆。在稀薄的空气中,"弗塞勒怪鸟"飞机很快就以几乎失速的速度侧滑进来,接着就在这块倾斜的着陆场上对着上坡,连滑带跳地停了下来,并没有受到损坏。真幸运,斯科增努长吁了一口气。万一飞机受损不能起飞,那么这个小着陆场就真成了垃圾堆,他们可真走不了啦。

下一步就是要让墨索里尼乘这架飞机逃走。格洛克认为这架小飞机只能载1个人,根本不可能同时装下墨索里尼和斯科增努两个"重量级"人物。但是,斯科增努不想让已经到手的荣誉再分给其他人,他坚持一定要随同这架飞机一起飞走。经过协商,飞行员格洛克意识到这一胆大包天的怪人的后台一定是个强硬人物,于是,3人爬进了停在倾斜的着陆场边缘的飞机。

场地太小,飞机不可能达到起飞所需的速度,必须想别的办法。格洛克让12名士兵聚集在小小的机身周围,用力抓紧机翼,叉开两腿,向后拉住这架飞机。格洛克踩着刹车,把发动机油门加到最大。当他放开刹车,发出了让12名士兵松手的信号后,飞机猛地向前一冲,然后就吼叫着向下坡滑去。飞机起落架碰在一个大鹅卵石上,但是格洛克终于使飞机保持了平稳。未等完全加速,飞机就已滑离崖边,一头向山谷跌去。墨索里尼惊恐地捂上双眼。

这是格洛克认为可行的唯一方法。飞机未充分加速而强行拉起,只能导致飞机失速坠毁,只有先让飞机向山底俯冲以获得飞行速度,才能有效地控制飞机。格洛克不愧是王牌飞行员,慢慢地,机头终于拉了起来F鸱沙晒α恕R幌虿? 表扬人的斯科增努也向格洛克伸出了大拇指。

"弗塞勒怪鸟"飞机机型小,速度慢,到达普拉特克·马雷机场时,已快下午4点钟了。墨索里尼和斯科增努匆忙换乘一架德国的"亨克尔"轰炸机,向维也纳飞去。

当晚,他们住进了帝国饭店。希特勒、希姆莱、戈林、凯特尔等相继打来电话向他们表示祝贺。

翌日,墨索里尼飞往慕尼黑,见到了已逃出意大利的妻子和两个孩子。9月14日,他在腊斯登堡同希特勒重逢。

突袭成功了。斯科增努因此而被希特勒授予骑士十字勋章,并晋升为少校。对他的祝贺电报纷至沓来,在柏林和维也纳,庆祝大会接连不断。柏林的报纸把斯科增努的这次奇袭称为"魔鬼的杰作"。

墨索里尼被救出来了,但巴多利奥政府已向盟军投降,罗马不久也将由盟军接管。墨索里尼在希特勒的支持下,于9月17日在罗马以北500公里的撒罗湖畔建立了法西斯傀儡政府,继续苟延残喘了1年多。然而不久,整个意大利均被盟军占领,墨索里尼最终也没能逃脱被绞死的命运。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