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底,纳粹德国在东西两条战线均遭到重大挫折:苏军在斯大林格勒的会战中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准备进入反攻;隆美尔军团在北非遭到惨败,被迫退守突尼斯。整个战局对盟军出现了转机。

1943年初,美、英首脑在卡萨布兰卡举行高峰会议。会议确定了战胜德国的作战方针,决定在欧洲大陆开辟第二战场。两国首脑首先对空军提出了要求,命令两国空军首先把战火引向德国本土, "消灭和瓦解德国的军事工业和经济体系,摧毁德国的民心、士气,使其武装部队的抵抗能力下降到最低程度,为地面部队登陆作战创造必要条件"。 根据首脑会议决议,英、美空军开始了对德国占领区及其本土的大规模空袭。

1943年的整个夏天,在中欧灼人的炎热中,盟军不断地对德国本土重要目标进行猛烈轰炸,给德国法西斯以沉重的打击。汉堡的毁灭使他们清楚地认识到,帝国元帅戈林当初发誓说英国不会有能力轰炸柏林的神话根本不可信,柏林必将会成为下一个牺牲者。


德国空军参谋长之死


随着盟军空军对德国空袭的不断加强,希特勒对德国空军的不满情绪也在日益增加。空军总司令戈林的刻意回避使空军总参谋长耶顺内克成为替罪羔羊,因为自不列颠之战以来,一直是他按各方面的授意直接组织指挥空军作战的。希特勒多次对这位情绪颓丧的空军参谋长进行严厉指责。8月17日,美国人又对雷根斯堡的梅塞施米特飞机制造厂进行了定点轰炸,造成400多名熟练工人死亡,飞机生产线也遭到严重破坏。希特勒再次亲自给耶顺内克挂了电话,他像发了疯似地对着话筒大喊大叫,把这位参谋长骂了个狗血喷头。

那天晚上,天气出奇的晴朗,一轮明月挂在天空。耶顺内克却心乱如麻,焦躁不安。"为什么元首老对我说这些?"他感到不解、感到委屈。为了排遣心中的烦恼,耶顺内克乘船来到戈乌达齐湖中央,观看野鸭在夜色中飞翔。他满心希望,这明媚的月光能给他带来短暂的清静,让他抛开一切烦恼。连日来,耶顺内克神经绷得太紧了,他迫切需要放松一下。

可是,晚上11点,防空雷达站又传来了敌情警报,英国皇家空军的"蚊"式飞机在柏林上空施放了照明弹和目标指示标志,这是大规模空袭的可怕前奏。耶顺内克立即下令部署在柏林附近的全部夜航战斗机飞去支援。不久,德国空军148架双发和55架单发夜间战斗机抵达柏林上空。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只有几架英国的"蚊"式飞机。德国战斗机只好以它们为靶子,围剿为数不多的"蚊"式飞机。地面高炮部队也全力加入了战斗,猛烈的弹幕射击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然而,英国空军在柏林上空的行动只是一种骗招,其真正的攻击目标是德国陆军导弹基地佩讷明德。由于德国防空部队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到柏林,皇家空军600余架轰炸机毫无阻拦地进入佩讷明德上空。一夜之间,德国V型导弹基地被彻底摧毁,700余名火箭专家和工程师在空袭中丧生。第2天上午8时,希特勒从"狼穴"给耶顺内克挂了最后一个电话,他只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话:"你知道该怎么做。"上午10时,耶顺内克在卧室绝望地开枪自杀。


施佩尔历险


然而,耶顺内克的死并不能使柏林摆脱厄运。就在同一天,以东英格兰为基地的美国第8航空队与英国皇家空军对柏林进行了空袭,迫使德国战斗机进行了大规模集结。尽管保卫柏林的高射炮有里外两层,但美英轰炸机在云层上嗡嗡飞行了3小时,德军的高射炮居然未能击落一架盟军飞机。尽管这次空袭未给柏林造成严重损失,但英国人扔下了大量传单,上面写着:"希特勒发动的这场战争将继续下去,希特勒要打多久就打多久!"这些传单对纳粹心理上的打击不亚于重磅炸弹。

两周以后,英国皇家空军派出了更多的飞机袭击柏林,这次炸死了14人,炸伤50多人。这是第三帝国历史上第一次有德国人在首都被炸死。纳粹要人们对此大为震怒。宣传部长戈培尔命令纳粹宣传机器开足马力对英国人的轰炸行动进行攻击,大肆宣传英国飞行员对柏林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进行的"野蛮"屠杀。为了把德国人的恐惧转化为对敌人的愤怒,柏林大部分报纸都使用了《柏林上空的英国强盗》 这个标题。纳粹头面人物们甚至还宣称:"即使德国的每一座城市都被夷为平地,德意志民族也能生存下去。即使我们不得不在洞穴中生活也在所不惜。"

不过,德国的宣传及恐吓并没能挡住盟军的飞机和炸弹。11月22日上午,盟军大批轰炸机又飞临柏林上空,数千吨炸弹落在了市区和工厂区,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晚上,近600架英国轰炸机又对柏林进行了连续突击。当时,以德国军需部长施佩尔为首的部分纳粹头头们正在办公室开会,研究盟军在白天的空袭情况。突然,报警电话响了,有人报告说大批轰炸机正由英国向柏林方向飞来,现在已经到达波茨坦上空。会议马上中断,与会者驱车赶到附近的一个高射炮塔,想同往常一样,在塔上观察轰炸情况。但是,施佩尔刚登上塔顶,又不得不返身退回塔内,因为猛烈的轰炸使坚固的炮塔剧烈摇晃,在塔上站都站不稳。巨大的爆炸声连续不断,持续了近1小时。炮塔内的水泥墙壁被剧烈的爆炸一块块震落下来,飞扬的尘埃笼罩着这群脸色苍白的第三帝国的头面人物。弹雨过后,施佩尔终于登上炮塔平台,只见不远处军需部大楼已成为一片火海。施佩尔等赶忙下塔登车,赶赴火场。这时,还有不少定时炸弹在不断地爆炸,但施佩尔已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全力向他的办公室冲去,企图抢救出重要文件。然而,他的办公室已荡然无存了--一颗炸弹恰好在附近爆炸,将之炸成一个巨大的弹坑。火势在大楼内蔓延开来,迅速向不远处的陆军军械局席卷而去。施佩尔等人随着火焰也冲进了军械局大楼,见到有用的东西就赶紧往外扔。第二天清晨,施佩尔等随后到遭到轰炸的市区视察,只见满地都是玻璃碎片和瓦砾,刚被抢救出来的家具等横七竖八地堆在街道上,许多房屋仍在燃烧;无家可归的难民面带痛苦得近乎麻木的表情,两眼紧盯着已成废墟的家园;城市上空,滚滚浓烟遮天蔽日,使白昼暗淡,令人毛骨悚然。


新装备走上战场


当时参战的英国轰炸机主要有"兰开斯特"式、"哈里法克斯"式、"斯特林"式以及"惠灵顿"式。这些飞机的自我防护能力较弱,而且由于航程的限制,它们要到柏林上空执行任务必须大幅度减少载弹量,因此,英机的战斗力不是很强。美国参战的轰炸机则比较先进, 像B-29型轰炸机号称"'空中堡垒",它的装甲厚实,自卫能力强,又装备有11门重机关炮,可以独立对付敌战斗机的进攻。这些飞机的载弹量重达数吨,并且配备了陀螺式瞄准装置,可以在高炮射程之外进行准确投弹。

但连续8次空战表明,低速轰炸机在昼间并不是德国战斗机的对手,就连具有强大防御火力的"空中堡垒"也不例外。因此,尽管盟军获得了巨大战果,却也付出了惨重代价:轰炸机的战损率高达9%,这个损失对长时间大编队执行连续轰炸的空军来讲是难以承受的。而且,由于飞行员担心遭到德国飞机的阻截,投弹效果也不甚理想。有的飞机甚至刚进入德国领空就草草将炸弹扔下回去交差了。

直到1944年,盟军轰炸机在得到P-38"闪电"、P-51"野马"式等远程战斗机护航后,形势才陡然有了改观。德国的"福克符夫"式和"梅塞施米特"式战斗机根本不是这些飞机的对手,盟军轰炸机的战损由此降到了3.5%。

洛克希德公司生产的P-38"闪电"式歼击机,最高时速为414英里,最大载荷航程2260英里,爬升率为12分钟2.5万英尺,升限3.9万英尺,装备20毫米航炮1门,0.5英寸机枪4挺;-51"野马"歼击机最高时速为443英里,最P大载荷航程2080英里,爬升率7.5分钟2万英尺,升限41900英尺,装备0.5英寸机枪6挺,1000磅炸弹2枚或5英寸火箭弹10枚。而德国的"福克符夫"战斗机时速只有395英里,最大载荷航程380英里,爬升率6分钟1.5万英尺,装备7.9毫米机枪2挺,20毫米航炮4门。与前者相比,德机无论在火力还是机动性方面都要稍逊一筹。

盟国空军接连不断的空袭使纳粹统治集团对本国空军的能力越来越失去信心,戈林自然成了渲泄不满的"出起筒"。这位帝国元帅除了恭听希特勒对他的指责侮辱外别无他法,而且这种情况还常常是当着下级军官的面发生的。戈林在两年后回忆这段时期的处境时说: "元首与我越来越疏远,每当我向他汇报情况时,都看得出他很不耐烦。 他常常粗暴地打断我的话,并且开始越来越多地介入空军事务。"为了摆脱窘境,为自己赢回指定继承人的地位,戈林想尽了一切办法。他改进了许多武器,给德军战斗机装备了性能优良的SN2"利希腾施泰因"机枪雷达、红外线探测器以及能自动搜寻敌人轰炸机载HS2雷达的电子装置。为丁迷惑盟军轰炸机雷达操作人员,戈林的工程师们在德军占领区的上千个湖泊中安装了雷达反射器,并在德国本土架起了代号为"罗德里希"的无线电干扰机。为了保障大城市的安全,戈林还在农村建立了多个伪装地域。戈林时常在脑海中幻想这样的战争场面:天空中每有一架盟军飞机,就有一群德国飞机毫不留情地从四面八方猛打猛冲,就像成群的马蜂追逐一个倒霉的入侵者那样。


柏林大劫难


尽管前一阶段柏林已遭受严重打击,但那只是大劫难的一个序曲。对柏林市民来说,更艰难、更痛苦的日子还在后面。1944年3月6日,美国第8航空队3个轰炸师29个轰炸大队的812架轰炸机在美英近700架歼击机掩护下又出发了。它们要对柏林进行"第250次攻击",预定的摧毁对象包括埃尔克纳轴承厂、戴姆勒-本茨航空发动机厂以及位于南郊的军用电子设备厂。

上午8时30分,美军全部轰炸机按顺序在英吉利海峡上空组成一字长蛇阵,整个编队长达170多公里。德军前沿雷达站及时捕捉到大批轰炸机集结的信号,战斗警报瞬间传遍各防空战斗机管制中心。德军调集了部署在德国本土、荷兰、比利时、法国北部的911架战斗机,准备对盟军机群进行截击。

11时30分,美国轰炸机群的先导机已到达汉诺威以北的一个检查点,距离目标已不太远了。但是,由于机群拉得太长,担任护航的战斗机多半配置在先头梯队四周,使得机群后部的防护力量显得过于薄弱。德军控制中心及时抓住了这个弱点,命令截击机群立即升空,600多架战斗机组成了"狼群"环形战斗队形,在地面指挥中心引导下向美军防护薄弱的后部飞去。一场恶战将在杜默湖上空展开。

德国飞行员豪普特曼上尉首先率机群冲进美国机群,在8000米高空,100多架德机与盟军机群纠缠到一起。这时为美军轰炸机护航的只有8架-47歼击机,飞行员们奋力反P击,试图分割德机战斗队形,但多数德国飞机不顾美国轰炸机猛烈的阻击火力,直接向轰炸机猛撞过去。不到半小时,就有16架美军轰炸机被击落, 许多轰炸机被迫脱离编队单独飞行。随后,德国战斗机又分散成2-4机编队,从不同方向对轰炸机进行猛攻。它们时而从后部偷袭,时而迎面袭击,把天空搅得一片昏暗,整个作战区域延伸近200公里。正在美军轰炸机穷于应付的紧要关头,80架P-51"野马"式歼击机赶来了。可是,尽管笨重的"梅塞施米特"根本不是"野马"的对手,德国飞行员却对此全然不顾,一个个像疯子似地向轰炸机猛冲。1架德机在空中炸毁,又有1架德机拖着浓烟向地面栽去,曾击落盟军92架飞机的德国王牌飞行员罗斯中尉被击落了,但他们仍在顽固地坚持战斗。美军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又有6架B-17被击落。

盟军飞行员们把满腔怒火发泄到德国的土地上,哪儿有村庄,哪儿有城镇,他们就向哪里俯冲轰炸。战斗机也以机炮火力加入到复仇的行列中,从汉诺威到柏林的一大片土地顿时燃起了熊熊战火,所有的建筑物都成了盟军攻击的目标。

正当美国加紧对柏林进行昼间轰炸的同时,英国人也按捺不住,在夜间进行大规模空袭。"要把柏林从里到外炸个稀巴烂!"英国轰炸机司令哈里斯恨恨地说。于是,德英双方又展开了一场规模空前的空中角逐战。

一天夜间,暮色低重,万籁俱寂,只有刚刚升起的月亮俯视着正被战火蹂躏的大地。这是夜袭的好天气。英国大批轰炸机升空了。

"呜--"

空袭警报顿时在德国上空响起。德国所有的夜航战斗机都接到了代号为"野鸡"的作战命令,柏林附近的几乎所有机场都进入紧急待战状态。23点,第1航空队队长施密特将军下令歼击机起飞。

开始,从海峡方向飞来的英机数量很少,只有几架"蚊"式飞机攻击了位于荷兰境内的夜航战斗机机场。德国认为这是英国人在重复袭击佩讷明德时的花招,他们断定大批轰炸机肯定还在英格兰作攻击准备。德国人猜中了,没过多久,英国第一批轰炸机就越过海峡向比利时方向飞来。

德国人布下了陷阱。德国空军第1夜战航空团第3大队大队长德雷维斯上尉率机群偷偷地飞进了英国轰炸机编队中间,在雷达回波引导下,一步步向英国轰炸机接近。一会儿,德雷维斯发现了英国轰炸机排出的尾起,模糊的机影在明亮的月光下显露出来。

"距离600米,"通讯兵念着仪表的读数。德雷维斯明白,再过一会儿雷达就要失去作用了(当时的飞机还没有装备近距离分析设备,雷达在500米之内不起作用)。他调整飞机速度,开始爬升占位。当两机相距仅有100米左右时,德雷维斯瞄准英机发动机猛一按射击按纽,只见英国飞机立即冒出一股火苗,继而浓烟滚滚,呼啸着一头栽了下去。

这是一场罕见的空中角逐战。数百架英国飞机冒着弹雨进行轰炸,布满天空的德国飞机死命地阻拦截击,1架咬住1架,1批接着1批。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俯冲攻击的尖啸声、炸弹的爆炸声组成了一曲惊心动魄的空中交响乐,在整个夜空回荡。

对平民百姓而言,这种毁灭一切的轰炸效果,令人胆颤心惊。希特勒酿成的苦酒本来只应希特勒自己来喝干,不幸的是,千百万无辜的德国平民成了希特勒的殉葬品,他们的财产、他们的生命在盟军惩罚希特勒的过程中也随之毁灭,连满怀愤怒的美国人见到这一切也大发怜悯之心。 战后,美国前驻印度大使写道:"一个人只要在1945年挨个看一看德国的城市,他就会明白现代空战是多么的可怕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索姆河战役头一天死了2万人,可这远远比不上柏林、汉堡、法兰克福。在这些地方,我们能够看清楚一切。目睹空袭的恐怖,任何人一辈子都会对战争耿耿于怀。 "曾于1940年被美国共和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的哈特菲尔德在战后回忆说: "尽管德国人罪有应得,那里的情况仍令我内疚,有时羞愧得无地自容。我们的所做所为居然和纳粹一样了。"

不论这是胜利者事后表现出的宽大仁慈还是当时的情景确实令人惨不忍睹,历史毕竟已经成为历史。重要的是,让我们每一代人、每一个人都在反思战争惨烈的过程中认真汲取历史的教训,珍视这和平环境的来之不易,不要让悲剧有无辜的平民身上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