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6月,成千上万名盟军士兵在大批军舰和飞机的支援掩护下,渡过浊浪翻滚的英吉利海峡,突破防卫森严的大西洋壁垒,在法国诺曼底登陆。为将盟军赶回大海,德军倾其西线人马,缘缘不断地增援诺曼底,但由于内部指挥的分歧以及盟军成功地实施了欺骗计划并且拥有优势的空中打击力量,德军士兵虽顽强抵抗,终是回天乏术。8月中旬,德军无力继续抵抗盟军的强大攻势,西线防御土崩瓦解。德国士兵抱头鼠窜,向德国边境狂奔。盟军兵分北南西三路,在德军后面紧追不舍。万千铁骑犹似啸奔的马群,碾过空旷的原野。

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率领的盟军北路第21集团军群很快前进到比利时-荷兰边境; 美军将领布莱德雷则率领南路第12集团军群横扫法国北部,直逼比利时-德国边境,猛将巴顿率领第3集团军,好像跟蒙哥马利比赛一样,向前猛冲,很快进抵法国东部的重镇梅斯。

随着战线的向前延伸,盟军的后勤补给线越来越长,补给问题越来越大。因汽油、炮弹补给不济,前线盟军被迫放慢了脚步。为充当进军德国本土的主角,蒙哥马利和巴顿开始争夺数量有限的汽油和炮弹。性情粗犷的巴顿将军扬言,只要有足够的汽油,他在一个月内就可以杀到柏林。而一向保守、谨慎的蒙哥马利元帅这时却提出了一个果敢的出击计划。蒙哥马利元帅这个大胆的军事行动计划,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著名的"市场-花园"行动。


"市场-花园"


蒙哥马利的建议是这样的:使用3个空降师和1个空降旅,在荷兰的埃因霍温至阿纳姆103公里长的狭窄地带空降,夺取阿纳姆下莱茵河大桥以南的所有桥梁,在德国北部平原开辟一条狭窄的走廊(代号为"市场")。与此同时,英国将领霍罗克斯的第30军将发动地面进攻,通过被伞兵夺取的桥梁,跃进至莱茵河北岸,夺占进军德国的桥头堡(代号为"花园")。这样,盟军不仅可将荷兰一分为二,消灭从荷兰西部轰击伦敦的德国最新武器V-2型导弹基地,还可以越过莱茵河,绕过德国苦心经营的齐格菲防线,打开进军德国的大门,并可向南直取德国的主要经济基地鲁尔,或向东横扫德国北部平原,进而攻占纳粹老巢柏林。

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并不喜欢性情古怪的蒙哥马利,对他的计划心有疑问。 艾森豪威尔清醒地看到,"任何部队不解决物资供应问题便要进攻柏林,那简直是异想天开"。 然而,艾森豪威尔深知,他与蒙哥马利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这对于盟军的联合作战行动是十分不利的。艾森豪威尔决定亲自和蒙哥马利谈一谈,劝说他放弃那个大胆的想法。

9月10日,艾森豪威尔飞到布鲁塞尔蒙哥马利的作战指挥所,由于艾森豪威尔的膝盖有伤,不能离开座机,所以会谈在机上进行。

在会谈时,蒙哥马利极力兜售自己的计划,大谈他所谓的"单向攻击"。同时,蒙哥马利还激烈地抨击最高统帅的"全线推进"战略。他指出,巴顿继续对萨尔大规模进攻将会使部队遭受重大损失。 蒙哥马利说:"如果允许我和巴顿两路互不协调的挺进继续下去, 那么由于物资供应方面的矛盾,我们都将一事无成。"他宣称,艾森豪威尔必须在他与巴顿之间作出选择。

从会谈一开始,艾森豪威尔便认真倾听蒙哥马利的意见,有时甚至点头表示理解。但蒙哥马利的表情急切,声音高昂,言词又是如此的尖锐和激烈,艾森豪威尔不得不以友好的语起对他说: "镇静些,蒙蒂!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我是你的上级。"蒙哥马利立即冷静下来,温和地说:"对不起,艾克。"

应该说, "市场-花园"计划一提出,就有着很大的缺陷:对于向纵深推进103公里到阿纳姆来说,其突破宽度显得非常狭窄,而且只有一条可用的公路,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在空降部队与地面部队会合之前,其补给只能靠空运进行;而且,除非夺得机场,否则所有物资将只能用降落伞空投。由于每个师每天的补给品最少也需100吨,对于3个师加1个旅这么庞大的一支空降队伍来说,盟军当时的空中补给系统是难以承受的。这不仅因为距离远(在欧洲大陆作战的3个月里,盟军始终未能在法国建立起航空基地,所有运输机仍然要从英国旗飞),而且飞机还会更多地受到天气变化的影响。作战行动的成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面部队的进攻速度以及英国和欧洲大陆每天有多少有利于飞行的时间。

此外,由于进攻的节节胜利,盟军统帅部对预先获得的一些情报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如荷兰地下谍报人员报告说,德军装甲部队已到达奈梅根和阿纳姆附近;在将要开始的进攻前的几周内,德军的防御部队已得到了相当的加强;盟军通往海峡港口的漫长补给线已经负担过重;欧洲西北地区的天气正在变坏等。这些因素足以给"市场-花园"行动带来地狱般灾难。

盟军的参谋人员和指挥官们无法预见战争的进程和结局,就连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也被蒙哥马利绘声绘色的描述吸引住了。会议结束时,艾森豪威尔与蒙哥马利最终达成了一项协议:蒙哥马利打算进行一次空降作战,以夺取征途前面主航航道上的渡口,从而使盟军有可能进入德国北部平原。这一打算应当付诸实施。

会议之后,蒙哥马利面带笑容,目送艾森豪威尔离去,感到心满意足。他好像已经看到了胜利的辉煌:掌声、荣誉、鲜花......可是他不知道,失败的阴影已经来到了身边, 上帝之手已经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千万名盟军士兵即将沿着"地狱之路"走向地狱的深渊。一场大灾难就要来临了。

在9月10日的布鲁塞尔会议之后,盟军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市场-花团"行动的序幕就此拉开了。 蒙哥马利元帅深信,在激战的前线后面,在荷兰境内,德国人已没有多少力量。为了全面击溃德军,迅速捣毁纳粹老巢柏林,必须于几天内尽快发起进攻,否则等德军增援部队赶到就太迟了。于是,他选定9月17日作为行动的开始日期。

为了实施这次大规模的空降战役行动,成立了以布里尔顿上将为首的空降作战司令部,他将指挥盟军第1空降军完成这次空降作战行动。战役实施则由布朗宁中将负责。

盟军第1空降军由美军第82空降师和第101空降师、英军第1空降师和波兰第1伞兵旅组成,空降总人数计达3.5万名,差不多等于诺曼底登陆时使用的伞兵部队和滑翔机载步兵总数的两倍。

在"市场-花园"行动开始之前, 参战的每一支空降部队都已进行了足够时间的准备和休整,每一名士兵都得到了充分的恢复,他们的心理和体能都已达到最佳状态。他们唯一期盼的就是进行一场真正的战斗。"把德国佬彻底打败"!

把3.5万名武装人员外加他们所配备的各种机动车辆、火炮和器材准确地投送到300英里外的不同目标,确实使布里尔顿上将伤透了脑筋。为此,他从美军第9运输机指挥部和英国皇家空军第38和第46航空大队调来了所有的运输机,并准备动用所能指挥的每一架滑翔机。 13的空降人员将B由滑翔机运载,其余人员用降落伞空降。为此,需要出动1500多架战斗机进行护航。这样,此次空降行动将需要动用各种型号的飞机5000余架。

如此庞大的机群,如此规模的空降行动,若是在夜晚实施,哪怕是极其微小的差错,都将会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为了避免因黑暗而引起混乱,布里尔顿大胆地决定:在白天发起攻占!

经过最初的混乱之后, 空降作战司令部开始了高速而有效地运转。"市场一花园"行动计划经过不断地修改而趋于完善。 盟军各空降部队的突击目标得到了明确的区分:泰勒少将的美军第101空降师负责完整地夺取和扼守从埃因霍温到维格之间那段24公里长公路上的各座桥梁,以保障英军第30军向前挺进;盖文少将的美军第82空降师负责控制格拉夫附近马斯河上的桥梁和奈梅根附近瓦尔河上的桥梁,并夺取和扼守格鲁兹别克附近的高地;罗伯特·厄克特少将的英军第1空降师和索萨色斯基少将的波兰第1伞兵旅负责夺取阿纳姆地区的桥梁,在下莱茵河的北面建立桥头堡,以保障地面部队由此进入德国的北部平原,作为英国最早倡导空降战术的高级将领,布朗宁中将十分乐观地认为:此次大规模的作战行动,将是这场战争的终结!


走 向 深 渊


随着攻击日期的临近,战场形势逐步趋于明朗化。在盟军上上下下一片狂热之中,有两位高级将领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对这次空降行动感到不安。

英军第2集团军司令迈尔斯·登普上将从荷兰抵抗组织发来的最新情报中得知,在埃因翟温与阿纳姆之间, 即"市场-花园"行动计划主要的空降地区,德军的力量突然增大,这意味着空降部队的突击可能比预料的要困难得多。但在一派乐观的气氛中,这份情报未能引起蒙哥马利和他的助手们的警觉,他们完全把这份重要的情报置于脑后了。

英军年轻的情报首脑布赖恩·厄克特少将也得到了类似的情报。经过综合分析,他认为,在阿纳姆地区的某些地方,至少有德军两个装甲师编制的人员出现。尽管其番号和确切人数不明, 这些情报也已令他毛骨悚然。因为"市场-花园"行动计划的前提就是假定德军不能进行有效的抵抗。9月15日,距离行动开始日期还不到48小时,布赖恩·厄克特少将派出的侦察机证实了他的担心,照片上清楚地显示出,在阿纳姆地区确实有德军大量坦克集结。他急忙将照片送交布朗宁将军。布朗宁一张接一张地看完这些照片后,显露出不屑一顾的样子。看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动摇这位指挥官的决心!

与此同时,在英吉利海峡另一边的法国境内,艾森豪威尔的参谋长史密斯中将与情报首脑斯特朗少将发现,在阿纳姆地区的德军装甲部队是党卫军第9装甲师和第10装甲师。 两份将军感到情况十分严重。史密斯将军建议艾森豪威尔修改"市场-花园"行动方案。艾森豪威尔对固执的蒙哥马利也是无计可施,他对史密斯说:"如果必须改变计划, 应该由蒙哥马利本人来决定。"史密斯随即飞往布鲁塞尔,把情报通知了蒙哥马利。此时的蒙哥马利正是春风得意,信心十足,把这些建议全部当作了耳旁风。"市场-花园"行动从一开始便蒙上了失败的阴影。

厄克特少将发现在阿纳姆附近集结的大量坦克是德军党卫队第2装甲军,平时该军正在阿纳姆附近休整。德军第2装甲军由第9装甲师和第10装甲师组成。虽然这支部队在诺曼底遭到了重创,却保留下一些"虎"式重型坦克和"菲迪南"式自行火炮。这对于没有重武器的伞兵来说不啻是致命的威胁。经过两个多月的休整,这支部队早已恢复了元起。同时,正在阿纳姆附近指挥党卫队第2装甲军和空降第1集团军的是德军最勇猛顽强的将军沃尔特·莫德尔元帅。此外,空降第1集团军的指挥官斯徒登特将军是德军中最了解荷兰的一位将军,而且他知道,空降部队的主要弱点就是缺乏重武器以及地面机动性能较差。用两条腿走路是无论如何也走不过四个轮子的。此时的德军士兵正是在这样两位指挥官的领导下,秣兵厉马,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来自任何方向的攻击。

9月16日,在盟军第1空降军的司令部内,布里尔顿将军正焦急地等待着晴朗天气的出现。经过连日的阴雨大风,空气变得格外湿润。布里尔顿将军仰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眉头紧锁。此时,随着一阵敲门声,情报副官约翰中尉走了进来。

"报告将军,刚刚收到气象专家报告,3天之内,比利时、荷兰将一直是晴天。"

布里尔顿心头一阵惊喜,"终于等到了!赶紧电告各部队,明日开始行动"!

16日夜,天气果然晴朗起来。空中的乌云一点点散去,露出了弯弯的月牙和闪烁的繁星。此时,平民百姓都已进入梦乡,而英国的第8空军基地和美国第16空军基地却是灯火通明。 -17"空中堡垒"式轰炸机、"兰开斯特"式轰炸机和B"蚊"式轰炸机的油箱已经加满, 投弹舱装满了炸弹,就像随时准备出击的猛虎,静静地匍匐在机场跑道上。

B-17轰炸机第5中队指挥官林登中校坐在驾驶舱内,心脏"扑通、扑通"地急促跳动着,难以平静下来。自从加入空军以来,每次出发前,林登都有这种紧张的感觉。然而只要一飞上蓝天,这种感觉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几分钟之后,他将率领第1波次空袭的飞机,飞往阿纳姆执行轰炸任务。明天的空降行动能否顺利实施,关键就要看他们能否多炸毁几架敌机,多打哑几门高炮,多摧毁几个火力点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慢慢溜走,几分钟竟是那么的漫长。林登中校的手心里慢慢浸出了汗珠。突然,从头盔耳机里传来塔台调度清晰的声音:"准备起飞!"顷刻间,机场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马达声,飞速转动的叶片刮得跑道上尘土飞扬。B-17颤动了一下,慢慢地向前滑去,越来越快,尔后突然昂起了巨大的头颅,像一把剑笔直地插向黑暗的夜空。

林登中校率领的30架轰炸机在50架D-51"野马"式歼击机的护航下,编成"V"字型向阿纳姆飞去。一路上,他们没有受到任何来自地面或空中的攻击,于3小时后安全地到达了阿纳姆上空。

林登中校向舱外望去,机身下面是黑茫茫的大地,阿纳姆市淹没在一漆黑暗之中。

"约克,开始行动。"林登中校向负责投掷目标指示弹的长机飞行员约克上尉发出了命令。

约克一压机头,飞机向云层猛扎下去。事先在地图上就摸熟了的一条条街道,顷刻之间便清清楚楚地展现在眼前。阿纳姆机场就在前方,跑道上还停放着数架德军飞机。

在240米高度,约克按下按纽,4颗目标指示弹悄悄向目标落去,不岂不倚,正好落在机场上。一团红黄色的火球腾空而起,将空袭目标暴露无遗。

"开始攻击!"

林登一声令下,B-17轰炸机向机场猛扑下去。

飞在最前面的飞机都携带着爆破弹,它们将机场上的各种建筑连根掀翻,机场跑道以及停机坪上飞机被炸得粉身碎骨,跑道上布满了累累弹坑。后面的飞机则投弹纵火,燃烧弹如倾盆大雨一样洒落下去,整个机场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大火腾起的热浪裹卷着无数灰尘,把飞机冲击的摇摇摆摆。烈焰闪耀的光芒,将黑夜映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即使隔着挡风玻璃,飞行员也能感到热气逼人。

30分钟之后,林登中校通过无线电下达了返航的命令。30架B-17飞机毛发未损,平安地飞离了阿纳姆地区。远去160公里之后,林登上校回头遥望,阿纳姆的天空还是那样火红、火红......

9月36日夜,盟军共出动各型轰炸机282架,投弹1180余吨,对德军机场、高射炮阵地和防御工事进行了突击。

17日拂晓至中午时分,美军第8航空队的852架B-17轰炸机由147架歼击机掩护,沿南北两条航线轰炸了德军110多个军事目标(多为高炮阵地)。同时,英军出动85架"兰开斯特"和15架"蚊"式轰炸机,对德军前沿支撑点和沿海防御工事进行了饱和轰炸。

在航空火力准备的最后阶段,英军第2战术航空大队出动120余架轰炸机,突击了奈梅根和阿纳姆及其西北地区的德军预备队。

9月17日上午,英国机场上空已经烟消雾散,欧洲大陆上空的云幕高达1500米以上,风速仅为每小时8英里。整个战区风和日丽,天气晴朗。

在牛津郡和格洛斯特郡的英国滑翔机基地,集结着盟军第1空降军的伞兵与机载步兵。他们已作好了一切准备,身背伞囊,肩挂子弹带,腰间塞满了一排排手雷,表情严肃地等待着登机出发。火炮和吉汽车等各种装备也都已装上了飞机。C-47运输机就像吃饱了的大肚弥勒佛,懒洋洋地跃在跑道上。机场工作人员正在对飞机进行最后一次检查。

上午9时45分,盟军1545架运输机拖曳着478架滑翔机,在1131架战斗机的护航下,从英格兰南部中央的24个机场凌空而起,掠过空旷的田野,向远方飞去。庞大机群的轰鸣声充塞在天地之间。基地附近的牛群和马群惊恐不安,在旷野里脱缰狂奔。机群过处,人们目瞪口呆地凝望着这一空前的空中奇观。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空降作战行动开始了!

从9点45分起,2023架运输机、滑翔机云集天空,在它们上方、下方和两侧是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这些飞机编成队形后,将横跨北海,沿两条航线向东飞行:北路航线,输送美军第82空降师和英军第1空降师,经荷兰的斯豪恩岛上空直达奈梅根和阿纳姆地区;南路航线,输送美军第101空降师,经比利时上空进入埃因霍温地区。其中每条航线有3路纵队的飞机,左右两路距中路的间隔均为2.5公里。 飞机的数量如此之多,以至美国第101空降师的位上尉说:"看起来我们能够从机舱走到机翼上,沿着由无数飞机构成的空中走廊走向荷兰。"

到中午12点,整个空降部队--2万名作战人员,511辆机动车,330门火炮和590吨器材,已全部送到空中。C-47运输机群呼啸着,向目标空域飞去。

庞大的机群,保持着整齐的队形,在云层上面平稳地飞行着。机舱内的士兵们虽然就要投入战斗,生死难料,却仍然竭力保持着外表的平静。

不久,荷兰海岸已经遥遥在望。位于机群最北端的士兵已经可以看到一团团灰黑色的德军高射炮火的烟雾。护航战斗机开始脱离编队进入战斗状态。"野马"式战斗机就像是一匹匹脱缰的野马,向德军的高射炮阵地俯冲下去。

经过一场激战,虽然护航机打哑了大部分德军的海岸高射炮,但仍有一些运输机和滑翔机被高射炮火击中,冒着阵阵黑烟,栽落下去。

82空降师的1架滑翔机被击中后,在半空中裂成了两半,人员和装备好像天女撒落的花瓣,由机中散落下来。101空降师的1架C-47运输机被击中后,就像喝醉了酒的醉汉,在空中左右摇晃了几下,"突"的一声,整个飞机便爆炸燃烧起来,很快就变成了一团火球,慢慢向地面坠落下去。

在飞机里,士兵们身负重荷,几乎难以动弹。除了步枪、军用背包、雨衣和毯子外,他们肩上挂着子弹带,口袋里塞满手榴弹与干粮,背上还背着降落伞和备用伞。

看到附近的飞机被击中、燃烧、坠落,伞兵约瑟夫心中一片恐慌,生怕自己乘坐的飞机也被击落。尽管身穿航空防弹衣,他仍然感到好像赤裸着身体。当约瑟夫看到红色曳光弹朝自己方向飞来时,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能听见冲力已尽的弹片碰撞C-47飞机金属表面时的声音;机身下方高射炮弹的爆炸声更令他心惊胆战。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跳伞组长发出了命令:"起立,挂伞钩。"约瑟夫赶紧站起来,检查装备。当跳伞人员准备完毕后,绿灯闪亮,士兵们依次离开了飞机,扑向蓝天的怀抱。约瑟夫发现,就在他离机后不久,他们乘坐的那架C-47飞机就着火坠落了。

随着一个个士兵跳离飞机,湛蓝的天空很快布满了白色的降落伞。年轻的士兵操纵着降落伞,好像神兵自天而降,飘飘摇摇,向预定集结地域降落下去。此时此刻,他们的心中或许仍在担心被高射炮火击中,或许在想象着即将来临的战斗,想象着为死难的战友向德国佬复仇。然而,他们不知道,从他们踏上地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走上了一条坎坷艰难之路。他们中的许多人将再也无法回到父母、妻子和孩子的身边,而是要长眠在这片异乡的土地上。

在17日、18日两天的空降中,盟军共伞降了20150人,用滑翔机机降了13781人,另外还有505人由运输机机降,此外还空运了568门火炮,1927台车辆和5230吨作战物资。


地 狱 之 战


17日下午1时45分,第一批空降部队已全部着陆。由于是在白天行动,风速仅为每小时8公里,各部队着陆十分密集,稍加整顿,便先后向预定目标发起了攻击。

在荷兰-比利时边境靠近运河的地方, 英军第30军军长霍罗克斯将军眺望着盟军庞大的机群从他的坦克集群上空掠过。按预定计划,空降突击半小时后,霍罗克斯的第30军将以近卫装甲师为前导,以一路纵队向北沿主公路前进,依次与每个空降师会合,并在伞兵部队的配合下,夺取阿纳姆附近下莱茵河上的一座桥头堡,准备继续深入德国境内。

此时,英军近卫装甲师早已进入了进攻出发阵地,坦克手和士兵们正焦急地等待着攻击时刻的来临。

下午2时15分,霍罗克斯将军下达了命令:"花园"部队发起攻击!只见两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30军的350门大炮随即开火,成吨的炮弹顿时倾泻到德军阵地上,战场上一片硝烟弥漫。

硝烟还未散尽,坦克便"轰隆隆"向德军的防御阵地碾了过去,后面紧随的是持枪的步兵。

然而,德军似乎早有准备。他们隐蔽在伪装巧妙的发射工事里,先放过前面的坦克,然后从后面突然开火。不到2分钟,英军的9辆坦克便被击毁在公路旁。最惨的还是兵步,从工事里喷射出的火舌,贪婪地舔卷着年轻的英军士兵的身体。不一会,战场上就横七竖八地排满了英军士兵的尸体,如同刚刚收割后的麦田。

看来,德国人的防御力量远比盟军预料的强大得多。霍罗克斯将军本来要求他的先头部队在3小时内向前推进21公里,结果却仅仅前进了11公里。"市场-花园"行动一开始便遭到了挫折。

当101空降师师长泰勒少将乘坐的飞机飞过德军前线时,他站在舱门前,观察了将由他负责夺取的埃因霍温至维格尔之间那段24公里长的公路。

飞机下方150米是低洼平坦的土地,大部分地方十分潮湿,沼泽密布。耕地周围布满了河流、水渠和人工运河。一排排的树木就像诺曼底的灌木丛,使能见度降到了几百米。车辆只要一离开公路,就会立即陷入松软的耕地。

101师的3个空降场都离公路不远,面积很大而且容易发现,因而各团的集结都很顺利。

101师第506团在团长辛克上校带领下,降落在宗镇附近。然而,在他们到达之前,德军就已经炸毁了宗镇的桥梁。但506团第二天还是设法完整地夺取了埃因霍温地区的4座桥梁。米凯利斯上校的第502团降落后,在攻占贝斯特的两座桥时遇到了麻烦。德军顽强地抵抗着米凯利斯的进攻,争取到时间将桥炸毁。约翰逊上校的第501团虽然有一个营降落在原定空降场以西约8公里之远,但他们仍然夺取了维格尔的几座桥梁。

在奈梅根附近空降的是第82空降师。奈梅根周围的地形不是泰勒在埃因霍温所遇到的那种平坦的开阔地。这里有一道45米高的山丘,从奈梅根南面和东南延伸11公里,然后向东弯曲通入赖希斯瓦尔德森林。这座山丘瞰制着周围数公里的地带,是守卫奈梅根的重要门户。流经奈梅根市的瓦尔河以及由丘南端的马斯河,都由东向西在山丘的两端流过低地。 这两条大致平行的河流则由南北向的马斯-瓦尔运河连通。

面对这种地形,与82空降师一起行动的布朗宁中将经过一番思索后通知其师长盖文少将:在未完成其他任务并牢牢地控制住山丘之前,先不要攻占瓦尔河上275米长的大桥。

位于山丘东面的赖西斯瓦尔德森林地形十分险要,是个很好的兵力集结地,德军完全有可能从这里发起反冲击。盖文决定首先夺取山丘,然后再依次夺取南部马斯河上的桥梁和马斯-瓦尔运河上的桥梁,而奈梅根大桥则等以后相机夺取。

82空降师的空降和集结十分顺利。各团相继报告,均已攻占了最初目标。着陆在山丘以西的鲁本·塔克的504团在格雷夫附近夺取了一座550米长的马斯河公路大桥,黄昏时分又夺取了霍宁胡弟桥。在此之前,504团曾企图夺取莫尔登大桥,但在他们快接近目标时,德军炸毁了该桥。着陆在奈梅根山丘南面的埃克曼上校的第505团占领了附近高地的有利地形,封锁了从赖希斯瓦尔德通向这里的主要公路。林奎斯特的508团降落在山丘东侧的威勒附近,准备夺取奈梅根大桥。林奎斯特派第1营向西越过山丘,在哈塔特控制公路;第2营被派往贝克,从西面隔绝奈梅根的对外联系;第3营则派往奈梅根南侧,准备夺取大桥。黄昏以前,各营均已到达了指定地点。

在阿纳姆地区空降的是厄克特少将的英国第1空降师。厄克特以精通陆战和沉着冷静著称。尽管他不是一个伞兵,对伞兵的技战术了解很少,但他仍被任命为英军空降第1师的师长。

行动开始之前,英国皇家空军参谋部接到轰炸机飞行员的报告,他们发现阿纳姆附近有越来越多的重型高射炮。他们坚持认为,如果运输机一定要飞经阿纳姆上空,必将会遭受严重损失。这种不利情况以及阿纳姆公路桥附近明显缺乏良好的空降场,使厄克特不得不把空降场选在奥尔杰斯比克西部离城南公路桥有11公里之远。为了确保部队能够有秩序地投入战斗,他宁愿把降落场定在离攻击目标较远的地方。然而,选择这一空降场也带来了其他一些问题:由于飞机不足,空运活动将需进行3天,在这3天内他将不得不派兵保卫空降场;由于空降场距离攻击目标较远,这些部队将不能执行其他任务,在战役发起日着陆的两个旅中,将有一个旅留下来守卫空降场。

阿纳姆地区德军的高射炮火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猛烈,英军几乎未受损失就顺利着陆,然后向阿纳姆大桥起去。

拉思伯里准将率领的第1空降旅士兵身穿伪装服,头戴钢盔,行进在通向阿纳姆的公路上。

按照计划,这个旅的3个营将从不同方向在阿纳姆会合。弗罗斯特中校的第2营担任主攻,他们将沿莱茵河北侧江堤的公路前进,最后夺取主公路桥。在前进途中,他们还要攻占主桥两侧的铁路桥和便桥。菲奇中校率领第3营从北面接近这些桥梁,增援弗罗斯特。一旦这两个营成功地攻占预定目标,多比中校的第1营就沿着预定的路线前进,占领阿纳姆市北面的高地。

沿着上述3条路线前进的所有部队都遇到了一群兴高采烈的荷兰人。阿纳姆市民见英军从天而降,一个个欣喜若狂。当部队离开着陆区时,来自农场和边远村庄的许多老百姓跟着队伍前进。加入行军队伍的人群越来越多,英军士兵无法拒绝荷兰人的热情,被裹在人群中向阿纳姆前进。热情的人们向盟军士兵鼓掌、欢呼、挥手致意,用水果、香槟、白兰地和牛奶欢迎他们的到来。但这大大影响了英军的前进速度,而且暴露了他们的行踪。黄昏降临时,弗罗斯特的第2营距阿纳姆大桥尚有7公里之遥。

17日下午4时, 德军B集团军群的指挥所呈现出一片忙乱的景象。电话"嘀铃铃"响个不停, 人员进进出出,参谋人员正忙着把盟军的进攻情况标绘在态势图上。莫德尔元帅站在图前,眉头紧锁,沉思不语。盟军的空降突击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地面部队也早已发起了攻击,他们的意图何在?守卫公路的瓦尔特师虽然迟滞了霍罗克斯的进攻,但已被分割并驱逐出公路两侧,怎么办?夸梅根和埃因霍温战事正酣,结果尚难预料,如何击退盟军的进攻?......种种问题索绕在莫德尔的心头,元帅的脸上不禁露出焦急神色。

一位参谋来到元帅身边,打断了他的思路。

"元帅, 斯图登特将军刚刚打来电话,他在维格尔附近一架被击落的滑翔机内发现了敌人的作战命令。将军要亲自给您送来。"

莫德尔元帅大喜过望。

时隔不久,斯图登特将军来到了莫德尔的指挥部,和莫德尔元帅一起对照地图,仔细研究了盟军的作战命令,共同制定了反击计划:扼守奈梅根桥梁,攻击盟军突破方向的翼侧以阻止平空降部队与装甲部队会合;同时命令党卫军第9和第10装甲师消灭阿纳姆地区的英军第1空降师。

灾难开始降临到盟军士兵的身上。

18日,101空降师第327团乘坐450架滑翔机,在502团开辟的机降场机降着陆。泰勒把327团和502团组成一支特遣队,由副师长希金斯指挥,在公路两侧展开扫荡,清剿德军。战至第3天,特遣队击毙了300名德军,俘虏1400名,开辟了一条宽数公里的安全地带。18日日终时,英军的装甲纵队穿过埃因霍温和维格尔,开始向在奈梅根的82空降师推进。

19日傍晚,泰勒遭到了德军第1次猛烈的反扑。德军第107坦克旅在波普将军的指挥下,在1公里宽的正面上发起了攻击。第506团虽然顽强抗击,但仍难以阻挡住波普将军的进攻。就在506团伤亡过半,眼看阵地要被突破时,泰勒率领援兵赶到了。他迅速从侧翼对德军发起了攻击。受到这一意外的打击,德军乱了阵脚,抛下几辆坦克和几十具尸体,狼狈地逃了回去。

以后几天里,德军继续从两翼迫近公路,重点攻击101师防区最北端、由501团负责防守的维格尔。

21日,501团1营营长金纳德中校接到侦察员报告:在维格尔以西6公里处,有德军的一个集结地。金纳德迅速决定:夜袭德军。

晚上22时,天空一片漆黑,参加夜袭行动的部队身穿沾满了泥土的迷彩服,臂上扎着白毛巾,列好队伍准备出发。金纳德来到队伍前,默默扫视着一张张疲倦的面孔。他久久地沉默着。突然,他猛地一挥手,大声喊道:"出发!"

这次夜袭,1连将由南向北担任主攻,2连从北面发起攻击,3连负责接应。

经过1小时引导,各连到达了指定位置。

1连副连长里奇中尉率领1排,悄悄接近了德军的宿营地。德军士兵早已进入了梦乡,只有值班哨兵在营门口来回晃动着。

哈特上士与3名士兵一起从侧面偷偷摸了过去。德军哨兵似乎发现了什么,端着枪向里奇中尉的藏身之处走了过去。突然,哈特上士猛然跃起,不待哨兵反应过来,便将匕首准确地插进了他的心脏。随后,里奇率领1排冲进了营房,战斗打响了。子弹的呼啸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顿时响成一片。德军士兵从梦中惊醒,有的刚冲出房门就被打翻在地,有的还未十分清醒过来便作了俘虏。

战斗很快结束了,1营俘虏了418名德军士兵,而自己仅伤亡10人。

此后几天的作战仍然十分残酷,但101师的士兵却是越战越勇。25日,一支德军伞兵大队猛攻维格尔大桥,伞兵1营在一座12米高的沙丘上与之展开了白刃战。士兵们简直是杀红了眼,刺刀一次次插进敌人的胸膛,鲜血染红了沙丘。经过数小时的拼杀,德军终于败退下去。

在"市场作战"行动中,101师一直坚守在埃因霍温至维格尔的公路地段上,基本上保证了这段公路的畅通。为此,该师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伤亡达数千人。这段公路后来就被他们称为"地狱公路"。

在奈梅根,82空降师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17日黄昏时分,盖文少将命令林奎斯特的508团夺取瓦尔河大桥。林奎斯特迅速组织突击分队从河南岸勇猛地冲向大桥,但遭到德军守卫部队猛烈的炮火阻击,未能成功。当夜,508团又数度发起攻击,但均被击退。正在僵持之时,508团接到荷兰抵抗战士的报告,得知在附近的邮电局大楼内,德军秘密安置了引爆大桥的机关。亚当斯上尉立即率团侦察队赶往那里,一个冲锋便消灭了楼内德军,控制了大楼,拆毁了引爆开关。德军调集重兵将大楼团团围住,拼命进攻,企图重新夺回这个重要据点。亚当斯率部下顽强抗击,与德军激战3昼夜,没让德军前进一步。

19日,霍罗克斯的近卫装甲师赶到了奈梅根,与508团一起猛攻瓦尔河大桥,但由于德军的顽强抗击,连续数天攻击始终未能夺取瓦尔河大桥。此时,部队接到报告,德军党卫军第9、第10装甲师正从北面沿公路南下,增援守桥部队。盖文少将心急如焚,命令部队加快进攻速度,同时派504团乘船渡河,从北面包抄大桥。

23日下午3时,504团3营先头连乘33只冲锋舟,冒着炮火,强行渡过365米宽的瓦尔河,迅速运动到北桥头堡。下午7时,504团从北面,英军坦克从南面同时进攻大桥。德军的防守在盟军南北夹击下终于崩溃,守军1个营被歼灭267人,瓦尔河大桥终于落入了盟军手中。通往阿纳姆的大桥被打开了!

82师在奈梅根一直坚持到11月。在两个月的苦战中,他们共击退了德军7次大规模的反扑。战斗中涌现出一大批英勇作战的英雄官兵。504团二等兵克莱沃兰曾孤身一人坚守在奈梅报桥头堡以西的阵地上,阻击德军两辆坦克、一辆半履带车和上百人发起的进攻。他手持火箭筒,冲到一个射界良好的开阔地带,瞄准德军坦克射击,将其击伤,然后又消灭了一座农舍里面的9名德军。弹药打光后,他迅速回到掩体补充了弹药,再度冲上发射阵地,就在他瞄准半履带车准备发射时,不幸中弹倒下了。

战斗最激烈时,82空降师几乎所有的人都冲上了第一线,仅留下滑翔机驾驶员看管俘虏。官兵们手中的枪炮连续不停地射击,有许多武器由于身管发热膨胀而无法继续使用。当82师在11月中旬走出地狱般的奈梅根时,全师已伤亡过半,几乎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

在阿纳姆,厄克特将军遇到了厄运。

荷兰人热情的欢迎,暴露了拉思伯里准将的第1空降旅的行动。在向阿纳姆前进的路上,他们遇到了德军的狙击。3名战士被击中,倒在了公路旁。部队不得不分散到公路两边的沟渠里。

多比中校的第1营行至城北时,与向南开进的德军装甲部队相遇。德军旗击炮启发,坦克喷吐着火舌,在英军队伍中横冲直撞。盟军士兵的身体在坦克的履带下变成了肉饼。英军虽然有几具火箭筒,但面对众多的坦克,仍是束手无策,不一会便伤亡过半。多比中校只得率队向沿河岸前进的弗罗斯特靠拢。

弗罗斯特一直沿着莱茵河堤岸公路--一条德国人未设防的辅助公路--向阿纳姆前进。

虽然第2营曾几次受到德军炮火的阻截,但仍然朝着最初定下的目标--奥斯特贝克东南方向的莱茵河铁路桥迅速推进。当他们接近铁路桥时,夜幕已经降临,周围一片寂静,看不到德国人的影子。

21岁的巴里中尉受命率领他的1排人占领铁路桥。当他们到达离大桥100米处时,巴里发现1个德国士兵正从对岸一侧奔向大桥。他跑到大桥中部,就蹲了下去。巴里中尉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赶紧命令第1班向那个德国人射击,第2班冲过去占领大桥。

惨剧发生了!

第2班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大桥,他们刚刚到达桥的中部时,突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股烟尘腾空而起,钢铁浇筑的大桥断裂成两半,士兵的肢体被抛向空中,划着弧线落入水中。一切不复存在。

晚上8点,弗罗斯特率领营部到达阿纳姆市。

在距莱茵河主桥1公里远的地方,弗罗斯特率领3个连长,趴在一个小土丘后面,偷偷观察桥上的情况。

透过望远镜弗罗斯特发现:在桥的南北两端各有一个碉堡严密封锁着通往大桥的道路。要想占领大桥,必须首先清除碉堡!

黑暗中,迈克上尉的第1连偷偷地进入了桥北端巨大支撑物下面的工事,一部分士兵则向桥北的碉堡冲去。

德国人开火了!碉堡里喷出了火舌,德军唯一的一辆装甲车也发出了无情的嘶吼。弹雨洒向毫无遮掩的盟军士兵,子弹钻进了他们的身体。面对这一切,英勇的战士毫不畏惧,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又冲上来。他们交替掩护着,不断向前跃进。这时,汉斯的手提喷火启发挥了作用:一道火龙翻滚着向碉堡卷过去,碉堡内传来德军士兵惊恐的惨叫声。第1连趁机发起了冲锋,士兵们端着冲锋枪、步枪冲向大桥。

碉堡内的枪声稀落下来,几个德军士兵举着双手,摇摇晃晃走了出来,向英军投降了。

大桥北端落入盟军手中。

仅在1个半小时之前,弗罗斯特还有希望夺占整个大桥。而在此时,德军党卫军第9装甲师的先头部队已经赶到了莱茵河南岸,弗罗斯特却对此一无所知!

在清除了桥北的残敌之后,第2营迅速向大桥南侧发起了攻击。此时的德军早有准备,自行火炮和坦克一起开火,喷出耀眼的火舌。一个个战士倒了下去,英军被阻在了大桥北岸。

19日拂晓,英军已处于混乱状态。

德军为了打通通往奈梅根的公路,向弗罗斯特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猛烈的冲击,最后将第2营围困在桥北端的几座大楼内。

在奥尔查斯比克的空降场,局势也急剧恶化。德军一个步兵师和一个坦克师攻占了俯视空降场的高地,不断炮击英军,并突入了空降场。

19日傍晚,厄克特的部队被压缩在奥尔查斯比克与阿纳姆之间狭小的环形阵地内,弗罗斯特则继续在阿纳姆大桥孤军奋战。

20日,弗罗斯特虽然击退了德军步兵和坦克的数次攻击,但经连日攻击,弹药几乎消耗殆尽,食物和水已全部断绝,伤员们挤在黑暗的地下室内,无药可救。当夜,弗罗斯特率部分伤员向德军投降,侦察中队指挥官高夫少校则指挥剩余人员继续抵抗。

21日凌晨,德军又一次开始进攻,英军的弹药已少到每人只有几发子弹。从拂晓一直到上午9点,一场最残酷的白刃战在伞兵阵地上的一片残垣断壁内展开。英军士兵用刺刀和匕首拼死抵抗德军的进攻。终于,德军坦克上的火炮轰塌了最后一所建筑物,突破了英军的防御阵地。弗罗斯特的第2营除少数人逃跑外,全部被歼。这个营从此不复存在。

奥尔杰斯比克的战斗仍在进行。厄克特失去了空降场,被赶出韦斯特布温高地,并被逼到沿河不到1公里宽、深入奥尔杰斯比克城约两公里的矩形防御阵地。原计划在阿纳姆大桥附近空降的波兰伞兵第1旅,这时却空降到英军对面的河岸上。由于缺少渡河工具,在德军严密的火力封锁下,波兰旅无法渡河增援厄克特将军。同时,霍罗克斯的第30军在泥泞中苦苦挣扎,已成强迫之末,无力突破德军的阵地,只得向西突向下莱茵河奥尔杰斯比克空降场的对面,接应厄克特将军。

前进无望,后援无力,厄克特将军只好决定趁夜色撤退过河。

25日晚22时,天空下起了大雨。负责断后的士兵每隔一会儿就向德军射击一阵,维持着进行防御的局面,其余人员则开始后撤。

浓云密雾、滂沱大雨和火炮的轰鸣声有效地隐蔽了英军的行动。两小时之后,德军才发现了英军的行动。德军迅速聚集起所有的火炮,对渡河的英军狂轰乱炸。英军此时正与泥浆急流搏斗,又遭德军的枪炮射杀,顿时陷入混乱之中。英军士兵一个个倒了下去,鲜血染红了莱茵河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