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二百零二章



身在益州的关山岳最近日子的确是不好过,说他是坐在火山口上或是说他像热锅上的蚂蚁都不为过。内外夹攻,战线太长把他搞得是精疲力竭,如坐针毡。银行向他催命般的催要贷款,靠近主城区的那块“宝地”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合作伙伴,在那里闲置已久,最伤脑筋的是国土局也来凑热闹,宣布了政府一项法令,凡久占不用的土地将限期收回。

这天他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来回度步,在心里大骂军师无能。“狗日的冉牧,简直他妈的就是一个狗头军师,尽出歪主意,一点经济嗅觉和敏感都没有。有此蠢才,何以打天下?”

想起昨天晚上被娇妻骂得狗血淋头,怨气硬是不打一处出来。他招来那个穿着打扮时髦娇艳的女秘书,叫她马上把冉牧找来。女秘书娇滴滴的回答说冉主任刚刚外出卖礼物去了,说是今晚要和妻子庆祝结婚十周年,要一个小时才能回来。

“妈拉巴子,祸到临头了还有这样的闲情雅致。都是他妈的他放了一个屁,如今把老子搞得是坐卧不安,骑虎难下,使老子的‘南水北调’工程也搁浅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哟。”他捶胸跺脚的发泄到,抬头一看女秘书还杵在那里看他的洋相,便怒气冲冲的吼道:“你还楞在这里干啥?还不去给他打手机,叫他务必十五分钟赶回来!否则我叫他立即滚蛋!”关山岳把无名火发在了他一惯宠爱的女秘书身上。

女秘书噙着快要掉出来的眼泪,转身走出办公室去给冉牧打电话去了。

冉牧接到电话,连礼物也没卖就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从电话里他就知道上司情绪波动,于是提心吊胆的来到关总办公室,等着挨训或者是一阵臭骂。

“知道为什么叫你立马回来吗?”关山岳坐在大板椅上头也不抬的问道,这是他不安逸和不满意下属的一种方式。

冉牧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于是小心翼翼的回答说:“略知一二,是不是为那块土地发愁?”

“岂止是这一件事哟,银行要钱!江都要钱!我到哪儿去弄钱?总不可能到火葬场门口去买阴币来当人民币用噻?我现在是内外交困,都是你的馊主意惹的祸。你说怎么办?!”

“还没到走投无路噻,我的意思不如把江都工程这个碳元扔给你那个战友算了,他就是你的银行,反正他有钱,未必不接吗?再说你两个战友情深,难道不拉兄弟一把?”

关山岳想了一下说:“唐婉也是这意思,不过我还是有些舍不得,那毕竟是我亲手开辟的‘第二战场’。”

“关总,不要犹豫不决了,袖长手短呐,不要顾此失彼。而今眼目下,还是丢了江都保益州为上策。五指不收拢何以形成拳头?战线不收缩,摊子铺大了没得金钱作后盾,就像人得了心脏病,缺氧!”

“龟儿子,这还有点像一个军师说的话。好就这样定了!不过我要把价格抬高一倍。”关山岳摇了摇“宾努”头,猛的一下摁灭了手里的香烟狠狠的说,接着又吩咐道:“明天,不,后天你和小黄代表我去把这一信息传达给江海洋,顺便摸一下他们的情况动向,把这事办好,否则军法从事,格杀无论!”


冉牧江都之行犯了一个低级错误,那就是没有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去拜访江海洋,而是悠哉游哉的到度假村去转了大半天,酒足饭饱后,才漫不经心的带着公司会计黄玉蓉来到大亚公司叩见江海洋。

他还没有走拢大亚公司,江海洋就接到唐合江的电话,说益州冉主任突然光临工地,瞧他那副样儿,恐怕是来者不善,叮嘱他要小心。

江海洋接完电话最后笑了一笑说:“知道了,唐兄放心,我早就有对策了。”

放下电话,他叫来朱冲锋对他说:“益州的‘假打’先生来了,此行必是来探我听我军意图的,我只好请你这个‘打假’人士出面‘打假’了哦。他要问起我,就说我去谈一块土地去了。注意他的一言一行,能套出他的底价来最好。”说完就夹着皮包出门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