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空军首次参加联合登陆作战

三月春风 收藏 0 71

东海风光,寥廓蓝天,涛涛碧浪。看骑鲸蹈海,风驰虎跃;雄鹰猎猎,雷击龙翔;雄师易统,戎机难觅,陆海空直捣金汤,锐难当。望大陈列岛,火海汪洋。料得帅骇军慌,凭一纸空文岂能防。忆昔诺曼底,西西里岛,冲绳大战,何需鼓簧。'固若磐石',陡崖峭壁,首战奏凯震八荒。英雄赞,似西湖竞渡,初试锋芒。


这首《沁园春》词,是当年曾亲自组织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陆海空联合渡海登陆作战--一江山之战的张爱萍将军,在战斗胜利后即兴而作。读着这雄浑激昂的词句,当年我陆海空三军将士乘风破浪,劈荆斩棘,奋勇杀敌的壮观情景,又仿佛闪现在眼前。


运筹帷幄,挽弓待发


一江山岛位于浙江海门椒江口台州湾之东南方,南距大陈岛11公里,北距头门山岛8公里,东北距高岛12公里,西南距琅机山20公里,西北距海门35公里。

一江山岛分南江、北江两岛,总面积不足2平方公里。在地图上,只能用放大镜才能找到它。然而,就这么个"弹丸之地",却成为国民党"反攻大陆"的跳板和重要的前哨阵地。 国民党认为:大陈岛是"台湾的北大门",一江山岛则是"北大门的门闩"。 它的安危不仅关系到大陈岛的得失,而且也关系着台湾的巩固,所以,国民党军队从各方面积极加强一江山岛的防御, 提出"保卫台湾,必先固大陈,要守住大陈,必确保一江山岛"。

鉴于一江山岛地位之重要,因此,尽管它小如"弹丸",但国民党军队仍布以重兵,成立了一江山防卫司令部,下辖第4突击大队和第2突击大队4中队,另有1个炮兵中队,总人数1087人。

守岛蒋军为防止"共军"攻岛,在美国军事顾问团的策划下,在岛上严密设防。打开一江山岛蒋军阵地部署图,只见标示的地雷、各种铁丝网、堑壕、土石城墙、石桩砦和火力阵地的各种符号,密集得使人眼花缭乱。在守岛蒋军看来,缺乏海、空军支援的"共军"是无法攻克一江山岛的, 于是,便吹嘘"设防后的一江山,固若磐石, 共军无法登上一兵一卒!"然而,不久之后,蒋军吹嘘的这些"固若磐石"的工事、阵地,即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联合打击下,变成一片废墟。

由于浙、闽沿海蒋军所占岛屿不仅封锁了大陆南北海上航道,而且蒋军把这些岛屿当成"反攻大陆"的跳板,经常派出小股兵力不断骚扰大陆和海上捕鱼的渔民,严重干扰了人民的正常生活,因此,解放这些岛屿已迫在眉睫。

1954年8月2日,中央军委召开解放浙、闽沿海岛屿的作战会议。会上,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专题汇报了解放大陈列岛战役作战设想--首先攻占一江山岛,同时佯攻披山,得手后,全力进攻大陈本岛。此方案被中央军委采纳。

8月11日,华东军区发出预先号令,决定以步兵第20军第60师的主力,在海、空军的支援下攻占一江山岛。华东军区在宁波建立浙东前线指挥部,由张爱萍任司令员。浙东前线指挥部下设登陆指挥所、海军指挥所和空军指挥所。空军指挥所由聂凤智任司令员,曾克林、安志敏任副司令员,纪亭榭任参谋长。根据浙东前线指挥部命令,参战的海军航空兵归空军指挥所统一指挥。

尽管一江山岛小如"弹丸",但为了有效支援登陆部队顺利攻克敌岛,空军和海军还是抽调了较强的航空兵兵力。被确定参加这次登陆作战的航空兵部队共有各型飞机近200架。

在浙东前线指挥部召开的作战会议上,张爱萍司令员向参战空军明确了任务:以歼击航空兵协同地面防空部队,夺取和保持战区的制空权;以轰炸、强击航空兵集中兵力突击来自台湾的国民党军舰,切断国民党军对大陈诸岛的后勤补给和兵力增援;以小机群连续对大陈、披山、渔山等岛屿的军事设施进行轰炸,隐蔽进攻一江山岛的企图;支援陆、海军部队登陆,攻占一江山岛;实施航空侦察等。

8月20日,华东军区向中央军委、总参谋部报告:于8月30日前完成一切作战准备,拟于9月1日至5日内,根据气象条件择日执行。

正当三军将士紧锣密鼓地进行战前准备之际,9月2日,中央军委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电示浙东前线指挥部:印度总理尼赫鲁将访华途经上海、杭州,部队暂停执行对敌大陈岛轰炸的作战行动。

此后,由于诸多原因,浙东前线指挥部又一再改变登陆作战的时间。

虽然登陆作战的时间一再推迟,但登陆作战的准备却从未停止,一直在秘密而又紧张地进行着。针对攻击一江山岛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三军联合作战,参战的陆、海、空各军兵种缺乏实战经验,浙东前线指挥部着重组织参战部队进行了三军协同训练和演习。

根据浙东前线指挥部的作战意图,空军指挥所组织参战的空军部队进行了一系列战前准备行动:从8月初开始,先后出动侦察机60架次,对一江山、大陈、披山、渔山等岛进行航空照相侦察,获得了大量敌情资料;为了加强与陆、海军的协同,向海军舰队派出了航空兵代表,向登陆部队第1梯队派出了航空兵引导员;抓紧进行敌前练兵,参战的轰炸、强击、歼击各兵种不仅进行分练,而且还多次进行了合练。1954年12月中旬至1955年1月上旬,参战的空军部队指挥员还参加了浙东前线指挥部组织的三军联合演习。

1955年1月12日,浙东前线指挥部召开了党委扩大会议。会上,经过综合分析各方面情况后认为,经过几个月的充分准备,攻占一江山岛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于是决定:参战部队的一切准备工作于1月17日完成,具体登陆时间视战区气象情况而定。

进攻一江山岛,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根据气象预测,1955年1、2月份,大陈地区适合空、海军行动的良好天气,仅有五六天时间。登陆作战究竟选在哪一天发起呢?

为了获得准确气象情报,空军指挥所气象科长徐杰同他的参谋们一起,翻阅分析了近12年的气象资料,于1月15日、16日连续4次预报:18日、19日少云,风力4级,20日后天气转坏。张爱萍司令员据此定下18日发起登陆进攻的最后决心。

可是,直到17日午夜,登陆行动已迫在眉睫,浙东沿海大风尚未停止。张爱萍司令员又担心起来。他命人叫来徐杰,当面询问气象预报是否准确?徐杰胸有成竹地回答:这个风是西北方向来的气流,很快就会过去,并为此立下军令状。张爱萍司令员这下放心了, 他说道:"如果天气像你说的那样,等战斗胜利后,我要给你记功。"


夺取制空、制海权


登陆作战不同于陆上战斗,部队需要跨越海洋障碍而且全部暴露在敌人的各种火力下。特别是在对方空、海军兵力强大的情况下,如果不能有效地夺取制空、制海权,无疑会给登陆作战造成很大威胁,即使能侥幸成功,也必将付出较大的代价。

张爱萍司令员深知夺取制空、制海权对一江山岛登陆作战的重要性,因此,在1954年9月召开的一次陆海空三军参战部队指挥员作战会议上,他明确提出:一江山岛登陆作战分2个阶段进行。第1阶段由海、空军部队一部夺取战区制空、制海权;第2阶段,以陆军某部4个加强营,在海、空军和炮兵的支援下,对一江山岛实施登陆突击。

实际上,早在1954年3月至7月,华东军区空军和海军就已经与国民党海空军在浙东沿海及上空进行了一系列海空战。

1954年3月18日,华东海军舰艇"兴国"号和"延安"号与3艘国民党军舰在浙东海区不期而遇,双方展开激战。与此同时,国民党空军先后出动各型飞机10批38架次进行支援。驻浙东沿海的人民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及时期飞迎击,海军航空兵某部副大队长崔巍和中队长姜凯在空战中沉着应战, 各击落国民党空军F-47战斗机1架,首创浙东战区空战2比0的战绩。

首战受挫, 国民党空军并不甘心失败,5月11日,又派出2架F-47战斗机,利用复杂天气向大陈岛飞来,伺机偷袭。人民海军航空兵当即出动2架米格-15歼击机拦截,在大陈、松门一带上空,一举击落击伤F-7各1架。

5月15日夜,华尔军区陆军部队一部攻占东矶列岛。从5月16日至20日,国民党空军连续出动各型飞机78架次,轰炸东矶列岛。华东军区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连续起飞,以优势兵力予以打击,又取得了击落6架、击伤3架的优异战绩。

7月6日凌晨, 国民党空军再次出动4架F-47飞机,企图袭击定海的人民海军舰艇。驻宁波的华东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连续起飞4批8架米格-15歼击机,空军某部大队长李瑞仿一带击落击伤国民党飞机各1架。

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国民党空军见占不到什么便宜,被迫停止了昼间到大陈海域上空进行巡逻掩护活动。有时夜间出来活动一下,一旦发现人民空军飞机起飞,迅即逃逸,不敢交战。这样,在一江山岛登陆作战的准备过程中,大陈、一江山岛以北地区的制空权已经基本上被我华东空军所控制。即使在登陆作战当云,国民党一江山岛守军濒临被全歼之际,由于人民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器飞多批歼击机在战区上空掩护,国民党空军亦未敢到大陈、一江山岛上空活动。

根据浙东前指的作战计划, 我华东空军从11月1日开始转入"轰炸封锁敌岛作战阶段", 主要是以空军为主,协同海军舰艇和海岸炮兵,集中突击大陈海域的国民党军舰,同时轰炸大陈岛上的军事目标。

停泊在大陈港内的国民党舰艇有10余艘,但对一江山岛登陆作战威胁最大的是"中权"号、"太和"号和"太平"号等几艘大型军舰。"中权"号为坦克登陆舰,可装运坦克20余辆, 该舰是1946年美国总统杜鲁门送给蒋军的。"太和"号和"太平"号为护卫驱逐舰, 舰上除装有3英寸主炮4门外,还装有40毫米和20毫米高射炮10余门,火力较强。华东空军和海军下决心拔掉这几颗钉子,为登陆扫清障碍。

1954年11月1日,浙东海区阳光明媚,海波荡漾。11时30分许,根据浙东前线指挥所的命令,华东空军歼击机、轰炸机、强击机共41架,按计划从各机场起飞,在空中编好队后,向大陈岛飞去。为达成突然性,打蒋军个猝不及防,一路上所有飞机均保持无线电静默。

中午12时左右,机群飞临大陈岛上空。空军强击航空兵某部副大队长王玉峰率领4架伊尔-10强击机,率先对大陈岛上的敌高炮阵地和雷达站等防空系统进行了猛烈突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蒋军毫无防范,顷刻间,蒋军高炮阵地和雷达站陷入一片火海之中。紧接着,空军轰炸航空兵某部团长张伟良率9架图-2轰炸机,直扑大陈港。 可惜,由于缺乏海区作战经验,发现目标太晚,未能命中目标,使"中权"号和"太和"号等蒋军舰艇逃脱了覆灭的命运。

在这之后,从11月2日到12月21日,浙东空军指挥所又先后5次组织轰炸机和强击机突击一江山、披山、渔山和大陈等岛屿及附近海域的蒋军舰艇,给守岛蒋军以重大杀伤,然而,对军舰的突击却始终未能得手。不过,在这期间,华东海军抓住一次战机,一举将国民党"太平"号护卫驱逐舰击沉。

11月14日夜, 华东海军雷达捕捉到了正在海上游弋的“太平"号,华东海军某鱼雷快艇大队第1中队奉海军指挥所命令,利用夜暗的掩护,快速向"太平"号逼近。 可笑的是,鱼雷艇"轰轰"的马达声,把蒋军舰长吓得惊慌失措,以为是"共军轰炸机飞临上空", 于是下令高射炮实施"拦阻射击"。这恰好为鱼雷艇指示了目标。3艘鱼雷艇同时发射6枚鱼雷,其中1枚命中"太平"号右舷。顷刻间,海面上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第二天早上7时24分,排水量1430吨的"太平"号沉下海底。

在华东空海军的联合打击下,停泊于大陈港的国民党海军舰艇完全失去了安全感,白天要防"共军"飞机轰炸,晚上要防"共军"鱼雷快艇攻击。岂不得已,只好昼间到港外流窜,夜间才偷偷溜回到港内。

1955年1月10日,浙东沿海刮起7级大风。在蒋军看来,这样的气象条件,正是避风锚泊的良机,"共军"飞机是不会飞临上空轰炸的。然而,这一次蒋军又失算了。

从早上6时38分开始,华东空军先后出动4批40架次伊尔-10强击机,直奔大陈岛而去。"共军"飞机的突然出现,简直把岛上的蒋军吓破了胆,岛上所有轻重火器疯狂地对空射击,实施拦阻。然而,这并没有挽救蒋军舰艇的命运。在一阵阵爆炸声中,3艘蒋军舰艇受到重创。其中,年仅22岁的飞行员刘建汉投下4颗100公斤炸弹,有3颗命中蒋军“衡山"号修理舰。

中午12时35分,随着3颗绿色信号弹划破长空,华东空军第20师副师长张伟良率领28架图-2轰炸机,迎着狂风,低空隐蔽出航,向大陈岛疾飞猛进。8架护航的歼击机,像一对对矫健的海燕,在轰炸机前后左右,严密地护卫着轰炸机群。

机群到达航线上最后一个作为飞行地标的小岛上空时,一江山岛已被甩在身后,大陈岛近在咫尺。低空隐蔽飞行已没有必要。张伟良对着无线电对讲机喊了一声:

"爬高!"

一架架图-2从紧贴海面几十米的高度一下子爬到2800至3000米,好像从海里钻出的一支“奇兵",突然出现在大陈岛蒋军面前。

"仔细搜索,要尽快地发现目标!"张伟良向整个编队发出命令。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争取时间,迅速发现目标,这样才能"有的放矢"。

仅仅过了片刻功夫,各机组几乎同时向张伟良报告:"发现敌舰!发现敌舰!"

张伟良此时也发现了目标:大陈岛港湾内停泊着2艘大型军舰和几艘小型舰艇。原来,蒋军为了躲避大风,将舰艇都藏到了港湾深处的3号锚地和5号锚地。3号锚地停泊着排水量4000多吨的"中权"号,它的周围还停着6艘小艇。5号锚地停泊着1艘深灰色军舰,那就是"太和"号护卫驱逐舰,它的四周也停着几艘小艇。

张伟良暗叫一声: "好机会!"随后发令:"1、2大队轰炸3号锚地,3大队轰炸5号锚地,行动要快,动作要干脆!"

大机群立即分成两股,像两把铁锤,迅猛地向两个停泊地砸去。

直到这时,蒋军才如梦初醒。顿时,岛上警报声响成一片,港湾内乱作一团。军舰上的高射炮开火了,大陈岛上的地面高炮也前来助战。

"坚决前进!冲过敌人的火网!"张伟良斩钉截铁地命令道。

机群飞临3号锚地和5号锚地上空。张伟良紧紧盯住停在3号锚地的"中权"号,稳稳地进入轰炸航线, 接着命令道:"1、2大队各机组,集中火力炸沉这艘大军舰。"

领航主任蔡之臣凝神气息盯着轰炸瞄准具, 不时发出调整航向的口令:"向右两度!"张伟良用脚轻蹬了一下舵。再向右半度--好,保持!保持!"

"中权"号笨重的投影已压到瞄准具纵坐标线上,迅速滑向"十"字中心。当这两个中心重叠的一瞬,蔡之臣按动了投弹按钮。

一颗颗下落的重磅炸弹,在空中发出咝咝的尖啸。顿时,在靠近"中权"号的海面上, 冒起两根高高的水柱,接着,“中权"号头部火光一闪,滚出团团浓烟,像醉汉一样在海里摇晃起来。

跟在张伟良机组后面的是3中队宋宗周机组, 他们看到“中权"号已被炸伤,大受鼓舞,又狠狠地投下了一批炸弹,准确地击中"中权"号的中部和尾部。烈火吞没了"中权"号,舰身渐渐沉入海底。

在1、2大队轰炸3号锚地的同时,由副团长宁福奎率领的3大队,在5号锚地也大开杀戒,重创蒋军"太和"号护卫驱逐舰。

这一仗打得干净利落,给国民党海军以沉重打击。从这以后,国民党军舰在大陈岛附近海面消声匿迹,继夺取战区制空权后,华东军区攻岛部队又夺取了战区制海权。


银鹰威震一江山


1955年1月18日,浙东海区。正像气象部门预报的那样,这一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微风细浪,海面上浮动着缕缕轻雾。

凌晨4时11分,华东空军第1批歼击机出动,掩护集结于头门山、高岛等地的登陆部队进行登舰起航的准备,随后航空兵部队轮番出动米格-15歼击机168架次,分批次在战区上空巡逻,在作战全过程对整个战区进行掩护,并对轰炸机编队进行护航。由于在前一阶段夺取制空权斗争中,国民党空军已领教了华东空军部队的厉害,所以,这回是闭门不出。

7时40分,空军轰炸航空兵某部27架图-2轰炸机,在副师长张伟良的率领下再次出征,他们这次出航的任务是对一江山岛实施预先航空火力准备。第1独立歼击侦察团出动8架拉-11歼击机,对轰炸机全程护航。

8时整,混合机群准时到达目标上空。随着张伟良的一声令下,一枚枚炸弹飞泻而出。刹那间,一江山岛爆炸声四起,浓烟蔽空。8时10分,轰炸机投弹完毕。蒋军的混凝土工事、碉堡终究抵不过钢铁炸弹,在阵阵爆炸声中,一江山岛上对登陆部队威胁最大的160高地上的蒋军地堡、掩蔽部、炮兵阵地和高炮阵地化为一片废墟。

与此同时,浙东空军指挥所还派出轰炸机和强击机各1个大队,突击轰炸了大陈岛守军的指挥所和远程炮兵阵地,使普通信联络中断,指挥失灵,从面将一江山岛上的国民党守军完全孤立起来。

中午12时许,根据张爱萍司令员的命令,登陆部队分乘100余艘舰船,在空军歼击机和海军舰艇的掩护下起航,浩浩荡荡向一江山岛疾进。

下午14时,空军轰炸航空兵再次出动3个大队27架图-2轰炸机,对一江山岛实施直接航空火力准备。在这次突击中,空军某部副团长刘忠清率2个轰炸机中队,一举摧毁了国民党军"一江山地区司令部"的全部营房和通信设施,使全岛指挥陷入瘫痪。与此同时,空军还出动了图-2轰炸机2个中队和伊尔-10强击机1个大队,猛烈突击了正向航渡船队炮击的大陈岛上的榴弹炮阵地,并炸毁了大陈岛上的雷达阵地。

14时30分,登陆部队第1梯队上陆。虽然在空、海军和炮兵的猛烈轰击下,一江山岛的蒋军工事、火力点大部分被摧毁,但仍有一部分火力点,特别是经过周密伪装的暗堡残存了下来。

眼见"共军"冲杀上来,蒋军残存的火力点疯狂地进行扫射。一时间,登陆部队被压在岸边,前进受阻。

在这紧急关头,空军强击航空兵适时出动伊尔-10强击机2个团,压制岛上蒋军火力点,对登陆部队实施直接航空火力支援。飞行员们根据空中观察到的情况,主动支援登陆部队的进攻。当登陆部队遭到火力阻击时,强击机就从空中直接压制蒋军火力。强击机每俯冲攻击一次,步兵就冲锋一次。有的飞行员炮弹打光了,燃料即将耗尽,但仍向蒋军阵地俯冲。伊尔-10强击机低空呼啸而过发出的巨大轰鸣声,把蒋军吓得丧魂落魄,纷纷躲藏起来。

在强击机的有力支援下,登陆部队一路势如破竹,至17时30分,占领全岛,击毙蒋军519人,生浮国民党第4突击大队长王辅弼以下官兵567人。

在1月18日当天,华东空军在收复一江山岛的战斗中,共组织出动各型飞机288架次,投掷各种炸弹851颗,发射枪炮弹3741发。战后查明,我空军部队共炸毁蒋军各种火炮阵地15处,指挥所、雷达站各1处,破坏火力点、掩蔽部、地雪区25处,营房数十间及部分地堡、堑壕等工事,有力地支援和保证了陆军部队的登陆突破和纵深战斗。国民党军防卫一江山岛的突击大队长王辅弼被俘后仍心有余悸地说:“在18日那天,你们飞机来轰炸和往日不同,过去炸完就走,这次轮番轰炸。烟雾遮盖了整个一江山,所有电线全部炸断,部队完全失去指挥,很多炸弹都落在阵地和工事上。......我们躲在防空洞里,外边死了多少人,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这就是人民空军显示的强大威力!

战斗结束了,一江山岛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张爱萍司令员没有忘记战前许下的诺言, 在祝捷宴会上,他特地给气象科长徐杰敬酒,并赞扬道:"你为人民立了大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