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空军首次实施大规模轰炸作战

在美国空军大学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1951年11月6日,一队双发动机的图-2螺旋桨式轻型轰炸机对大和岛进行了成功的轰炸。"

这次"成功的轰炸"在当时曾震惊了美国朝野内外,一向自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握有"绝对空中优势"的美国空军当局对此采取了不承认态度。美国的新闻媒介也连连惊呼: "这次袭击,不会是中国方面来的。""这次战斗,小分队驾驶新型轰炸机,进行了成功的轰炸,看来不是亚洲人干的。"

其实,"这次成功的轰炸"正是亚洲人干的,是组建才1年多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某师第22团的勇士们干下的杰作。


直 捣 敌 巢


1951年8月,美军为了瘫痪志愿军后方,在发动夏季攻势的同时,集中平空军力量, 对中朝人民军队发动了以破坏铁路线为主要目标的大规模的"空中绞杀战"。 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军民一道,与美国空军进行了长达10个多月的艰苦斗争,建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保证了前线部队作战物资的运输供应。但是,美军在大、小和岛建立的情报机构,对中朝军队的战斗行动威胁极大。

大和岛位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西海岸铁山半岛的南端,距鸭绿江口约70公里。在该岛及其附近的小和岛、椴岛、炭岛上,盘踞着南朝鲜"白马部队"及美国和南朝鲜陆海空情报机关人员1200余人,设有大功率的雷达、对空指挥台和窃听设备,日夜侦听中朝军队情报,指挥平空军轰炸中朝军队重要军事目标和交通运输中心,并经常由此派遣特务潜入朝鲜北部西海岸地区进行破坏活动,成为美军和南朝鲜军的一个重要前哨阵地。

为了拔除敌人安插在眼皮底下的这颗"毒钉",1951年10月底,志愿军总部决定,以志愿军空军某部配合志愿军地面部队攻占大和岛等岛屿。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刘震和志愿军地面部队首长一起商定了作战计划,确定空军部队的主要任务是:实施空中掩护,保障攻岛部队在集结地域不受空袭;对椴岛、大和岛、小和岛进行航空照相侦察;摧毁大、小和岛上的敌指挥设施;轰炸大、小和岛附近海面的美国和南朝鲜军舰,配合地面部队夺取这两个岛屿。

为了顺利完成上述任务,志愿军空军领导机关经过周密的研究,制定了一个详细的作战计划:一、战斗起飞由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决定;二、轰炸机部队由设在安东(今丹东)浪头机场的轰炸机指挥所指挥;三、歼击机部队由空军某师师长在浪头机场统一指挥;四、志愿军空军派出前方指挥所于11月3日到达铁山半岛之舟山,靠近地面部队指挥所,负责组织与登陆部队的协同;五、担任空中突击的轰炸航空兵图-2飞机9架,于11月6日14时前完成一切战斗准备,随时听命令出动;六、歼击航空兵某师以拉-11飞机16架,与图-2轰炸机组成联合编队,遂行全程护航任务;歼击航空兵某师以米格-15歼击机2个团的兵力,担任战场空中掩护;七、每架轰炸机携带100公斤杀伤爆破弹8枚,100公斤燃烧弹1枚,全部使用瞬发引信。

接到志愿军空军司令部的命令后,我轰炸机部队立即召开会议,分析判断情况,研究作战方案,并确定这一任务由22团2大队执行。

第22团第2大队接到任务后,上下一片欢腾,因为这是志愿军轰炸机部队首次用炸弹去还击美国侵略者。早在1月29日,大家听说空军某师28大队大队长李汉首开纪录, 将1架美军的F-84战斗机打得空中开花,就急得手直痒痒,纷纷请战。接下来的几个月,歼击机部队连战连捷,捷报频传,轰炸机部队的官兵们更是求战心切,恨不得立即冲上战场,让美国侵略者也尝尝挨炸的滋味。这一次,大家求战的愿望得以实现,所以心情无比激动。

为了争取首战获胜,2大队在大队长韩明阳的率领下,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战前准备。为了把目标的地形、地物认清记牢,几十个飞行人员围成一圈,跪在一张大比例尺地图上仔细分辨;机场上,大队长韩明阳和飞行员们一起手持飞机模型,进行起飞程序和集合编队的演练......

1951年11月5日夜,志愿军地面部队攻克了大和岛附近的椴岛。为配合地面部队的战斗行动,巩固既得胜利,志愿军空军司令部命令轰炸机部队第22团2大队于6日14时35分行动。这一时机的选择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每日15时左右,美军战斗机大机群在朝鲜北部地区的活动基本结束。从那时到黄昏,美机通常不再出动。因此,选在这个时机起飞,正可以乘虚而入,打敌人个措手不及。

11月6日,安东地区风和日丽,云高1000米以上,能见度10公里,东北风,风速每秒2米,这对年轻的志愿军空军来说,是战斗出航的好天气。

下午2时35分,两颗绿色信号弹在蔚蓝色天空中升起,9架草绿色的图-2轰炸机带着雷鸣般的轰响腾空而起。起飞后,9架图-2编成大队楔队,高度2000,以每小时360公里的速度向东飞去。

40分钟后,空军某师4团副团长张华率领16架拉-11歼击机赶来加入编队。庞大的混合机群浩浩荡荡地横过天际,直向大、小和岛飞去。15时38分,担任掩护的空军某师第7团的24架米格-15歼击机,也到达指定空域宜川、身弥岛上空,在7000米高度进行巡逻掩护。

一切都严格按协同计划进行。

当机群距大和岛还有30公里远时,大队长韩明阳眼尖,首先发现了目标。他兴奋地喊了一声:

"发现目标,准备轰炸!"

飞行员们迅速校对者轰炸参数,进行最后的准备。这时,天空突然爆起朵朵烟团,这是大和岛上美军的高炮向机群射击了。此刻机群距目标还有3分钟飞行距离,韩明阳大队长发出命令:"紧紧编好队形,坚决消灭敌人!"机群队形严密,犹如雄鹰,勇往直前。这时,敌人的高射炮火更密集地在轰炸机群前后爆炸,闪着一团团火花,气浪使飞机剧烈颠簸。韩明阳命机群向敌人炮火还击。大队射击主任杨震天立即组织各机组射击员向敌高射炮阵地射出一排排机关炮弹。没一会儿,敌人的高射炮哑了。

15时39分,2大队9架轰炸机终于飞临大和岛上空。随着韩明阳一声令下,炸弹犹如漂泊大雨向目标倾泻下去。顿时,大和岛上大火弥漫,鬼哭狼嚎。敌人的指挥所完全笼罩在冲天的浓烟中,岸边的两艘登陆艇也被拦腰炸断。美国人做梦也没想到被他们毫不放在眼里的志愿军空军会出动轰炸机部队。 当他们的几十架F-86"佩刀"式战斗机匆匆从韩国赶到大和岛增援时,2大队的9架战鹰早已高奏凯歌,胜利返航了。

战后查明:此战,2大队9架图-2轰炸机共投弹81枚,命中72枚,命中率为90%;炸死炸伤敌少将作战科长、海军情报队长等60余人;炸毁敌房屋40余幢,粮食20余吨,弹药15万余发以及停泊在岸边的两艘登陆艇,彻底摧毁了目标。


血 染 碧 空


设在大和岛上的敌指挥机构在11月6日遭到志愿军空军轰炸后,残存之敌又将指挥所由大和洞迁至该岛灯塔地区重建,继续搜集、侦听志愿军情报。每日21时至24时之间,敌人还派出3艘军舰到大、小和岛附近海域活动,炮击志愿军第50军守岛部队。

为了彻底捣毁敌巢,11月29日夜,空军某师28团夜航大队10架图-2轰炸机奉命起飞,利用夜暗,再次对大和岛实施突袭,但由于缺乏经验,战果甚微。

11月30日,为协同志愿军地面部队进攻大、小和岛的登陆作战,志愿军空军决定,以空军某师9架图-2轰炸机,在16架拉-11歼击机和24架米格-15歼击机的空中掩护下,于当日再次轰炸大和岛灯塔的敌指挥机构。具体部署是:图-2轰炸机各携带100公斤杀伤爆破弹7枚,100公斤燃烧弹2枚,于当日14时20分起飞,在凤城以北上空与拉-11飞机会合;拉-11飞机应于14时29分从凤城机场起飞完毕,起飞后沿预定航线飞行,迎面发现轰炸机后,左转弯与其会合组成混合机群,担任全程护航;米格-15飞机应于15时04分从浪头机场起飞,15时20分到达大和岛东北25公里处的身弥岛上空,在预定高度,以空中掩护的方式保障轰炸机的战斗活动。

30日14时19分30秒(比预定时间提前30秒),9架图-2轰炸机,在大队长高月明率领下起飞,高度1600米。由于轰炸机群提前起飞,致使编队到达草河口上空时间比规定提前了5分钟,未能按协同时间与担任护航的16架拉-11飞机会合,直至凤城以南才与其会合编成规定的战斗队形。15时07分,联合编队通过安东上空时,仍比规定时间提前4分钟。而担任掩护任务的米格-15歼击机群并不知道这中间的变故,仍按原计划向身弥岛上空飞行。结果,这提前的4分钟使混合机群失去了喷气式歼击机的掩护,给这次轰炸行动带来了悲壮的场面。

混合编队机群越过龙岩坪上空,越过泛着白色的海岸线,突然,编队左前方出现迅速移动的黑点,是飞机,4架、8架、16架......一共30多架,高度800-1000米。 带队长机不由一怔,难道是担任掩护的米格-15歼击机群?迟疑之中, 30多架飞机迅速围了上来。啊!是美机F-86!等带队长机发现是敌机, 刚想下令采取措施时,已经晚了。30多架F-86战斗机恶虎扑食般冲了过来,并率先开火。3中队之左、右僚机当即中弹起火,接着2中队的右僚机又被击中。

在这紧急关头,大队长高月明及时将遭敌截击的情况向地面指挥所作了报告,空8师师长吴恺命令:"坚决前进,完成任务。"

"保持队形,坚决回击,勇敢前进!"机群指挥员、大队长高月明面对不利的形势,沉着冷静,一面发出斩钉截铁的战斗命令,一面组织火力反击美机。

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较量。 一方是30多架敌方大肆吹嘘的最新式的F-86喷气式战斗机,另一方是20多架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活塞式螺旋桨飞机。然而,这又是一场智慧与胆气的拼搏,一方是保家卫国的正义之师,另一方是罪恶滔天的侵略者。

顷刻之间,炮声隆隆,火光闪闪,西朝鲜海湾上空,展现了一幅近代空战史上蔚为壮观的画卷。

美机从前后、左右构成强烈的火网向志愿军轰炸机群袭来。志愿军轰炸机群也不示弱,每架飞机的射击员用机上航炮构成火力网全力反击。美机见编队攻击不成,又改为单机闪电般的连续交叉攻击,妄图各个击破。

"把队形靠近,沉住气,坚决地打!我们一定要完成任务!"大队长高月明通过无线话筒果断地指挥着。机组之间,前后舱也互相鼓励。07号机通信员在机内高声喊道: "同志们,勇敢,沉着,就是胜利!"08号机也喊道:"狠狠地打,注意自己的飞机!"

在拉-11歼击机的掩护下,轰炸机群一面猛烈还击,一面紧缩队形,顽强地向大和岛方向前进。

美机的编队交叉攻击也没有得逞,又改变了战术:集中攻击志愿军轰炸机尾后的3中队。宋风声驾驶的左僚机的右发动机中弹起火了,接着,左发动机也被击中,烈火和浓烟迅速地向座舱蔓延。他一面大声地向大队长报告:"飞机起火!"一面抱着"坚决同敌人战斗到底"的决心,驾着着火的战鹰继续向大和岛前进。

火越来越大,宋风声向机组成员发出命令:

"你们赶快跳伞!我留下来坚决完成任务!"

"机长,我不跳!"领航员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能让你一人留下!""要活我们一起活,要死我们一起死!"后舱通信员和射击员坚定的声音传到宋风声耳机里。

"不!不能作无谓的牺牲!我决不会给机组丢脸!"宋风声的双手仍然紧把着操纵杆。火烧着了他的衣服,座舱里散漫着一片呛人的焦糊味。飞机随时有爆炸的危险!

"跳伞!执行命令!快!"宋风声不容违抗地再一次发出了命令。

战友们含着热泪,离开了座舱。宋风声驾着受重伤的战魔,犹如一条火龙向敌巢冲去......

激战中,3中队梁志坚驾驶的右僚机也被敌机击落了。

2个僚机先后被击落,美机集中力量加紧对中队长邢高科驾驶的长机进行围攻。邢高科镇定地叮嘱机组的战友们:“坚持顶住!把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支援前面机组去完成任务! "他驾驶着飞机忽而上升,忽而下滑,忽而右侧,忽而左转,弄得美机像一条尾巴似地跟在后面晃来晃去,就是打不中。

突然,"哗啦--"一声,邢高科的飞机后舱盖被敌机打得粉碎。射击长吴良功身负重伤,舱盖碎片击中通信长刘绍基的头部,脸上鲜血直流。呼啸的寒风一涌而进,几乎使人窒息。刘绍基顾不上抹一把脸上的血迹,依然抱着机枪对准左前方袭来的一架F-86飞机。当这架敌机离他450米远时,刘绍基狠狠地按下电钮。"嗒嗒嗒. ....."狡猾的敌机翻了个跟头,掉转机头就跑。刘绍基哪里肯放,紧跟着又是一个连发。这回子弹像长了眼睛似的,全钻进了敌机肚子。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敌机凌空爆炸。

如果歼击机和歼击机格斗,打下1架也许并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可是,老式、笨拙的螺旋桨轰炸机打下了一流的喷气式战斗机,刘绍基创造了空战史上的新纪录。

在3中队与敌机搏斗的同时,2中队张浮琰机组驾驶的右僚机2台发动机也先后被击中起火,烈火和浓烟钻进座舱,张浮琰仍顽强地驾驶飞机跟上编队,直至飞机失去控制坠入海中,机组人员全部壮烈牺牲。

驾驶轰炸机的勇士们顽强地抗击美机一次又一次凶猛的攻击,担任直接护航的拉-11歼击机的飞行员们此刻也与敌机打得难解难分。他们利用拉-11飞机转弯灵活的特长及3门炮的强大火力,在轰炸机编队周围1000米的范围内,一面与美机格斗,一面掩护轰炸机前进。

激战中,副大队长王天保发现1架敌机向轰炸机群俯冲,当头就给了它几炮。这时,又有2架敌机从前上方向王天保扑来。王天保毫不畏惧,一推油门,迎头冲了上去。 敌机吓坏了,慌忙右转,企图利用F-86飞机速度快的特点,抢先绕到王天保后面, 咬尾攻击。这一切王天保都看在了眼里,他咬牙骂了一句:"狡猾的家伙, 拼速度,我不如你,但拼灵活性,一定能赢你!"他充分利用活塞式飞机转弯半径小的优势,一转机头,抢先转到敌机内侧。眼看着2架敌机拉成一线进入瞄准光环,王天保3炮启发,打得这2个家伙歪歪斜斜逃走了。

这时又有1架敌机从后面向王天保偷袭。王天保心想:“不能恋战,掩护轰炸机要紧! "他没有去追逃敌,一个转弯又甩掉了后面的追敌。当他驾机向轰炸机群靠拢时,又有7架敌机像恶狼一般围住了他。王天保面无惧色,猛一蹬舵,将飞机的坡度增到最大,切半径转到了敌机群尾部,紧紧咬住了最后1架敌机。前面的敌机见势不妙,急忙掉头前来解救,但怎奈喷气式飞机速度虽快,但转弯半径比活塞式飞机大,一时切不上来。利用这个机会,王天保稳稳地瞄住敌机尾,一串炮弹打去,敌机拖着黑烟逃走。这时,前面那架掉头的敌机也切上来咬住了王天保。王天保沉着冷静,不断灵活地切半径,充分发挥活塞式飞机良好的水平机动性能,一次次地摆脱了敌机凶狠的攻击,并趁机用瞄准光环又套住了1架敌机,一按炮钮,将这架敌机打得一头栽进大海。

就这样, 王天保共6次开炮,击落敌F-86战斗机1架,击伤3架。与此同时,他的战友、大队长徐怀堂也击落敌机1架,副中队长王勇和刘卓生各击伤敌机1架。 美国空军大肆吹嘘的F-86"佩刀"式喷气式战斗机,被志愿军空军老式的拉-11歼击机接二连三地击落击伤,志愿军空军的空中勇士又创造了世界空战史上的奇迹。

志愿军轰炸机群仍然坚定地向大和岛挺进,敌机恼羞成怒,集中力量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

2架故机从1中队毕武斌机组驾驶的右僚机的右后方直扑过来,接着又有2架敌机从正后方冲来。 毕武斌一边拉起机头躲避,一边命令射击员:"打掉它!打掉它! "耳机里听不到回音。毕武斌哪里知道,此时他的座机尾部已受重伤,射击员和通讯员都已牺牲。

这时,前后3架敌机冲过来围截毕武斌,毕武斌腹背受敌。他沉着而迅速地向右作机动飞行,仍然习惯地呼叫着射击员和通讯员的名字,连声喊:"开炮!开炮!"话音刚落, 毕武斌感到飞机被重重地撞击了一下,座舱盖被打了个窟窿,领航员受伤了,鲜血浸透了他的衣裳,毕武斌也被震得昏了过去,但他的两只手仍紧紧地握着驾驶杆。

飞机在急剧下坠。寒风呼啸着冲击座舱,吹醒了毕武斌,他用尽全身力气拉起驾驶杆。下坠的飞机再次向上升起,艰难地向大和岛飞去。

大和岛就在眼前了,突然,毕武斌驾驶的飞机高压油管爆炸了。油像泉水一样喷出,火借助风势卷向整个机身。

"跳伞!赶快跳伞!"空中指挥员高月明大声喊道。

毕武斌没有跳伞,而是抱着坚决完成任务的决心,驾着熊熊燃烧的飞机,坚持将炸弹投向岛上目标。但终因飞机负伤过重而坠海。毕武斌机组为了中朝人民的利益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轰炸机编队冲破敌机的围追堵截,于15时21分终于飞临大和岛上空。复仇的炸弹似倾盆的大雨倾泻了下去,敌人的巢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化作一片火海。

投弹完毕,带队长机高月明下令:"编好5机楔队,左转返航!"机群穿过渐渐散去的硝烟,迎着太阳向西飞去。

当晚,志愿军地面部队在空军勇士们舍生忘死精神的鼓舞下,一鼓作品攻克大、小和岛,美国和韩国南朝鲜机构的巢穴被彻底捣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