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风雨飘摇 文工团

jingdong12 收藏 17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两天后张婧到达了恒山,首长亲自接见了她,张婧先说了马龙的事情,首长点点头道:“这样才公平么,被你们带走一个,再还回来一个,有来有往,好,好!”张婧听的笑了,那首长说道:“这件事情等陈书民来了,我跟他说。”张婧想想又说道:“还有一件事情,” 其实董云彪早已经把何平的想法向组织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两天后张婧到达了恒山,首长亲自接见了她,张婧先说了马龙的事情,首长点点头道:“这样才公平么,被你们带走一个,再还回来一个,有来有往,好,好!”张婧听的笑了,那首长说道:“这件事情等陈书民来了,我跟他说。”张婧想想又说道:“还有一件事情,”

其实董云彪早已经把何平的想法向组织上汇报过了。不过那首长还是问:“什么事?”张婧一顿,慢慢说道:“我们需要一些兵工人员,不知道贵军能不能帮帮忙?”那首长思考起来,张婧忙的说:“也不需要什么高技术人才,能造子弹和炮弹就可以了。大规模的兵工厂对我们自己来说也不现实。”首长想了良久:“这件事情我也决定不了,况且我这里也没有你要的人。这样吧,我给延安发个电报问问看。”张婧只能点点头。

这一次电报没有像前几次那样得到迅速的回复,也难怪,那时候这样的人才到哪里都是宝贝,一个高技术的兵工人员顶一个团甚至一个师。张婧就在恒山住了下来,等待消息。前几天还对那首长软磨硬泡的,两天以后,已经见不到那首长的面了。还好他们也没限制张婧的活动,没事就去看看八路军的训练。张婧坐在一大石头上,一边看着喊杀着练刺杀的八路军,一边哼着从何平那里学来的两只蝴蝶,许多战士都对她投来好奇的目光。“张科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董云彪站在她身后了:“请你不要在这里宣扬那些资产阶级的东西。”张婧一歪头,脸上是那招牌式样的笑容:“这首歌不好听么?不错啊!”董云彪脸上一红,转身离开。身后传来张婧开心的笑声。

一个多月以后,回电是没有等来,不过却等到了从延安来的兵工人员,张婧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她这时候才又见到那首长。

张婧回到恒山的时候,何平正在准备比武大赛的事情。这一个多月一七四旅的四个团发展的都很不错,这一次军事比武,一团送来了十四名战士,二团送来二十名战士,三团送来十六名战士,小武最多,送来三十人。几个团长也亲自前来观战。比赛进行两天,一共九项:刀法,步枪射击,手枪射击,投弹,长跑,冲刺,挖工事,徒手搏斗,机枪扫射。

第一天比赛下来,小武的嘴巴就气歪了。三十人居然大部分垫底!哈哈大笑的是马高柱和李力。两人跟着何平的时间最长,那一套魔鬼式的训练早就学的滚瓜烂熟,自然是占了小武的很大便宜。

第二天的比赛结束以后,前十名被选进了铁血队,其中二团占了一半。小武的人只有一个中选。马高柱拍拍小武的肩膀:“不好意思了兄弟。”小武狠狠瞪了马高柱一眼:“走着瞧。”马高柱带走了两百多大洋和一大堆装备。一边的李力眼都红了,有好几项比赛,二团的人都是以微弱的优势压着他的。

小武则是懊恼的赔人又赔钱。何平开会,马上给选中的那十名战士特别奖励一枚自制的铁血勋章,同时也对马高柱进行了鼓励。几个团长汇报了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战况,仗打的最好的是小武的四团,又消灭了一个鬼子中队。何平自然兑现诺言,给小武补充一定的装备。

李力却说道:“这不公平!”小武傲然说道:“怎么不公平了?这可是兄弟一枪一枪打出来的!”李力说道:“阳高和天镇的鬼子多,他自然杀的多。我那里根本就没几个小鬼子了,怎么和他比?”何平一沉脸说道:“不许强调客观!”

小武则捞回了比武输掉的装备,高兴的看着其他几人:“下一次,两个奖励都是我的,你们不用来了。”其他几人不屑的看着他,周世香说道:“你就吹吧你,牛都飞到天上去了。”小武现在手里面有七百多人马,是几个团最多的,难怪他吹。

这一段时间何平的货行也开了起来,很多外地的商人都把货物卖给他们,卖到县城是三个大洋的货物,几乎要被鬼子抽两个大洋的税,卖给何平虽然只能得到不到两个大洋,但那是现的,比自己拿到县城卖要划算的多。由于货行的隐蔽做的好,没人知道他们是把货卖给了何平。赵名辊则光明正大的对德川汇报:自己能用低价格从乡下收到一些物资,只是程序上不符合日军的规定。德川赶紧从日本赶过来,调查清楚以后,亲自为赵名辊疏通了各各关节。

于是赵名辊在给日本个那些猪军烧过香以后,每一次都能顺利把一七四旅收到的物资买去。货行比何平预想的还要赚钱,头一个月就赚了三万现大洋。

重庆从傅作义战区给何平运来了军服,不过靳戴的铁血队还是采用迷彩服。刘虎也穿迷彩服,他就是不穿国民党发的军服。另一支不穿军服的是骑兵团,他们有两套衣服,一套土黄,一套乌黑。

张婧不光带回来兵工人员,还带回了一副挽联:“民族英豪,军人楷模。”是延安方面送给马高岗的。商越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字体只叫佩服。何平注意的是挽联下落款的几个人名,心里想道:“这一定要让老族长收好,说不定能让马家安然度过文化大革命的浩劫。”

这天,何平又把几人喊了过来:“我想在基层组织试行选举制度。”商越一皱眉头:“你又学共产党那一套?”何平点点头:“不能否认这是发动群众最有效的手段,我们能打赢中村,靠的就是良好的群众基础。我们要让老百姓觉得他们帮我们就是帮他们自己。”刘虎首先赞同了何平的想法,其他人也被说服。

何平并没有散会的意思,一个人在来回的走。几人都知道他在想问题。过了好久,何平说道:“我打算去一趟北平和大同,还有张家口。”张婧马上看着他,何平说道:“我去带几个戏班回来。”刘虎等人马上惊奇起来,要知道何平可不是那种玩物丧志的人。何平解释道:“我想让他们给我们的战士和乡亲们表演一些节目,提高一下大家的民族自尊感和民族自豪感,让战士们知道我们在为什么打仗,让乡亲们知道我们为什么和日本人拼命。”刘虎点头说道:“这办法好,比你们几个老爷们天天坐在台上讲那么多要管用!”张婧也笑了:“你是怎么想到的?”何平一笑回答:“现在哪支部队都有文工团,我们也不能少!”

接着又对张婧说道:“你负责找赵名辊,让他给我们提供一个设备比较齐全的矿场的情况。军工场要马上动工。”张婧点点头:“这应该没问题。”何平又对杜山说道:“我们自己只生产子弹和炮弹。而且我们生产的主要用于平时的训练,实战的时候还用缴获的。”杜山点点头:“我明白,这样我们对弹药的要求可以适当降低,也不用消耗太多物资。”

刘虎说道:“我跟你一起出去,还给你当保镖。”何平马上摇头:“不行,我们两个只能出去一个。我还想去北面看看能不能搞到战马。”

这次出去是何平,张婧,孟山三人。张婧自然还是坐在马车里,孟山赶车,何平开路。有了赵名辊给他们弄的特别通行证也不用装什么日本人了,几天以后抵达了北平。

何平几人住进一家客栈,用饭的时候何平问那小二:“小二哥,你们这里有好点的戏班没有?”那小二看看几人,底下头问道:“几位是外地来的吧?”何平点点头,那小二接着说:“要说角,那绝对要数梅先生,”说完在桌子下面伸出一大拇指。何平点点头:“久仰已久。”那小二小声说道:“那才是角!咱中国的角!”说完又说道:“不远处有梅先生的一个徒弟开的戏班,不过梅先生不走台以后,他也把门关上了。剩下那些还在唱的都是混饭的那一堆,跟人家没法比。”何平笑笑说道:“谢谢了。”

小二告辞以后,何平说道:“一会我们去王府井转转。”那里是北平最繁华的地方,跑江湖的很多。何平知道,自己现在的声望虽然不小,但是和两大党比起来简直就是小的没边,请角是很困难的。

以前只在电影中见过这年代的王府井,何平来到跟前才知道,电影完全没有显示出这里的繁华景象,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并不为过。主要是这年代的人除了打牌以外又没有什么业余生活,没事来看看杂耍几乎是全北平人的嗜好。物尽客所需,这里便成了艺人们聚集的地方。卖狗皮膏药的,唱戏的,说相声的,完杂耍的,一堆跟着一堆,时不时还能看见一些仁兄带着墨镜,坐在一张桌子前摆出一副高深的模样。

三人转了半天也没觉到累,这时候张婧说道:“戏班到有不少,有你上眼的么?”何平笑笑说道:“有,还不少,不过光顾看热闹,把正事给忘了。”张婧说道:“一是人家愿不愿意去,二是价钱问题。”何平点头道:“主要是第一。我估计只要愿意去的不会在乎价钱。”

就在这时候,前面的人群突然散开,还传来惊呼之声。何平三人互相看看,马上赶了过去。只要一队日本兵正在砸一个戏班的东西。还有几个后生被打在地上。张婧小声说道:“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得罪这帮鬼子了。”何平两人没有说话,身后就有一个声音说道:“这戏班是梅先生的徒弟开的,”三人回头望去,只见一人四十余岁,带着一副架子已经变形的眼睛,坐在一张桌子上,桌子上写着“代写书信”。

蓬松的头发和削瘦的脸颊,还有一身破旧的衣服都显示着此人的潦倒。何平马上走了过去,小声问道:“能说具体点么?”那人看看四周,小声说道:“梅先生封口以后,他的几个徒弟也跟着不唱了。这戏班就是他其中一个徒弟开的。日本人请他们去唱戏他们就用已经洗手为由拒绝。”接着端起桌子上的茶壶,轻轻的荡一下壶盖,然后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小茶杯,用茶水冲洗一下,接着倒下一杯茶水,先是放在鼻子上嗅一下,再小抿一口,放在嘴里品尝一下,这才一口喝了下去。

然后小心的收起茶具,接着说道:“可是,他们一个戏班的生活就成了很大问题。小一班的经常出来唱两句,用以赚点开支。可是鬼子是只要见他们唱就砸。”

这时候,那几个鬼子已经将道具全部砸毁,扬长而去。那几个被打的后生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周围很多群众马上过去帮忙收拾,还有很多人在他们的钱箱里扔进了几个铜板。虽然他们一句也没唱。何平对孟山使一个眼色,孟山忙的过去将十个大洋丢进了钱箱。十个大洋的响声明显和那几个铜板不同,一边的一个女孩耳朵尖,忙的过来说道:“多谢援手。”孟山笑笑,离开了。

那写信的也看出来了,赞许的对何平点点头。何平拱手告辞,来到张婧跟前说道:“跟着那戏班。”这样的戏班在何平看来是最好不过了,经过名师指点,又有强烈的爱国情绪,还正为吃喝发愁。

拐过几条小巷后,那一众人进了一座四合院。何平等了一会才去叫门,开门的是刚才被鬼子殴打的后生中的一个:“几位找谁?”何平看看他,说道:“我们是来请戏班的。”那后生马上说道:“几位走错门了,我师傅已经洗手了。”说完就要关门,何平却一把将门推开,不由分说的闯了进来。那后生哪里能拦的住?何平直冲内堂。

里面的人早被惊动,有一个四十许的人迎了出来:“几位有何贵干?有事情不妨和在下说,我就是这里的主人白慧心。”何平看着他,从神色上看出这人八九就是这里的主人后,马上笑着说:“我们是来请戏班的。”白慧心也笑笑,将手摇摇说道:“承蒙各位抬爱,但是我已经洗手,”后面的话还没说,何平就打断道:“只要条件合适,洗手也可以再出山。”

白慧心的脸色马上变了:“我想几位是看错人了,白某虽然贫穷,但是骨气还是不缺的。”何平脸色到是没变:“先生为什么不听我说说条件?”白慧心摆手道:“你们就是拿出一堆金山来,也没用。”何平还在笑,笑的更开心了:“我一两金子也不给你。”白慧心这才惊奇的看着何平,半天没有说话。何平接着说道:“我用鬼子的人头请你出山!要多少,你自己说。”

白慧心愣了半天,何平看他没反应,马上明白过来。拉起刚才挡门的那后生,“跟我来!”这一去就是半个多小时,再回来的时候,那后生的手里提着两个鬼子的脑袋。后生来到白慧心面前:“师傅,他一口气杀了六个鬼子。”白慧心忙的问道:“没人追来么?”后生摇摇头:“手法干净利索,六个小鬼子连声都没出!”特战队要求的就是这样,何平身为队长,自然不会有什么漏洞。

白慧心这才拱手问道:“请问高姓大名。”何平忙的回话:“我叫何平,是铁血队的队长。”何平本来想说是国军一七四旅旅长的,后来想想国军在沦丧区的声誉并不好,可能还比不上他,再说一七四旅刚刚改编,谁知道她是哪颗葱?白慧心果然听过铁血队,马上说道:“久仰,久仰,”不出何平所料,白慧心听何平说要组建文工团以后,马上毫无保留的答应了何平,“我的这些徒弟,何队长就带去吧,但是我不能跟你们去。因为我要走了会连累我师傅。”

何平点点头,这时候,里面忽然有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传来:“爹爹,我也要去!”白慧心冲何平一笑,指着屋里面跑出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这是我的小女,白菏。”说完想了很久,才点点头:“你也去吧,留在这里也是跟我受苦。”接着又喊过你个徒弟:“去把你李先生叫来。”吩咐完对何平说:“李先生是一前帮我编写剧本的,他孤身一人,无牵无挂,我可以说服他,对你们肯定会有帮助。”何平忙的说谢。

半小时以后,那徒弟回来了,李先生竟然就是那代写书信的人。接下来的几天,白慧心一边忙着准备行程,一方面给何平联系了更多的艺人,由于白慧心在这行中的威望,其中整戏班跟走的就有两个戏班。还有十几个说相声的,那时候叫讲对口。这些人都没和何平讲什么条件,只要管饭就行了。那个时候的艺人可不像现在的艺人,除了梅先生那样的少数几个大牌以外,其他人也只能维持个温饱。

跟着何平总比给鬼子演戏要好,能做人的时候谁愿意做狗呢。本来计划再到其他几个大城市转转的,结果在白慧心的帮忙下,一个礼拜就找齐了何平想要的人。何平给众人发了路费,让大家分散前往周世香的一团,那里距离北平最近。

何平三人则拐弯北上,买战马去了。何平先去了一趟大青山,在这里见到了久别的鄂有三。鄂有三高兴的拉着何平:“你们来也不早说一声,差点就见不到了,我昨天刚刚回来。”何平问道:“又打仗了?战果怎么样?”鄂有三得意的说道:“当然不会比你差,我这一次抓了两百多俘虏!”

张婧和何平马上瞪大眼睛,要知道三九年的时候鬼子还是相当有战斗力的,想抓两百多活的几乎是不可能的。鄂有三看着两人:“怎么?不相信?”然后回头喊道:“二团长,把俘虏都押到操场上。”鄂有三的俘虏出乎何平的预料,全部都是八路军和民兵。

张婧笑了:“我还以为你抓了两百多鬼子呢。”鄂有三挠挠头。张婧接着问:“你就不怕背上破坏抗战的罪名?”鄂有三一副不屑的表情:“我管那些鸟毛,这里是傅司令划给我的地盘,谁来我打谁!”接着又说:“我已经把事情汇报给傅司令了,马上就有指示下来。”

何平又问了一下,才知道事情是因为八路军的鄂有三同时看上一块地盘。鄂有三派一个连去,结果被先赶到的八路军全军俘虏。鄂有三得知后大怒,一边派人要和八路军协商解决,一边亲自带领一个团的骑兵绕道奔袭八路军的后方。鄂有三采取避实就虚的打法,先打八路军的民兵。然后逼迫八路调兵回防,结果在八路军回防的路上奇袭,以十七骑的代价便将最先回防的这一个营歼灭大半,俘虏两百多人。

鄂有三说的是神采飞扬,何平心里却直叹息:这次奔袭只是开头,日后鄂有三以一个旅的兵力,一场穿心战打的聂帅二十万大军丢盔卸甲,那才是他的扬名之战,也种下了他的死亡之花。何平看着面前这直性汉子,说道:“鄂兄,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鄂有三一笑:“别说一件事,只要你老弟说话,我一定照办。”何平说道:“日后如果你再打这样的仗,不要留下任何东西,特别是书信。”鄂有三奇怪的看看他:“好,不过你这要求有点奇怪。”何平没有回答他.

马上有士兵来报告,傅作义的电报已经发来。傅作义在电报中严厉的批评了鄂有三,命令他马上将俘虏的八路军礼送回去,同时向共产党方面陪礼道歉。以后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和八路军的摩擦全部交给司令部解决。但是电报的最后还附了一条:鄂有三那代旅长的代字被去掉了。

饭桌上,何平说道自己要买战马,问鄂有三能不能帮忙。鄂有三说道:“你买什么?我前阵子刚打掉一股伪骑兵,我送你三百匹,够不够?”何平知道,历史上傅作义麾下的骑兵,特别是鄂有三部,让日伪骑兵闻风胆寒。何平摇摇头:“我要两千匹!”鄂有三惊讶的看着何平,半天才说话:“那我帮上忙了,我给你介绍几个卖马的蒙古商人吧。”

一个真心想买,一个诚心要卖,价钱是很容易谈妥的。运送马匹倒是一个问题,不过有鄂有三帮忙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三人回到黑山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就是文工团也来了半个月了。

刘虎一见何平就说道:“你小子真行,那些唱戏的真卖力气,从来了就一直演到现在,一个村一个村的表演,效果非常好!”何平问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刘虎说道:“一部分去给小武的四团演出去了,还有一部分正在给蒋庄的乡亲们演戏,要不要去看看?”

何平来到这里的时候,只看见了最后一出戏,演的是一个北平的平民家庭,本想过顺民的日子,却最后落了个家破人亡的结局的故事。故事中许多的情节,老百姓都能在自己身边找到,串在一起则更显曲折悲哀,真实可信。许多人都掉下了眼泪。何平看过以后也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胸口一般。

刘虎在一边说道:“这个我是第一个知道结局的,那李先生编剧本的时候我就在一边看着,本来觉的不怎么样,哪知道演出来这么好看。”何平心里想道,这家伙是生不逢时,要是新世纪,肯定比张亦谋差不到哪去。

最后有是两个人上来说了一段对口,说的是日军在战场上发生的笑话。这时候李先生也看见了何平,马上过来问好。何平拉他坐在身边:“为什么最后要放一段对口?”李先生解释道:“主要是为了不让老乡们带着怒火回家,那样做反会让他们怪你们没把家守好。”

接着又拿出他的茶壶喝了一口:“宣传的目的是让他们记住仇恨,和树立他们必能战胜鬼子的信心,从而先激起他们的保家的想法,再树立卫国的思想,最后通过刺激他们的民族自尊心来达到建立民族自豪感。但绝对不能让他们生活在痛苦和愤怒中。”何平听后,哈哈一笑:“以后你就做宣传部长。”

李先生也没推辞:“那我手下的官我自己管。”何平一听来了兴趣:“你说说看。”他本来以为给一票人马,在给些大洋这方面就能搞定。李先生说道:“白菏,就是白先生的丫头做文工团团长。”何平点点头。李先生接着说道:“有一个叫萧胜的,我想让他做文化组组长。”看着何平不明白的样子,解释道:“就是负责写一些东西,用来赚取政治上的声望,以赢得更多人的支持,同时对敌占区的人民进行抗日宣传。”

何平点点头,心里想道:那不就是我那时侯的公关部。李先生又说道:“还请大队长给我一些能做劳力的人。同时给我一定的权利。”何平奇怪的问:“你要劳力做什么?”李先生笑笑说道:“主要帮老乡做一些他们急需人帮忙的工作。”何平明白了,这是内部公关!马上就答应了,同时给予李先生临时调派民兵的权利。

何平问道:“你这些都从哪里学来的?”李先生得意的说:“从小鬼子来我就开始想了,今天可算实现了。”何平又问:“你看我们还需要做什么?”李先生说道:“还需要一个英雄。”何平有些奇怪:“这里都是杀鬼子的英雄,特别是我们刘旅长,可是远近闻名。”李先生摇摇头:“本来刘旅长是很符合条件,但是他现在官大了。”何平有些想不明白,看着他。李先生接着说道:“官大了,在老百姓眼里就产生了距离,一有距离,一切都显得不太真实。我想打造一个士兵英雄,最好就是这一带土生土长的,这样一来,老百姓能看的见摸的着,一可以坚定当地人支持我们的决心,还可以让他们知道小鬼子也不过如此。克服对鬼子的恐惧心里。”何平想道,代写书信简直太委屈他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