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狼2周年征文]我的保卫干部生涯――第一次参与验尸

cs-wolf 收藏 35 178
导读:本文介绍了作者担任保卫干部后第一次参与验尸的经过

1993年10月26日早晨7点多,我再一次接到报案,一个老职工的大女儿死在家中。

我赶到现场时,已经有几个周围邻居闻讯前来安慰死者家人。

我来到死者家中,一进门,就看到死者连同被褥,停放在门厅。我觉得奇怪,就问死者儿子:“你妈怎么在这停着?”他告诉我,本来在床上,让人抬到这了。那就是说,我看到的现场已经被移动过了。

经过了解,得知早晨死者家人叫死者起床,但死者毫无反应,家人遂推门叫醒死者,发现人已经死亡。死者家人的哭喊惊动了周围邻居,大家前来询问,后又一起将死者连同被褥抬至门厅走廊。

死者生前情况我知道一些。死者为女性,现年38岁,生前有吸毒史,为养活自己吸毒,死者生前还有诈骗行为。但死者最近表现正常,没发现有身体上的疾病现象。随即我走出门,将情况报告了公安机关。

8点多,刑警大队的田队长带着一班人马开车来到死者楼下。我将他们接入现场。田队长分排人马开始工作。两个人开始了解基本情况,老马开始检查尸体。我将无关人员请出门外,协助老田调查取证。

根据死者家人反映,死者身患心脏疾病,最近总说心口疼,昨晚睡前吃过药就睡下了,今早发现死亡。

死者生前只有一个病历,看不出有什么心脏疾病的相关记录。老马对尸体的初步检查反映,死者并非因心脏疾病致死。

情况复杂了。为了减小影响范围,老田向上级做了报告,上级指示,现按治安案件立案,同时进行进一步尸检。

当老田给死者家属提出带尸体回去验尸的要求时,死者家属不干了。他们说人已经死了,不能再挨那一刀,要留个全尸。老田看着我,那意思很明白,该我上了。

我将死者家属叫到一边,慢慢给他们讲了为什么要验尸的道理,并提出,如果不验尸,就查不清死者的真正死亡原因,要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处理了,那以后你们的嫌疑就大了,这对你们家人、对孩子都不好。慢慢的,死者家人同意了验尸的要求,但同时也提出,能不动刀就不动刀。这时,老田也不失时机的告诉他们,公安机关验尸,是很尊重死者的,不会乱来,能不动刀的就决不动刀,这一点请他们放心。随即老田用对讲机叫来了运尸车。几个人一起将死者抬上担架,运往定点医院停尸房。死者家属也随后跟来了。

到了医院,我们把死者家属劝阻在门外,几个人将尸体抬上一张镶嵌了白色瓷砖的水泥台。尸体已经开始僵硬了,老马几下就将死者的衣物扒得精光。一具赤裸的女尸呈现在大家眼前。

为了不让自己产生呕吐的感觉,我早就躲在一边。但是这具女尸并没有出现我预想中的吸毒者的腐烂身躯。

死者躺在那里,面部表情显得安详,只是因为心脏早已停止跳动,血液不再循环,尸体显得有些煞白。平时,我们见过的鲜活女人早已无数,我想没有几个人会见到一个女人就去盯她的隐私部位。可现在,这具尸体躺在那里,女性的隐私部位却显得那么扎眼。我赶紧把眼光移向别处。

老马拿来一条毛巾,盖在死者的隐私部位上。先是检查了尸体外表,看尸体外表是否有外伤、淤痕。从尸僵、尸斑情况看,死者已经死去6小时左右。接着老马开始检查死者头部,他用手触摸了死者头部一编,又用一把梳子细细的分开死者头发,看死者头部是否有外伤、血痕,又掰开死者嘴巴,检查死者口腔、喉部是否存在异物或是留有其他异物残留,又检查死者鼻孔,看是否有其他异样。接着他又开始检查死者胸部,用手触摸死者肋骨、乳房,查看死者胸部是否有骨折、变形现象、乳房是否有肿块。又检查死者腹腔。老马用手敲击了一编死者腹部,看死者是否有腹腔积液、出血现象,触压肝部,查看死者是否有肝脏肿大、硬化现象。接着老马拿开死者身上的毛巾又检查了死者隐私部位。最后老马开始检查死者四肢。在检查过程中,老马一边检查尸体,一边报告着检查情况。当检查到死者左侧胳膊时,老马抬起头问我:“她在打针?”我知道,老马说的打针是指注射毒品。“我知道她在吸,没听说打针啊?”老马看着死者的胳膊说:“时间长了,全是针眼。”老马的助手在验尸报告中记下了这个情况。最后老马抬起头,叹了一口气说:“其他的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老马的一身叹息,无疑是给我们大家心上压了一块石头,那意思很明显――尸表检查,未发现明确死因。

怎么办?难道非要动刀不可?我拿出烟,给大家散了一圈,老马冲我抬抬套着橡胶手套的手,意思是没法抽。其他几个人点上烟,都不啃气了。

说实在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是法医老马,他也不愿意打开死者尸体,打开了,就要拔拉,拔拉完了,还要缝合、冲洗、消毒,再粘贴胶布,很麻烦。看大家都在沉默,老田又开始看我了,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你去向家属解释。

怎么才能既不动刀,有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想了半天,忽然我想起了验血:“她不是在打针嘛,抽点血看看。”老马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古怪的笑容,点点头,拿起针管扎在死者胳膊上。大概是死亡时间已长,出血不是很利索,血色有点发黑。

血样拿走了,大家趁这一段时间,都走出验尸房,房子里消毒液的味道太熏人了。

大概一小时后,老马回来了,一见我们就苦笑了一下:“这女人疯了,注射过量。”

死因查明了,大家都松了口气。

老田叫过死者家属问他们:“你们知道她在吸毒吗?”家属不出声了。老田告诉他们,是注射毒品过量致死。突然,死者的母亲一下大嚎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得昏天暗地。我赶紧上前安慰,让死者的妹妹叫来出租车,先把她母亲送回去。随后,又征求死者家属意见,将死者停在医院太平间。

做完扫尾工作后,我在验尸报告上签了字,走出验尸房。

看着外面蓝蓝的天空,艳阳高照、白云飘荡,深秋的树木一片金黄。人们有的匆匆走过,有的慢慢度步,脸上或笑或愁。我心里忽然感慨起来,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这人怎么就这么容易死?人活着多好啊。那一刻,我真想大喊几声:“人们啊,善待自己吧、善待家人吧、善待你的世界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