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英雄志7 八女投江

renwanji 收藏 0 314
导读:中国英雄志7 八女投江

中国英雄志7 八女投江


八位女英雄中只有三位生前经历流传下来了,她们是冷云(1915——1938),原名郑香芝,后改名郑致民,黑龙江省桦川县人。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佳木斯从事秘密抗日活动。1937年夏加入东北抗联第五军,在秘书处做文化教育工作。1938年夏初随五军一师部队西征,任妇女团政治指导员,同年10月英勇牺牲。杨桂珍(1920——1938),黑龙江省林口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出生,1936年加入“抗联”,1937年参加共产党,1938年随军西征时任班长。安顺福(1915——1938),黑龙江省穆棱县人,朝鲜族,中共党员,原“抗联”四军被服厂厂长。其他五位同志只留下英名,她们是班长胡秀芝,战士郭桂琴、黄桂清、王惠民、李凤善(朝鲜族)。

1、随军西征


1938年春,日本侵略军为了消灭东北抗日武装,纠集大批日伪军对东北抗日联军加紧了围攻。日伪军日益加紧对“抗联”部队的军事“讨伐‘,他们企图用强大的兵力,将“抗联”逼到北方国境线一带,将活动在松花江下游地区的“抗联”部队聚而歼之。


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跳出日伪军的包围圈,中共吉东省委和东北抗联第二路军总指挥部决定,所属四、五军主力向西南的五常地区远征,与在吉林地区活动的抗联第一路军和第二路所属的第十军打通联系,开辟新的游击区。


1938年4月,西征军开始行动。在西征军中有许多女同志,他们同男战士一样,跋山涉水,肩并肩地进行战斗。在战斗中她们发挥战斗员的作用,在战斗结束后,她们又是宣传员,在行军途中,她们还要照顾伤病员,承担着服务员的作用。


7月12日,妇女团参加了攻打楼山镇战斗,取得了胜利,使敌人恼羞成怒。因此,敌人频繁调动,企图对西征军形成包围,将我军消灭在西征途中。为了摆脱敌人,粉碎敌人的阴谋,西征军决定分路行动。护送西征的五军军长柴世荣率教导团及部分队伍返回刁翎地区活动,四、五军则分兵两路继续西进。两军妇女合并起来,原属四军的女同志并入冷云所在的五军妇女团,随五军一师行动。


8月间,西征部队进入五常县境后,遭到日伪军重兵围追堵截,空中有敌机侦察、扫射轰炸,地面有3000多日伪军围攻,抗联部队伤亡很大。在这种险恶形势下,五军一师剩下的100多人返回牡丹江下游刁翎地区寻找军部,进行休整。这时原有30余人的妇女团,经过多次激烈的战斗,大部分都牺牲了,妇女团只剩下指导员冷云,班长杨贵珍、胡秀芝,原四军被服厂厂长安顺福(朝鲜族),战士郭桂琴、黄桂清、李凤善(朝鲜族)和王惠民等8名同志了。她们年龄最大的23岁,最小的才13岁。8名女战士经过长期艰苦的战斗考验,已经变得十分坚强


冷云原名叫郑香芝,冷云是参军后的化名。小学毕业后,她考入设在佳木斯市里的桦川县立女子师范学校读书,在革命教师的教育影响下,思想觉悟有很大提高,爱国思想变得更加强烈。她决心效法秋瑾等巾帼英雄,为中国的独立富强贡献自己的力量。为此她郑重地把自己的名字改为“郑致民”,有时也写成“志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佳木斯和桦川县各界爱国群众,纷纷集会游行,揭露和抗议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郑致民一方面积极残疾抗日的宣传活动,另一方面还计划着去投奔在附近地区活动的抗日武装部队,只是由于没有人推荐介绍,最后没有去成。但是在宣传抗日运动中,郑致民得到了很好的锻炼。佳木斯陷落后,郑致民仍然积极从事抗日工作。1934年夏天,郑致民在她的老师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秘密开展抗日斗争。1935年底,郑致民从女子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到悦来镇任小学教师,继续从事抗日活动。


郑致民到五军后,便化名为冷云,这是取意于唐诗“冷云虚水石”的意思,表示她要抗战到底的崇高理想和决心。在此同时,吉乃臣改名为周维仁,也到了部队,经过组织同意,他们两人结婚,成为志同道合的战友夫妻。冷云开始在军部秘书处从事文化教育工作,在这期间,她积极工作,为战士们编印识字课本和宣传材料,热情为战士们讲课,还教战士们唱歌,为活跃部队文化,坚强战士们的斗志,起了很好的作用。后来在她的要求下,调到五军妇女团担任小队长和指导员,投入前线战斗。


1938年春,冷云在密营里生下了一个女孩,但是由于战争环境的恶劣,没有营养,她生完小孩后,身体非常虚弱;不久又传来丈夫在战斗牺牲的消息,使她非常悲痛,但她忍受着感情上的沉重打击,仍奋力工作。


5月间,四、五军开始集结行动。由于不断遭到日军的阻击,直到6月下旬才到达远征集结地牡丹江游刁翎地区。五军妇女团也奉命参加此次远征。冷云为了远征行动方便,只得忍痛将刚生下两个月的小女儿,请求军部副官谢清林抱着送给了依兰县土城子的一位朝鲜族农民抚养。


历尽千辛万苦,妇女团的八名同志终于随军回到了牡丹江边。


她们随大队在海林截获了敌人水营的三只船,,渡过了牡丹江,然后又顺山道向北走,10月下旬的一天夜里,队伍来到乌斯浑河边,并露宿在刁翎县(今林口县)三家子屯附近乌斯浑河西岸柞木岗山下的河滩上。乌斯浑河是牡丹江的支流,距牡丹江入口处只有七八里路,是渡河的道口。平时水浅,车马人等都能涉过。他们准备从这里过河,再绕道去克斯克山里,寻找五军军部。


深秋季节,冷风阵阵,寒气逼人,有些水坑已结成薄水。队伍为了取暖,分散烧起了十几堆篝火,大家围着火堆休息。由于长期饥饿和行军战斗,战士们极度衰弱、疲乏,一躺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18岁的小姑娘王惠民,因生活艰苦,严重缺乏营养,身体非常瘦弱,经不往这夜寒露冷,尽管身在火堆前,也还是蜷曲着身子瑟瑟发抖。冷云怜惜地把这个小妹妹搂在怀里,把她的两只瘦弱的小手掖进胸前的衣服里暖着。王惠民的父亲原在五军军部任副官,家里房屋被日军烧毁,她参军不久爸爸就牺牲了。她更加仇恨日本强盗,战斗十分顽强。


杨桂珍也只有18岁,是刁翎柳树河子人,她从小母亲病逝,17岁出嫁,不久丈夫病死,婆家人虐待她,海把她卖掉。五军妇女团到她家乡活动时,她就参加了部队,在家里时,他连名字都没有,参军后,大家就给她取了一个很珍贵的名字,意味着她参加革命的宝贵精神,就叫“贵珍”。1937年她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班长。


安顺福气是原来四军被服厂厂长,中共党员,她丈夫也是四军四团政委,在战斗中牺牲。她强忍悲痛,参加西征,帮助冷云做好部队的思想工作。


就在冷云她们围着火休息的时候,正好日伪特务葛海禄从附近的样子沟下屯去上屯找他的情妇寻欢,他在路过时,远远看见河滩上有几处火光。凭着他做特务的嗅觉,判定这是抗联战士。于是他悄悄下山,向日军报告了这一消息。日军队长根据葛海禄报告的火堆数量,推断抗联战士人数不少,仅靠他的小分队无法打赢,便联系日军司令,连夜调集大批敌人前来增援,向“抗联”队伍扑来。


3、遭敌偷袭


次日凌晨,休息一夜的队伍准备出发,师长命令会泅水的师部参谋金巨峰带领8名女战士先行渡河。当他们走到河边时,发现由于河水暴涨,原来的渡河道口已经被淹没了。金参谋只得先下河探水,让冷云等跟在后边。还没等冷云她们下水,突然岸上就响起了枪声。于前夜里包围上来的敌人,开始向“抗联”队伍发起了进攻。


由于事发突然,“抗联”战士们只得仓促应战,“抗联”又处于不利位置,于是大部分“抗联”战士边打边向西的密林中撤退。而冷云她们几位女战士在被隔在河岸边,为了掩护部队西撤,冷云命令战士们隐蔽在草丛中,向敌人射击,她说:“同志们快向敌人射击,把敌人火力吸引过来,让大队冲出去!”于是她们一齐向敌人开枪,把敌人全部引了过来。


正在指挥突围的大队领导突然发现,8名女战友为掩护大部队突围,据守河边,处境非常危险。于是又率队折转回来,向日伪军反击,力图把她们接出去。但为时已晚,在日伪军猛烈火力阻击下,队伍伤亡很大。冷云等看见大队为救援她们又不惜冒死转回来,很受感动,但她也意识到,如果大队为了救他们而与日伪军硬拚下去,损失必会更大,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于是,冷云领着7名战友,对着远处齐声高喊:“同志们!快冲出去!不要管我们,保住手中枪,抗日要紧!‘大队几次冲击都没有成功,只得忍痛向柞木岗山上撤去。


日伪军见抗联大队撤走,追赶不上,就集中火力向冷云她们据守的河边进攻,企图活捉她们。冷云等8位女战士,人少力单,使用的又都是轻武器,弹药也很少,面对敌人的猛烈火力,冷云清醒地知道这是一场酷烈的恶战,她们每个人只有二三十粒子弹,不能和敌人对射拼消耗。她告诉大家说:“同志们,要节省子弹,等敌人靠近了再打!‘冷云指挥7名战士分散开,隐蔽好,这一枪,那一枪,枪枪瞄准,使敌人误以为她们有很多人。日伪军嚎叫着冲上来,冷云让大家准备好手榴弹,待敌群逼近时,她大喊一声:“打!‘一排手榴弹抛出去,“轰!轰!轰......‘日伪军被炸倒一片,没死的敌人吓得连滚带爬地退了回去。


敌人摸不清柳条丛里的底细,没有再进攻,只趴在地下射击,子弹在她们的头上呼啸着。


天快亮了,东方出现了黎明的曙光。冷云抬起沾满尘土和硝烟的脸,两只愤怒的大眼睛向四外扫视。她们所在的地势很不利,隐身的柳条已被敌人的机枪子弹削平了,那些能够遮身的荒草,有几处也被炮火烧着,冒着浓烟四外蔓延。身后是百十米宽的大河,卷着巨浪向北奔腾流去;河对岸是大、小关门嘴子山,山上经霜的柞叶,在晨曦在照射下红彤彤的,像无数面血染的战旗。


冷云看罢地势,又回首注视着正面的战场。敌人挨炸吃了亏,更加疯狂了,连连用追击炮向河边轰击,柳树丛和荒草燃烧得更炽烈了。炮击停止后,敌人又发起了冲锋。冷云大喊一声:“打!狠狠地打!‘她们一边向冲上来的敌人猛射,一边又投出几颗手榴弹。敌人退却了,暂时停止了进攻。


在紧张的战斗中,冷云转头看看战友们,见黄桂清、郭桂琴负了伤,急忙撕下自己的衣襟,和杨贵珍一起给她俩包扎。安顺福、胡秀芝、李凤善、王惠民正脱下自己的衣服扑打着烧向身边的大火,冷云让她们架起负伤的战友,借着荒草燃烧的浓烟,迅速地撤到河边的土坎下。


八名“抗联”女战士的子弹打光了,手榴弹也只剩下了两颗,战友们又负了伤,怎么办?前面是凶恶的日伪军,背后是汹涌奔腾的大河,她们8个人都不会泅水。摆在她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被俘或战死。而被俘受凌辱,是她们绝对不愿走的路。冷云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战友们,大家的眼睛也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命令。冷云最后下定了决心,刚毅地对大家说:‘同志们!咱们是共产党员、抗联战士,宁死也不做俘虏!现在咱们已弹尽援绝,只有淌水过河。能过去,就找到军部继续抗日,战斗到底;过不去,就跟乌斯浑河水一起永生吧!为了祖国的解放而战死,是我们最大的光荣!”


“指导员说得对,咱们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过河!”安顺福坚决地响应。


‘对!过河!‘其他6名同志齐声回答。


这时,日伪军发现河边只有几个抗联战士,就疯狂地冲了上来,还不住地叫喊着:“你们跑不了啦,赶快投降!‘‘捉活的!捉活的!‘


‘同志们,下河!‘冷云站起来,把空匣枪插进腰里,和杨贵珍把最后两颗手榴弹奋力扔向冲上来的敌人。战友们互相搀扶着下到河里。突然从河对岸远处飞来一串机枪子弹,小战士王惠民身子一歪倒下,殷红的鲜血从胸口涌了出来。冷云刚要去抱她,一颗子弹打中了她的肩头,胡秀芝连忙把她扶住。安顺福抱起小王,眼睛里没有泪水,只有仇恨的怒火。原来河东小关门嘴子山头也被日军占据,他们用机枪火力封锁江面,企图阻止抗联战士渡河。


冷云用手捂着伤口,坚定地说:‘走!‘胡秀芝搀扶着冷云,杨贵珍和李凤善背起负伤的小黄和小郭,大家手挽着手,高唱着《国际歌》,向河心走去。“……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水深浪急,寒流刺骨,悲壮的歌声回荡在乌斯浑河上空。


日伪军看见把他们数百兵马拖在河边三四个小时,并击毙了他们10多个人的竟是几个抗联女战士,真是气得发昏。日军小队长桥本歇斯底里地狂叫:“打!统统的死了死了的有!‘罪恶的子弹呼啸着从女战士的头上、身边飞过,她们忽而倒在水里,忽而又挣扎起来。这时,一颗迫击炮弹在她们的身边爆炸,掀起一股冲天巨浪,之后水面上再也看不见女英雄们的身影,再也听不见低沉雄壮的歌声。只有汹涌的波涛,奔腾的浪花,似乎在为英雄的灵魂哭泣。


八女投江的英勇事迹早已传遍全国。鼓舞人们奋勇杀敌。新中国建立后,为弘扬八女先烈的精神,1986年9月17日牡丹江市建立起一座巨型‘八女投江纪念碑”。当时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妇联主席的康克清亲笔为工程奠基题词:‘八女英灵,永垂不朽!‘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