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英雄志6 王铭章

中国英雄志6 王铭章


王铭章(1893-1938),字之钟,1893年出生于四川省新都县泰兴场一个小商人家庭。父母早逝,靠叔祖父的资助,上了新都县高等小学,1909年考入四川陆军小学第五期。抗战爆发后、率部出川抗战,为川军第四十一军代军长、一二二师师长。1938年3月17日固守滕县,以劣势兵力武器顽强抵抗日军。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基础,最后以身殉国,牺牲时45岁。

1、出川抗战


1937年9月5日,王铭章率领所在的第四十一军和第四十五军,编为第二十二集团军,在邓锡侯将军的统率下,徒步走出四川,北上奔赴抗日战场,加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属下的战斗序列。部队到达山西后,正值日军大举进攻娘子关。王铭章即奉命率所部第一二二师火速增援娘子关。1937年10月24日,王铭章率部在娘子关西南侧的东回村、西回村中间地带与西犯的日军第十四师团展开遭遇战。王铭章所率的川军装备十分落后,仅有自产的七九步枪和少数轻、重机枪,许多部队还以大刀、手榴弹为主要武器,并缺乏野战医疗、救护、运输等后勤组织。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军,王铭章率领全师官兵,以落后的武器装备,发扬不怕死的爱国主义精神,同敌人展开了激烈争夺制高点的战斗。王铭章亲临前线督战,战况空前残酷。苦战七日,双方损失惨重,但我军阵地岿然不动,保证了大部队的调动转移。


1937年11月,第二十二集团军奉命调往徐州、砀山一带,以阻截沿津浦线南下之敌。1938年1月,蒋介石在开封召开军事会议,处决了不战而退的山东军阀韩复榘。会后决定,以王铭章为四十一军前敌总指挥,代现军长指挥全军。王铭章奉命率部防守津浦线北段之滕县。


1938年的3月,虽然已是春天,但寒气仍然逼人。此时,率四十一军一二二师驻防在鲁南大地上的王铭章感觉不到春意,因为敌人即将来犯,他以前敌总指挥指挥各部严加布防,以迎接来犯之敌。


自北上抗日以来,已经半年时间了,王铭章脑中的弦时刻紧绷着。他时时想起去年,也就是1937年9月12日那天,在德阳,他和将士们一起,慷慨誓师,发誓用行动、用热血抵抗日寇,报效国家。先去山西,现在又被调到山东,只要是抗日,不管到哪里,他都不在乎。他甚至无暇去想妻儿老小,反正在北上之前他已经回了老家新都,立好了遗嘱,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


王铭章所部驻防的地方是津浦铁路的一个隘口——滕县。从3月初起,日军就开始在滕县以北的兖州、邹县集结重兵,12日,又把精锐之师矶谷第十师团开到邹县,目的就是向南推进,夺取徐州这一贯穿南北东西的交通枢纽。要夺徐州,滕县首当其冲。


守卫滕县的任务是由第五战区布置、第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孙震下达的。孙震知道,这是一场硬仗,王铭章在川军中早以英勇善战著称,这一重任非王铭章莫属。因此,孙震任命王铭章为第四十一军代军长,统一指挥一二二师、一二四师。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啊!虽说有两个师,每个师又有两个旅,但每个旅实际只有一个团的兵力,数量上远不能与敌人相比。而且部队使用的是四川土造的七九步枪、大刀、手榴弹,也有轻重机关枪、追击炮,不过为数太少,质量又太劣,炮弹装不进、发不出乃常有之事。至于敌人拥有的重兵器,像山、野、重炮,特种兵器如高射机关枪、战车防御炮等,王铭章的军队完全没有,甚至战场所必须的交通、通信工具。卫生装备器材,比如担架之类的,也太少了。要用劣势的兵力和兵器与敌人抗衡,力量实在悬殊。但是,将士们不在乎,每一个人都在摩拳擦掌、精心准备。望着与自己一道出生入死的将士们,王铭章慷慨激昂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以川军薄弱的兵力和窳劣的武器,担当津浦线上保卫徐州第一线的重大任务,力量不够是不言而喻的。我们身为军人,牺牲原为天职,现在只有牺牲一切以完成任务。虽不剩一兵一卒,亦无怨尤,不如此则无以对国家,更不足以赎川军二十年内战之罪愆!‘


滕县外围的战斗是在3月14日清晨打响的。地上,敌人以万余兵力、2O多门大炮、20多辆坦克向我方阵地猛攻。天上,20多架敌机助战,一时间,枪炮声大作,天地间只见火光烟雾,空气中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


14日一整天,敌人的炮火不间断,王铭章指挥滕县外围正面阵地的将士们奋力拼搏,敌人欲进不能,尝到了王铭章这块硬骨头的滋味。王铭章心想:敌人只靠正面阵地的进攻,难以达到目的,肯定会变换攻击方式的。果然,15日一早,敌人在攻击正面阵地的同时,又开始从侧面迂回,企图包抄滕县。王铭章虽想阻止敌人的迂回包抄,却力不从心,因为队伍胶着在正面阵地上,与敌人打得难解难分,实在没有力量抽身。


下午,前沿传回消息,敌人的先头部队万余人已到达县城东北十里处,步步逼近滕县。此时,滕县城内只有一二二、一二四、一二七三个师部和三六四旅部;每个师部和旅部只有一个特务连、一个通信连和一个卫生队,另外还有县长周同率领的警察和保安队。这样单薄的兵力怎能御敌!他一面电令远在百里之外、还未与敌交战的三六六旅火速回援滕县。同时摇通了集团军总司令部的电话,请求援兵。心急如焚的孙震总司令把身边惟一能战斗的部队四十一军直属特务营的三个步兵连派往滕县。守城兵力仍然太弱,王铭章拿起电话,命令正在北沙河前线与敌交战的七二七团团长张宣武立刻带一营的兵力跑步回城布置城防。


16日凌晨,铺天盖地的枪炮声、轰炸声把王铭章惊醒,他立即意识到,敌人已开始攻城了。从上午8点到10点,整整两个小时,地上飞来的炮弹、天上落下的炮弹,如雨点般密集;弹药的爆炸声、飞机的马达声震得人头昏耳鸣。特别是东关和火车站,成了敌人的重点目标,遭到狂轰滥炸。


为了御敌,王铭章召集一二七师陈离师长、一二四师税梯青代师长、三六四旅王志远旅长,以及城防司令张宣武团长一起商议对策。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最后,见大家意见基本一致,王铭章便抄起电活,要通了驻在临城的总司令孙震,他在汇报了滕县的战况后提出:“以目前城内兵力,固守滕县恐怕困难,能否出城机动作战?”孙震听完后,以毫无商量的口气回答:‘委员长来电,要我们死守滕县,等待汤恩伯集团前来解围。汤部的先头部队昨日已到临城,其后续部队亦正陆续赶到,我当催促王廉仲军赶紧北上,你应确保滕县以待援军。你的指挥部应立即移到城内,以便亲自指挥守城事宜。如兵力不够,可把城外所有的四十一军部队通通调进城内,固守待援!‘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固守待援,固守待援!‘放下电话,王铭章以一种毅然的豪气向大家宣布:“立即传谕昭告城内全体官兵:我们决定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立即把南、北城门堵死,东西城门暂留通道,也随时准备封闭。没有本师长的手令,任何人不准出城,违者就地正法!‘


很快,王铭章的指令传达到了每一个士兵。士兵们得知王师长决心与大家同在,很受鼓舞,个个决心以死相拼,杀敌报国。士气是一种无形的力量,高昂的士气是部队战斗力的保证。王铭章的军队就是这样,他们以血肉之躯使敌人难以前进。光是16日这一天,就有万余发炮弹落在滕县,东城门到东关一段不到500米的电话线竟被炸断了27次;敌人的10数架飞机也不间断地在城关低空盘旋。敌人从早至晚不断发起攻击,他们先是用炮火猛攻城墙,打开缺口,然后掩护步兵攻击前进,企图通过缺口入城。王铭章亲自跑到东关督战。当敌人的步兵进到缺口处,守城的勇士们立即抛下一群手榴弹,炸得敌人尸骨横飞。这一天,敌人发起三次大的攻势,每一次攻势中不间断组织步兵一批批攻击,但都被我守军打退。最后一次攻势,敌人甚至夺得了东关,但王铭章手下的将士们不惜以惨重的代价与敌人激烈肉搏,重新夺回了东关。这一天,滕县仍在守军手中,但是敌人已从东、南、北三面包围了滕县。敌人不习惯夜战,一到天黑,战斗自然就停止了。这样,从入夜到黎明成了守城军队重新布防最宝贵的时光。王铭章首先将城外四十一军的2000余名官兵撤回城内,这样,守城的力量又强了许多。然后命令将士们彻夜补充弹药、整修工事、挖防空洞、捆绑云梯,尽最大力量做最充分的准备。敌人此时也在调兵遣将。他们趁着夜色,集中了近4万人的兵力以及山、野、重炮70余门,战车四五十辆,准备次日一举突破滕县城防。


果然,17日天刚亮,敌人几十门大炮和27架飞机就开始狂轰滥炸,顿时,全城硝烟弥漫,火光冲天,炮弹的爆炸声、房屋的倒塌声连成一片,惊天动地,两小时后,滕县的大街小巷成了一片焦土,只有北关的美国教堂还依稀可辨。敌人的猛烈炮火致使南关的守城士兵被敌人炮弹炸死炸伤半数以上,一二四师三七O旅旅长吕康、副旅长汪朝廉亲临城墙根指挥督战,双双重伤;东关的工事被敌摧毁。守军以血肉之躯顽强地抵抗着敌人的坦克和猛烈的炮火。中午,一二四师七四O团团长王麟负重伤,政训员胡清溪也中弹牺牲。守军伤亡惨重。王铭章焦急万分,他一边指挥将士们抵抗,一边给军部发出电报:“黎明敌即以大炮向城猛攻,东南角城墙被冲破数处,王麟团长负伤,现正督师死力堵塞中。”但是,战局不断恶化,王麟团长终因伤势太重而牺牲,王铭章又一次致电孙震:“敌人以炮兵猛轰我城内及东南城墙,东门附近又被毁数段,敌步兵登城,经我反击,毙敌无数,已将其击退,若友军深夜再无消息,则孤城危矣。”到下午两点,南关、东关相继失守,守城将士们死伤惨重。王铭章明白,现在已到生命的最后关头,他给孙震发出了第三封电报:“友军仍无枪声,想系为敌所阻,目前敌用重炮、飞机从晨至午不断猛轰,城墙缺口多处,敌步兵屡次登城,屡被击退。职忆委座成仁之训,及开封面谕嘉慰之词,决心死拼,以报国家,以报知遇。”


发完电报,敌人已登上城墙,蜂拥入城。王铭章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直奔城中心十字街口,亲自指挥部下与敌肉搏。他要以自己的榜样去鼓舞那些战士们,杀敌报仇、杀敌报国。


临近黄昏,敌人攻入了西门,占领了西城墙,王铭章率领身边的参谋立即登上西北城墙,指挥作战。西门是守城将士与后方联系的惟一通道,失去这一通道意味着什么,王铭章非常清楚。他命令身边仅有的师部特务连的一个排夺回西门城楼,勇士们冲上前去,但全部壮烈牺牲。看着与他同甘共苦的弟兄们倒下去,王铭章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马上命身边的随从和他一道去西关指挥在那里与敌激战的三七二旅,他要继续与敌拼搏,直到最后。


此时,城墙上的敌人居高临下,王铭章的行动被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当王铭章率众人行至西关电灯厂附近时,敌人的机关枪密密麻麻射向了他们,王铭章中弹了,他知道自己不行了,“你们快同敌人拼去,杀敌!杀敌!不要管我,我死在这里痛快……”,他用急促的声音挣扎着对部下说完,便倒了下去。


王铭章牺牲后,战斗还在继续。尽管敌人大部队已冲入城中,将士们仍然继续拼杀;东门的守军一直坚持到黄昏,东北、西北两个城角和北面城墙天黑后仍在守军手中。北城墙的守军二三百人趁夜色突围出城,撤到后方,城内未能撤出的三四百人一直与敌对抗,逐街逐巷逐屋肉搏,重伤员则以手榴弹互炸殉城,宁死不落敌手,战斗一直坚持到18日中午。滕县守卫战中,王铭章部以付出伤亡四五千人的代价,抵挡了日军的精锐之师数万人达三天半之久。从而为后续部队赢得了时间,使敌人攻取徐州的计划归于失败。正如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所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是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造成之也。”就连日军中的记者也说:“1938年3月初,我军攻占济南后,组织濑谷混成支队,以步兵两联队配合相当数量的炮兵、坦克、飞机,继续南进,在泰安、兖州等处,均未遇到抵抗,但到滕县后,遇到四十一军之一二二师顽强抵抗三天,我军遭受很大损伤。”


王铭章以生命表现出我们民族高尚的气节,唤起了更多人抗日的决心。1938年5月9日,王铭章将军的灵柩抵达武汉时,万人空巷,在车站迎灵,在灵柩运回他的家乡四川新都的途中,群众的路祭络绎不绝,就连英、法在长江的船舶都鸣礼炮、下半旗致哀。郭沫若在1938年5月9日发表的广播悼词中赞颂道:‘王师长是我们炎黄的优秀子孙,是保国卫民的英勇战士,是中国的模范军人,他的死为国家、为民族、为全中国人民,他的勋名将永垂史册,他的精神将永远不死!‘***和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陈绍禹、秦邦宪、吴玉章、董必武联名写下一副挽联:


奋占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


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


蒋介石在战役结束后的3月30日给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回复电报:‘王故师长铭章,力战殉国,达成任务,缅怀壮烈,悼惜殊深,准给特恤一万二千元,转请国府特予褒扬,追赠陆军上将,由军委会依上将例给恤,并将生平事绩宣付史馆,以资矜惜,而慰忠勇!‘前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为王铭章墓园门额题写了“壮节殊勋”四个大字!


1984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正式追认王铭章为革命烈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