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骗杀46岁女聊友 家属要求判其死刑

风爱自由 收藏 8 220
导读:江苏南京的一位中年女教师,有稳定的家庭和收入,可时间长了,就觉得生活乏味,在网络上寻找刺激。网聊中,她结识了一个云南某大学在校生“秋的别馆”,他们虽然年龄相差20多岁,但在网上无话不说,以“姐弟”相称。“秋的别馆”先后骗了女教师14多万元,最终把她骗到昆明残忍杀害。据悉,这是我省首例网聊骗财杀人案。   网聊投缘结为“姐弟”   “姐姐”雷雨(化名)今年46岁,网名叫“红泥”,迷恋网聊,在全国各地结识了很多网友。2004年9月的一天,雷雨认识了“秋的别馆”,两人在网上聊得很投缘。“秋的别馆”并

江苏南京的一位中年女教师,有稳定的家庭和收入,可时间长了,就觉得生活乏味,在网络上寻找刺激。网聊中,她结识了一个云南某大学在校生“秋的别馆”,他们虽然年龄相差20多岁,但在网上无话不说,以“姐弟”相称。“秋的别馆”先后骗了女教师14多万元,最终把她骗到昆明残忍杀害。据悉,这是我省首例网聊骗财杀人案。


网聊投缘结为“姐弟”


“姐姐”雷雨(化名)今年46岁,网名叫“红泥”,迷恋网聊,在全国各地结识了很多网友。2004年9月的一天,雷雨认识了“秋的别馆”,两人在网上聊得很投缘。“秋的别馆”并不在意雷雨大他20多岁,亲切地称雷雨为“姐姐”,雷雨也把他当成了“弟弟”。


一次网聊中,“秋的别馆”说:“网络中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年龄、阅历、职业都不是交友的界限,惟一的标准就是感觉。”雷雨觉得这个小网友乖巧懂事,会体贴人。慢慢地,雷雨工作、生活上有了什么烦心事,就上网向“秋的别馆”倾诉。而“秋的别馆”总会耐心地听她述说,帮她排忧解难。时间久了,两人在网上无话不说,雷雨很信任这个小网友,心理上对他的依赖越来越深。


在一次聊天中,“秋的别馆”对雷雨说:“我在昆明一家投资公司工作,公司主要是帮助客户搞投资,生意相当好,一般来说,客户在我们公司投资1万元,1年下来,公司会返给客户1.2万元,收益达到20%。”雷雨一听就来兴趣了,深信不疑,主动提出要投资。


谎称“投资”巧设陷阱


从2005年开始,雷雨就向“秋的别馆”的账号里投钱,开始,还有些防备,投上千元,后来一次就投上万元。这些钱是她和丈夫多年的积蓄,是准备用来购置新房的,可雷雨瞒着丈夫和女儿陆陆续续把钱全部拿出来,要赚就多赚些,雷雨加大投资,到处向亲朋好友借钱。殊不知灾难正在一步步向她逼近。去年年底,家里要买房,朋友也催着雷雨还钱。雷雨向“秋的别馆”提出要收回投资、提取收益。“秋的别馆”找出各种理由搪塞,一会儿说老板出国了,一会儿又说要客户亲自到公司来拿。雷雨有些心烦了。去年12月30日,雷雨给“秋的别馆”下最后通牒。“姐,你相信我吧!要不这样,你下个月2号来昆明,到时我亲自带你去拿钱……”要钱心切的雷雨当即表示同意,两人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


形迹败露杀“姐姐”


今年1月2日,雷雨乘飞机到达昆明机场。“秋的别馆”当天没有失约,他特地到租车行租了一辆现代轿车到机场接“姐姐”。接到“姐姐”后,“秋的别馆”先拉着她到海源路一家餐厅吃饭,后又说要带她去看夜景,把车开到了王筇公路一无人之处。雷雨看了一会夜景,心里有些发毛了。“别看夜景了,快带我去见你们的老板吧!把钱给我。”雷雨催促“秋的别馆”。这时“秋的别馆”不得不说出事情的真相,“姐,我不是什么投资公司的。我是云南某大学的学生,钱我拿去做啤酒生意,全部都亏了。”


突然听到“钱全没了”,雷雨一下子就蒙了,上前去扯打“秋的别馆”,“秋的别馆”也一下子面目狰狞,一手捂住雷雨的口鼻,一手解下雷雨脖子上的围巾,用围巾死死勒住雷雨的脖子……


网友提供线索破大案


很快,雷雨就死在“秋的别馆”的手中,“秋的别馆”抛尸野草堆,搜走了钱包等物品,还拿着雷雨的手机向她的家人、朋友、网友发短信,以雷雨的名义谎称手机坏了,只能拨出不能接听,现她身在外地,急需用钱,让家人、朋友、网友给她汇钱过来。


雷雨的家人接到短信后有些怀疑,不知雷雨到底去哪儿?雷雨的姐姐试着在指定账户上汇了几百元钱,钱很快被取走。“是不是出事了,怎么会不说一声就出去,她去哪儿了呢?”家人打电话给雷雨的朋友询问其去向。一网友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说雷雨临走前告之要去昆明要钱,她还提醒雷雨要注意安全。


家人感觉情况不妙,赶紧报了警。警方通过侦查,很快于今年1月15日将“秋的别馆”抓获。得知他才是20几岁的在校大学生,所有人都很吃惊。“秋的别馆”供认,他的真名叫杨森,贵州人,今年24岁,是云南某大学的大学生,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还有1年就要毕业了。检察机关最后认定,雷雨通过银行汇款到“秋的别馆”账户里的钱总共是14万余元。


指控诈骗故意杀人罪


法庭上,公诉机关指控杨森犯诈骗罪和故意杀人罪。同时,雷雨的家人也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要求杨森赔偿43万余元。


法庭上,杨森对自己的行为懊悔不已,他说:“虽然我们只是网友,但任何人都不能替代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我错了,我心里很难过,感到很痛苦……”杨森身材瘦小,还是一脸学生气。杨森说:“我不想杀她。”


“你撒谎,你拿走被害人的围巾、手机和眼镜,是想销毁杀人的证据。”公诉人反驳:“尸体检验报告显示,被害人死时舌骨断裂,可见被告人下手非常之狠,根本不像他说是只想勒昏被害人。”


杨森的辩护人认为指控杨森故意杀人的罪名不能成立,其行为应是过失致人死亡,理由是杨森并没有“蓄意”。可当法官问其“过失”在哪儿时,辩护人又不能明确说出。


家属请求判凶手死刑


雷雨死后,远在南京的家人悲痛欲绝,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昨天是中秋节,当人们都在团圆过节时,雷雨的家人却从南京远赴昆明参加庭审。雷雨的丈夫头发花白,一脸悲伤。“被告欺骗我妻子,诈骗达22万多元,这其中有10多万元是向亲戚朋友借的。被告当庭撒谎,杀人后还满口谎言,在此我们向法官表示,钱我们不要他还了,但请求法院一定要严惩,判他死刑!”


在作最后陈述时,杨森低着头哽咽着说,很后悔自己的行为,对自己给雷雨及其家人造成的伤害表示歉意。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没有当庭宣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