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磁战时代部队恢复用军号

远灯 收藏 0 125
导读:新华社郑州9月26日电 (黄书波、李成建)济南军区某摩步团二级士官张高森没想到,曾经一度遭到冷落的司号手在“确山-2007”演习中成了团里的香饽饽。 司号手曾经是人民解放军连以上单位负责通过号声传达指挥员命令的特殊士兵,他们能够以一把简单的军号,发出包括起床、紧急集合、火力支援和冲锋等108种命令。 尽管在反映战争题材的影视剧中经常可以看到司号手英姿勃发的身影,但现实中想当司号兵的人并不多。“谁都知道,现在部队都在强调高科技,那是一个没有前途的行当。”张高森说。 这种看法在部队相当普遍。张

新华社郑州9月26日电 (黄书波、李成建)济南军区某摩步团二级士官张高森没想到,曾经一度遭到冷落的司号手在“确山-2007”演习中成了团里的香饽饽。


司号手曾经是人民解放军连以上单位负责通过号声传达指挥员命令的特殊士兵,他们能够以一把简单的军号,发出包括起床、紧急集合、火力支援和冲锋等108种命令。


尽管在反映战争题材的影视剧中经常可以看到司号手英姿勃发的身影,但现实中想当司号兵的人并不多。“谁都知道,现在部队都在强调高科技,那是一个没有前途的行当。”张高森说。


这种看法在部队相当普遍。张高森所在团的副团长、有多个单位任职经历的张忠义说:“有了较为先进的通信技术手段后,很多部队不再通过司号传达命令,甚至这一技术在有的单位已经失传了。”


张高森参加司号手培训时也不情愿。2000年,他在训练中受了伤,连长找他做工作:“师里组织司号手培训,连里要保证参训率,抽不出人来参加,你就代表我们连去吧。”


经过两个半月的训练,张高森按规定掌握了108种号谱,但司号手的前途似乎比他想象的还不好。从2002年起,师里不再组织司号手集训了。


张高森找到当司号手的成就感,已经是2004年了。在一次演习中,“敌人”对张高森所在连实施火力覆盖,连长的指挥电台被干扰,无法命令部队疏散。紧急时刻,连长想起了张高森,命令他发出了疏散号令。


司号不受地形和时间条件限制的特点,让张高森产生了兴趣,他开始探讨跪姿、卧姿以及运动中吹号的技巧。


2006年10月的“确山-2006”演习,让张高森和他的号大出风头。那天,导演部给团里下达某项任务后就开始电子干扰,听着电台里刺耳的音乐,指挥员们急得团团转。关键时刻,张高森的号声传出了命令。


简易通信手段在复杂电磁环境下发挥的作用,让正在苦苦思索破解指挥通信联络不畅难题的参演某摩步师各级指挥员眼前一亮。


张高森所在团团长韩冰在总结教训时说:“不管土办法、洋办法,只要能解决问题就是好办法。”


团里随后加强了司号手的培训,规定每个连队必须配备一名司号手。与此同时,师里也专门组织了通信协同训练,旗语、手势、灯光、烟幕、声响等简易通信手段成为了必训内容。


“确山-2007”演习中,在“敌人”强电子干扰和己方保持无线电静默的情况下,各类信号兵简便快捷地传达着指挥员的命令。


参加“确山-2007”演习的导演部人员对某摩步师把简易通信手段作为高技术通信装备补充的做法表示肯定,总导演王军少将说:“我们在坚定走信息化道路、依靠高科技装备提升指挥通信能力的同时,不能丢掉简易通信手段,要两条腿走路。”


“确山-2007”军演见闻录:保存自己才能赢得战争


新华社郑州9月26日电 (记者 黎云、黄书波)在一个不起眼的山坳里,团长韩冰精心打造着团指挥所――120平方米的指挥控制中心内,视频系统可以连通指挥所的各个要素,电子地图上标识着全团的兵力部署情况,团到师、团到各作战分队的通信枢纽架设完毕,发电机正在进行24小时不间断供电。


一切看上去似乎都很完美。


但这个看似完美的指挥所只存在了两个小时,就被导演部勒令拆除。原因很简单,在指挥所身后的小山坡上,摩步团所属的3个营一字排开没有间隙,如果遭“敌”炮火覆盖,这里将伤亡惨重。


“如果是打仗,你还会这样部署你的3个营吗?”前来检查部队集结部署情况的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冯兆举问韩冰。


如果是打仗,你会怎么办?这成为“确山-2007”演习中,指导和落实实战标准的一个重要原则。在这个原则指导下,一支万余人的部队悄无声息地藏进了确山的沟沟壑壑。


在各个林地、村落中的营地里,看不到以往演习中整齐划一的野营帐篷,也看不到红底黄字的大幅标语和战士用子弹壳摆出的五角星。所有的帐篷和大型装备都依托地形,在伪装网和就地取材的柴草、树枝遮掩下,错落地隐入了山林中。


某坦克营的宿营地建在一个村子的西北角,依托院墙和两台运输车辆,完全被高粱秆覆盖起来。直到走到跟前,记者仍以为这是刚刚收拾下来的高粱秆,全然不觉里边有一个营的兵力。


但这个秘密营地依然被叫停,同时要求立即分散,以连为单位重新宿营。“一个营的兵力收缩在这里,被包围后如何展开?一颗炮弹落下来怎么办?跑都来不及了。”某集团军参谋长戎贵卿说,在他看来,单纯的隐蔽显然是消极的,还需要积极疏散才能达到有效保存自己的目的。


两名正在打谷场上负责警戒的哨兵受到了批评,原因是他们威风凛凛、军容严整地站在开阔的打谷场上,像雕塑。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形象哨,哨兵要进入掩体中去,要潜伏,要藏好。”演习总导演王军少将说。


为了加强部队的隐蔽疏散工作,导演部安排了“敌军”的侦察机在上空来回盘旋侦察,凡是被“敌机”侦察发现的各指挥机构,都将被认为是不合格,必须立即拉动,重新部署。


“首先要学会保存自己,才有可能赢得战争。”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冯兆举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