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戌秋.会于赤色堂共商“窃符”事,以为 “飞动”梨园乐事,故也.事毕,尤兴未尽.时乃中秋,月明星稀,凉风小起.约于晓风,见宋版书.甚怜之,价居高.不可得.喘嘘概数月.未能得也.

越明年.时至丁亥.暮春三月,百草勃兴,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乃神清气爽之时.飒飒东风细雨来,闲坐小窗又生制书之兴也.是日, 云销雨霁,卉木萋萋,仓庚喈喈.吉日也.阅典籍,查诸史,访长者,观实物.遨游于斋堂之内,奔走于市井之间.置笔, 集墨, 汇纸,购砚.遂成书.

是书,分上下卷.上卷者,汇诸史之实,集名家之言.乃录《史记》《列国志》《战国策》诸言.,并序.下卷者,皆余等拙作.徒增笑耳.不求闻达于世,苟图余等之乐.幸哉. 幸哉.


又序

谦谦君子义薄云天勇救赵,翩翩佳人侠骨柔肠巧窃符


知识连结


中原乃兵家必争之地,从古至今,这里上演过无数幕悲喜剧。在战国时期列国的互相攻伐中,一大批兵家应运而生,信陵君魏无忌作为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与当时的齐国孟尝君田文、赵国平原君赵胜、楚国春申君黄歇,并称为战国时期“四公子”。他不但精通军事,而且豪放善饮,有“酒仙”之称。信陵君广招门客,有食客三千。他不论对方贫富贵贱,都能谦恭对待,其中包括看守城门的侯赢、杀猪的朱亥等。这些门客在危难时候显身手,成就了信陵君的英名。


信陵君竊符救趙

第一幕

場景一

地點:信陵君府

人物:管家、僕人兩名、衛慶、龍賈、魏章、田需

道具:桌子(五張)、酒

佈景:正中置一桌子,此桌兩側各置兩張,桌上擺酒杯、果品。僕人甲立于前臺,僕人乙正在倒酒。

旁白:魏公子無忌者,魏昭王少子,魏安釐王異母弟也。昭王薨,安釐王即位,封公子為信陵君。公子為人禮賢下士,待人謙和有禮。是日,大宴賓客。

僕人甲:左將軍衛慶到-----!


上大夫魏章到-----!


衛尉龍賈到-----!


上卿田需到-----!


衛慶上,僕人乙引其入座。

魏章大搖大擺上,僕人乙引其入座。

龍賈上,僕人乙引其入座。

田需上,僕人乙引其入座。

四人坐畢,不見信陵君,四人交耳相聞,不知所措。


管家上

各大臣交頭接耳,面有疑色




管家:我家公子現往夷門迎賢者,各位大人稍坐片刻,公子隨後就到。

魏章:何許人竟煩公子親迎之。


場景二

地點: 夷門

人物:信陵君、侯生、市民若干、僕人兩名

道具:馬車(以雙旗代馬車)

佈景:背景夷門,侯生坐於夷門之下,扇一蒲扇,市民往來。



信陵君:吾素聞先生賢明,今寒舍略備薄酒,款待賓客,望先生同往。

欠身。



侯生:臣有課在市屠中,願枉車騎過之。

信陵君:依先生所言。 信陵君馬車行至夷門,下馬向侯生作揖。


侯生聽畢,稍頓衣裳,直坐馬車上,並偷眼望信陵君,信陵君安之若素,執轡。

場景三

地點:菜市場

任務:信陵君、侯生、朱亥、市民若干、僕人兩名

道具:菜攤、肉攤若干

佈景:市場中淩亂擺放攤位,諸販吆喝,市民往來



侯生下馬車,與朱亥在市中談,不時偷眼望信陵君,信陵君安之若素。兩市民竊竊私語。

市民甲:侯生者,一小吏,夷門監者也,竟無禮至此。孰不聞君臣之禮,尊卑之別乎!吾為信陵公子不平,視之甚怒!

市民乙:足下所言極是,吾平生之所見,唯信陵公子有此雅量。吾敬之甚矣!

旁白:一個時辰後

侯生:可行矣。


侯生與朱亥別,對信陵君。

信陵君恭敬請侯生上馬。兩人行至信陵君府。


場景四

地點:信陵君府

人物:信陵君、侯生、四賓客、管家、僕人

道具:桌五張、酒

佈景:與場景一同,賓客四坐已久,略有厭色。

管家:信陵公子回府。




信陵君:無忌遲矣,告罪告罪!

四賓客:公子不必多禮!



信陵君:為先生壽!



信陵君:為諸位壽!



眾大臣:為公子壽!


信信陵君亦坐,踞。

眾大臣神色傲慢,不屑之


信陵君:此侯先生,無雙國士也!



信陵君:先生真賢者,吾嘗數厚之,先生終不愛吾財,先生修身潔行數十年,吾實敬之。

龍賈:今聞公子言,侯先生真賢者也,吾敬先生。





信陵君:吾敬先生,願先生身體安康!


眾賓客皆驚。語畢,衛慶、龍賈一飲而盡,魏章、田需面有不悅,亦飲。侯生亦飲。

信陵君起,舉酒再敬侯生。

面向諸大臣,諸大臣亦飲。


信陵君:諸位為國操勞日久,今吾設宴,宜自樂! 管家上

信陵君與侯生上。讓侯生先行,作揖請之上坐,對賓客笑而作揖。

諸大臣起,亦作揖。

信陵君請諸大臣複坐,令侍者上酒。

信陵君舉酒敬侯生,飲盡,侯生亦飲盡。

信陵君後轉身面向眾大臣,舉酒敬眾大臣。

眾大臣起,舉酒,酒畢,自坐。


信陵君舉酒敬大臣,擊掌,舞上。

幕落。


第二幕

場景一

地點:魏王宮後殿

人物:魏太妃、趙使、內侍、魏王、信陵君

道具:書案、屏風、桌(二張)

佈景:立屏風,屏風前有一書案,書案側設二幾,魏太妃坐書案後,正欲喝茶。

內侍:稟太妃,大王與信陵公子前來請安。

太妃:快請。

魏王、信陵君:請母親安!

太妃:老婦安好,吾兒請起,看坐。

大王近來可好?無忌可好?

魏王、信陵君:甚好,累母親掛心。


魏王:母親緣何發愁?

太妃:無他故,見汝兄弟二人,吾倍思吾女耳。

內侍:太妃、大王,平原君夫人遣使求見。


太妃:快宣。





趙使:邯鄲勢急,切盼魏救。

太妃:邯鄲如何勢急,夫人可好?

趙使:秦圍趙都久矣,邯鄲之民,炊骨易子而食,民困兵盡,或剡木為矛矢,可謂急矣。

平原君夫人以下編于士卒之間,分功而作,家之所有盡以饗士,可謂困矣…

太妃:大王速救汝妹!倘吾女有失,老婦當侍先王矣!


魏王:母親寬心,為王者且不可保妹,有何顏面見天下人!寡人即刻召集群臣,共討出兵之策。


魏王、信陵君:兒子告退了。 內侍上殿,跪稟。

內侍下殿。

執禮

以手虛邀,魏王與信陵君坐定。

起身,拱手,語畢,再坐定。

魏太妃以手拭淚

面向太妃

面帶愁容

內侍匆匆上殿,跪稟

太妃作焦急狀,內侍下殿

趙使由一內侍扶進,作狼狽狀,若有傷,撲跪殿中,內侍下殿


愈急,向前探身




打斷趙使,起

魏王、信陵君亦起


安撫太妃,作義正言辭狀

太妃掩面而泣

匆匆下殿


場景二

地點:魏王宮大殿

人物:魏王、信陵君、內侍二名、晉鄙、秦使、衛慶、龍賈、魏章、田需

道具:屏風、書案、書簡、虎符、印盒

佈景:立一屏風,屏風前置書案,案上置一堆書簡、虎符,另一側置一印 盒。魏王端坐案後,信陵 君、魏章、田需立案前一側,晉鄙與衛慶、龍賈置另一側,內侍甲立于魏王側。

魏王:吾妹為平原君夫人,今秦以兵加趙,是無視寡人也

上將軍晉鄙,

寡人命汝為中軍元帥,以虎符為信,速領軍十萬前往救趙。


晉鄙:謹諾!


內侍乙:大王,秦王特使到。


魏王:快快有請。



秦使:秦圍趙都邯鄲,魏王――知否?

魏王:吾…已知之。


秦使:秦王遣僕至此,

欲交國書予魏王。



旁白:吾攻趙旦暮且下,而諸侯敢救趙者


已拔趙,必移兵先擊之。


秦使:僕書已帶到,望魏王好自為之。告辭!

魏王:秦王曰:但救趙者,必以兵擊之。眾卿意下如何?


田需:秦兵勢大,不可當,望大王速撤援兵,勿獲罪大國……

衛慶:放肆!鼠輩敢出此不忠不義之言。


大王,今秦以強兵加趙,乃不義之師,今又遣使辱我,是無視魏也。宜救趙為要,一揚國威!

魏章:衛慶將軍莫作意氣之爭!豈因禮儀小事斷送我魏國千秋社稷!秦,西戎也,誠不知禮。我泱泱禮儀之邦,奈何計較些須小事。況秦以兵加趙,此趙事也,無及魏。

信陵君:汝欲置吾姐于何地!吾姐適之平原君,魏趙即有聯姻之誼,奈何出此不義之言!想我禮儀之邦,何以見天下人!且魏趙乃唇齒之國,倘趙亡,魏何以獨存?唯今之計,當速救趙。

魏王:吾弟所言甚是。

田需:大王,公子欠思量。長平一戰,趙國四十萬健卒尚不足勝秦。我魏之區區十萬,于事何補。徒獲罪強秦耳!

魏王:卿言之有理。


龍賈:田上卿此言差矣。秦兵連戰數役,早已弊矣;又久圍邯鄲不下,銳氣喪矣,此秦兵一忌也;秦者,勞師而遠征,孤軍而深入,糧草難以維濟,此秦之二忌也;前者趙括小兒,紙上談兵之輩,雖四十萬而不可用,故敗也。今晉鄙老將,足智多謀,驍勇善戰,值此秦軍疲弊之機,雖五萬勁卒亦足勝秦,遑論十萬!勝負之數,存亡之理,當與秦相較!


魏王:龍卿家所言甚是。

魏章:大王,縱然此役小勝,然秦國力強盛,稍加恢復,又可行兵再戰。揮袖間,百萬之軍將至。汝欲使魏代趙捲入戰火也!

魏王:魏卿言之有理。

衛慶:且恕我不敢苟同魏大夫之言。

大王,今魏得以偏安,何也?正是趙為我等消弭兵禍,趙者,魏之遮罩也。倘為秦所滅,秦軍東進,即入魏境,魏安得不處戰爭之列?只怕失土亡國只是早晚。

魏王:甚是甚是,寡人不可坐視趙亡。

田需:衛慶豈敢危言以亂君!

大王,趙國值此兵禍,乃是趙王貪欲,貪取秦軍將下之上黨郡,故獲罪強秦。我等不救趙,如何獲罪于秦,又豈有兵革之禍?

魏王:卿言有理,卿言有理。


信陵君:田需寸光鼠目耳。

暴秦之欲何饜!奉之彌繁,侵之愈急。

大王,不救趙,魏亡乃早晚之事。救趙,我尚有一線生機。合縱以抗秦,雖一強秦,何敵六國哉!

魏章:公子終日以合縱為對外大計,然此番趙難,更見他國有何動靜?奈何獨以我魏出兵?

魏王:奈何獨以我魏出兵?


信陵君:非也,非也。大王,吾聞平原君率門客赴楚,已得楚兵四萬,正赴趙途中,若魏亦出援,齊、燕、韓、宋等必雲集回應。則合縱大計可成矣。且魏趙婚姻之國,不救趙,不義也。

田需:前者蘇秦,佩六國相印,六國勢強而合縱不成,今趙新敗,合縱安可成?

龍賈:前者,六國各謀其利,為秦所間,故縱約不成。今者,生死之交,存亡之際,必為一志,合縱之計可成。

魏王:撤兵則失義于趙,不撤又獲罪強秦,奈何奈何?



旁白:而諸侯敢救趙者,已拔趙,必移兵先擊之。

魏王:罷了,今朝酒醉今朝休,明日愁來明日愁。

魏王:寡人豈因一家之私而廢國之社稷,陷百姓于水火。來人,傳令晉鄙停軍。無寡人之令不可出戰。

信陵君:王兄……

魏王:孤意已決,卿休再多言。


信陵君:王兄,母親之命又豈可違之。

魏王:母親……

傳寡人旨意,有將此事傳入內廷者,殺無赦! 拍案大怒


晉鄙出列,跪應“諾”

取一半虎符雙手伸出交于晉鄙

上前雙手接過虎符,行禮,下殿

內侍匆匆上殿,跪稟。

魏王旋驚甚,做驚慌狀,內侍下殿

秦使大搖大擺上殿,目中無人狀,見魏王而不拜,語氣傲慢。

語氣小心翼翼,底氣不足

語“秦王”時側上一拱手,自懷中取出一書簡,單手呈上

內侍以雙手接過轉呈魏王,魏王展書視之

聲勢宏壯,聲音宏亮

厲聲

魏王驚落案上印盒

拱手甩袖下殿

卷上書簡交給內侍乙,內侍乙交予群臣傳閱,信陵君與眾人閱畢,皆有憤忿之色,眾臣閱畢,再由內侍乙上收回

出列,對魏王執禮


打斷,厲聲斥田需,氣憤至極,田需退回班列

對魏王執禮,語畢回列

出列,慢理絲條狀


擺手以示無關緊要

出列,直斥魏章,魏章回列


信陵君回列


出列,對魏王執禮



點頭肯定,田需得意回列

出列



咬牙切齒,作拼命狀

龍賈回列

出列

魏章回列

出列

衛慶回列

出列

點頭肯定,田需回列

信陵君出列,田需怒不敢言。

對魏王執禮

出列


點頭應聲回道。魏章回列



回列

出列


出列



魏王作思考狀。燈光一束集中魏王。魏王自言自語作左右為難狀。

語同前景

自言自語




上前欲諫

打斷信陵君,以手止之。

上前再諫

作思考狀

抬頭,語畢,帶內侍甲離去。





場景三

地點:夷門

人物:信陵君、門客若干、侯生、市民若干

佈景:置一城門,上書“夷門”, 信陵君率賓客過夷門,道有多圍觀者,侯生亦在其中。

旁白:信陵君自度不能得之于魏王,計不獨生而令趙亡,乃請賓客,約車騎百餘剩,欲以客往赴秦軍,與趙俱死。

侯生:公子何往?

信陵君:先生,實不相瞞,秦圍趙都邯鄲,勢急矣,而魏救不發,吾不忍坐視趙亡,乃約賓客同赴秦軍,與趙俱死。

侯生: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從。


信陵君:如此,無忌告辭矣。


信陵君:吾所以待侯生備矣,天下莫不聞。今吾且死而侯生曾無一言半辭送我,我豈有所失哉?



侯生:臣固知公子之還也。公子喜士,名聞天下,今有難,無他端而欲赴秦軍,譬若以肉投餒虎,何功之有哉?尚安事客?然公子遇臣厚,公子往而臣不送,以是知公子恨而複返也。

信陵君:願先生教我。

侯生:公子莫急。


可如此如此。可成,則北救趙而西卻秦,此五霸之伐也。

信陵君:此計大善。

謝先生。





叫住信陵君,執禮

還禮


作決死狀

欠身執禮,作相送狀

還禮告辭,與眾賓客再前行

作思考狀,自言自語

讓賓客先行,複轉身找侯生

見信陵君回來,大笑



執拜禮于侯生。

屏眾人,拉信陵君至一角落,輕言。



大喜

對侯生執禮

第三幕

場景一

地點:信陵君府

人物:信陵君、門客一、信陵君夫人

道具:一屏、一桌

佈景:中佈置一屏, 屏前一桌,信陵君坐於桌案後

旁白:數日後,信陵君府上

門客:稟公子,府中所派之行竊者已為大王所誅.

信陵君:吾失一良士矣!

大王可曾問供?

門客:未及問,行竊者已為大王誅.

信陵君:優撫其家.


信陵君夫人:夫君可為竊符之事煩惱?

信陵君:今竊符者為大王誅,此事為大王察,還複竊,難矣!侯生之計難成也!

信陵君夫人: 夫君勿惱,妾有一計.

信陵君:有勞夫人.


執禮於信陵君

長歎

焦急狀


門客應“諾”,下.信陵君長歎,信陵君夫人自屏風後出.



對信陵君耳語

信陵君拜夫人

幕落





場景二

地點:魏王宮花園

人物: 信陵君夫人、侍從若干、如姬

道具:花若干盆

佈景:園林,如姬賞花,侍女跟隨其後

侍女甲:稟王妃, 信陵君夫人求見.

如姬:快有請.

信陵君夫人:請王妃安.




如姬:夫人快快請起,勿需多禮.妾數日未見夫人,不知夫人安好?

信陵君夫人:承蒙王妃錯愛,妾一切安好.今見王妃,一 則請王妃安,二則……



如姬:夫人有話請講.

信陵君夫人:想必王妃有所耳聞,今秦圍趙都邯鄲,欲破之,王姐平原君夫人求救于魏,而大王懼秦,無意出兵.惟今之計,但求王妃!

如姬:吾區區弱女子,何以救趙?


信陵君夫人;趙之存亡,王姐之命,僅憑王妃!

如姬:夫人何需多言!妾父為人所殺,妾資之三年,自王以下欲求報父仇,莫能得.妾為信陵公子泣,公子使客斬妾仇頭,此大恩也!妾之欲為公子死,無所辭.請夫人回公子;但死不辭! 上臺道萬福

侍女甲下

信陵君夫人上,道萬福,如姬急忙攙住信陵君夫人





使眼色看如姬身後侍女,如姬會意,揮手使侍女下.




欲跪,如姬急扶住

語畢, 信陵君夫人與如姬耳語片刻


語氣誠懇




激動萬分,二人同下
















場景三

地點:魏安釐王宮

人物:魏王、信陵君、如姬、內侍兩名、舞女四名

道具:酒桌兩張、酒具若干、虎符

佈景:魏王端坐正中,信陵君側坐,兩侍者立于魏王側,如姬倚于魏王

旁白:是夜, 安釐王因朝堂辯論事愧于公子,于宮中設宴,兄弟小啜.

魏王:無忌,複飲一杯.


那日之事,莫怪寡人.寡人身系社稷,豈可置百姓于水火!

信陵君:然大王又何忍見王姐及趙之百姓陷於水火!

魏王:寡人何嘗不想救王妹,然暴秦已發強令,爾亦有聞之.

信陵君:大王豈不聞唇亡齒寒之理!

魏王:罷也罷也,今日只敘兄弟之情,不論國事!

如姬,公子素為國事操勞,替寡人敬公子.


信陵君:王兄請.

如姬:今大王與公子有此雅興,妾願獻舞一曲,為大王壽!

魏王:甚好.





信陵君:多謝王妃.

如姬:公子恩,妾當以死相報, 今為公子竊得虎符,望公子以蒼生為重,速救趙為要!


如姬: 公子……


信陵君:王妃何事?

如姬: 公子此去必功成名就,而虎符失竊, 如姬難逃一死,此番離別,必無緣再見……





如姬: 公子可否喚我一聲如兒!

信陵君:……如……兒……

畫外音: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旁白:三個時辰後, 魏王酒醒,發現虎符失竊,大怒.

魏王: 虎符失竊,必有內賊.

來啊.

將玉瓊宮所有宮監宮娥拿下,嚴刑拷問!

如姬:慢著,


虎符乃吾所竊,不幹他人之事!

魏王:寡人待汝不薄,賤人焉敢負我!

來人,


將此賤人拖出殿外,杖斃!


舉酒朝信陵君, 信陵君舉杯飲







如姬為信陵君斟酒,互使眼色

舉酒飲盡, 魏王飲盡

面向魏王


如姬翩翩起舞,不時敬酒, 信陵君亦敬,不多時, 魏王醉臥案上, 如姬從魏王身上尋出虎符,交與公子

拜如姬


信陵君複拜,轉身離開,行至台邊

上前一步,叫住信陵君, 信陵君轉身


燈滅,一燈照向如姬, 如姬獨演心理活動,做思考狀.語畢,飛身上前,抓信陵君手(或擁抱信陵君), 信陵君一時不知所措

良久

信陵君顫聲道

外傳來打更聲,三聲鑼響

信陵君猛然驚醒,撇下如姬,匆匆離去.



上兩武士,跪應“諾”

武士應“諾”

作義無反顧狀,揮手使武士退,跪下


欲怒,以酒潑如姬

二武士再上,跪應“諾”

二武士將如姬拖下

幕落










場景四

地點:夷門口

人物: 信陵君、侯生、市民若干、朱亥

道具:劍、祭台一張、酒爵一

佈景:與第二幕場景三同,祭台置於城門側

旁白: 信陵君竊得虎符,速與侯生會合.

信陵君:依先生妙計,已竊得虎符,今當速行,以救趙.

侯生:今尚有一事,望公子切記.

信陵君:先生有話且講.

侯生:將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國家.公子即合符,而晉鄙不授兵而複請之,事必危矣.

臣客屠者朱亥可與俱往,此人力士也,晉鄙聽,大善;不聽,可使擊之.

公子畏死乎,何泣也?

信陵君: 晉鄙宿將,往恐不聽,必當殺之,是以泣耳,豈畏死哉?

朱壯士!

朱亥:臣乃市井鼓刀屠者,而公子親數存之,所以不報者,以為小禮無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

侯生:臣宜從,老不能.



侯生:共工之子,黃帝之孫,赫赫道神,保衛行人.

有酒一尊,用以奉進,敬祈公子,沿路安寧.

有酒二尊,用以奉進,敬祈公子,馬到功成.

有酒三尊,用以奉進,敬祈公子,凱旋都門.

與侯生揖




拉過朱亥


語畢, 公子掩面泣


以袖拭淚

語畢,拜朱亥





公子、朱亥與侯生別,下

侯生往祭台祭

語畢,舉酒爵一

奠酒於地,再舉酒爵

奠酒於地,再舉酒爵

奠酒于地,祭畢,即拔劍自刎.

幕落
















第四幕

地點: 晉鄙大帳

人物: 信陵君、朱亥、晉鄙、士兵若干

道具:虎符、酒具若干、案幾三張

佈景:帳,正中置一桌子,左右再各置一張,魏老將晉鄙于軍帳中翻閱兵書

旁白: 信陵君一行日夜兼程,行至晉鄙軍營

士兵甲:報元帥,前方探馬來報,邯鄲被圍,切盼救兵,竟無一卒至之,百姓力竭,趙王甚急.

晉鄙:加派人手,嚴密監視,隨時來報,以防有變.

士兵甲:諾.

士兵乙:報——,稟元帥, 信陵公子帳外求見.

晉鄙:請——.



信陵君:見過老將軍.

晉鄙:老臣不知公子駕臨,有失遠迎,失敬失敬.

公子請上坐.



晉鄙:大王可好?


信陵君:甚好.

晉鄙:來人,斟酒.


為大王壽,為公子壽.

信陵君:為老將軍壽.

晉鄙:不知公子前來,所為何事?

信陵君:傳大王令:


晉鄙老將,勞苦公高,今已年邁,寡人不忍老將軍

以老邁之軀侍國,今由信陵君接替軍中事務,老將軍即回大樑,頤養天年.

晉鄙:這……

信陵君:有虎符為信,老將軍可合符以驗.


晉鄙:大王以十萬之眾托我,我雖固陋,未有敗戰之罪,今大王無尺寸之書,而公子徒手捧符,前來代將,此事豈可輕信?

公子暫請消停幾日,待某把軍伍造成冊籍,明白交付何如?

信陵君:邯鄲勢在垂危,當星夜赴救,豈得複停時刻?

晉鄙:實不相瞞,此軍機大事,某還要再行奏請.方敢……

朱亥:元帥不奉王命,便是反叛了!

晉鄙:汝是何人?








信陵君:大王有命,使某代晉鄙將軍救趙, 晉鄙違命不從,今已誅死,三軍安心聽命,向邯鄲進軍!

旁白:魏兵奮勇向前,平原君亦開城接應,大戰一場,秦王傳令解圍而去.世傳為“信陵君竊符救趙”, 虎符記到此落幕.


入帳,跪稟


放下手中兵書

下帳, 晉鄙起身踱步

入帳,跪稟

轉身,揮手.士兵乙下

信陵君、朱亥進帳, 晉鄙迎上前

執禮

拜信陵君

以手虛邀, 信陵君自坐于客席, 晉鄙亦回座

語“大王”時側上一拱手.


甲乙士兵上,依次斟酒

舉酒

亦舉酒,二人飲盡

放下酒杯

起身, 晉鄙單膝下跪, 信陵君娓娓道




作猶豫狀

信陵君取出虎符, 晉鄙上前合符,大驚.

仍猶豫狀,轉身踱步,作思考狀,自言自語


轉身走向信陵君





厲聲打斷晉鄙

朱亥袖中出鐵錘,向晉鄙當頭一擊, 晉鄙側身,仍被擊中肩膀, 踢翻酒桌,拔劍與朱亥鬥.須臾,晉鄙力竭, 朱亥擊其頭, 晉鄙腦漿迸裂,登時氣絕.諸將聞聲,乃入,

信陵君手握兵符

高呼,手指帳外

信陵君:大王有命,使某代晉鄙將軍救趙, 晉鄙違命不從,今已誅死,三軍安心聽命,向邯鄲進軍!

旁白:魏兵奮勇向前,平原君亦開城接應,大戰一場,秦王傳令解圍而去.世傳為“信陵君竊符救趙”, 虎符記到此落幕.



由于原来是有表格的,所以纯文本看起来比较乱,需要的话加.留下油箱,给你加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