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2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八章

老牛tiger 收藏 0 12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谢文东向众人挥挥手,示意他们都躲到楼上,众人会意,纷纷后撤,上到二楼。


他们二十多人刚进入二楼的走廊,就听楼下咣当一声,房门被人在外面踢开,接着,传来混乱的脚步声。谢文东脑筋急转,己方这么多人,在楼内想躲藏起来不被发现基本上没有可能,一旦和对方碰面只有一战了,而且还得速战速绝,不能被外面其他的敌人发现,不然,一起冲进来,己方难以抵挡。他对任长风、格桑、袁天仲说道:“一会敌人上来的时候,全里杀掉,不要给他们开抢的机会。”说着,他又对关锋低声说道:“你带着你的手下躲进房间里,不要留在走廊内。”


“是!”众人小声答应。关锋领着众囚犯悄悄进入房间,五行兄弟则带着李宵芸进入另一间房。


时间不长,楼下传出说话声,听其脚步,似乎在向楼梯的方向走来,谢文东向身旁的任长风三人点点头,然后各分散到走廊的两侧。


谢文东将安迪洛的尸体扶起,让其继续坐在轮椅上,而他的身子一低,躲藏在轮椅后面。


脚步声越来越大,皮靴踩在木制的楼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呻吟声。


谢文东双眼眯缝着,手里紧紧握着那把粘满鲜血的匕首。


安盟的匪军训练有速,枪法精准,手段残忍,和他们交战,谢文东要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而且在大规模的枪战中,再高明的身手也没有用,哪怕只是随意飞来的一颗流弹片也能在顷刻之间取你的性命。


几秒钟的时间,对于谢文东几个人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长。


咔咔!顺着楼梯,四名手持冲锋枪的黑人青年等上走廊。


此时,土楼内的灯早已关闭,二楼的走廊黑漆漆的,隐约中,你们看到走廊深处有个人坐在椅子上。


“哗啦!”四人条件反射性地齐唰唰将冲锋枪端起,对准椅子上的人影喝道:“把手举起来!(葡)”


黑暗中的人影一动不动,好象没听到他们的话音。过了好半晌,四名黑人青年相互看看,慢慢的,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到了近前,借着外面渗透近来的少量月光,这才看清楚早已断气时的安迪洛,同样也看清了他的小腹处仍在滴血的伤口。


“这个人也死了!是谁杀死的他们?(葡)”一名青年伸手按下安迪洛脖颈的静脉,停顿片刻,急忙收回手,满面疑惑地喃喃问道。当他们进入土楼的时间,已发现了对母女的尸体,当时他就觉得怪异,现在有看到一具男人的尸体,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间阴森的小土楼让他感到恐惧。


“不知道!”另一人摇头撇嘴,说道:“但这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要找到食物和值钱的东西就可以了。(葡)”说着,他摆摆手,又道:“你们去查查二楼的房间里还有没有其他人了。(葡)”


就在他们转身的瞬间,轮椅后的谢文东看准时机,突然窜出,一手捂住说话那人的嘴巴,另只手的匕首深深刺入他的后心。


那人两眼突然大张,其中充满了惊讶与骇然,身子剧烈地抽搐几下,便软了下去,只是身体被谢文东紧紧抓着,没有摔倒。


未发出任何声响,那人便已断气,他的三位同伴毫无察觉,正慢慢地向走廊另一侧走去。突然间,一道银光在三人的头顶闪过,接着,中间那人的脑袋竟然活生生的断落,轱辘到地上,再看他的身旁,多出一人,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软件。


走到最后的那青年看得真切,怪叫一声,举枪要打,可是,就在这时,他身后的棚顶又跳落一人,手中狭长的唐刀如同闪电,刺进他的后脖根,刀尖在他的喉咙前探出。


青年嗓子里发出咯咯的声音,抬起枪也随之脱手落地,直到此时,走在最前面,的青年才发现异常,急忙转回头,他看到了两名同伴的尸体正软绵绵地往下大倒去,同时,也看到一道银光射下自己的面门。


扑哧!袁天仲的软剑电一般刺进他的左眼,接着,又以更快的速度抽出,鲜血,在青年的后脑汩汩流了出来。


袁天仲自加入北洪门以来,武工没有增长,但杀人的手法可越来越熟练。


谢文东、任长风、袁天仲连杀死四人,说来慢,实则极快,之间毫无停顿,配合的一气呵成。当格桑从一间房门后走出的时候,四人都已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他挠挠头发,看了看他们三人,呵呵憨笑叹道:“你动作真快啊!”


“是天仲厉害!”谢文东赞赏的看了看袁天仲,含笑点头。


袁天仲受宠若惊的施礼道:“东哥,过奖了。”


更多章节 http://hi.baidu.cAAom/%C0%CF%C5%A3tiger 去掉里边大写的AA复制到地址栏



“若论当仁不让,这点你要向长风好好学学。”谢文东拍拍他的肩膀,走进房间,靠在窗边,向外观望。


这些武装人员将小镇里的百姓都集中在土楼不远处的一块大空地上,然后将抢来的物资一件件地搬进车内。


他们的人数比谢文东刚开始的估计要多很多,环视街道,到处都有武装人员活动的身影,恐怕人数已超过两百。


竟然有这么多人!谢文东吸了口气,这时,李晓芸、五行兄弟、关锋等人也纷纷走进他所在的房间,站在他身旁,关锋颇有顾虑地说道:“谢先生,敌人的数量太多了。”


“恩!”谢文东双目放光地点点头。


任长风向外望望,说道:“东哥,他们在做什么?”


谢文东苦笑道:“在抢夺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吧!”


“那为什么要把这些居民集中起来呢?”


“也许······”谢文东叹口气,说道:“他们要进行屠杀吧!”


李晓芸脸色一变,说道:“把这个小镇里的居民通通杀光?”


谢文东说道:“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来他们还有其他的什么目的。”


李晓芸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胳膊,说道:“文东,若真是这样,你能阻止他们吗?”


谢文东看了她一眼,摇头道:“他们的人员太多,我们根本阻止不了,何况,这是安哥拉内部的问题,应该有安哥拉的人自己去解决,我不想参与,也没有必要去参与。”


“可是,那都是一条条人命啊!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死吗?”李晓芸瞪大本来就不小的眼睛,直勾勾瞅着谢文东。


“非我族类,生死与我何干?”


谢文东的思想相对来说是非常保守的。他对安哥拉,甚至对整个黑人种族,谈不上有任何感情,由于肤色的不同,外貌的差异,文化、背景、国籍的种种差别,在他眼中,黑皮肤的人种不管男女,差不多都是一个模样,看着他们,就象看着动物似的,那么的陌生,那么的难以区分,在没有利益关系驱使的情况下,要他为了他们去冒险,去拼命,在他想来那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


李晓芸却不这么想,她以前在欧美留学过多年,思想要比谢文东开放得多,种族的观念也很淡,她娇声呵斥道:“但是他们也是人!”


说话间,外面情况有了变化,大批的武装份子开始抢夺人群中的儿童,把那些躲藏在妈妈怀中的孩子硬生生扯出来,扔到车上。


顿时间,空地内哭喊声连天。


一名年轻的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和上来的武装份子撕扯起来,还咬了对方一口。那青年勃然大怒,狠狠的把她怀中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孩硬拽出来,随后,一脚将她踢倒,手中的枪口一低,对着她的脑袋连扫数枪。


近距离的射杀,冲锋枪崩射出的子弹瞬间将那位年轻的母亲的脑袋打碎,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其他居民吓得连连倒退,不少人瘫软的坐在地上,小声抽泣着。


“混蛋!”李晓芸把外面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双眼露出火光。


谢文东目视窗外,冷漠的说道:“抢夺儿童,强制性向他们灌输思想,训练他们成为杀人机器,将其培养成忠于领袖于组织的童军,这是安盟一贯的手法,其童军 作战时表现出的凶残,也令全世界都为之震惊。”


“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不阻止他们?”李晓芸的语气不再平稳,变得激动,语调也提高了许多。


“我阻止不了。”谢文东淡淡的说道。


更多章节 http://hi.baidu.cAAom/%C0%CF%C5%A3tiger 去掉里边大写的AA复制到地址栏


这种现象,在处于战乱中的国家有发生,不是靠一两个能阻止的,战争产生罪恶,只有国家恢复和平,才能杜绝这样事情得发生。


李晓芸没有理解他话中的含义,怒声道:“你什么都没有走,怎么知道阻止不了呢?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我以前看错你了!你不去做,那好,我去!”说着,她突然回身,夺下一名死囚手中的ak47,透过窗户,对着外面的街道上的武装份子,毅然扣动扳机。


众人手中的枪都是上膛的,她这一开枪,只听的‘哒哒哒’,连续的枪声咋响,空弹壳飞溅,面前的玻璃窗被打个稀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