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百口莫辩:同居男友马上风——性猝死

4444shuaku 收藏 20 3644
导读: [center][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27_24984_6124984.jpg[/img][/center] 2006年11月20日,武汉某高校紧急下发通知,勒令在校外租房居住的学生三天内全部搬回校内宿舍,紧接着开始执行每晚的寝室查铺点名制度,对于夜不归宿的学生进行行政处分。一时间,部分学生被弄得手忙脚乱。租房的学生对此极为不满,抱怨校方的心血来潮。   满腹牢骚的学生并不知道,校方紧急通知的背后还有鲜为人知的突发事件--11月18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11月20日,武汉某高校紧急下发通知,勒令在校外租房居住的学生三天内全部搬回校内宿舍,紧接着开始执行每晚的寝室查铺点名制度,对于夜不归宿的学生进行行政处分。一时间,部分学生被弄得手忙脚乱。租房的学生对此极为不满,抱怨校方的心血来潮。


满腹牢骚的学生并不知道,校方紧急通知的背后还有鲜为人知的突发事件--11月18日,该校一名学生在校外租的住房内发生了命案。要亡羊补牢,校方这才发布了紧急通知。但对于命案的具体情况,不管是当事人的家属还是校方,均三缄其口。


辗转找到死亡男生的女友后,我们揭开了这件让人瞠目结舌的奇异命案......


灾难降临校外同居的男友突然猝死


曹阳来自浙江温州,家里有规模不小的家族企业,作为家里唯一的继承人,父母和爷爷奶奶对他几乎有求必应,进大学报名的时候,他已经开上了自己的小汽车。一表人才,再加上经济基础雄厚,曹阳顿有魅力,得到不少女生的青睐。


大一下学期,曹阳终于从众多女生中挑选出了自己的女友--自己同班的杨蕙然。杨蕙然来自湖北恩施,大巴山的水土使得她特别灵秀,皮肤光滑白皙。与娇生惯养的城市孩子不同,她很能干,也很独立,对轻浮男生的追求不屑一顾。


杨蕙然的脱俗和冷淡偏偏吸引了曹阳,在他狂轰滥炸的爱情攻势之下,杨蕙然最终被他打动,两人于大二时确立了恋爱关系,自进入大学,曹阳就没在学生公寓住过一晚。初次报到时,送他前来的家人就帮他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以月租1500元租下了一套两居室豪华装修的房子。曹阳每天开着车往返于学校和小区之间,享受着自由的生活。进人大三后,在曹阳的坚持下,杨蕙然答应也搬到小区居住。于是,两人早上一起去学校,放学一起回家,开车前往超市购物,下午一起在家做饭,俨然一对小夫妻,过起了校外同居生活。同居之后,两人的私生活也越来越开放。曹阳有时会在网上下载国外的A片调剂调剂生活。初时,杨蕙然还害羞拒绝,可在曹阳信誓旦旦的甜言蜜语下,女孩子的矜持慢慢被打消,正当年少、精力旺盛的他们孜孜不倦地享受着对方的身体带给自己的愉悦和快感。殊不知,一场劫难正在悄悄来临......


2006年11月18日,星期五,两人正好下午都没有课,于是一起开车去家乐福逛了半天,买了一些肉食和新鲜蔬菜,决定一起回家做晚饭。杨蕙然在厨房忙碌的时候,曹阳打开电脑在一个色情网站下载了一部最新的A片,打算作为晚上的调剂节目。


到了晚上l0点多钟,随着播放器的开启,让他们血脉贲张的镜头顿时展现出来。看到一半,两人都抑制不住内心的火焰,躺在了电脑前的地板上......地板冰凉,杨蕙然几次提醒曹阳回去卧室,都被正在兴奋状态的曹阳拒绝。突然,杨蕙然发觉曹阳的剧烈动作忽然停了下来,整个人沉重地压在自己身上。几分钟过去了,曹阳还是一动不动,她轻轻推推曹阳,没反应。她有点害怕了,努力推开身上的曹阳翻身坐起来,曹阳软软地倒在地板上纹丝不动,脸色煞白。杨蕙然害怕了,赶紧去摸曹阳的胸口,惊恐地发现对方竟然连心跳都停止了。情急之下,杨蕙然赶紧拨打110,110人员很快唤来急救车将曹阳就近送进了医院。然而一切都晚了。强心针和电击都没能挽回曹阳的生命,医生确诊他已经死亡,死因极有可能是心脏的问题。具体死因还需进行尸检鉴定。看着几小时前还生龙活虎的男友被蒙上白布推向太平间,杨蕙然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一下子瘫倒在医院的走道上。感情骤然结束,即将面对众人的猜疑、质问......自己该如何应对?医院在曹阳死亡后,马上将这一消息通知了校方,校方随即通知了曹阳的家人。法医拿出的尸检结果让校方尴尬无比:死者生前有性行为,死因为突发性心肌梗塞,确定为在性生活中过于兴奋导致心肌梗塞猝死。 ,曹阳的父母在保安花园清点儿子遗物的时候,发现了电脑里为数不少的A片以及曹阳和杨蕙然亲热时抓拍的视频照片。丧子之痛而致急怒攻心的他们情不自禁地将儿子的去世迁怒到杨蕙然的"不要脸"和对自己儿子的"勾引"上。儿子没了,自然也不能让那个"小狐狸精"好过。


恼羞成怒失去儿子的父母决定报复


出于保护杨蕙然的目的,校方在第一时间让她搬回了学生公寓。但曹阳的父母对校方的这种做法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并威胁校方,如果不告知儿子女友的名字、专业的话,就将此事闹到媒体,让学校对学生管理的疏漏和不作为付出代价。


在曹阳父母的强硬态度下,校方终于作出让步,告诉他们曹阳的女友叫杨蕙然,以及她的专业,并再三劝说他们:曹阳的死亡只是意外,和杨蕙然并没有关系。但曹阳的父母要求校方出面,安排杨蕙然和自己见面,说必须和她面谈一次。


当杨蕙然得知曹阳的父母要见自己的时候,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她已经从曹阳的口中得知了他的家世,也明白曹阳的家人把他看得有多重。虽然曹阳的去世并不是自己的责任,但毕竟是在和自己亲热的时候发病的。自己该如何面对曹阳父母的责难和质问?


尽管胆战心惊,杨蕙然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在校办会议室坐到了曹阳父母的面前,看着面前两位本应神采飞扬但现在因为悲哀而满脸颓丧的长辈,想起曹阳对自己的好,她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可是,曹阳母亲的话顿时让她如坠冰窟:"哭给谁看呢?你害死了我家阳阳,还打算在我们面前扮演受害者博取同情吗?"杨蕙然顿时呆住了,她没想到自己在曹阳父母的眼里竟会是害死曹阳的元凶。激愤之下,她倔强地回嘴道:"你弄清楚了,所有同学作证,是曹阳主动追求我的。"见杨蕙然还敢顶嘴,曹阳的母亲也冲动起来,口不择言道:"你别在我面前装纯洁,你心里明白阳阳发病的时候跟你在做什么。"杨蕙然顿时语塞。是啊,毕竟曹阳是在那样一个时间发病的,自己又怎能脱得了干系呢?


见杨蕙然不吱声,曹阳的母亲还意犹未尽,好些不好听的话语滔滔不绝地喷涌而出,言语中的侮辱味道也越来越重,并最终牵扯到了杨蕙然的父母身上,指责他们没有教好女儿......一开始,杨蕙然还极力容忍,希望曹阳的母亲发泄一通以后能解气,可听着对方的辱骂无休无止,还涉及自己深爱的父母,杨蕙然忍无可忍了,说:"你也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吧,据我所知,曹阳的病遗传几率很大,真要追根溯源,你这个当妈的才应该负责......",这下可捅到了曹阳母亲的软肋上。曹阳的母亲的确是个心脏病患者,根据医生的建议,她原本是不适合生育的。可为了留下后代,她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曹阳,自己在医院休克了三天两夜才转危为安。医生说孩子受到她的影响,心脏会比普通人脆弱一些。因此,从小到大,家里一直把曹阳呵护得无微不至。本以为孩子大了,身体好了,心脏应该也更强壮.却不料曹阳的心脏最后还是没能抵抗住激情时分的强烈刺激。丧子之痛加上杨蕙然一语中的,曹阳的母亲不得不面对自己一直回避的残酷现实 --遗传病。双重刺激之下,曹阳的母亲忽然一口气喘不上来,昏厥过去。一直没有出声的曹阳父亲见妻子也出了意外,赶紧抱起妻子就往校医院跑。看着又是一片慌乱,杨蕙然只觉得茫然。得知儿子死讯的时候,曹阳的父亲一直保持着冷静,就算在知道了儿子的死因后,作为一个男人,他也明白这个意外并不是杨蕙然的责任。可是,当杨蕙然三言两语激得妻子也心脏病发,被送进医院抢救的时候,他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他知道,如果不好好整治一下杨蕙然让妻子出口气,她的病恐怕还会严重。他不得不开始策划报复行动。


他一个电话召来温州的几个能说会道的女亲戚,然后向她们耳提面命。因为自己又闯了祸整天在公寓惴惴不安的杨蕙然做梦也没想到,一盆盆脏水已经备好,正要迎头向她泼来。


百口莫辩最受伤的女生走投无路


11 月28日,星期一。杨蕙然刚走出学生公寓准备去教室上课,一个陌生的女人忽然扑上来,不由分说就给了她几记重重的耳光,破口大骂道:"你小骚狐狸,床上害死了人,还有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上课?"一听到这么火爆的内容,路过的学生顿时轰地围了上来--虽然大家都知道杨蕙然的男友忽然去世,但因校方保密,只知道死因是心肌梗塞,却不知具体内情。杨蕙然窘迫到了极点,几次想转身跑掉都被对方死死拉住,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将四周挤得水泄不通,对方这才放开了手。杨蕙然四顾,找不到一条退路,又羞又急的她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面前的女人并没有放过她,更加绘声绘色地声讨起来,说就是因为她用色情电影勾引男友和她做爱,不顾男友的身体需索无穷,这才导致男友病发身亡......杨蕙然想反驳,却不知该如何启齿。


周围嗡嗡的议论声越来越大,看着围观的同学讶异、鄙夷、好奇的眼光,杨蕙然顿时觉得自己仿佛赤裸地站在大家面前,悲愤交加中,她终于选择了最好的逃避方式--晕了过去。同寝室的同学将她扶回了寝室。悠悠醒转后,杨蕙然泪流满面:身边那么多同居的同学,为什么偏偏只有自己摊上了这么不幸的遭遇,不仅失去了心爱的男友,还要面对这样的责难和侮辱。自己为什么就这么命苦啊?


害怕出门再遇到类似的侮辱,杨蕙然连去教室上课也不敢了,只好惶地躲在寝室里。可是,辱骂并没有停止,对方还知道了她的寝室,竟然堵在她的寝室门口继续污言秽语。杨蕙然只好关上寝室门,用被子死死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就连她自己也知道这不过是掩耳盗铃--对方的辱骂并不是骂给自己听的,而是骂给自己身边的同学听的。那些素不相识的女人的污言秽语让杨蕙然听了恨不得一头撞死,而同寝室的同学看她的眼神也从最初的同情、关切、愤愤不平变成了冷漠、鄙夷和漠然。她知道,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曹阳的死亡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自己已经成为众人心中Y D的代名词。,对于杨蕙然的被恶意攻击很快引起了校方的注意,他们再三跟曹阳的家人交涉,但曹阳的父亲根本不理睬,回答很干脆:"诽谤罪是指捏造事实,并公然损害他人人格、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如果传播的是真实的事实,则不构成诽谤罪。我们并没有无中生有地编排什么,虚假内容败坏她的名声,我们只是将阳阳死亡的真相说出来而已。如果这一切是假的,她大可以去法院告我们。"


校方哑口无言。的确,曹阳家长的行为无法构成犯罪。再说如果此事闹上法庭,必将更加闹闹嚷嚷,弄得人人皆知。为了缓解杨蕙然的压力,校方建议她先休学回家,等风声过后再返校上课。学校派车把杨蕙然送到长途车站,寒风凛冽中,她心如死灰,自己的事情已经在校内传得沸沸扬扬,就算曹阳的家人放过自己,自己还真的有脸再回来吗?


杨蕙然虽然休学回家,但对她的攻击并没有就此中止,战火反而从武汉蔓延到了她的老家恩施。曹阳的父亲很快就将杨蕙然的家庭住址打听得清清楚楚,在武汉让杨蕙然无地自容的声讨大军随即浩浩荡荡飞到恩施,准备向杨蕙然发起新一轮的进攻。


杨蕙然没敢告诉父母自己是回家休学,只说学校为了预防禽流感暂时放假10天。她打算在家呆10天以后一个人再回武汉找一份工作,租房住下来,等待风波平静。


一死一疯两个家庭的痛由谁来承担?


可是,第三天早上,当她搀扶着母亲一起上街吃早饭的时候,人群里忽然有个女人向她冲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与在武汉如出一辙的辱骂。杨蕙然的母亲有些意外,好脾气地劝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都不认识你的。""哦,你就是杨蕙然的妈妈吧?你怎么教女儿的?你女儿在学校勾引男同学上床,搞得别人死在她身上,这才被学校休学退回来的。难道她没有告诉你吗?"杨蕙然的母亲当然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事情。对方于是掏出一沓打印的照片扔到她脸上--这是从曹阳电脑的视频抓图打印出来的,是曹阳与杨蕙然亲昵时的画面,不过,这些照片都没有出现曹阳的正面,但一眼就能看出画面上的女孩子就是杨蕙然。


杨蕙然的母亲只瞟了一眼,全身就开始无法控制地发抖。"看清楚了吧?这就是你的大学生女儿,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龌龊事......"对方的嘴巴仍在不停地开合,看着身边围观的人群中那些多年来的老邻居、老朋友、老同事,杨蕙然的母亲用颤抖的手狠命给了女儿一记耳光:"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给我滚!" 呆若木鸡的杨蕙然被这一记耳光打清醒过来,泪水狂涌着拨开人墙,漫无目的地狂奔而去,她不知道天地之大,哪里才是自己能够安身立命的所在......


当杨蕙然的父亲终于在城区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女儿的时候,曾经清纯美丽的杨蕙然已经换了一个人,她目光呆滞、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臭气。嘴里还喃喃着:"我没有勾引他,我没有害死他......"--她,精神失常了!,杨蕙然的父母老泪纵横地将杨蕙然送进了人民医院精神科,医生确诊她是因为过度刺激导致短暂性的精神分裂,只要治疗得当,在一年内应该可以完全康复。见报复行动已经大获成功,曹阳的亲属终于放过杨蕙然返回。但女儿蒙此奇耻大辱并导致精神分裂,杨蕙然的父亲愤怒了。他前往学校调查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将曹阳一家以诽谤罪告上了法庭--尽管曹阳是在与杨蕙然做爱的时候因病去世的,但这并不能证明是杨蕙然勾引曹阳,更没有证据显示是因为杨蕙然的需索无穷才导致曹阳病发。曹阳的家人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杨蕙然身上,捏造两人独处时的事实,以虚构的细节对杨蕙然进行侮辱,并将这些言论四处散布,从而对杨蕙然的人格、名誉造成极大的伤害,并最终导致杨蕙然精神分裂。 面对杨蕙然父亲的指控,曹阳的家人当然不甘示弱,他们以原告并没有证据显示自己散布的言论的确是虚构、捏造为由进行反击。并随即反诉杨蕙然,指控她在得知曹阳有心脏病的事实后,仍然继续与其进行激烈的性爱,必须对曹阳的去世负责,并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和相关的丧葬费用。官司并不限于两家之间,与此同时,杨蕙然和曹阳的家人又各自要将校方告上法庭,曹阳的家人要控告校方疏于对学生的管理,任由校外同居泛滥,不作为和渎职,杨蕙然的家人则要状告校方没有尽到保护学生的责任,泄露学生的家庭情况,从而引起继发的一切严重后果...... 本想息事宁人的校方顿时处在一种尴尬境地,本想低调处理的一起案件,因为想控制不良影响却越闹越大。虽然在校方的调停下曹、杨两家终偃旗息鼓,但两个年轻人-死-疯。如何完善大学学生的管理制度?这个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