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十章 不归的征途

烈鹰少校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扬武城迎来了一个新的早上,对于这个不夜城来说,似乎只有黎明和太阳升起这段时间才是安静的,其他时间,熙熙攘攘的士兵会占据这里每一个角落,尽情的发泄着,到处都可以看到醉醺醺的士兵横七竖八的席地而眠。对这里的商家来说,军队就是他们的摇钱树,但是同时也是麻烦的根源,一些闹事的士兵经常会做出些让人头疼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扬武城迎来了一个新的早上,对于这个不夜城来说,似乎只有黎明和太阳升起这段时间才是安静的,其他时间,熙熙攘攘的士兵会占据这里每一个角落,尽情的发泄着,到处都可以看到醉醺醺的士兵横七竖八的席地而眠。对这里的商家来说,军队就是他们的摇钱树,但是同时也是麻烦的根源,一些闹事的士兵经常会做出些让人头疼的事情,比如砸了谁家的店,或者调戏良家妇女等,但是尽管如此,商家还是不用太担心的,所有犯错的士兵最终都会上门赔偿道歉。因为这里负责治安的是第16治安军扬武营和凉王营的队伍,对于那些久经沙场的士兵来说,治安军比敌人可怕,因为他们就是受训来收拾那些不听话的士兵的。

扬武城最大的酒楼凉王阁是北凉王夏武杰曾经下榻的地点,后来军队离开后重新装修变成了酒店,尽管价格是扬武城中最高的,但是每天客人依然川流不息,酒楼里金碧辉煌,每一张桌子都是精心雕刻而成的,大厨是原夏都流亡过来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酒更是独家秘方酿造的,不仅如此,每天还有一些美貌少女的歌舞表演,让人感觉身处天宫之中,甚至让人忘记了这里是距离前线仅仅几百里的地方。当然这里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连闹事的士兵都未曾出现过,据说这里的老板和治安军有很多的联系。

凉王阁的门口站着4个花枝招展的少女负责迎接客人,其中云骄在这里时间最长,也算见过了不少世面,高级军官,中级军官甚至普通的士兵,行商的客人,北凉城的高官都见识过了。但是在迎接凉王阁最年轻的顾客的时候还是让她吃了一惊。打扮上看是军士和卫士级的士兵,但是年龄明显不过17,8岁—一般来这里的士兵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因为只有他们有足够的积蓄,并且看开了生死,不会在乎花消。虽然迟疑了一下,但是她还是带着这些年轻的客人走了进去—毕竟来者是客嘛。安置好座位后,为首的年轻人冲她微笑了一下,云娇顿时有种犯晕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高贵,优雅,这种气质不但一般的士兵没有,连高级军官也少有,看惯了那些杀人如麻的战士的云娇现在居然到感觉到一丝温暖。

“漂亮啊,扬武城的女人就是跟我们那里不一样。”“别丢人了。”凌风给了盯着云娇的孙雄一拳,把他的视线打了回来,“喂,队长,先说好啊,你请客。”燕飞看了一眼这里的摆设,忧心冲冲的说。“没问题,从一开始你们就叫我富家子弟,现在也该我这个富家子弟来显一下了。”龙扬的笑容更加灿烂了。“10天的假,你们打算怎么过?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家了,只有你们几个不回去。”“或许这就是我们最后的10天了。”秦中鹰的话让大家都低下了头,只有冷夜在面无表情的喝着酒。3年的艰苦训练在这一刻即将结束,迎来的是最后的10天假期,10天过后,他们这些人将被送往长城防线参加战斗,不会再有训练和教官的漫骂,有的只是真正冰冷的刀枪和横飞的血肉。大部分人选择了回家与父母亲人在一起度过最后的时光,但是龙扬,秦中鹰,韩冷夜,铁虎,凌风,孙雄,风天河,燕飞,董连成,张许等人却没有回家。

“我没有家,所以不回去。”首先开口的居然是冷夜,他的表情让人感觉到掉进了冰窟,说完这句他就默默的开始喝酒,在没吐出一个字。“我是被村里人养大的,我们那是个世世代代都是猎户的村子,我父母在打猎的过程中意外身亡,我是被村里其他人一起养大的,他们都是我的亲人,但是我害怕一回去就回不来了。”凌风的眼睛有点湿润了,“我是村长派来照顾你的,你不回去,我怎么回去交差啊,所以总有一天,咱们一起回去,咱们穿着将军的盔甲,一起走到村子门口,然后村长爷爷,我爹娘,村南的小颖都会跑出来看着我们,说,咱们村子出了将军,还一下子就是2个。”孙雄拍了拍凌风的肩膀。“你们还有个家,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在街上流浪,后来知道自己的力气大,就去给店铺帮忙,但是我比较笨。”铁虎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有时候一个月干下来,自己反而欠了店铺的钱,后来秦兄弟说我有能耐打仗,我就想,我与其继续在那里搬东西,还不如出来见见世面,多认识些人,在这里,虽然条件差点,训练也苦,但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107个兄弟,有亲人的地方才叫家,我的家就在这里。”风天河看了看大家:“我家就在扬武城,我爹是这里的工匠,后来生病死了,叫我到北凉投靠亲戚,但是我打听到,那家人早就搬走了,自己的盘缠也用完了,所以只是想找个能收留我的地方而已。”燕飞拿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我是夏都人,武术世家,疾风流星腿武功的传人,我出生的时候东郡王和南平王为争夺夏都而再次开战,我爷爷带着全家往北凉赶,他说北凉王爷是大夏真正的王爷,投靠他上可保家为国,下可避免战乱,中途遇到盛京王的军队,他们想抢夺我们的财物,于是大开杀戒,我们全家都被杀了,只有爷爷抱着我逃了出来,展转到了北凉,人生地不熟,爷爷又生了病,不久就去世了,去世前他让我投靠北凉军,说只有北凉军才可以复兴大夏,避免像我们一样的事情再发生。”“我爹是驻守长城防线的战士,战死了,我娘说,不驱除风灵族的骚扰,不要回家,因为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保家卫国就是男人该干的事情,所以我只有2个理由能够回家,一是风灵族被我们打败了,二是我战死了骨灰托兄弟们带回去,如果见到我娘,就说,我找我爹去了,我们一起守护长城防线。”一向不怎么说话的董连成表情严肃的叙述着……

秦中鹰看着手里的酒杯,他突然感觉,自己是第一天认识这些弟兄们,尽管他们已经一起奋斗了3年,“我爹是秦关战神秦战羽,他在长城丢了一条胳膊,我要去找回来,然后证明,我们大夏帝国还是大夏帝国,不会变的。”几个人的目光一起转向龙扬,“我没什么理由,只是不想回去。”龙扬看了看几双好奇的眼睛,“家里有钱不代表有一切,父亲,母亲,哥哥,妹妹,一人一个想法,一人一套生活,好象一群陌生人住在一起一样,还不如在这里,起码大家都是亲人,是兄弟。”“都是兄弟。”“都是兄弟。”众人站起身把酒杯举起在空中相碰。

一阵清脆的琴弦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一个年约14,5的少女此时正坐在酒楼正中央的舞台上,前面放着一架琴,少女的脸上白皙透着红晕,双目有神却透着妩媚,眉头稍翘却令面容更加动人,朱唇轻起,如春风暖人一般,黑发如瀑布般散于后似流动之水,双手十指洁白无暇,轻抚于琴上。刹那间,忽早春突致,百花齐鸣,忽如盛夏急雨,万物滋润,忽如金秋风起,晴空万里,忽如冬雪飞扬,万物银妆。全场惟有琴声滋润,如空无一人,纵横沙场之兵将皆忘其之所在,不闻刀枪喊杀之声,但听天地间惟有此琴声飞扬。突然,少女双手骤停于琴弦之上,全场寂静,听众浑然不觉,少倾,掌声雷动。

秦中鹰已经回过神来了,他发现自己举着酒杯的手已经麻木了,但是刚才居然没有感觉到,其他人也是一样,似乎三魂丢了七魄,龙扬首先艰难的坐下,他不记得少女演奏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的腿脚发麻。转头一看,冷夜已经悠然睡去,2年以来,冷夜几乎是睡觉都睁着眼睛的,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第一个发现,并且立即做出对应的举动,但是在这么大庭广众下如婴儿般睡着不但见所未见,对他们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坐下,别丢人。”凌风一把把孙雄拉到了座位上,“她在往这边看呢。”孙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立即转向舞台,只见少女看着他们的方向,嫣然一笑,燕飞立即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董连成的脸上如同被烤红了一般,已经说不出话了。“兄,兄弟们,咱们得活着回来,看样子这里有这么美的人在等,等着咱们呢。”龙扬在接触对方的眼神后,说话已经不利索了。

秦中鹰没有浪费时间,他立即拉出云骄,“姑娘,刚才那位弹琴的姑娘是谁啊?”云骄被吓了一跳,但随即恢复了正常,当听到问题后叹了口气,“这位军爷,我奉劝您还是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了,这里的军官从都尉到将军就算轮也轮不到你啊。”“姑娘,请稍微透露点,我们没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想知道她是谁而已。”龙扬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过来的时候不忘记将二两银子塞进了云娇的手里,云娇又叹了口气,一手悄悄把银子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那是全扬武城琴技最出色的姑娘,叫北宫月音,听说祖上就是琴师世家,曾经是夏都皇宫里的御用琴师,后来夏都兵乱,她们举家迁移到这里,顺便说一句,这里的老板,也姓北宫。”云娇说完神秘的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她什么意思?”风天河问,“意思就是,北宫月音是第16治安军的重点保护对象,要么这里这么多亡命的官兵,早动手了。”龙扬得意的说,“我决定了,这个女孩,我一定搞到手。”“你可别做蠢事。落到治安军的手里我们可谁也帮不了你。”“不会的,只不过可以去拜访她,探讨下关于琴艺的问题,你们不懂韵律吧,我可懂。”“那你知道去哪里找他吗?”“当然。”龙扬冷笑着看了看秦中鹰,“你看我干吗?我又不知道。”“你确实不知道,但是你知道怎么把她找出来。”“你胡说什么啊?冷夜,你也说说这家伙。”秦中鹰一碰冷夜,对方竟然倒了下去,还好被铁虎接住。“快说。”龙扬逼问,“就算我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什么我自己不能去?”“是不是兄弟啊你。”凌风已经抢先把龙扬的话说了出来,秦中鹰叹了口气,“好吧,首先,北宫姑娘不可能住的距这里很远,因为如果是治安军在保护她的话,那么他们不会让她的活动范围太大,那样不利于保护,而且治安军不可能抽出太多的人手来保护她,同时还得兼顾凉王阁,所以就是说,他们的兵力部署需要集中点,而进入凉王阁之前,我看了下周围的地形,很奇怪的是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大宅子,周围种了不少竹子而治安军却部署在宅子和凉王阁之间,目的就是想兼顾2地,所以我推断北宫姑娘就住在那里,或者她的家人也住在那里。”“了不起啊。”孙雄说,“问题是,就算你知道了地点,你怎么进去?治安军不是吃素的,他们跟我们受的是一样的训练,而且更懂得怎么对付自己人。”“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龙扬诡异的一笑“什么办法?”“不能说。”“是不是兄弟啊?”“不好意思,我是队长,也就是大哥。”……

龙扬进入了宅院,不远处的亭子里,北宫月音正在专心的看着书,清白的面容专心的目光几乎成了一副表现才色兼备的完美图画,龙扬看呆了,直到对方放下书目光向自己照射来,在这一刻龙扬有种死了也值得的感觉。“不知壮士来访,小女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北宫月音的声音如清澈的溪水般赏心悦目,又如冬日的暖风般令人温暖陶醉,而且在一个陌生人突然闯进家门的时候能够如此从容。“不,是在下冒昧了。”龙扬一抱拳,“在下不久即将奔赴长城防线,今日得见姑娘,已经死而无憾。”“不知小女有什么可以为壮士做的?”“你已经做了,我知道自己要保卫的是什么就够了,发誓用命来保护一生的。”龙扬的笑容同时也让北宫月音感到吃惊,一个有本事闯进自己家的军士,却只求见自己一面,说句话,然后就发誓用生命保护自己一生。“打搅小姐了。”龙扬转身要离开,“壮士且慢,小女还有些事想问将军。”“小姐保重,等在下回来一定亲自来解答小姐的疑问。”“将军保重,月音会一直等待将军起来解答妾身的问题的。”北宫月音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点惆怅的感觉。龙扬回头冲她一笑,他相信自己的笑容将会永远的刻在北宫月音的脑海里……

“长城防线讲武堂第2司第3卫第17队集结完毕,做好一切出发准备,全队官兵108人全部到齐。”龙扬庄严的向讲武堂的统领长武校尉薛永贵报告,薛永贵满意的看着自己训练的第一批少年战士,他们即将踏上征程,或许他们中的许多人再也无法回来,他不想说什么,因为他明白,自己的职责就是训练一批人,然后送上战场,直到他们全部战死,然后再训练一批再送上去,只要他还在这个职务,就不会有停下来的一天。“讲武堂为你们而骄傲。” 薛永贵一挥手,“倒酒。”军官们拿着酒壶走了过来,给每一个战士的碗里道满了酒。薛永贵拿起碗大声吼道,“大夏帝国。”“江山万里。”战士们一起吼道,然后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把碗全部摔碎在地上,“我等着你们1年后的归来,我那时将亲自把你们的官衔授予你们。”“第17队队出发。”第17队跟随几个带队的军官一起向营门口走去,沿途每一个训练过他们的军官都带着一批新的少年兵在旁边看着他们,“秦中鹰,把敌人打成碎片。”“龙扬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厉害。”“凌风,给他们来一箭让他们认识认识你。”“铁虎,把他们撕成2半。”……长久漫骂和严格的锤炼他们的军官们此时已经流出了眼泪。

队伍继续前进,继续踏上他们的征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