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星 第三章 异类 第三章 异类(2)

阿弩 收藏 33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size][/URL] 立正,敬礼,转身,走出办公室。 沿着营区长长的林荫道,王羿机械地迈动着脚步,好几次都踢到树下掉落的椰子。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直指向前方庞大的机场,直到被一队士兵纷乱跳动的影子搅乱。二架归航的歼-10C战斗机发出巨大的轰鸣,穿出云层,在王羿头上放下起落架,向跑道那边飞去…… 还是高中的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


立正,敬礼,转身,走出办公室。

沿着营区长长的林荫道,王羿机械地迈动着脚步,好几次都踢到树下掉落的椰子。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直指向前方庞大的机场,直到被一队士兵纷乱跳动的影子搅乱。二架归航的歼-10C战斗机发出巨大的轰鸣,穿出云层,在王羿头上放下起落架,向跑道那边飞去……

还是高中的时候,王羿曾经看过一部反映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军队战争题材的影片,其它内容都模糊了,只有一个片断还清楚地记得:那个曾是战斗英雄却因醉酒而痛失阵地的营长带着满身硝烟,跌跌撞撞地爬进师指挥所,师长、副师长、参谋长等等一干领导挨个痛骂他,奶奶个蛋啊,翘尾巴啊,草鸡啊,枪毙你个妈那巴子的啊,跟火力覆盖似的,声音足以盖过外面惊天动地的炮响。那营长就直挺挺杵在中间,脸黑得象阎王,眼睛瞪得跟铜铃般大。最后,他一把扯掉自己的苏式军衔,光着头甩着膀子走了,直接去了敢死队......

今天场面似乎是那个场景的翻版,可是自己却没有那位营长敢于为任何灾难付出任何代价的英雄境界。当然,在和平时期,他也不可能像那位营长一样,可以靠战功重新拿回自己的军衔。王羿下意识为自己的气短寻找理由,从这个角度说,他比那位营长倒霉。

王羿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自己越拉越长的影子,心里充满沮丧:别给自己找借口了,说到底,就是因为害怕为此失去军队的一切,害怕因此而被抛弃和漠视。 一句话,害怕枯萎。

身后一股阴风,王羿看也没看后面,下意识地往左一闪。“吱——”东风铁甲差点就撞着他。

“兔崽子,反应还没傻,上来!”居然是龙铿亲自开的车。

“首长,”王羿再次敬礼,“按照规定,你不能自己开车……”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稀奇古怪地说出这句话。

“少罗嗦,上来!”

王羿上车,坐在龙铿旁边。

“刚才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虽然龙铿是可以信任和托付生命的领导,但是有些话还是不能给他实话实说的。

“你关于进攻型空军的想法,一周之内给我书面材料,卷首语就用你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个。反正这段时间你也飞不了了。”

“坚守战壕可以成为防御英雄,但是永远不可能击败敌人,”王羿恢复了几丝神采,“我宁可死在向敌人战壕冲锋的路上。”

“哼,后面死不死的屁话就英雄气短喽,别提它了!弄不好就是匹夫之勇!小子,我不断地再给你机会,如果你自己把握不好,那谁也帮不了你。我要走啦,你好自为之……”王羿诧异地鼓起了眼睛,龙铿示意他不要插话,脚底下猛踩了一下油门,车速提升到60公里。

“首长,营区规定车速不能超过30公里,你......”王羿已经看到前方站着几个戴白色头盔的纠察。

“有些事,照理是不该我来提醒你的。”龙铿似乎根本没听见王羿的提醒,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一个身材魁梧的纠察在路边扬起了白手套示意停车,越野车却毫不理睬,风驰电掣般从他身边掠了过去。几声叫骂之后,白头盔们飞快地跳进旁边的吉普车,闪着警灯跟了上来。

王羿不明白龙铿的意图,现在要么横竖干到底,加速逃开,免得被抓现行;要么赶紧停车,拿大首长的架子震住,也许......车拐过弯突然一个急刹,未等王羿反应过来,龙铿已经跳下了车,回头冲他厉声说:“下车,快!”

莫名其妙的王羿刚站在龙铿身边,气势汹汹的纠察就赶到了。

“你怎么回事,居然趁我打瞌睡在营区里开快车!你不知道规定吗!”龙铿气愤地训斥道,“也是老兵了,怎么这点规矩都不懂,当了几天干部就翘尾巴啦?”

带队的纠察是个四级士官,气哼哼的他先是看见龙铿的将军星,气势陡然降了一半,再目睹龙铿痛斥王羿,气氛便完全松懈下来,“首长,”士官敬礼,和颜悦色,不卑不亢十分到位,“你的车超速了。”

“你看看,你看看,象什么话,丢人现眼!”龙铿似乎还余怒未消,他叉腰转过身,对毕恭毕敬的士官说,“小鬼,你做得对,制度面前人人平等,该怎么办怎么办!”

热血涌上了王羿的脸,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有段时间,他以为龙铿是在和别的什么人开玩笑。

“还愣着干什么,把军官证,驾照拿出来!”龙铿正气凛然地说,“快点!”

“首长,不用了,也就这段路,稍微快了点,下次注意就是了。”士官也是老兵了,面对这样的境地,他很会处理。

“少罗嗦,拿出来,谁也没有特权!”龙铿气呼呼地伸过手,“拿来!”

王羿咬了咬牙,掏出了军官证,龙铿一把拿了过来,挥了挥,“不过一个少校嘛,了不得了!”却没把证件交给纠察。

“首长,我们就是提醒您注意安全,这位少校同志也就一时性急,可能是不想耽误首长的时间。”纠察倒帮王羿说起话来。

“你看,堂堂一个少校,还不如一个士官!”龙铿拍打着手里的证件,“好好想想吧你!”军官证又回到王羿手里。

“对不起啊,小鬼,我也有责任......”龙铿抬手欲敬礼,“我也要检讨。”

“首长!”纠察们都局促起来,士官带头抢先敬了礼,场面很自然地恢复成了下级向上级敬礼,上级则很大度地还礼,“耽误首长时间了,请首长上车!”

士官小跑几步拉开了车门,动作潇洒利落。

“好好开车!”龙铿上了车,冲纠察们招手,又冷脸对坐上驾驶座的王羿说,“开车!”

王羿机械地打火,开动,在后视镜里看到龙铿微笑着冲窗外笔直站立的纠察们招手。

待车窜出老长一截,龙铿才叹口气说道:“有什么感想?”

“能有什么感想?”王羿漫漫回过了神,隐隐吃透点什么,龙铿不会平白无故这么做,“你官大呗,威风呗!”

龙铿嘿了一声,“就这个?就因为让你背黑锅?”

“你掌握了一切,陷我于被动,又用自己的主动解救我,我不知道能说什么。”王羿的思路清晰起来。“权谋!”

“只看到别人吃肉,没见到别人吃苦,我能掌控是天生的?学会指挥前先学会服从,这是古希腊雅典著名的政治家、立法家索伦说的,真知灼见啊,”龙铿的神情似笑非笑,“动动脑子吧,元帅不是那么好当的。有些人,根本不明白军队里的权威和艺术是怎么回事,又是怎么结合的,还天天做抱着所谓高尚理想做当拿破仑的白日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