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栀子花 第九章 推诿攻讦 推诿攻讦1

江阑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0/[/size][/URL] 李剑部在忙得不可开交,吴连生那里也忙得焦头烂额。不过他们是在忙着处理冲乱密码的事。郑爱英和高敏在监听时发现吴连生的电台特别忙碌,这种异常就来自于此。 吴连生的通信总台给各部频繁发报,通报这次泄密事故,因此李剑部听起来吴连生的电台就象开了锅一样,仿佛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或者即将有重大的军事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的确,在西山道观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吴连生部也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在处理冲乱密码的事,总台频繁给各部发报,通报此次泄密事故。在西山道观听起来,吴连生的电台就象开了锅一样,仿佛发生了重大事件,抑或有重要军事行动。

吴连生气坏了,到司令部电台大发了一通脾气,又把情报处和通信机要处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称他们是一窝饭桶。此时此刻,他又在司令部会议室里疯一样地咆啸着,把情报处宋处长和通信机要处何处长骂得冷汗直冒,如两根木头桩子一样立正站着,大气都不敢出。

待吴连生骂够了拂袖离去,郭副司令一脸遗憾地责备何处长说:“你是怎么搞的,这种时候,为何犯这种常识性错误!”

“唉!真他妈见鬼!刚打了两天胜仗,上上下下没高兴几天,又出了这种怪事!”何处长万分沮丧,捅娄子的是他的人,让他很没面子。

“怪吗?说怪也怪,我从事情报工作这些年,头一次亲眼目睹我们的人犯这种低级错误。可又不怪,何处长手下强将如云,个个都是人才,所以才干出如此漂亮的事情,害得我也跟着挨骂。”宋处长在一旁阴阳怪气地。他与何处长素来不睦,正好借此做文章,

“宋处长不要幸灾乐祸,我们好歹还干了点正事,不象有些人尸位素餐。据我所知,此次骚扰行动的情报都来自军情局,有能耐的话,你也向炮兵提供点什么,让吴司令和郭副司令高兴高兴,我等也见识见识。”何处长反唇相讥。

“你!”宋处长被说到了痛处,额头上崩起来两根青筋,嘴巴张了张,没说出话来。

郭副司令不耐烦了,批评两个人说:“行了!这种时候就不要相互嘲讽了!都是党国军人,要精诚团结。出了问题应该想办法挽救,象你们这样互相拆台,党国的光复大业岂不是遥遥无期吗?”

“郭副司令说得是,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应该马上更换密码。如此一来,即便共军截获了那份电文,也无大碍。”宋处长终于找到了反击机会,其进言虽说是为了通信安全考虑,却也出了何处长的丑,一箭双雕。

“不可!更换密码谈何容易!这上下左右,台湾海岛,陆地天空,不是一句话能够办到的。”何处长极力反对。他说得也有道理,更换密码并非易事,需为使用相同密码的部队全部更换,牵涉的方方面面太过复杂。象马头岛那样的偏僻小岛,没有备用密码,路途遥远,交通不便,光时间就耽误不起,何况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

“你说怎么办?万一那份电报被共军截获,破译了密码,我们的一切行动就暴露了,难免会发生天塌下来的祸事!”宋处长据理力争。他说中了,西山道观已经截获了那份电报,正在组织破译。

“请不要危言耸听!你怎么知道共军截获了那份电文?即便截获了,就能轻易破译出来吗?”何处长不想让人看笑话,仍然狡辩着。

“你!你这是侥幸!这么大的骚扰行动,共军情报部队必然介入,说不定已经抵达平江。你的人出了这样的事,倘若被共军情报部队抓住破绽,就全完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宋处长气哼哼地质问着。

“好,好,当着郭副司令的面,你要说清楚,共军哪支情报部队在平江活动?都搞到了哪些情报?造成了哪些损失?”何处长也不示弱,将了宋处长一军。

“这……”宋处长顿时哑口无言,半天答不上来。他的人至今也没搞清是否有共军情报部队介入,军情局也无这方面通报。但他想了,虽然骚扰行动开展顺利,却只能说明共军没有搞到相关情报,并不表明没有情报部队介入。一旦那份有问题的电报被截获,很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

见宋处长没了话说,何处长冷嘲热讽地说:“宋处长,何某也是机要出身,对情报这一行略知一二。按说你我共事多年,应该相互提携。今日之事是我的人出了问题,我应该向上峰检讨,但你不该借题发挥,拿着芝麻当绿豆。就这件事而言,我会从严处理当事人,对手下严加约束,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故,您就不必劳神费心了。”

“这是什么话!我是为了党国,为了国军安危。”宋处长理直气壮,调子唱得很高。

“哼!为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何处长不屑地把嘴一撇。

“停!都给我闭嘴!”郭副司令制止了这场没完没了的争吵,在屋子中央踱起步来。争执双方只好静下来,等候定夺。

郭副司令翻来覆去地想了许多。首先他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截至目前,本部只有炮兵参加了骚扰行动,并不是最引人注目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此时更换密码,必然搞得沸沸扬扬,上下皆知,难免会引起不良反应。本来共军不知道此事,反而会提醒共军,引起注意。倘若将来行动失利,本部或许会成为替罪羊,被人拿来顶黑锅用,立功受奖之事更轮不到本部。其次他存在侥幸心理,以为那份电报虽然出了问题,却不一定被共军截获。即便被截获,也不一定被破译出来,何况有无共军情报部队监听本部电台尚未可知。

想至此,郭副司令打算被筒里放屁,自己消受算了。党国已到了这种地步,局势已如此不堪收拾,又何必自寻烦恼呢?还是得过且过吧!“这件事就按何处长说的办,对当事人一定要严肃处理,且要通报各部,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故再次发生。至于密码就不必更换了,共军未必截获那份电报。即便截获,也未必能够破译,又何必小题大做呢?宋处长!你的人要严密监视平江当面共军,特别注意有无情报部队活动。这是你职责所在,不可懈怠!”郭副司令终于表了态。

“郭副司令!不能如此侥幸啊!”宋处长没想到会是这种处理结果,急得脸都成了猪肝色。他还想说什么,郭副司令已经回了办公室。

“怎么样?上峰果然高见。走吧!别愣着了,该干嘛干嘛去吧!”何处长两手一摊,也走了。

宋处长一个人愣在了当地,尴尬极了。“哼!后悔去吧!”他无奈地摇摇头,也转身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