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血狼2周年征文”新东邪西毒之血狼谷(二)

尖锋时刻 收藏 58 4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东邪西毒之血狼谷

(本影片内容纯属虚构,若有雷同,均系巧合)

一个月后,泰北城,小酒馆 中午

一靠窗小桌,几碟小菜,一瓶小酒。尖锋独斟自饮,剑搁于桌上。

尖锋(独白):杀人前我喜欢喝酒,因为酒会麻痹人的神经。胎毒派总舵就在酒店对面,我在这里已经踩点三天,我知道真随便每天午时会准时出门,那时就是我动手的最佳时机。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走近尖锋)

老者: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分别吗?

尖锋:有分别如何?无分别又如何?

老者: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要去杀人的话,喝酒是正确的选择。

尖锋:你是谁?

老者:老胡,江湖人称偷窥圣手。

尖锋:如果口渴,我可以请你喝一杯。

老胡:恭敬不如从命。

尖锋(独白):那个叫老胡的男人酒量很大,他说他的家乡在西北荒漠,行走江湖多年,因为长于偷窥,所以江湖中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我喜欢他的豪爽性格,虽然第一次见面,我与他还是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老胡:你从哪里来?

尖锋:血狼谷。

老胡:为什么要杀人?

尖锋:你凭什么断定我要杀人?

老胡:杀气,我看见你的眼睛里有一股杀气!但凡超一流剑客,皆能心随意动,剑未出鞘,杀气已现!

尖锋:能看出我眼中杀气的人,江湖中没有几个。

老胡:为这句话我要请你喝酒。

尖锋:那要看我的命是否足够大?

老胡:真随便不是你的对手。

尖锋:你怎么知道我要杀的人是他?

老胡:你在这里坐了三天,眼神从未离开过对面的大门!的确,这里是截杀真随便的最佳位置。

尖锋:值得我佩服的人不多,你是算一个。

(对面胎毒派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顶十六抬豪华轿子停在门口,在众多身着黑衣的胎毒弟子簇拥下,一脸横肉的真随便出了大门,刚要向轿子走过去,这边尖锋双脚微微点地,人已从窗口弹射出去,凌空虚跨几步,霎时飞至真随便跟前,手腕一抖,剑不出鞘直向真随便面门点去!成谁扁反应极快,一个滑步人已闪出一丈开外,顺势从旁边弟子手中枪过一把长刀迎着点来的剑鞘一个拆挡,尖锋身形一晃,不退反进,左手中的剑鞘轻轻弹开劈来长刀的同时宝剑出鞘!“呛——!”剑光只是一闪,剑锋已经入鞘。静,死一般的寂静!片刻,真随便手中的长刀“当啷”落地,颈部一条伤口齐整细长,鲜血顿时喷射而出!人已向后直挺挺倒下。众胎毒弟子还没回过神来,尖锋脚尖稍点,人已掠上房顶,一个闪身,直扑向城外树林而去……酒馆里,老胡手捋山羊须,频频点头)

郊野,溪水边。夜

一团篝火,两个身影,正是尖锋与老胡。

尖锋(独白):我从来都认为杀人对与我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这次也不例外。杀真随便的过程极度顺利使我反倒没有了丝毫成就感,甚至感觉这次杀人还没有平时捏死一只臭虫来得痛快,我想到的是可以回去向点四五领我的500金。偷窥圣手一路尾追我来,还带来了一坛好酒。闻着酒香我突然非常想念那些在木亭里的夜晚,还有那个叫苇苇的女人——东邪,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血狼谷等我,但我知道现在我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于是我决定与老胡不醉不休。

老胡:我答应过请你喝酒,所以我来了。

尖锋:没想到你端着酒坛子还能施展轻功追上我。

老胡:因为你有意放慢了步子,你知道我在后面。

尖锋:你准备去哪?

老胡:你呢?

尖锋:回血狼谷。

老胡:看得出你有点归心似箭,是为女人吗?

尖锋:呵呵,难道你能偷窥到别人的心思?

尖锋(独白):我不知道我是否因为象老胡说的那样为了那个女人才想尽快回血狼谷,但那天晚上我总是梦见她,我还梦见她房子旁的湖中开满了荷花。

尖锋:其实我并不能确定你说的是对是错。

老胡:如果有麻烦我愿意帮你。

尖锋:也许儿女情长并不适合一个浪迹江湖的剑客。

老胡:来,再干一碗酒吧。

尖锋:你今晚这么有雅兴?

老胡:酒逢知己嘛,再说一醉解千愁,我看你现在有些茫然失措了。

尖锋:那你以为我该怎么去做?

老胡:我陪你一起去趟血狼谷吧。

尖锋(独白):其实借酒浇愁只不过是一种欺骗自己的做法,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老胡答应陪我去血狼谷,我不认为他能帮上什么忙,但我还是很感激了他的侠义。

我一直以为闯荡江湖是男人的事,与女人无关,但现在我却真切地感到了归心似箭的急切,促使我有这样想法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那个叫苇苇的女人,难道我真的变了?曾经听人说过,当你有机会拥有的时候,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紧紧地抓住她,我需要抓住她吗?


本文内容于 2007-9-27 10:57:54 被尖锋时刻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