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里,许多东西是凭票供应的。而永久牌自行车在当时是非常有名的国货,他的影响几乎已经深入了全国人民的心中。在我们老家那时都形成了一种风俗了,已成中男婚女嫁必备的物品之一了。如果没有的话那就一定会被女方家里看不起的,已成为了一种生活的象征,但在那时候能买永久牌是非常时髦的事情,而能得到一张永久票也是非常难的。我父亲的那辆载重自行车就是“无名牌”,父亲天天骑着这辆名牌自行车上下班,带我们走亲戚,看病……永久牌自行车是我们家主要的交通工具。那时候的自行车基本上都是重磅的,大块头的,搬起来非常的吃力。不过质量却实不错,陪伴了我父亲二十年。

小时候的我总喜欢跟在父亲的屁股后面跑,每次出门走亲戚都带着我,自行车前面的横挡就成了我的专座,我父亲怕我坐在上面会疼,就去山里砍了几根竹子做了一个竹椅架在自行车的横栏上,这样我坐在上面即安全又舒服,我经常坐在那横挡上听着爸爸对我说他所看到的各种趣事来逗我开心。而我也有时能够说出几句俏皮话来逗的爸爸笑起来,但每次他总是会亲昵的用下巴上那硬硬的胡子在我的头顶上抚挲。因为我爸爸很少在家,一般都是在外面打工,因此我一年到头也难得见到过我爸爸几次,正因为如此,只要我爸爸一回来我都会粘我爸爸。每天都看着马路上的自行车,希望我爸爸的那辆高大的永久牌自行车能够拐过路口转到家里来。我爸爸也有一个习惯,一到路口的时候就不停的按铃铛,提醒我他马一就要到家了,因此每天傍晚等待父亲的自行车铃铛响起。希望能天天和父亲一起吃个晚饭。但在那时几乎是种过份的要求了。

生活就是每天这样过的,我的年纪也慢慢的大了,人也有了更多的想法了,看到他们上学我也和他们一起去上学了,在有一天我父亲回来了。我居然没有去迎接。他觉得就很奇怪,就问我妈妈为什么我们家的那个小家伙人了。他才知道我去吵着要和姐姐去上学了。过了几年,我家里的情况好多了,我父亲也没有跑到外地去工作了,也只待在城区里工作了,回来的时候就多得多了,也经常听到我们家自行车的铃铛声了,后来我父亲给我带回来一只小狗让我来养,我父亲也喜欢小狗,认为小狗是人类最好朋友。也特喜欢逗它玩。小狗长大了,也学会了我的那样子了,天天傍晚就一人一狗坐在台阶上盯着路口,小狗两支耳朵支着,仔细听着自行车铃铛的声音,小狗比我强多了,在我没有听到铃铛声之前它就知道了,经历几次以后我就知道小狗一动就代表我爸爸回家了。小狗就飞快的跑到马路上,逼得我父亲不得不下车先逗它玩一会儿才行。

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也缠着我爸爸教我骑自行车了。看着我人还没有一自行车高。却在笨拙的扶着一辆大的载重自行车在学骑车,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好笑。那时的自行车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同时由于经常的使用也出了一些问题了,因此对于我这种初学者更加不容易学好。看到别人很快就能学好,我却一直没有,感到很郁闷。我父亲就不停的安慰我,让我鼓起来勇气继续学,他说我的起点比别人高。以后技术肯定会比他们要强。也确实如此,虽说开始摔了无数次跤才学会。但是在往后的进步当中也确实比别人要快一点。这辆自行车也被我摔得出了一些小毛病了。但是我父亲仍然没有放弃他。

随着年岁的增加。我父亲的永久牌自行车也日渐老化,自行车上油漆也慢慢的脱落了。露出了他的钢铁本色。自行车的零件也开始坏了,由开始换个轮胎到铜圈的换掉,我爸爸最后托关系搞到了全部永久牌自行车的零配件,再重新组装起来。这使我想起了现在的组装电脑。不过要比原装的便宜了许多,就这样再过了几年。直到最后,老坦克式的永久牌自行车是老的不能再用了,车身除了车铃外什么都响。全身都已经经不起组装的了。于是,我们一家商量了无数次后,爸爸终于把永久牌自行车的放入库房了。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把他当垃圾卖掉,因为这辆永久牌自行车整整陪伴了我父亲二十年。我父亲已经和他的自行车建立了很深的感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