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笑忆军旅生活(十六)

赣军 收藏 17 13636
导读: ----在一次小演习中我经历的几个小故事---- 再过几天就是10月1日了,为了庆祝祖国的生日。我写我在部队服役时在一次小演习中我经历的几个小故事。以此来和大家共庆祖国的生日,愿我们伟大的祖国欣欣向荣,不断壮大永远强大。

----在一次小演习中我经历的几个小故事----


再过几天就是10月1日了,为了庆祝祖国的生日。我写我在部队服役时在一次小演习中我经历的几个小故事。以此来和大家共庆祖国的生日,愿我们伟大的祖国欣欣向荣,不断壮大永远强大。


(一)


那是82年的下半年6-7月份的一个星期天,刚吃完早饭值日官正在派当天的日常出车单,守备区后勤部石部长和张副政委及运输科、战情科师军务科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一大帮人来到了连队。等当天日常用车开出连队后,石部长宣布守备区后勤部作战演习现在开始,第一项:敌军向我运输连炮击现令运输连立刻输散车场内的车辆。连长传达命令后,大家按照平时训练的要领快速跑向车场发动自己保管的车辆,并将车辆快速开进连队后山下的防炮野战停车库。


第二项:师部小车班驾驶人员被敌特袭击全体阵亡令运输连火速增援小车班。连长命令三班增援,我班在班长的带领下副班长驾车向师部冲去,途中班长向我们按排任务:“到了小车班老同志找旧一点的车开,新同志专找新车开。老车他们一定会下黑手做了较难故障,新车他们舍不得。”车到小车班只见小车班的车停的乱七、八糟,一台大客车堵在大门口,小车班的战士们全部站在搂顶平台上看着我们。


大家按着班长的命令找自己的车,我看到车库还停着两台全新戴伪装网的‘北京’吉普,对不起就是你哪,我打开一台‘北京’吉普的门坐进驾驶位,打开电门、没反应,打喇叭、不响,开灯、不亮,‘喇叭不响、灯不亮,故障就在电瓶上。’我按着这个口诀立马检查电瓶,果真是电瓶线未接,小毛病一个,班长就是班长还是老兵利害。接好线起动把车开出车库来到小车班门口的值班室前待命,这时大客车已被老兵们解决了,上来一个军官说:“去司令部。”我就开着‘北京’吉普来到了司令部。


司令部门前站着很多领导,副司令走到我面前说:“不错!小鬼、当了几年兵了?”我立正敬礼回答说:“报告、首长!快两年了。”副司令坐进副驾驶位说:“好!走。出去转转。”我的妈哟,我营长都还没拉过就上来个司令官,关键是我除了大‘解放’没开过这吉普车,油门、离合器、制动都不习惯。看着副司令坐在边上,我的头皮都是麻的脑门的汗水象长跑了1万米直往外涌。第一个动作起步就开成射箭,小吉普向前猛的一冲副司令人往后一倒说:“别紧张,慢慢来,给我开车有什么好紧张的?给我开车得戴白手套到是真的。”我急忙从车边袋里找手套拿出白手套一边开、一边戴,副司令忙说:“这样不行,不安全。靠边停车,戴好了在开。”我靠边一停,停成了紧急制动车上的人又都向前一冲。副司令看着我这样紧张就说:“别紧张小鬼,擦擦汗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就当边上坐了一个穿军服的老头不就行了?!我就有这么凶?不会吧?还紧不紧张?”我说:“报告司令。不紧张了。”假的!其实还是很紧张。副司令也看出来了说:“先慢慢开,就当开烦了大车来玩玩小车。这样总行了吧?开吧。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放松、放松。”


(二)


原来咱们前线的炮群司令姓高外号‘高肥熊’是又高又胖,1米8几300多斤。人家是心宽体胖这老先生是体胖心急,坐‘福尔加’小车是半天坐不到后排的位子上,下车是半天下不来。还来了个急,车没停稳就自己开车门,吓的司机老是提前停车使车停不到欢迎的人前,或者是半天车开不走(因为司机想等他坐稳坐好了才敢再开)。他确气的大骂司机们是‘饭桶’、‘浑蛋’,让别人看他的笑话。小车队的司机们没一个敢和愿意给他开车的,没办法。只好是只要有新调来的司机就安排给他开,开到下个新调来的司机再换。虽说是新来的,但高司令对司机的坏皮气全炮群没人不知到,新来的司机也不愿意和敢给高司令开车。


这不、又来了个新司机给安排了给高司令开车,吓的死活不干。小车队长火了说这是命令是规定,今天你是第一次给首长开车我陪你去,车还没到司令家门口这个新司机已是满头大汗了。车到高司令家门口刚停下,司令就自己打开车后门才伸进一条腿就发话了:“司令部。”新司机本来就紧张听了这话一脚油门,车就窜了出去把个小车队长吓了个半死,大骂新司机是‘饭桶’、‘浑蛋’,高司令躺在后坐发话了:“叫什么叫?你给我住嘴!你还不如他。”说话间就到了司令部,高司令又伸手开车门了。新司机没发现,小车队长急了忙叫新司机快停车,新司机一紧张又来了个急刹车,车还没停稳高司令确己窜出了车外。把新司机和小车队长吓的脸都白了,高司令向前走了几步回头笑着对小车队长说:“这个司机我要了。就这么给我开,你总算给我找了个对味口的司机来。”


说得新司机和小车队长一头的雾水。还是小车队长反应快,立马带新司机开车到操场去体验刚才的开车动作的效果。最后发现‘福尔加’小卧车起步稍微快点,刚好能把‘大肥熊’司令甩到坐位里。停车也是一个道理稍微急点能让‘大肥熊’司令借着惯性从位子里窜出来。这样一来高司令上、下车的动作就萧洒多了‘大肥熊’能不高兴吗?!


(三)


听了副司令讲的笑话故事我和随车的参谋笑开了花,说真的这下我真的不那么紧张了,车也开的平稳多了。‘北京’小吉普继续向前跑着,随车参谋就问副司令往那开,副司令说:“去AC团转转吧。”在往AC团去的路上看到三个战士并排说笑着赶路,副司令命我在他们前停车。副司令一下车三个战士急忙停住脚步向副司令敬礼,副司令问到:“那个部队的?”其中一个说:“报告首长。我们是AC团一连的。”“顺路。上车吧,我带你们一程。”副司令说,三个兵看来己知自己犯了错(军纪规定:军人出行二人成行,三人以上成纵。),脑门开始和我一样出汗了不知到首长会怎样处理自己哆嗦地上了车。


小吉普又跑了起来,副司令把头转向后排说:“一连可是一个光荣的英雄老虎连,它的兵应该个个是条虎,你们这象个什么?吓成这样。我长的就这么凶?这么难看?知到我是谁吗?”“知到!是我们的司令。”三个战士一起回答到,副司令笑了说:“我告诉你们一个规律,象我这样的‘大官’是管官的官,那会对你们这些战士怎么样,关心爱护还来不急呢。凶你们的都是排长、连长、小营长,是个官就可以训他们。他们也是个大活人也是要脸面的挨了训得出气,是官都比他们大只好找你们出气了。知到吗?!这个规律我告诉了很多战士,怎么还没传到你们这呢,部队里传个小消息就这么难?你们回去后可要给我多多宣传这个规律。听到吗?”三个战士同时回答到:“是!”副司令又说:“这就对了。一连是个响当当的连队,‘解放天津登城第一连’的锦旗可是林彪元帅亲笔手书的。全军很难再找出一个有元帅亲笔手书锦旗的连队来,你们在这样的连队当兵应该感到光荣自豪,同时更应该保持和发扬一连的光荣传统,珍惜和爱护连队的荣誉。前面转个弯就是一连了吧,小鬼停车。”我把小吉普停了下来,副司令对这三个兵说:“你们下车后在原地玩半个小时在回连队,记住要排成纵队走。”三个战士谢过司令下了车,我们继续向前开副司令说先到一连看看。


车到一连门口,哨兵看了随车参谋的证件放行,我将小吉普停到操场边。值日官三排长跑了过来(我当新兵时就在这个连队,对老连队很熟。)迎接副司令,副司令命令在岗的连、排干部操场集合。队伍刚集合好只见连长从厕所出来向边跑,连通信员拿着武装带迎上去,连长扎好武装带跑来报告。副司令看了看发现连长脚上穿着皮鞋说话了:“现在国家还很穷,很多农民还吃不饱饭。国家增加军费不买武器买皮鞋给你们军官穿,一是知到你们辛苦,二是让你们走出军营时更威武。在营区战备训练有什么好穿的?这是浪费,可耻!把皮鞋给我脱了。入列。”副司令亲自叫口令指挥走队列。看着连长光个脚走队列,通信员手上拿着连长的‘解放鞋’就是不敢上,跑到我这向我求援我说:“我也不敢。连长太倒霉了,今天穿什么不好非要穿皮鞋。”通信员说:“才不是呢,连长刚探家回来比你们早到半小时,那来的及换鞋。”


训练完毕副司令开始训话:“你们的队列走的不错,兵训的怎么样?光自己好不行,你们是带兵的要把兵训好才行。”说完解散队伍敬礼上车走人。我专心地开着小吉普,随车参谋确说我笑什么?我说我没笑。副司令转头看着我问怎么回事?随车参谋拼命给我使眼色,我反应过来了说:“连长真倒霉,探家刚回到连队不到半小时就撞上这事。”副司令问我怎么知到的?我就把经过讲了一片,副司令说:“为什么不早说?!还好意思说是一连出来的兵。调头回一连。”小吉普又开回了一连。副司令一下车就命令全连集合,连、排长从新到队前站一列开始训话:“你们这些芝麻大的官就把它看的这么重?你们的头-连长受了委屈,你们没一个敢出来说话的,是不是想我早点把你们的连长开掉你们好顶上坐这个位子?!这样做还是一连的兵吗?干部这排的听口令。立正。连长出列。其它干部课目五公里跑步,平时训练的路线。向右转出发。其余的解散。”


大家散开后副司令对连长说:“受委屈了也不叫,不象过去的你了。想当初全师大比武你得了个第一名,传到你这说是第二名你敢跑到师部来闹。当了排长还是全团的头名刺头,怎么当了连长就这么看重头上的乌纱帽了?”连长说:“不是。你训我罚我们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当兵时你就说过你是管官的官,你罚我们说明我们这些管兵的官没代好兵,我作为全连最大的官罚重点我认。”副司令听了连长的话笑了起来说:“你还记得这话?好、好!你不会罚那几个外出的兵吧?!相信你不会。好好干,代好兵。军队的未来还得靠你们这些年青军官的作为。”


(四)


‘北京’小吉普又上路了,随车参谋问现去那,副司令说去团部。随车参谋提醒副司令时间还早还可以看几个连,副司令说:“今天不看了,好心差点办错事。不好受。”一路无话车到AC团大门口,我车还没停哨兵确把栏杆升起了,你即然你开了栏杆对不起我就不停车了,我把车直接开到了团司令部,老远就看到AC团团长己站在那迎接副司令了,看来副司令此行连队已报告团部了,人家是了如指掌。车停稳后团长上来帮副司令打开车门,副司令下车后团长向副司令敬礼说:“报告副司令员,AC团战备值班情况一切正常。因是星期天部队未进行训练。请指示。”副司令回礼说:“今天我不是来检查工作的。我是来找你玩的。咱们就随便点的吧。”团长听了这话一脸的坏笑说:“我说呢、今天怎么没到吃饭时你就冒头了。平常你可是不到吃饭时是不会在我AC团团部出现的。”


咱们AC团的老团长可是一条不得了的英雄汉子。抗日战争时期就是东北联军一级侦察英雄,解放战争时期是华东一级侦察英雄。解放厦门岛时是第一个武装登岛的侦察英雄,解放鼓浪屿岛还是第一个武装登岛的侦察英雄。大路解放后又是第一个武装登上金门岛侦察的侦察英雄己后又多次武装登上金门岛侦察并抓过好几个舌头回来。据说这么多的第一个得侦察英雄全中国人民解放军就独此一人。北京大阅兵时他和咱31军军长去了北京天安门观礼台(师长都没得去),在观礼台上的位子他比咱军长的好的不知多少倍,他是在战斗英雄团的第一排,军长的是在军人代表团的最后一排。


副司令也将老团长的军说:“那今天有时间准备,午饭有好酒、好肉喽?”老团长说:“有好酒、好肉不假,但不是为你准备的。今天有贵客你只是个陪酒的。”“你这样的土八路也会有贵客?”副司令撇着嘴说。老团长气的说:“你也太小看人了吧。”听到他们讲吃饭的问题随车参谋就要带我去团食堂吃饭,老团长说:“一个也别走,平常我招待不了你们,我没司令钱多。今天不一样我有贵客你们也一起来捧场。”我们只好跟着他们往老团长家走,两个老军人边走边谈,谈着谈着就到了去年裁军的事,老团长叫了起来:“你们上面也太不够意事了,我一线这么紧兵都不够用你们还一下裁了我两个连,主意是你们出得确叫我来宣布被下面骂的龟孙子一样。”副司令说:“裁军,我们也是听上面的。再说裁了你两个步兵连,你炮连扩编成炮营你就不说啦?你的战斗力加强了你还不谢谢我。”“谢个屁!炮连扩编的连和营部都是兄弟部队调来的。要谢,你就让我两个步兵连改编成炮连。”


老团长接着说:“那场面,真不知怎样来形容。你还要谢字,裁军动员会上一个小连长就直接跟你叫板说把它们连当后娘养的。说我这个团长除了会欺负人外其它什么都不会,当兵混了这么多年就知到裁自己的部队。裁他一线连确留二线连,一线连裁了确叫二线连住进,这是托裤子放屁。什么英雄连,那都是过去是历史,有种的你就令他们两个连面对面真枪实弹干一仗,谁赢留谁裁输的才公平。听听这都是什么理论,司令员同志你能帮我回答他的问题吗?还是我的警卫员出生的连长全团也就他一个,能是后娘养的吗?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肉。要不是看着他的连队被裁了,老子非打他一顿不可。”“他不是提拔当团作训股长了吗?!”副司令接到,老团长说:“人家不鸟这个股长,人家只想要他的连队。股长都当了大半年多了,见了我还是不愿说话呢。再有这事你可别找我了我干不了,你当司令的自己来干。干这鸟事比打一仗还难。”

副司令接过话说:“‘理解万岁’是现今的一句流行语,可这事咱们当事的军人永远理解不了,怎么办?服从命令这是咱们军人的天职。”老团长说:“你这话是好说不好干呀,喊口号费点口水它不伤身子骨。”副司令说:“此话不假。但你应该是满足和幸运的,人家一个炮师裁成一个旅,一个团裁成一个营,一个军裁成一个师人家当家的是怎样的感受,咱们还想象不出来?!换你去当这个家你是不是要去上吊?!”“这么说还的谢你喽?!”老团长说,副司令说:“谢就不要谢啦,作好思想准备到是真的。部队还要裁,而且是专裁你、我这样的老家伙。咱们不下年青军官怎么上?!你、我想得通?鬼都不会信。怎么办?泪可以流但最后一班岗一定还要站好。快的话年底就会动,慢的话也就是一、两年,好好干吧,咱们穿军装拿枪站岗的时间不多了。”说到这里两个老军人一脸的伤感,一时没了话题。


(五)


到了老团长家门口,出来一位年青军官来迎接两位老军人老团长正要价绍,副司令开口了:“小鬼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到?”报告首长。还没毕业是学校放假我回来看看老首长和老部队,快毕业了,并想请老首长帮帮忙分回老部队。”副司令说:“你们团长离开他AC团这一亩三分地还认识个鬼。这事我来想办法,咱们守备区出的英雄得自己用。”老团长接话说:“你也别把人看的太扁了,当然,你愿出面帮忙更好喽。我这先谢了待会喝‘茅台’。”副司令说:“好、好、好有好酒,还有好的下酒话题,决对要多喝点。这次对越自卫反击战那支部队打的好,那支打的不好为什么?内部学习材料都讲的很好。但这一战各部队都抽调了人员参战有的成建制,有的象我们守岛部队不成建制的,那些部队的战士素质好?好在那里?这方面的材料就很少跟没有差不多。小李子你就给我们讲讲这方面的问题,这对部队今后的训练和建设方向是很重要的。你得好好说我们就把这当最好的下酒菜了。”“当然是我们前线守岛兵喽”青年军官说,副司令拉下脸但明显有笑容严肃的说:“吹牛不行,实事求是,拿出理由,拿出战例,拿出数据,以理服人才行。”青年军官回答好的。老团长接着说:“小子好好说给副司令听,也让他开开眼,让副司令知到我这个老头带的兵是怎样的牛,AC团出的兵有多利害,什么样的兵是AC团的兵,什么样的兵是我老汉带出来的。”这个年青的学员军官原是老团长的警通员(警卫员、通信员两职)姓李名军79年作为补充人员,补充到云南前线部队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立了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并评为战斗英雄。老团长亲自给大家到好‘茅台’酒,端起酒杯说:“这第一杯我们先敬一下新一代的战斗英雄AC团的好战士我带的好兵,干。接下来少英雄你就开讲,我和副司令就边听边喝酒了。”少英雄说:“我可是没准备的,想到什么说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请两位老首长批评指正。”“从那学来的?这么酸。大胆说AC团的兵错不了,我带的兵不会错。”少英雄说:“那我就说了…”


首先从部队的基本功说起,79年严格来讲应算‘文革’结束但很多部队还没从‘政治挂帅’中走出。我们前线守岛兵新兵3个月打100发子弹才发帽徽领章正式入伍,接下来班进攻、防守,排、连进攻、防守训练,一个连进攻训练单兵消耗子弹是100发,我们前线守岛兵平均每年训练消耗子弹3-4百发。说给他们听他们根本不信,还说我们守岛兵吹牛,说是军区射击队的还差不多。他们很多3年兵3年也没打满1百发子弹,战前急训打靶他们老兵都还幸奋的很。虽说他们也搞战士换位训练,但一年就打那几发子弹,自己的手中武器都玩不顺打其它武器就如同走形势过场。他们的训练作战对项是美、苏正规战,而我们的作战训练好像是专门对付小越南鬼子的。再说那个部队没有点本位思想?我们这些补充兵不干的特别好谁会把功给你记?按比率咱们前线守岛兵伤亡最少,立功受奖最多。老团长急忙接口说:“说得好!是咱AC团的兵,说到点子上了。这就是我老头带出来的兵。…”还想说下去副司令一挥手说“死老头,喝你得酒。别打差,小李你接着说,说有关的战例来证明你前面所说的观点。”少英雄接着说…


我就先说说我补充到独立师全师后第一个立功的战例,第一个立功的也是守岛兵是守二师的叫周勇。当时反击战还没打响,越南特工经常越境搞破坏和偷袭。这天夜里越南特工来偷袭周勇所在的一团二营一连,在杀害哨兵时哨兵开了枪报警。周勇还像在守岛部队那样每晚将枪子弹上膛放在床头才睡,听到枪声周勇和其他战士一起起来的,但野战军的战友们习惯了先作装再出击,而周勇确按守岛兵的训练方式,一起来右手拿枪左手拿衣服和个人装备就要往外冲,在窗口他就发现了敌人了他甩掉左手的东西起枪就射,击毙一名特工。此时敌特工才越过哨位15米,等其他战友冲出来时敌特工已逃跑了,在追击敌人的战斗中我方牺牲一人,受伤二人击毙敌特工一名(这名特工可能还是周勇前面击伤的)。如果没有周勇得快速反击敌特工可能已打进营房了,部队损失将有多大?只有我们守岛兵训练这种科目,可以说周勇立的这个二等功他们全房子里的战友都有机会立,但只有这方面训练的守岛兵周勇能立到。


第二个是我在一营一连战前站岗立的二等功,我也保持着守岛兵站岗的传统,白天站岗我用副班长的冲锋枪夜间用自己的班用轻机枪。连长和营长看到后一个说我出洋像、一个说我神精病,我说我们守岛兵夜间站自卫哨最低限度是轻机枪,基本是用重机枪,他们说我是外星兵。也该越南鬼子倒霉等到我站夜岗时来偷袭,想欺负我哨兵火力弱一拥而上。我几个点射枪不响了我就赶紧投手榴弹,赢的了时间,等战友追击逃跑之敌又歼灭5个敌特工。团长、营长都来了,我在哨位上就歼灭5个敌特工,检查机枪故障才发现是敌特工开枪一发子弹打进了我的弹鼓里卡住了弹链所以不能再发射了。营长当场就向团长报了二等功。


老团长接话说:“二等功加烈士等于几等功?就是这次吧?!”副司令听胡了问:“什么二等功加烈士的?怎么回事?”李军说:“是的。当时年青好胜,前面已有战友立二等功了,想超过他好为老部队增光就和营长、团长理论说‘消灭5个鬼子我就能立二等功了,你们看如果我不是用轻机枪的话这发打进弹鼓的子弹就正好打进我的心脏了,那我就是烈士了。现在还活着不能当烈士,那就请首长给我加到二等功里面,看应等于几等功?’”这话一说完,可把在场的人全笑倒了。大家笑了一阵后副司令说:“老家伙到酒,小李子接着说。这酒喝的是越来越有味了。”老团长赶紧说:“对、对、对到酒、到酒,咱AC团出来的兵讲的就是好,这就是我带出来的兵。小李子吃菜、喝酒,接着说千万别把咱们大副司令急死了。”


通过这两次战斗团里把我们守岛兵当成了宝,营长为了经常见到我把我们排作为营预备队,不管是我休息还是站岗和执勤,只要他有时间就找我问我们守岛部队的训练方法,能用的全用在营训练上,为后来我营当任穿插任务的完成打基础。后来我立的一等功和被评为‘战斗英雄’都和拣来的差不多,全靠在老部队训练的功底和给老团长当警通员学的本事得来的。我们营是执行穿插任务的,总攻前夜里11点副团长就带着我营出发了,一连当任尖刀连,营部随二连在中间,三连段后,机炮连打散加强到了各连,我排作为预备和警卫排在营部,当总攻开始时我营已进入敌前线的后方了。越南的气候是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夜里雾特别多特别的大,天快亮时营长发现营部走偏了和二连并排相隔500米,赶紧带营部向二连靠去,在靠的途中被越军的一个火力点挡住去筑路。我用机枪掩护40火箭筒手向敌火力点开火,谁知第一颗火箭弹是个臭弹换装第二颗火箭弹准备发射时被敌击倒正副射手全受了重伤。我急忙拣起火箭筒换了个发射位一弹消灭了敌人的火力点。营部很快就靠上了二连。 到达指定地点,营长呼叫炮火支援部队一个冲锋就上去了,敌守军可能做梦都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就到了他们防区,连早饭还烧在锅里就逃跑了。站领阵地后部队立刻展开修筑工事,关门打狗的阵地工事可以用敌人留下的,主要是抢修构筑堵击敌增援部队的工事。敌人的增援部队来的还真快我们的工事还没修好就到了,部队立刻开打,敌人看我们的火力不猛想硬冲过去,营长马上叫来火炮支援一个覆盖射击敌人死伤一大片,知道硬冲是没门的就改成向我们进攻。越南鬼子鬼得很躲炮也很在行,往上冲来时散的很我方火炮支援效果不理想,轻武器火力弱单兵战术也差点,打的很苦。伤亡也挺大的,我几次请战营长就是不批准大家都急的要命,副团长说等下退下来的敌人在一到两面夹击可就更热闹了急的非要下连队看看,营长拦不住只好叫我跟着做警卫我这才有机会上了第一线。


副团长首先来到我们一连,少一个排的我连就更苦了。我发现越军留下的一挺四管高射机枪就问连长为什么不用?这玩意可利害的很。连长说没人会,我说我是行家。我就叫了几个人帮助把它推到发射阵地,把弹链装上往上一坐脚一踏四管高机就叫了起来。再一看越军逃跑的比兔子还快,看来越军是深知四管高射机枪的利害的。副团长一看这景象没把他给乐死,急忙叫我教战士使用。我说应叫两个重机枪手来学打比较好并说高机的阵地还要加固,最好多修几个换的用,要多换阵地,勤换是防止敌人炮击。事后我又跟副团长到了二连、三连,三连也有一挺高机不过是双管的,一样用。还找了3门60小钢炮,我给副团长讲这玩意和82排击炮一样用,咱82排击炮炮弹不多了舍不得用就用它。副团长说这是个好办法。


谁说越南军人作战勇敢不怕死?鬼话一个!前面的所谓勇敢完全是欺负我们的火力弱,自从我们用了高机,增加了60排击炮的发射,增援的越南鬼子就没有发动过一次真正的进攻,爬到半山腰就滚回去了完全是欺骗他们的上司。被我总攻部队打退下的越南鬼子更好玩,被我们高机一扫掉头就向我总攻部队冲,情愿死在总攻部队的枪口下也不愿死在我们的高机下。副团长笑骂我们营长是越军的督战队长,是特务。战士们听了哈哈大笑,这那是打仗像是做游戏。总攻部队压到山脚下敌增援部队开始逃跑了,我们营从狙击战转为追击战了。当我们冲到山下后我发现了一门85加农炮我告诉副团长我也会玩,把个副团长笑咪了眼叫我排就地转成炮排向敌人开炮(我们排长在我们副连长牺牲后顶了上去,我己是代理排长了)。我告诉战友这85加农炮好玩,用炮管瞄准目标就行(从炮管里看目标,看到什么它就能打到),我们第一炮就是用这种方法打的,一炮就干掉了敌人逃跑路线上的一座小桥而且是直接击中桥横面,桥一下就飞上了天敌人的重装备全留给了我们。接下来就乱轰那里人多轰那里一下就把炮弹打完了。炮弹打完了战斗也结束了,我又缴了一辆苏联嘎斯69小吉普拉着副团长和营长到处跑,这时我才告诉他们我是老团长的警通员,当警通员时学开的车全团的武器我都会玩,而且我们守岛部队的武器杂,像那四管高机我们守岛部队一线步兵连就装备了,85加农炮一线连也装备了而且有的连还是125或152加农炮。说的副团长和营长一仞一仞的,直夸我们前线守岛兵单兵战术全面战力强,都是优秀的战士。


我就讲这么多,请二位老首长指正。老团长急忙接话又是说:“好、好、好是我AC团的兵,有种!是我老汉的接班人。”副司令说:“说得好!酒也喝的爽,有点喝多了,今天就到这吧。小李子这几天不走吧?走前到师里来一趟,我要多叫几个管事的来听听,英模报告团讲的鼓舞士气行,对部队今后怎样方发展用处没你讲的有用。你这几天也好好想想整理整理到时讲的更好点。”说着话起身就要走,我赶紧跑去把‘北京’小吉普开过来,老、少英雄一齐将副司令送上车,我按了一下喇叭开车离开了AC团。一路上满脸醉意的副司令翻来覆去地表扬少英雄为我师争了光,对守岛兵的评价到位。说着说着把脸转了过来看着我和随车参谋问:“刚才吃饭时你俩就没发现‘泥腿子’团长有点不对劲头吗?”我俩忙说没有阿,此时的副司令的的脸上一扫醉意换上了满脸的醋意说:“小李的英雄事迹是AC团的光荣和骄傲,更是守备师的光荣和成绩。他一个‘泥腿子’团长评什么有权力说左一个我老汉带的右一个我老头的兵?AC团离了他这个‘泥腿子’就不出英雄啦?小李就当不了英雄?没他这个‘泥腿子’地球造样转AC团造样出英雄。没守备区、没我这个司令小李搞不好当不上英雄这样说还说得过去。”看着一脸醋意还带点醉意的副司令,我和随车参谋只好偷偷的乐。副司令又令随车参谋到:“回去你就给小李子打电话,叫他明天就到师部来,叫他不用准备,越准备越容易出假。守备师的英雄评什么被他一个‘泥腿子’一人抱在身边乐?战斗英雄是全师的财富连这点他‘泥腿子’都不知到?!也太没文化了。”大概看到我和随车参谋脸上有偷乐的表情又说:“我这可是为部队着想,并不是吃他‘泥腿子’的醋,他一个小小的团长我这个大司令犯不着……。”听着副司令的酒后醉话加醋话,我和随车参谋实在是憋不住了只好笑出声来了,看到副司令傻傻的看着我俩,我俩只能大笑起来……。


‘北京’小吉普欢快的向前跑着,我在想我们有这么好的老军人、老首长他们明知就要下来了,还这么买卖力的为军队做奉献站好最后一班岗。有这么好的年青军官,他们已走出了艰苦的海防前哨并参了战,立了功,当了英雄。他们没有想着找个好地方、好单位去享受,而是想法子回来继续为艰苦的海防做奉献。有这样的老军人、新军官我们的军队能不发展能不强大吗?!!!


---完--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