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备控制分析家表示,在发达国家同意停止战略导弹技术扩散二十年后, 中国和印度引领冷战之后亚洲最重大的核能力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力量现代化活动。

分析家认为,该地区近年来战略导弹的数量及先进性的提升强调全球导弹不扩散倡议的无力以及突出大国之间导弹及核势力竞争的风险。


亚洲战略导弹力量的扩张以及全球反导弹倡议的软弱在4月中旬印度测试最新的远程弹道导弹设计时得到突出。


就在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二十周年纪念日之前的一周,印度对一枚发展的导弹进行第一次测试。关于“烈火-3(Agni 3)”导弹的测试,印度官员表示他们已经确认运载核弹头或常规弹头的射程和北京的一样远。全世界纷纷报道印度导弹试验,而1987年由七国集团(G7)成立的导弹不扩散倡议的周年纪念则几乎没有得到提及。


分析家表示,在东亚和南亚,导弹控制倡议的无力最为明显,在那些地区,几个国家在迅速以新型弹道巡航导弹扩大武库。


在该地区的新导弹发展中,引领潮流的是既定的核国家——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它们都着手对核能力导弹的重大现代化。在未来几年,这些国家的核威慑信誉将增强,并强调它们日益则增长的战略力量。


但该地区还不得不对抗朝鲜和伊朗的核野心。此外,一些并不热衷于加入核俱乐部的亚洲国家正在购买或开发它们自己的传统战略导弹能力。巡航导弹的蔓延已经变成不扩散议程上日益重要的问题。


北京不会错过烈火-3测试的重要性。因为两国曾在1962年打过一场边界战,尽管边界问题未解决,但两国已经建立了稳定的关系。烈火-3射程3500公里,明摆提供了可以瞄准中国城市并维持最低核威慑政策的选项。


今年,印度媒体援引布拉莫斯航空(印度俄罗斯合作企业)的首席执行官皮来(Sivathanu Pillai)的话,称十年内会出口1000枚陆海发射导弹,第一项交易将在12月签署。据说马来西亚和印尼是亚洲地区的潜在买家。


印度不是该地区唯一一个大幅度改善导弹技术的国家。在巡航导弹领域,中国大陆、巴基斯坦和台湾都有得到很好推动的本土开发计划。


但对付导弹扩散的主要国际主动并没能带来多大希望,因为它们是自愿的,而且不包括亚洲许多相关国家,如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


在军控专家看来,与巡航导弹相比,弹道导弹扩散的风险较低,但亚洲地区势力之间的竞争以及扩散的可能性越来越引人关切。


中国和印度都有计划稳步升级战略弹道导弹的数量和质量。俄罗斯也一直在发展新兴的地面基地导弹和潜艇导弹,当中一些进驻远东地区。


五角大楼致国会的报告预计在今年或明年,中国将部署新的洲际弹道导弹,可以以常规武器或核武器瞄准美国。与它们互为补充的还有少量现有的、容易受到攻击而且部署缓慢的井基液态燃料导弹。五角大楼报告还表示中国大陆针对台湾的短程弹道导弹以每年一百枚的速度增加。中国库存中已经大约有900枚这样的导弹。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怀特(Hugh White)表示,中国导弹集结发生的北京是美国核导弹力量现代化以及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他在上月发表的论文中警告美中之间导弹竞争升级的风险。


但是曾担任联合国导弹专家小组的分析家斯德忽(Waheguru Pal Singh Sidhu)认为,中国和印度独立地决定它们提升战略导弹力量的需求,回应美国的行动只是部分的考量。“它们都感到它们需要现代化及升级它们的导弹系统。在可预见的将来,它们很可能继续这样做。”(作者 Donald Greenl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