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32 开始攻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甘岭地区的中心城镇叫甘岭西,这是一个既靠山又靠近海的城镇。

热带的椰子树和香蕉林在这里疯长,充足的水分和充足的阳光,让这里的万物都欣欣向荣,极为茂盛。

不过让水蛇极为兴奋的是,正是雨季,纵横交错的河流都长满了水。

雨季也正是美军的机械化部队感到头痛的时候,同时也是游击队出击的时光。

但是,美军通过几年的作战,也早摸清了这些规律。

调来了日本在中国进行过清剿作战的专家,并且更进一步加入了战略村的理论。

围绕着甘岭西,美军建立了十二个战略村。以甘岭西为中心全部修建了战略村道直达甘岭西。

甘岭西里的炮阵地的炮群,可以直接火力覆盖任何一个战略村。

驻甘岭西的美军特种部队,通过战车到每一个战略村的正常时间,不超过有个小时。

驻甘岭西的一个直升机大队的飞机,在正常的天气,随时保持着对十二个战略村的监控。照驻甘岭西特种兵司令西纳尔准将对直升机大队长约翰中校的话说:“哪一个村庄没有升起炊烟,我都要知道!”

老虎透过椰树林望着天空飞得极低的直升机,直升机产生的旋风把他的头发也吹乱了。

胡志亮队长大声地道:“我们并不怕美军那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在这树林和河叉里,我们对地形的了解和进退能力,都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但是,最讨厌的是直升机,他们可以在天空上,不断地跟踪我们。”

直升机过去了,胡队长的声音小了许多,继续道:“第二讨厌的是他们那建立的乡村保甲制度,这些村长都是经过他们精心挑选的大财主,他们几乎都有儿子或者兄弟在南越伪政权的军队里做军官,他们本生手里也有美军为他们武装起来的村丁,除了没有重武器,和部队基本装备没有两样。而且最讨厌的是,他们往往象绿头苍蝇一样,你真的打他,他早龟缩进了自己的高大院子里。你不打他,他总是不断通风报信,引导美军直升机特别攻击队进行攻击!”

老虎的步子仍是不紧不慢地迈动着。

胡队长继续道:“最让我们受到打击的是他们的炮群,只要我们摆脱不了直升机跟踪,那么炮弹在我们一停下来,就会不间断的打击!那不是人的肉体能够承受得了的。”

老虎停下了脚步,回头盯住他:“我还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胡队长咬咬牙,声音变得低沉:“在游击队最辉煌的时候,我们有近五百人。而且其中有很多是有经验的军事干部。但是,越是有经验的军事干部越勇敢,却越是英勇牺牲了。”

老虎停了下来,看着他:“你们全体出动向敌人的部队发起攻击?”

“是的!”胡队长看着老虎睁开后变得熠熠生辉的眼睛,再次点点头:“牺牲的同志都很英勇!很英勇!”

老虎点点头,继续慢慢地向前走去:“后来呢?”

“后来,我显然不能发动进攻了。敌人越来越嚣张,我们连零星的战斗也往往又是一次大的损失。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和敌人战斗了。只有一个信念,坚持下去!”胡队长的腮骨因为咬牙,而暴露出来。

老虎点点头:“但是,我知道你们还是在战斗。”

胡队长摇摇头,苦笑着:“我们那叫战斗,总是瞧那些村长太坏了,打一枪就不要命地跑。瞧美军落了单,象贼偷鸡一样,按一个又逃!”

老虎笑了起来:“好!”

胡队长吃惊地看着老虎,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时候赞扬自己。

“是的,你这就是游击战术!而你们以前的牺牲是一种错误的战术造成的!”他回头看着洪连长和水蛇:“我们就要这样打第一仗!”

再回头对胡队长道:“我们加快脚步赶到游击队驻地,你挑十名士兵出来。我们明夜就打第一仗!”

胡队长的精神顿时振奋起来。

两步抢到前面,脚步如飞。

渐渐地走入了一片越来越茂密的丛林,到处是茂密的草丛和滋生的树林和野藤交织在一起,让人看不的到路径,或者说,没有路。

头上的树冠遮天闭日。

耳中只有右侧河的流水声。

最可怕的是,时不时出现的大虫。

黎英让大家站住,把一种草药分给大家,要大家把他摸在身上裸露的部位。

老虎笑笑:“我还真的怕这些不认识我的朋友给我来上一口。”

黎英莞尔一笑:“他们可不知道你就是大名鼎鼎,让美国佬害怕的老虎。”

胡队长却如龙入大海,在里面穿行着,把老虎他们这些越野行军高手,也弄得有些接不上气来。

幸好不久,大家就走入了一片少树的大草地。

胡队长突然扭过了头:“大家注意跟着我的脚步,这是一片沼泽地!”

老虎点点头,大家跟着胡队长的步子,别扭地在草地上走着。

一只巨大的水蛭,在草丛里爬过,不过因为嗅到了大家身上摸的草药味道,他们过来是,纷纷闪避。

公羊子吐吐舌头:“乖乖,美国鬼子到了这里,这些水蛭也会把他们的血吸干。”

胡队长扬声道:“说得好兄弟,美国鬼子的特种攻击队到了这里,不用我们动手,他们就会被沼泽和水蛭消灭。可惜这些狗杂种很尖,根本不来。所以,我们在这里得以生存下来。”

终于走入了一片树木稀少了许多的,盛开着各色美丽花朵的河谷地。

依着一个个巨石,是一间的木楼。

这是游击队的营地了。

游击队员们全出来了,包括伤员都出来了。

老虎看着大家破烂的服装和长长的胡须,和那看着他充满期盼的眼神,不由心中一凛,大声地喝道:“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总部首长向你们表示亲切的问候!”

很多战士眼里已饱含了泪水。

老虎可受不了这个,忙叫道:“现在我命令你们,洗澡,刮胡须,拿出最好的衣服,把你们一个个打扮得象新郎官似的!”


老虎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直到下午才走出了游击队的营地。

这次跟着他走出营地的有新任的游击队长洪元明,游击队副队长水蛇,游击队政委胡志亮,联络官黎英,十名刚接受了水蛇两小时突击训练的游击队员,加上老虎身边的联络员公羊子,一共十六人。

被老虎挑中的第一战略村叫水井村。

整个村庄被丛林和水田包围着,只有一条战略村公路进村。

从望远镜里可以看到,村庄被用带刺的铁丝结合着每隔数百米就有的一个了望塔围起来,只有战略村公路一个缺口。

村口有美军的岗哨结合伪军守卫,每一个进村的人都要受到严格盘查。

“一个战略村有多少村民?”老虎回头问道。

“大的五千人以上,小的也是三千人左右。”

老虎继续问道:“一个村有多少驻军?”

“一般是一个美军少尉,带着十几名美军。还有伪军一个小队,五六十人,另加上村长自己的武装。加起来也是一百多人!”胡政委答道。

“他们在晚上,会怎么样?”

“他们每个了望塔都有机枪守卫,地面有炮。再加上探照灯,一有响动,就开枪射击,很难靠近!”胡政委轻声道。

一个虎眉大眼的游击队战士接口道:“他们在夜间也有夜间装甲巡逻队,哪里情况紧急,就从甘岭西赶过来,往往也就十几分钟!”

老虎回头盯住他:“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首长,我叫黎元新,原来游击队二中队的副队长,现在手中只有几个战士,也是个战士了。”黎元新腰杆一挺,大声地说道。

老虎点点头:“我们都是战士!你跟着我,我让你重新成为一个中队长,营长、团长!”

“是!”黎元新面上露出笑容,见大家都盯着自己,又有些羞涩。

“我们要把这些战略村改造过来,变为我们的战斗村!”他大声对所有的战士喝道。

战士们黝黑的脸都现出了喜色。

“黎元亮现在我给你们一个任务,你带领游击队员们去把所有的地雷埋在离村两公里的地方,埋在一个坑里,一炸,就要把公路炸断,装甲车也开不过来。水蛇去指导吧!”老虎大声地宣布命令。

“是!”水蛇和黎元新都大声答道。

“埋完后,留下水蛇和一个队员就行了,其余由黎元新带回来,看我怎么干敌人!”

他坐了下来,这时,夕阳变得一片金黄,风吹着稻田和甘蔗林沙沙作响。

老虎不由得陶醉了:“多美丽的田园风光啊!”

不过,远处的一声吆喝把他的兴致全弄没了。

是持枪的村丁在大声吆喝在田里劳作的村民回村了。

“真扫兴!”他举起了AK47,悠闲地瞄准。

瞄了半天又放下了。

村民们无精打采地陆续通过检查,回到战略村。

太阳已彻底地落下去了,天在慢慢地变暗。

老虎再一次举起了枪,最后一个村丁的脚已经迈进了村庄,最后一缕天光也将消失殆尽。

“啪!”老虎的枪响了,近八百米的直线距离,子弹划过一道弧线,一下子钻入了村丁的后背。

因为人声嘈杂,这声枪响的距离太远,美军、伪军,大约包括这个村丁都没有听到。

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一枪的效果。

那个村丁,身体突然一硬,他似乎很想扭过头,但是已不可能,他扑在地下,嘴啃住泥土。

老虎举起望远镜,观察着。

只见一个村丁去扶那个村丁,接着就叫了起来。

伪军出来了,向四处观望。

接着,一道雪白的探照灯光象白色的剑一样扫出来。

天也被这探照灯照得更黑了。

战略村里却变得格外安静。

老虎扁扁嘴:“美国佬总是很胆小的。”

胡政委叹口气:“白天他们天上有飞机,地下有装甲车。我们一动就遭到追杀。我们没有你这样的枪法,又不敢靠得太近。晚上我们进不去,他们又不出来,我们也是老虎肯天,无从下口。”

老虎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只要他不敢出来,就是死的。活人还能遭尿憋死?”他突然回身一把揪住公羊子的耳朵:“我给你半个小时,你说个办法出来!”

公羊子抓抓头,但是很快地就皱眉思考起来。

初升的月亮起来了,大地朦朦胧胧,很是美丽。

黎元新带着七个游击队员回来了。

公羊子拍拍手:“我道是有一主意。就是先掀翻他几个了望塔。当然有炮这不是问题。现在没炮就得靠手榴弹。”

黎元新急切地道:“手榴弹如何扔得上去?”

“我可以在百米之外把手榴弹用我的羊鞭准确地摔上去。你们报报,准确摔上去,你们在多少米?”

“四十米。”

“三十九米。”

“四十一米!”

....

公羊子手一下子压下去:“全部不行!”

大家都紧紧地闭上了嘴。

老虎也没开枪,继续看着公羊子。

公羊子挠挠头:“当然,还是有办法的。”他再回头盯住游击队员们:“你们的枪法如何?”

大家一时都不再说话。

公羊子咬咬嘴唇:“比如,你们在五百米外的直线距离,能不能打灭那探照灯?”

所有的队员都愣了愣,黎元新道:“没试过!”

公羊子点点头:“这没关系。老虎能够完成。那么比如,你们,几枪能一定消灭一百米外奔跑的敌人?”

胡政委轻声道:“没有把握!”

公羊子回头:“那么我至少要两个能够称为狙击手的战士,老虎算一个,还要水蛇回来!”

黎英站了起来:“我去换他,只要敌人的装甲车过来,我就毁掉公路。”

老虎一把抓住黎英的手:“你要注意安全,因为,因为你是联络官。”

黎英顿时笑了起来:“老虎,你没来的时候,我仍旧在领导游击队战斗,放心,我知道怎么脱身!丛林逃跑的本领,我比你强!”

说罢,她一拉黎元新,两人消失在茫茫的月色里。

公羊子继续道:“我的计划是,由我接近敌人的战略村,在八十米时,把成束的手榴弹扔到敌人大门的岗楼上去。老虎和水蛇同时射瞎敌人的最近的两盏探照灯。”

老虎仍旧默不作声。

公羊子突然大声起来:“胡政委可以带领游击队员们在村前面的甘蔗林里,大声呐喊,打进攻信号弹,开枪形成攻击阵势。”他扫了一眼大家,见游击队员们,包括老虎都在注意听。声音又小了些。

“此刻,敌人必有身影出现,老虎可远距离狙击。水蛇可潜入绕村河流,抵近狙击。”公羊子说得兴奋,抓起身边一个游击队员的水壶,猛喝一口。

顿时大声地咳嗽起来,指住那队员:“你这里面是甘蔗水呀?安逸,安逸!”一边又猛烈地咳嗽起来。

老虎笑了:“你小子有些料道了!”

公羊子一边咳嗽一边继续道:“敌人必会呼唤装甲战车出动。黎英姐的地雷会阻止他们。而游击队可分三到四人出去,在后面开枪,我们都作被打击状,边向后射击边后撤。”

老虎点点头,公羊子声音又大起来:“如果,敌人这时追出来,我们不可退太快,只要进入我们的预设的阵地,就可以打一场伏击!”

老虎哈哈大笑起来:“好,阵地预设,我便也交给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