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于凤至:蒋介石逼张学良离婚

lzssy 收藏 1 402
导读:张学良的首任妻子于凤至在临终前一年留下了一份口述回忆录,并交代在她与张学良等人百年之后公诸于世。这是一份向历史负责的证言,首次披露了她与少帅结合和“离婚”等家族及政坛的内幕秘闻。 父母牵线 自由恋爱 我出生在吉林省怀德县大泉眼村,父亲在郑家屯开粮店,我在郑家屯上学、长大。 当时的驻军统领张作霖和我父亲结识,相交很好,拜了把兄弟。 张作霖看我读书很用功,常夸我是女秀才。后来,他向我父亲提亲,说他的大儿子很听话,肯上进,将来也要在军队发展,需要我这样的女秀才帮助。 那时代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学良的首任妻子于凤至在临终前一年留下了一份口述回忆录,并交代在她与张学良等人百年之后公诸于世。这是一份向历史负责的证言,首次披露了她与少帅结合和“离婚”等家族及政坛的内幕秘闻。


父母牵线 自由恋爱


我出生在吉林省怀德县大泉眼村,父亲在郑家屯开粮店,我在郑家屯上学、长大。


当时的驻军统领张作霖和我父亲结识,相交很好,拜了把兄弟。


张作霖看我读书很用功,常夸我是女秀才。后来,他向我父亲提亲,说他的大儿子很听话,肯上进,将来也要在军队发展,需要我这样的女秀才帮助。


那时代的婚姻是父母包办决定,我爹娘疼爱我,认为当官的都三妻四妾,会受委屈,拒绝了这门提亲,说我的婚姻需我自己同意才行。


张作霖同意了这说法,他叫汉卿(张学良)来郑家屯住住,让我们两人相处、相熟,自行决定。


汉卿处处依着我,听我的话,他这种态度使我很满意。


当他拉住我的手,说他永远听从我的话,决不变心时,我点了点头,这样才订了亲。我和他是注定的姻缘啊!


我们大了,对于我们的结婚,我娘提出,汉卿的母亲已故世,婚礼要在郑家屯举办,张作霖也同意了。


我爹当时念叨:张家是讲情义,看重我们这老兄嫂啊!我娘说:这是他们看重咱们孩子,我也就放心了。


婚礼后我去了沈阳,住进张作霖的宅院(以后称为“大帅府”)。


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常常在梦中回到我爹娘的身旁,回到郑家屯,回到大帅府。


于凤至善待赵四小姐


张作霖被日本人设计杀害之后,汉卿成为东北军的主帅。


后来,他参加中原大战,帮助中央政权击溃了阎锡山、冯玉祥两股叛军。


中央政府委任汉卿为中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总司令是蒋介石),并且将华北地区的政务也委托汉卿主理。这样汉卿主理了中国的东北和华北,一时位高权重。


在汉卿掌握半壁江山的权势和张作霖遗留的巨大财富之下,很多女人为谋取私利,用一切手段缠住汉卿。


汉卿对女人十分随便。对此,我从不过问,我相信他决不会负我。


这群女人中有一个叫赵绮霞,她父亲是政府中主管经济的要员,她因终日在舞场流连、不肯上学,被称为赵四小姐。她追逐汉卿,报纸杂志大肆渲染。


她父亲因管教她不听,登报脱离父女关系,成为一时新闻。


她以此为由,托人找我,要求任汉卿的永久秘书,服侍汉卿的生活。汉卿要我决定。我可怜她十四岁幼龄,无家可归而允许。


赵绮霞来到沈阳帅府,一进门就跪地向我叩头,说永远不忘我的大恩大德,一辈子做汉卿的秘书,决不要任何名分。


我用我的钱给她买了一所房子,并且告诉财务人员,给她工资从优,以尽到对人之心。


张学良兵谏被软禁


1936年,为了制止内战,汉卿发动兵谏,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汉卿为了完成这任务,保护蒋先生安全地离开西安,陪同蒋先生去了南京,也从此失去了自由。


当时我身在英国,在这关系汉卿一生自由的关键时刻,我不在他身旁。我一生痛悔的事,就是没有阻止他陪送蒋先生去南京。


汉卿抵达南京,开始住在宋子文寓所。蒋先生不顾诺言以军法审判,扣押汉卿,并判刑十年。随后又明令特赦,改为严加管束,但违法地关押了他一生。


后来,我回国跟他呆在一起。


汉卿的羁押,是由军队、警察、宪兵层层戒守,隔离内外。特务更是吃饭同桌,不离左右日夜在旁监视。


他白天强颜应付,夜晚回房时独自流泪,经常地吟诵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说他愿以自杀来控诉蒋介石如此背信弃义、不守承诺的迫害。


在我的劝说下,他逐渐放弃了这种想法。


“七七”抗战爆发了,汉卿知道后很兴奋。他上书蒋先生,请求派他去前线,说他一定死在前线报国。但是信件如石沉大海,得不到回讯。


这对他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说,他真后悔了,不应该送蒋回南京。他一生的心愿——死在抗日的战场上,不能实现了。


汉卿在几年的囚禁生活中,常常反复地哼吟京戏《四郎探母》的一句唱词:“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他是在诉说自己丧失自由的痛楚啊!


于凤赴美求医并定居


1939年末,我们又被押解到贵州省修文市。


第二年春天我患了乳癌,汉卿沉痛地说:“你要找宋美龄了,要求她帮助送你去美国做手术。你会康复的,一旦病好了,也不要回来。不只是需要安排子女留在国外,而且要把‘西安事变’的真相告诉世人。蒋介石背弃诺言,他是要千方百计伪造这不能见人的历史,你尽量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吧。”


议及我有可能不治,我要抓紧时间安置好子女在外省的生活,不要回到蒋统治区。


汉卿应允我,任何情况下决不自杀,还特别明确指出:永远不会认罪,因为自己没有罪,并且是尽了力报效国家了。


汉卿说:“赵四要来了,她会照料我,但是戴笠让她来,就是说明戴能控制她,对这点我们要清醒。”


1940 年6月我到了美国纽约,在医院做了手术,经治疗得以痊愈。宋美龄、孔祥熙到纽约时,都来看望我,问我有什么要求,要帮助我。孔祥熙特别嘱咐我,不要在纽约、旧金山安家,说这两地情况复杂,为了汉卿来美和家人团聚,找一个其他城市的安静社区住。他语重情长,心意感人。


在纽约,不只亲朋故友闻讯纷纷来相见,探询汉卿的情况以及要帮助我在美生活,更多的是不相识的侨胞表示对汉卿为国牺牲的敬佩,并且都痛责蒋介石残害忠良。


孔祥熙请友人传话,说洛杉矶好莱坞市的山顶上有一小平房出售,山较高,道路窄小,社区的房屋少,很安静,所以想买下送给我。


我到洛杉矶看房,如同他所介绍的,这房子的位置和它的幽静,来此居住很合适。我自己买下来,没有要孔祥熙赠送,对他的盛情心领了。


在洛杉矶,我依靠我的经济知识买卖股票,每有盈余,就买近处房产出租,在美国安顿下来。


孩子逐渐长大,成家立业了。


因为在美国,以及我和宋美龄的关系,蒋介石一伙不便阻拦和汉卿联系,但也只限报平安而已。每知他安康,我唯有痛哭。


蒋介石策划离婚


1964年,蒋介石策划了一个离婚、结婚的自欺欺人的丑剧,用所谓教会要求一妻的借口堵住汉卿来美国和家人团聚、取得自由的路。


为了此事,某某(张家某远亲)突然由台湾来美国找我。这位一直没什么联系的人,竟开门见山说是为了汉卿办离婚的事来的。


我问他是否是政府派来的,是台湾什么机关。他说,他是政府的公务人员,但不是奉政府之命而是为了汉卿的处境安危而来的。


我问他:“是汉卿委托你来?”他犹豫了,回答说:“不是,是汉卿经过多年教育,已经认罪和守法了,愿意和赵四在台湾终老,所以才要办离婚的。”


他说:“这是我到汉卿家里和汉卿、赵四三个人说这事,赵四说的。”


我和汉卿电话中说此事,他说:“我们永远是我们,这事由你决定如何应付,我还是每天唱《四郎探母》。”


为了保护汉卿的安全,我给这个独裁者签字,但我也要向世人说明,我不承认强加给我的、非法的所谓离婚、结婚。


汉卿的话“我们永远是我们”,够了,我们两人不承认它。宋美龄每年和我都互寄圣诞、新年贺卡。这年,她在信封上仍然是写“张夫人收”。以后每年都如此。


赵四不顾当年的誓言(说永远感激我对她的恩德,说一辈子做汉卿的秘书,决不要任何名分等),今天如此,我不怪她。


但是,她明知这是堵塞了汉卿可以得到自由的路,这是无可原谅的。


岁月如流,时光无情,儿子们都先我而去。


我是在苦苦地等待汉卿啊!我只有在看到孙女、孙子们成长时,才略感到一点安慰。汉卿的这一嘱托,我办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