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二章 报国无门 第四节

唐戈 收藏 1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size][/URL] 猛然听到这个消息,李福禄本来就晕晕乎乎的脑袋更加混糨糨的,想着昨天谢珂所说的话,终于全明白了。呆了半晌,李福禄问:“大力,你咋想的?”刘大力说:“我琢磨了一宿,也没想出啥来。只是咱们和日本人干了一仗,总不成军功没立上,倒投降了日本人,即使以后混个一官半职,这脸上也没光啊。”李福禄隐隐觉得不对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猛然听到这个消息,李福禄本来就晕晕乎乎的脑袋更加混糨糨的,想着昨天谢珂所说的话,终于全明白了。呆了半晌,李福禄问:“大力,你咋想的?”刘大力说:“我琢磨了一宿,也没想出啥来。只是咱们和日本人干了一仗,总不成军功没立上,倒投降了日本人,即使以后混个一官半职,这脸上也没光啊。”李福禄隐隐觉得不对劲,说:“咱们和日本人干仗,那是抗日救国,要是投降了,不就成了卖国贼秦桧了吗?这事咱不能干。马主席怎么能投降日本人呢?日本人打死我们那么多人,难道都白打死了?”刘大力说:“福禄,你还不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现在已经有些长官带着队伍走了,新兵团也有不少投奔咱们的学生,有的跟着别的长官走了,有的开小差都不知道上哪去了。”


李福禄问:“那你说咱们该咋办?”刘大力说:“投降日本人,咱们是说啥都不干,可是要是和别的将军走了,又觉得没啥意思。咱们投奔马将军,虽说是为了吃口饱饭,能立军功,混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却总不能不讲义气,看着马将军不行了,就跟别的将军走人。”李福禄气呼呼地说:“走就走了,咋的?是马将军投降在前,咱们这也算弃暗投明。”


刘大力问:“那咱们也走?”李福禄垂着脑袋想了想,摇头说:“我不想跟别的将军走。”刘大力问:“为啥?”李福禄从炕上下来,倒些水洗脸,含糊不清地说:“说不清楚,一会儿我问问参谋长去。”


李福禄和刘大力来到谢珂的房间。谢珂正在收拾东西,扭头看见李福禄进屋,并没在意,一面接着收拾东西,一面问:“福禄,有事吗?”李福禄气呼呼地问:“参谋长,人们不说马将军是岳飞吗?岳飞怎么能投降呢?”谢珂不解地问:“岳飞?什么岳飞?”李福禄说:“不是有人作诗‘十二金牌召不回’,十二金牌不是说岳飞是说谁呀?这不就是说马将军是岳飞吗?岳飞怎么能投降敌人呢?”谢珂转过身,看着李福禄,脸上有了些痛苦的神色,说:“‘为国家保疆土,为民族争光荣’,这些话现在想起来,实在是有愧啊。”


李福禄问:“我们现在不抗日了?”谢珂微微摇头,叹息说:“日本人重兵压境,我们处境凶险之极,马主席是不想让弟兄们和日本人硬拼,为了保全抗日的力量,迫不得已,假投降的。”李福禄说:“投降还有啥真假?投不投降,不就是参谋长说的气节吗?”


谢珂坐到沙发上,示意李福禄和刘大力也坐下,问:“福禄,事已至此,你是想和我说啥呀?”李福禄气呼呼地看着刘大力,刘大力先说了是自己来找李福禄的,接着把两人商量的话说了。


谢珂微微点头,思忖着说:“我明白了,你们是不想投降日本人,却又不想和别的将军一走了之。福禄,大力,你们的心情我理解,古往今来,成大事者往往要忍常人所不能忍,马将军此时此刻,就是在忍常人所不能忍。我劝你们,还是留下来跟着马主席。”李福禄连连摇头,说:“我不的。我要是投降了日本人,死了都没脸见俺老李家的祖宗。”谢珂说:“那么只要是抗日,参加谁的队伍都是一样的。”李福禄生气地说:“马将军是省主席、军事总指挥官,他都不打了,投降了,别人还能成什么气候?参谋长,我跟谁走好啊?”


李福禄的话让谢珂感到无比的痛心,暗想:“主席啊,您怎么就想不明白这点呢?全省抗日军人唯您马首是瞻,若您降日的消息风传出去,黑龙江省的抗日军队就要各自为战,谁还能遵奉您的号令呢?又有谁能够深孚众望,登高一呼,统一指挥各路人马呢?”


李福禄见谢珂默然沉思,和刘大力相互看了一眼,说:“参谋长,我们是要离开队伍了,您说,我们该去哪里好呢?”谢珂痛苦地说:“日寇野蛮侵略东北三省,我们在江桥挥兵抵抗,中央政府却按兵不动。唉,目前时局如此混乱,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去哪里好,你们当初不如就在家种田好了。”


谢珂猛然站起身,悲愤地说:“江桥抗争伊始,齐齐哈尔民众出民工、马匹、车辆,冒着枪林弹雨为我们运送武器弹药、给养、伤员,全国各地民众发来函电,盛赞我们‘为国家保疆土,为民族争光荣’。我们今日之情形,实在是愧对民众的热望啊。”李福禄气冲冲地站起身,大声说:“我们去找中央政府问问:如果中央政府不抗日,想让我们当亡国奴,我们就当好了。”


谢珂稳定了自己的情绪,说:“福禄,不要冲动,你们还是跟着马主席吧,我想,马主席终究有一日会再举义旗,和日本人干到底的。”李福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问:“那得等到啥时候?”谢珂苦笑摇头,说:“我不清楚。”


刘大力问:“参谋长,俺俩去关里咋样?我就不信,全中国没有抗日的正规军了?”谢珂无奈地说:“也好。”李福禄问:“参谋长,俺俩咋走才能进关呢?”谢珂想了想说:“有两条路。去哈尔滨,然后经长春、沈阳,过山海关,到河北、山东。再就是去北安,绕道蒙古、察哈尔,去绥远或山西。前一条路好走些,可是吉林、辽宁已被日本人占领,恐怕走起来凶多吉少,后一条路虽然不好走,但日本人在黑龙江省立足未稳,吃点苦,绕点远,应该比较安全。”李福禄看着刘大力,说:“我们就走后一条路。”刘大力点了点头,说:“嗯,行。”


李福禄站起身,和谢珂告辞,说:“说走就走,参谋长,我们走了。”谢珂点点头,说:“路上多加小心。”李福禄和刘大力双腿一并,向谢珂行了个军礼,转身出屋。


谢珂看着李福禄和刘大力出屋,缓缓地坐回沙发,茫然失神,为马占山感到惋惜,为黑龙江省团结抗日的局面烟消云散而痛心,痛苦地想:“蒋委员长、少帅,难道你们对日本人的野蛮侵略,真的就无动于衷吗?”其实由于战事危急,百事缠身,加之消息闭塞,谢珂并不知道,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因为专制独裁,又因为奉行对日侵占东三省不抵抗的政策,迫于国内压力,已经辞去国民政府主席等职务,通电下野了。


此时的蒋介石,正穿着舒适的睡衣,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若有所思。宋美玲披着精美的睡衣走到蒋介石的身旁,轻轻地依偎着蒋介石坐下,取过蒋介石手中的书,翻到首页,看见书的首页上是孙中山题写的虬劲有力的书名《三民主义》,身前的案几上,放着《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两本书。宋美玲抬起头,疼爱地看着蒋介石略显疲惫的面庞,轻声说:“还不开心啊?”


蒋介石鼻子里嗅到爱妻身上法国高级香水淡淡的幽香,觉得爱妻长发披肩的高贵气质中更增娇艳,心情忽然愉悦了许多。蒋介石不喜奢华,崇尚简朴,宋美玲却极注重仪表,衣饰精洁,谈吐雅致,两人虽然习性迥异,并没有因此而有所隔阂,相反蒋介石欣赏妻子超群脱俗的才识气质,宋美玲爱慕蒋介石的雄才大略,彼此倾慕,感情弥笃。


蒋介石不想因为自己的心情影响爱妻的情绪,用手抚摸着爱妻披在肩膀上的长发,微微摇头,故作轻松地说:“我也是难得无官一身轻啊。”宋美玲说:“学生们不知道轻重胡闹,国民政府的那些要员居然也跟着瞎起哄。”蒋介石胸有成竹地说:“闹一闹也好。今日中国的时局,好似家徒四壁,而这四壁却是漏风漏雨,偏又遭逢连雨天,哪个有本事把这样的家治理得好了,我是要举双手欢迎的。孙科,志大才疏,恐怕没有这个本事。汪精卫,书生意气,长于谋划而拙于行动。他们两人,是成不了大事的,无法收拾目前的局势。孙科、汪精卫不是口口声声要抗日吗?那就让他们抗日去好了,不撞南墙他们是不会回头的。我所忧虑的是,当前中国国力不足以抗日,孙、汪二人如是举措失当,果若引起大战,必遭亡国之祸。国家疲弱至此,想起来甚是愧对先总理的期望啊。”


宋美玲说:“大哥已经宣布辞去财政部长的职务,没有了他这样一来的理财高手,只财政一项,我看孙科这个行政院长就撑持不了半年。”蒋介石说:“三个月都不能够。”


宋美玲说:“江西赤匪,东北战事,终究要靠军事解决。军队的将领没有你的命令,是不会轻易听从孙科和汪精卫指挥的。坐拥军队的各派人物,也必然还要自保实力,嘴里喊着要抗日,却未必真的听从孙、汪的命令出兵和日本人作战,所以当前还不至于就和日本人闹甭了。”蒋介石微微颔首,缓缓地说:“事有轻重缓急,赤匪是内忧,日本人是外患,内忧不除,何以平外患?日本人是要我们的土地,给他一些,就会满足了,赤匪是要我们的天下,我给他们什么?学生们不懂这个道理,孙、汪是懂的,他们嘴上嚷嚷要抗日,那是做样子给老百姓看,其实他们是要权,那我就给他们好了。我看他们,不吃一堑,是不长一智的。”


蒋介石俯身拿起《建国方略》,说:“先总理倡导的‘民族、民权、民生’三民主义,本应是我党同志终身奋斗的宗旨,党内同志团结一致,为民前锋,统一中国,强我华夏,屹立于世界之林。今日中国还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如果仓促对日宣战,无外乎胜、和、败三种结局,结果却只能是中央政府与日本人拼得两败俱伤,坐拥军队的各派势力必然趁机坐大,便是这名义上的统一,也必然做不到了。”宋美玲说:“可是日本人来势汹汹,狼子野心,所谋非小,一味妥协,只怕日本人会得寸进尺,不战亦将失去人心。”蒋介石说:“这个我已经想到。日本国力虽然强于我,终究是弹丸小国,资源有限,人力不足,贪婪而目光短浅,不自量力,欲吞并东北三省,甚是可笑。我若与之开战,拖也把他拖死了。然而战端一开,以今日中国之力量,绝非三年五载可以解决战事,纵然胜利最终属我,可是赤匪和各派军阀,趁势坐大,中央更难掌控。我以东北三省膏腴之地与之,再以国联相约束,暂缓其侵华野心,我则趁机整军经伍,消灭各派匪患军阀,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一统,然后以举国之力,迫其归还东三省。这才是上策。”


宋美玲笑着说:“可是孙科和汪精卫,却没有这样一来的才略,整天嚷嚷着要抗日,争揽民心。”蒋介石说:“让他们知道嘴巴上抗日容易,实际上抗日的行动却难,他们就会变聪明些。”


宋美玲担心地说:“为什么不和日本人签定个协议或备忘录,名义上说让日本人协管东三省,也好约束日本人的野心,不让日本人再做非份之想,以免另生事端。”蒋介石摇头说:“不行。当年慈禧说了一句‘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落了个千秋万载的骂名。我不做慈禧。如果做了,不单是遗臭万年,更辜负了先总理的信任与厚望,死后,我也没有脸面去见先总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