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二章 报国无门 第三节

唐戈 收藏 1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size][/URL] 李福禄转眼去看刘大力,刘大力紧闭双唇,已经很少说话,脸色沉毅,眼睛里闪烁着令人害怕的冷酷光芒。战争,让许多已经熟悉的和没来得及熟悉的弟兄命丧雪野,尸横疆场。战争,也让侥幸活下来的人心里充满了仇恨,发誓要狠狠地打击日本人野蛮的侵略,为曾经活着的弟兄报仇。李福禄和刘大力告别后,就到军事副总指挥兼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李福禄转眼去看刘大力,刘大力紧闭双唇,已经很少说话,脸色沉毅,眼睛里闪烁着令人害怕的冷酷光芒。战争,让许多已经熟悉的和没来得及熟悉的弟兄命丧雪野,尸横疆场。战争,也让侥幸活下来的人心里充满了仇恨,发誓要狠狠地打击日本人野蛮的侵略,为曾经活着的弟兄报仇。李福禄和刘大力告别后,就到军事副总指挥兼参谋长谢珂处报到。


杨家屯一战,消灭了四百余名追击的日军,败退的中国士兵终于出了口恶气,士气也高涨起来。马占山迅速率领部队,经由克山、拜泉,退至海伦。


连续苦战,雪地行军,士兵们都疲惫不堪,马占山即命部队休整。新兵团只剩下不到十人,予以解散,李福禄因为在杨家屯作战时勇猛机智,果敢杀敌,深受马占山赏识,抽调为军事副总指挥兼参谋长谢珂的侍卫,负责保护谢珂的安全,新兵中还有一位张凤歧,被任命为马占山的随从副官,刘大力和其余几名士兵被编入新组建的学生团。


李福禄虽然已经是军事副总指挥兼参谋长谢珂的侍卫,有了晋升的机缘,却并没有太多的喜悦,相反,看着身边熟悉和不熟悉的弟兄,在日军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下纷纷倒了下去,再不能站起来,想到曾经要在战场上耍心眼,打仗的时候找窍门,让别人打头阵,别人往前冲再跟着冲,李福禄心里隐隐地为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感到耻辱。


谢珂倒是很喜欢这个淳朴精壮、作战勇猛的小伙子,在繁忙的公务之余,偶尔也会和李福禄聊上几句。听到李福禄当兵的目的,只是因为家里人口多,为了能吃口饱饭,谢珂也忍不住笑了。谢珂笑着问:“你当兵就是为了吃口饱饭?如果就是为这个,可有些不值了,这口饱饭吃着太不容易,很容易就把命搭上。”李福禄红着脸,说:“当然也想立军功,当大官,光宗耀祖。”谢珂看着李福禄,缓缓地点点头,很是喜欢自己这名新侍卫的爽直,半是玩笑,本是认真地说:“嗯,这个想法也并不错。要想当大官,就要立军功,要想立军功,就必须勇猛杀敌,在杀敌立军功的时候,还要保护好自己,否则立了军功,却赔了性命,这大官也没的做了。外国有位大英雄,名字叫拿破仑,缔造了法兰西第一帝国,纵横驰骋欧洲二十余年,罕逢对手。拿破仑就有句名言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李福禄笑了,说:“这人的名字咋这么怪呢?拿什么不好,为啥要拿破轮子啊?”谢珂被李福禄的话逗得大笑,摊开两手,说:“他小时候家里也很穷,吃不饱穿不暖,不拿破车轮子也没啥可拿呀。”


谢珂站起身,背着手在室内来回踱步,说:“有了想法,就要全力以赴地努力,与敌人战斗,最主要的是动脑筋,有谋略,尽最大可能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当了大官以后,心里要装着国家民族,多为老百姓着想,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如果为了当大官而不择手段,表面上道貌岸然,暗地里却行同猪狗,这种官不当也罢。”李福禄说:“是,我当官,就是想整治那些欺负老百姓的坏家伙,他们都把老百姓祸害苦了。”谢珂叹了口气,说:“时局混乱,民不聊生。大厦将倾,哪里能有完卵?国家民族尚且如此,何况平民百姓?”


李福禄看着谢珂,想了想,还是问道:“参谋长,我看你最近好象很不高兴。”谢珂停下脚步,说:“日寇欺负到我们家门口了,我怎么能高兴起来呢?”李福禄说:“我不是那儿意思。咱们从齐齐哈尔,边打边撤,一直到了这里,我看参谋长处理啥事都是精力很足的样子。咱们在这站住了脚,还打了几场胜仗,多门师团、铃木旅团也不敢再来进攻咱们了,可是这几天,我看参谋长怎么总是皱着眉头,还总好叹气呢?”谢珂又叹了口气,微微摇头,说:“福禄,你不知道……”谢珂欲言又止。李福禄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着谢珂意志消沉的样子,还是感觉要发生什么不好的大事,所以谢珂忧心忡忡,抑郁寡欢,就不敢多问。


谢珂转头看着李福禄,说:“福禄,日本人侵占我们的国家,杀害我们的同胞,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不能向侵略我们的人、欺负我们的人屈服。军人,更代表着国家民族的气节,精忠报国,战死疆场,是军人的本份,即使同我们的敌人拼得粉身碎骨,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无论何时何地,作为军人,我们都要有骨气,坚持操守,而不能让我们的敌人轻视我们。军人可以打败仗,但不能被打败了精神,打丢了志气。”想到战死在雪地里的弟兄,李福禄毫不犹豫地答应:“是,参谋长,我李福禄决不会向日本人低头认输。”


刘秘书走进屋,低声说:“参谋长,苑旅长和徐团长求见。”谢珂说:“快请。”刘秘书出去后,苑崇谷和徐宝珍就推门进来了。李福禄为两位长官倒了茶,就退到屋外。


刘秘书站在院子里,看着院子里在寒风中簌簌抖动的枯萎的花树,沉思不语。李福禄走过去,说:“刘秘书,院子里这么冷,你怎么不进屋啊?”刘秘书裂了裂嘴,似乎是想笑一下,却没笑出来,说:“我心里很乱,透口气。”李福禄放轻了脚步,走到院外。


看着李福禄关上了屋门,谢珂轻声说:“两位将军,你们去意已决?”与谢珂相对而坐的苑崇谷和徐宝珍相互看了一眼,艰难地点了点头,说:“嗯。”谢珂无限惋惜,叹了口气,痛心地说:“唉,炳文、尔瞻、奎壁等人已萌去意,如果你们再走,马主席手下,几乎没有独挡一方的将领了,黑龙江省团结抗日的大好局面就此风流云散了。”


徐宝珍闷声闷气地说:“我们追随马主席,是因为他有血性,敢于抵抗小鬼子的进攻。咱们虽然没打过小鬼子,却尽了军人的本份,没有愧对家乡的父老兄弟。可是现在马主席要听小鬼子的,搞什么联省自治,最终成啥事了?您看看,什么‘四巨头会议’,张景惠、臧式毅、熙洽、马占山,四个人里头有三个投降的汉奸卖国贼,还建立了什么满洲国。我看这就是变相地‘投降会’。”谢珂说:“马主席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不是说过:‘无论日人如何前来利诱威胁,我绝不能为降将军,或与日方妥协’的话吗?马主席是决不会投降日本人的。马主席的本意,是我们在江桥战役中损失甚巨,现在多门师团、铃木旅团重兵压境,我们处于聚而被歼的危险境地,马主席此举,实在是迫不得已,委曲求全,以图保存实力的‘假投降’啊。”苑崇谷冷冷地晒笑了一声,说:“大是大非之前,投机取巧,岂是军人所为?”


徐宝珍说:“参谋长,我们去意已决,此来就是向您道别的。”谢珂痛惜地说:“我曾对马主席说:主席的名誉是将士们浴血奋战拥护出来的,中外皆知,如对日屈服,将使援助我们的人大失所望,更让弟兄们灰心。现在我们遇有何考验,或是走到什么地方,总有许许多多的人帮助接济我们,由此可见,全省人民全不愿对日投降。可是马主席还是犹豫不决,也许他确实是为几千弟兄们的安危考虑,另有苦衷。唉,其实就是你们不走,我也不会在这里呆的太长了,只是我与马主席毕竟曾经携手治理过省务,终究不能一走了之,等马主席回来后,我将省务交代清楚,也要离开这里了。”谢珂说完,意犹未尽,悲叹说:“日寇驱野蛮之师,侵占我国土,中央政府居然听之任之。泱泱中华,颜面何在?”徐宝珍大声说:“我是要和小鬼子干到底的!”苑崇谷低声说:“我们也理解马主席的苦衷。”三人相对而坐,默默无语。


徐宝珍站起身,说:“参谋长,请您保重,我们走了。”苑崇谷也跟着站起来,问:“参谋长,你打算去哪里?”谢珂起身相送,说:“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初步想到苏联,然后转道欧洲回国,可能的话,再去找少帅。”苑崇谷说:“您多保重。”谢珂意态萧瑟,说:“谢谢。”


谢珂送走了苑崇谷和徐宝珍,就让刘秘书把侍卫们都喊到屋里,说:“各位弟兄,你们出生入死地追随马主席和我,但以今日的情势,我不得不离开这里了,感谢各位弟兄对马主席和我忠心耿耿。我走后,你们要好自为之,继续拥戴马主席,听从马主席的命令,危难之时,更要恪尽职守,尽忠报国,不要辱没了‘中国军人’这四字。”谢珂对刘秘书说:“我这人也没什么积蓄,临走也没啥送给众弟兄的,你让厨房安排几样小菜,弄点酒,我和各位弟兄喝几杯。”侍卫们中消息灵通的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不过是谁也没敢乱说。


酒乍入喉,火辣辣的,自喉咙而至胃肠,都热乎起来,在这滴水成冰的酷寒季节里,感觉舒服极了。李福禄是第一次喝酒,初生牛犊不怕虎,连着喝了三大碗烈酒,脑子里就晕晕乎乎地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第二天醒来,窗外的阳光已经很刺眼了,李福禄坐在炕上,揉着眼睛,只觉得脑子里还是晕晕乎乎的,脑瓜门有点疼。侍卫高永诚走进屋,看见李福禄坐在炕上,就笑了,说:“醒了?没有酒量就别逞能,三碗就撩倒了,醉得跟死狗似的,我和大王强把你弄炕上去。”李福禄笑了笑,说:“我是啥都不知道了。”高永诚说:“有人看你来了。”李福禄还有点迷糊,问:“谁呀?”刘大力走进屋,笑着说:“是我。”高永诚打了个招呼,说:“你俩慢慢唠着嗑啊。”就推门走出去了。


李福禄问:“大力,你从哪来的,有啥事啊?”刘大力俯在窗户上往外看了看,然后回过头,看着李福禄,说:“福禄,你知道不知道,马主席投降日本人了。”李福禄惊讶地大张着嘴,问:“你说啥?”刘大力又重复了一遍:“马主席投降日本人了。”李福禄忽然明白过味来了,自语地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