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八章 妙计同出安天下 针砂具欠慈悲心 2倭人国书

yangwillie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周茂道:“以你不会武功的眼光,能看出这样的情形来已经不错啦。何教主是女流,力气自然没有那两个男人的力气大,所以用的是轻身功夫,展开游走,耗对方的气力,过不了一时三刻那两人就会不支而败。东瀛刀法讲究狠、快,武田比那三人的力气都大,因为是受围攻,所以暂时还占不到上风,可他只要把主要精力对付其中最主要的对手,另外两个留意支应一下,迟早也会占到上风。这两点你都说对了。至于张先生么,他用的是正宗的中原武术铁扇功来对付这三人的。东瀛刀法虽然狠、快,可毕竟没有将我中国武术学到家,没有吃透,其特点是凌厉有余,小巧不足。张先生的铁扇是借力打力,见缝插针,专寻其刀法的破绽,是对症下药的打法,见效会很快的。”

三保见那武士将刀挥的势如疾风,不禁问道:“刀法的破绽?我却更看不出了。”

周茂又解释道:“东瀛刀法是大开大阖的路子,他要一刀用力向你劈来,首先须将刀提的高高的,这就是一个大空挡,很容易为敌所乘,另外他们运力使刀不留余力, 砍中敌人还好,若砍不中,失了准头,自己会先跌一个大跟头,真真是笨到家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刀术的精华所在。”三保大悟,细看张仁与那三人的争斗,果然是如此情况,日本武士处处为张仁所制。

忽的张仁趁三人联手的空隙欺身而进,折扇点那武士的膻中穴,那人应手倒地,然后矮身一旋至另一武士身旁,右脚轻轻一勾,这个武士立时跌倒,左脚赶上,直踢腰眼,那武士也是尚未出声便昏了过去。最后一个武士是那为首之人,张仁趁他一慌之下,拍落他的长刀,将他锁骨拿住,那人立刻委顿下来。其时明军官兵早就围了上来,在一旁鼓噪,何紫竹听的心烦,趁游走之际大撒迷魂散,不一刻众兵如喝醉酒一般倒下,远处的围观之人以为是妖术,纷纷骇异离去。耍的够了,何紫竹又暗施“藕断丝连”在这二人身上,将二人点倒。

围攻武田的三人见首领和同伴被打倒,知道不敌,呼哨一声便同时撤出,放开两条短腿没命狂奔。

武田不知道追那个,见张仁也不援手遂悻悻作罢。何紫竹让武田告诉地上两个昏迷的武士,他们已经中毒,自己有独门解药。如果三月后全身发胀,则肯定要死,须让他们时时跟从自己才可得到解药。张仁见自己打倒的那个为首的武士身上背一个小包裹,料定其中有重要的物事,伸手将包裹解下,顺手往他怀里一探,摸出一封厚厚的折子来。打开观瞧,原来是日本国王呈给朱元璋的国书。国书为日本文字书写,中间夹杂着许多汉字,翻译成文言为:

上中国海内混一大明皇帝陛下:

兹有东海列岛国主臣持明院统熙成、遣使柳生纪夫呈书大明皇帝,恭贺陛下顺承天道,平定中国,海内混一,建万世不拔基业,随使进献风物特产若干。

三岛之内,原倭王昏聩失信,压榨藩属,暴敛平民于外,混乱宫闱于内,为国之臣民所弃,镰仓幕府将军足力氏义旗高举,侠者云集,偕心共迎持明院统熙成为正朔,入主京都。先伪王败逃吉野山,暂窃传国神器,妄称大统。今呈书陛下,随使附解王族血脉,求赐倭奴金印国书,克认正属,以正视听,则百代大和之民无不景仰涕泠。伪王兵散,残部流落东海,沦为海盗,时时骚扰上国,为陛下所怒,求陛下起一支天军,与下国义军一道剿灭之,同镶升平之福。愿岁岁来朝,以奉天朝。臣持明院统谨身奉献。以下是持明院统熙成的落款。

张仁看罢一言不发,随手递与武田。武田一观之下,也是惊恐不已,自己虽然与张仁联手共谋大事,可未成想足力也要与洪武爷联手,幸亏国书落于己手,否则实在是大大的不妙。

这一场战事下来,张仁等截了贡使,眼见是将事情闹的天大,急忙收拾行装换了服色,从随船使者的礼物中拣了几件贵重之物,遣散了东洋美女,带上柳生等人渡江而去。

这镇江的地方官可倒足了大霉,本想把使者照顾的周全,谁知在自己的所辖地面,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所劫,如何不惊恐莫名?连忙写奏折一封,快马送到京城,战战兢兢等待批复。

渡过江来,张仁急忙令仆人到附近的成衣店铺买来各色衣物与众人换了,不敢稍歇,连夜向北赶路。三保与周茂合计到,现在身处江南一带,再往北走只怕被师傅师叔寻到的机会更小,得想个方法放出风声才是。

柳生被何紫竹的迷药放倒,过了三个时辰才醒,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众人才过江不过百里。张仁与武田寻了一家老店铺,与众人住了。三保与何紫竹和铭心住一房,张仁和周茂一房,武田和柳生一间房,各自看护。三保故意与铭心大声说话,吐露自己的行程,好令送水的店伙听去,那店伙给武田送饭的时候见他说话不大利索,口音与中原口音不同,不禁起了疑心,那柳生也是聪明人,也当店伙的面叽里咕噜说起了日本话,店伙才知道他们几个个是日本人。当面不做声,等退出房间慌忙向掌柜报告。明代官府有规定,凡外出之人,须出示路条证明,以示正当,这本为洪武爷重视农业根本,限制百姓经商做出的一条法令,修养了十几年后,这法令早已名存实亡,天下店家没有多少遵守这条律令。可这店中突然住进外番之人,掌柜还是不敢隐瞒,忙星夜派人告知本地官府。

镇江知府王英闻报大惊,因为他刚刚收到对岸地方官发来的快报,说一伙匪人劫掠了东洋朝贡使者的贡船,已经渡江北窜,请沿途各地协助擒拿。王知府一边点齐本埠捕头起程捉拿,一面命人八百里加急送往应天。第二日,王知府率人还未赶到老店,三保等就起程继续北行。

三保周茂和柳生虽然没有被缚,可周大哥服了何紫竹的腐骨散,下肢麻木无力,是逃不了的,自己一小孩,也是难逃。眼见前面快进安徽地界,一条山冈横截于前,上面是密林遍布。周茂心道好险恶的形势。张仁在马上仔细观瞧,想寻一条翻越山冈的路径,可眼见天色将晚,实在难以看清,正思忖是否就地过夜,忽然林中一阵呼哨,忽的窜出一伙人马来。三保等无不惊诧,张仁却知道遇上了强人了。片刻工夫,这伙人来到他们面前,堵住去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