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一章 雪地雄师 第四节

唐戈 收藏 1 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1931年11月17日,日军向三间房一线的中国守军发动了总攻击。


李福禄伏在战壕里,看见远处的天边飞来黑压压一片大鸟,觉得有些奇怪。新兵团长飞快地在战壕里跑着,高声喊着:“飞机,敌机来了!卧倒,快卧倒。注意防空!”新兵团长喊声未落,新兵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炮弹和飞机投掷的炸弹已经冰雹一样倾泻到阵地上。


李福禄眼前闪电般的亮光一闪,耳边一声剧响,身侧一名仰着脖子看着飞机的新兵已被炸弹抛掷出去,身体在空中象车轮似的翻转了两圈,又重重地摔落地上。李福禄嘴里“咕噜”一声,喊了句什么,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喊什么,铺天盖地的泥土就已把他埋了起来。


巨大的爆炸轰鸣声接连不断,震耳欲聋,爆炸产生的灼热气流几乎使李福禄难以呼吸,脑子里一片空白,耳中嗡嗡乱响,竟然把新兵团长教授的所有逃避炸弹的基本要领忘得一干二净。


地面似乎也在震颤,李福禄被不断地轻轻抛起,又摔落地上,爆炸掀扬起的冻得坚硬的土块砸到身上,除了对天崩地裂般爆炸的恐惧,竟然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


爆炸声终于稀疏了。李福禄从尘土中探出头,鼻子里闻到的是空气中弥漫着的辛辣古怪的刺鼻的味道,耳朵里听到的是伤兵撕心裂肺的嚎叫。李福禄用袖子抹去脸上的灰土,抬起头,就看见不远处一群日本兵端着枪在冲过来。


枪声响起来,李福禄已经来不及估算日本兵的距离,想端起枪来射击,却蓦然发现手里没有了枪,原来枪已经在爆炸中震脱了手。李福禄俯下身急忙忙地在尘土里翻找。


当李福禄重新握枪在手的时候,身畔已响起杂乱的枪声。李福禄食指扣动扳机,一个日本兵应声而倒。在打倒日本兵的一瞬间,李福禄心中忽然充满了自信,随着枪响,居然一点都不再紧张了。李福禄觉得这和打猎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抗着猎枪打猎时猎杀的是野狼和狍子、兔子,现在却是向人开枪,向也端着枪气势汹汹冲来的敌人开枪。李福禄连续射击,又打倒了三个日本兵。


二嘎子连滚带爬地挪到刘大力身旁,带着哭腔问:“大力,这枪咋用啊?”枪炮繁响声中,刘大力没有听清二嘎子说的是什么,回过头大声问:“你说啥?”二嘎子蹲在刘大力腿旁,重复地问:“大力,这枪咋用啊?”刘大力已经控制了紧张的情绪,一边瞄准,一边大声说:“不是都教过了吗?”二嘎子哭着说:“我都忘了。”刘大力把子弹推上枪膛,塞到二嘎子手中,又把二嘎子的枪夺过来,说:“咱俩换着用。”二嘎子手指一动,“呯”的一声,吓了刘大力一缩脖子。幸好刘大力和二嘎子换枪时枪口冲着天空,否则这一枪的结果真是难以预料。刘大力骂道:“你他妈要打鸟啊?把子弹上膛,瞄准了日本人开火。”


其实不独是二嘎子这样,大多数新兵都已被日军重炮飞机的狂轰滥炸搞得晕头转向,分不清南北东西,纵然握枪在手,脑子里也浑沌一团。这些庄稼汉出身的新兵,多半是因为家境贫寒,之所以当兵,目的也只是为了能吃上饱饭,日本人的重炮飞机的威猛,是他们想都没有想到过的,在日军猛烈的炮火轰击之余,尚能够知道反击已是不易。然而即使是有人开枪,也毫无准头,更有人还趴在地上发呆,浑忘了战争的降临,已经让这些庄稼汉置身于你死我活的战场,而无论他们是以什么目的来当兵的。新兵团防地上的枪声稀稀落落,急得新兵团长不住地大呼:“弟兄们,开枪,打呀!”


日军似乎发现了新兵团防地是三间房防线的薄弱处,攻击中路和侧翼的日本兵竟都涌向这条窄小的地段,端着枪,“嗷嗷”的嚎叫着猛冲过来。新兵团长额头上渗出冷汗,声嘶力竭地喊着:“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打!”新兵们也感觉到紧张,可是越是着急,开枪越没有了准头。


眼见着日本兵越冲越近,猛然新兵团防地两翼阵地上枪声大震,冲在前面的日军被撩倒了一大片,后面的日军纷纷趴到地上还击。原来新兵团两翼防线的指挥官看见这里情势危急,急调部分兵力过来支援。


日军的攻势被打下去了。新兵团长看着战壕里的新兵们,新兵们因为紧张,一个个脸色发白。救护伤兵的士兵乘着炮火的间隙紧急地用担架抬下被炸掉了胳膊腿的重伤员,为受轻伤的士兵包扎伤口,受伤者忍不住疼痛的惨叫,更让新兵们心惊肉跳。李福禄转过头,想问问身边的一位新兵吸不吸烟,却发现这名新兵还趴在战壕上,胸口流出的血已经冻结成冰。


新兵团长想为新兵们鼓鼓士气,指着被击毙在雪地里的日本兵,说:“弟兄们,别害怕,看到了吧,日本人就他妈的这几下子,咱们开枪,他们也害怕,中了枪,也他妈的活不了。”


一位长官在几名士兵的围护下走过来,气呼呼地问:“妈拉个巴子的,你们咋回事?尽他妈放空枪。”新兵团长说:“报告徐团长,这里是新兵团,是第一次参加战斗。”徐团长看了看新兵们的紧张样,大声说:“弟兄们,不要怕,精神点,日本人也是人,咱们怕他个啥?狗娘养的欺负上门来了,咱们既然扔掉了锄头拿起枪,穿上了军装,就是要保家卫国,不能装孬种,让小鬼子把咱们瞧扁了。是爷们的就端起枪,小鬼子再来,就往死里打,让他们知道中国人不是好惹的!”新兵团长说:“对,弟兄们,日本人这是欺负上门来了,他们要侵占咱们的国土,霸占咱们的家园,让我们做他们的奴隶,是爷们的就跟他往死里拼了!”


徐团长缓缓地扫视着新兵们,说:“弟兄们,不管大家以前是干啥的,现在当兵了,打仗了。小鬼子信奉武士道精神,宁死不屈,但我们也要让他们看看,中国军人也都是爷们,咱们没他们的枪炮厉害,咱们就是一条,不怕死,拼起来,就看谁能把谁灭了。妈拉个巴子的,我就不信堂堂大中华,拼不过东洋小鬼子!”新兵们说:“对,和他拼了,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徐团长命调过来个两挺轻机枪,配了八个机枪手,对新兵团长说:“弟兄们第一次参加战斗,你这个团长机灵点,别叫弟兄们吃亏。”然后转过头又对新兵们说:“弟兄们,啥也不说了,战场上见。胆小的孬种往后撤,是爷们的就往前冲,打起来就别给咱中国人丢脸。等打跑了小鬼子,我请大家喝酒。”新兵们脸上泛起了血色,大吼着:“拼死杀敌!拼死杀敌!”


日军又发起了新的进攻。密集的炮火让新兵们难以呼吸,似乎空气都被炮火烤灼的滚烫,巨大的爆炸声,似乎要把新兵们的耳朵都震聋了。


一发炮弹恰好落在一挺机枪旁边,四名机枪手还没来得及开枪杀敌,四个人中就死了三个,其中两个更被炸得粉身碎骨,血肉横飞,残肢断臂散落在阵地上,另一位脑袋被弹片削掉了一半,剩下一个机枪手虽然没有被炸死,却也被炸掉了一条胳膊。


刘大力被不远处飞机投掷的炸弹掀得翻起来,又重重摔到地上,脸贴在一团粘呼呼的东西上,仔细一看,原来竟然是被炸弹抛过来的半个脑袋,鲜红的血和白花花的脑浆粘在刘大力的脸和衣襟上。刺鼻血腥味使刘大力干呕不止,可炮弹扬起的泥土又劈头盖脑地把他砸在鲜血脑浆上。


二嘎子的肩膀被炮弹的弹片击中,几块弹片割裂了棉袄,插切到肉里,深可及骨。二嘎子疼得“嗷”的惨叫一声,忍不住探身窜起,新兵团长猛地扑上去,把他压在身下。


飞机虽然仍在投掷炸弹,可日军的炮轰却逐渐希疏下去。新兵团长在泥土里抬起头,就看见一群群的日本兵端着枪已经冲到阵地前,急忙大喊道:“弟兄们,打!”新兵们纷纷爬起来,开枪射击。可是日军的轻、重机枪喷射着火舌,七、八个新兵就象被割倒的庄稼,中弹倒地。新兵们迅速又伏到战壕的掩体后。新兵团防地的还击立即被压制下来。


新兵团长气急败坏,不得不伏低身体,大声咒骂,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了起来:“为啥鬼子的火力这么猛烈?坏了,一定是鬼子发觉新兵们的枪法不准,火力较弱,是防线上薄弱的地方,把这里当做主攻方向了。”想到这里,新兵团长惊出了一身冷汗,缓缓地抬起头,日本兵已经冲到阵地前四、五十米的地方。


新兵团长大喊:“打!”新兵们又纷纷探起身,开枪射击。冲在前面的日本兵被打倒了几个,后面的日本兵却冲得更快了,转眼间就冲到了新兵团的阵地前。


新兵团长大吼一声:“弟兄们,拼了!”端起枪第一个跳出战壕,迎着日本兵冲了上去。新兵们大喊着:“冲啊,和鬼子拼了!”有的端起上好刺刀的枪,有的抓起挖战壕用的铁锹,跳出战壕,紧随着新兵团长冲了出去。


李福禄想也没想,端起枪,大喊着:“杀!”跳起来也冲了上去,迎着一名日本兵,狠狠地抡起枪,搂头砸去。那名日本兵还没见过这样拼刺刀的,被李富禄拼命的架势吓了一大跳,本能地举枪欲挡。李福禄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在日本兵的肚子上。日本兵被踹得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疼得呲牙裂嘴。


又一名日本兵瞪着眼睛举枪刺向李福禄的胸膛,枪上明晃晃的刺刀映着阳光,闪烁寒光。李福禄根本就想不起来新兵团长教过的拼杀技法了,抡起枪去挡格日本兵的刺刀。这名日本兵却极为狡猾,忽然将枪回撤,躲过李福禄挡格,倏的又刺向李福禄的小腹。李福禄大喊一声,伸右手抓住刺刀,可是刺刀尖已经刺破李福禄的棉袄和棉裤,在李福禄的小腹上划了一下。李福禄感觉到小腹上剧烈的疼痛,骂道:“我肏你奶奶!”左手一送,将手中枪刺了过去。日本兵没想到李福禄如此勇悍,惊呼一声,撒手弃枪,倒退避开李福禄的枪刺。“砰”的一声枪响,这名日本兵仰面倒地。李福禄回头一看,是刘大力开枪击毙了这名日本兵。


阵地上喊声震天,两军士兵都杀红了眼。新兵团长在冲杀的间隙,眼看着新兵们由于拼杀技法的低劣,往往两名士兵都拼不倒一名日本兵,却被日本兵刺倒在地,不禁又急又怒。


忽然日军冲锋的势头停滞了。原来新兵团侧翼阵地的士兵看见这里情势危急,冲过来助阵,又有四名中国士兵抱着轻机枪向日军猛烈扫射,暂时阻挡住了冲上来增援的日军。


新兵团长急忙喊道:“弟兄们,撤,撤,快撤!”抱着轻机枪的四名中国士兵卧倒在地,四挺轻机枪猛烈扫射,掩护着新兵们纷纷返回战壕,卧倒开枪。日军也就地卧倒,开枪还击。新兵团长抓起手榴弹不住扔出去,掩护着机枪手后撤。可是四名机枪手只撤到战壕里两名,一名被打死在原地,殷红的血喷溅在身畔,在白雪的衬映下尤为刺眼,一名匍匐到战壕前沿时,头部中弹,再也不能爬回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