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一章 雪地雄师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李福禄和刘大力握着刚发到手的枪,感觉到兴奋,也感觉自己成了真正的士兵,轰隆隆的汽车声竟然也没注意。忽听新兵团长大声说:“兄弟们,省主席、军事总指挥官马占山将军视察江防,路过此地,特意过来看望大家。”李福禄抬头看去,只见一辆汽车停在远处,一位个子矮小,却瘦削精壮的人在十几个长官的簇拥下大步走来。


李福禄和刘大力都在心里想:“这个就是什么马占山将军?好威风啊。”新兵团长大声喊道:“立正,稍息。请长官训话。”马占山站定,瞪着眼睛看着这些新兵,大声说:“弟兄们,日本人就在江南,他们有飞机、大炮、坦克,来势汹汹,其意不善,就是要侵占我国土,霸占我家园,大家这时候来当兵,可见你们都是有血性的汉子。日本人的武器装备比我们厉害,可是,我们怕了吗?”所有人齐声大吼:“不怕!”马占山大声说:“对,我们不怕。这是我们的国土,这是我们的家园,谁要胆敢到我们的家门口欺负我们,我们就和他拼命!弟兄们,是汉子,上了战场就给我拼命杀敌!”所有人齐声大吼:“拼命杀敌!”


马占山临走之际,低声地吩咐新兵团长:“这些新兵蛋子没打过仗,战斗力不强,不宜直接投入战斗,免致无谓的伤亡,可统编入朴司令的省防步兵团,加强省城警备,回头我和各位长官去说。注意,你要尽快教会他们枪械使用。”新兵团长立正回答:“是,长官。”


情绪激昂地喊完了口号,不知道为什么,李福禄和刘大力却都觉得心里有些压抑。休息的时候,李福禄看了一眼刘大力,刘大力紧绷着嘴唇,望着远处出神。


李福禄轻声说:“大力,你心里憋闷?”刘大力说:“嗯,你呢?”李福禄说:“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打仗不象咱们想得那样。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来了,咱就不能装孬种。乱世出英雄,不打仗,立不了军功,就凭咱俩土刨子,啥时候能当大官?”刘大力低声说:“对,来了就不后悔。我是寻思,咱俩军功要立,但也别犯傻,打仗的时候,要找窍门,别人往前冲,咱就跟着,看准了再往前上,别军功没立上,先把小命丢了。”李福禄说:“嗯。大力,打仗不就是开枪嘛,还不比种地容易,咱们不是会开猎枪还打过狍子吗?”


兵营内的雪已被清扫干净,堆积到墙角,雪堆在阳光的照耀下,慢慢融化成水,四下漫流,又凝结成冰,冰反射着阳光,很刺眼。


新兵们三三两两地或是闲逛,或是擦拭着到手的枪支,没有谁认真地去想即将发生在眼前的大战。毕竟这些人大多都是贫苦出身的农家子弟,心地淳朴,天性善良,只不过因为家境贫寒,所以报名当兵,多半是为了混口饱饭吃。


冬天天黑的早,当夜色降临,新兵团长宣布解散的时候,李福禄看着军服上沾满了泥土,很是惋惜。吃罢晚饭,坐在临时搭建的木板床上,李福禄不住地拍打揉搓,弄掉军服上的灰尘泥土。刘大力仰靠在床上,看着笑说:“福禄,别忙活了,明天再操练卧倒什么的,还不得又整一身泥土?”李福禄笑了笑,还没说啥,忽然听着似乎有几声隐隐约约的闷响。躺着和仰卧着的新兵们也都听见了异响,都坐直了,一声不吭,竖起耳朵仔细听。有人问:“啥响?”一个就回答:“坏了,是不是真打起来了?”


李福禄、刘大力和新兵们涌到屋外,只见南方不住有亮光闪动,夹杂着呯呯砰砰的闷响,虽然仍然很轻微,但静夜里已经可以听得清楚。刘大力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是真打起来了。”新兵团长过来大喝:“立正。”新兵们立即按照白天的队列站好。新兵团长铁青着脸说:“你们当兵就是看热闹啊?进屋,取枪,戒备!”新兵们转身进屋,穿戴整齐,拿了枪支跑出来。


过了半晌,远处的枪声逐渐平息。新兵团长骂道:“妈的,日本鬼子也就这两下子。”回过头训斥新兵们说:“记住,这是在打仗,不是在你们家的老婆孩子热炕头。忙三火四地跑出来,衣服也不穿好,枪也不拿,真要打起来,还容你们进屋穿衣服拿枪去?不用日本鬼子开枪开炮,冻也把你们冻懵了。记住,这是战场,要人不离枪,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在战场上,消灭敌人,才是最好的保护自己的办法。记住了吗?”新兵们大声回答:“是。”


新兵们回屋睡觉,都把枪搂在怀里,想想骤然响起的枪声,每个人都心有余悸,不知道日本人会不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营外站岗的士兵,更是荷枪实弹,瞪大了眼睛,稍有异动,就端起枪大喝:“口令!”


拂晓的时候,更剧烈的响声把新兵们都震醒了。密集的炮声、枪声、爆炸声,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新兵们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拿了枪支跑出屋,就见新兵团长提着枪跑过来,气喘嘘嘘地说:“长官命令,新兵团进入阵地。”新兵们跟着新兵团长跑步进入阵地,象下饺子似的“扑嗵”、“扑嗵”跳进战壕,看得新兵团长皱起了眉头,低声咒骂。


李福禄趴在战壕冰冷的土地上,感到寒意似乎难以抵挡,禁不住浑身微微发抖,牙齿互击,“格格格”的响,握着枪的手也抖个不停,手心却满是冷汗。炮声、枪声、爆炸声,连续不断,李福禄感觉到地面似乎也在颤动。新兵团长来回地巡视,不住地说:“弟兄们,咱们手里的枪只能打中百米以内的目标,鬼子要是冲上来,大家别急着开枪,都听我的命令,等鬼子到了百米以内,看清了鼻子眉毛在开枪。”李福禄只觉心跳得厉害,似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很是难受,就解开上衣扣子,胸膛伏在战壕上。冷冰冰的冻土,使李福禄烦乱躁热的心绪逐渐平息下来,感觉好多了。


新兵们伏在战壕里一动不动,有人喊着:“吃饭了。”新兵们才离开战壕。李福禄就忽然觉着饿得慌,抓起馒头就吃。馒头,原是李福禄这样穷苦人经年累月都吃不到的食物,可是现在李福禄嚼着白面馒头,感觉不出比大馇粥和高粱米饭特殊的味道。李福禄一口气吃了五个馒头,填饱了肚子,就急忙操起枪,转身回到战壕里。


其实并不只是李福禄如此紧张,所有的新兵都对即将开始的战斗感到难以名状的恐惧。恐惧,几乎使新兵们忘记了身周的一切,包括寒冷的天气。


刘大力紧握着枪,眼睛盯着前方,趴在战壕里一动不动。白茫茫的雪野,看得久了,眼睛就有刺痛的感觉,可是,没有人敢懈怠。日本人既然被称为鬼子,是否是青面獠牙,穷凶极恶,这些普通贫苦庄稼汉出身的新兵,都没有看到过,紧张之余,只是尽可能在心里拼凑着日本人狰狞凶恶的形貌。


可是直到中午,日本人也没有冲过来,枪炮声倒逐渐稀疏下去。刘大力忽然觉得手已经冻得猫咬似的疼,放下枪,往双手上呵着热气,使劲的揉搓。刘大力身旁的新兵,也放下了枪,不住地揉搓着双手。刘大力转过头,看着这名新兵,笑了笑,想打个招呼,却忽然发现,这名新兵,就是自己一个屯子里的二嘎子。刘大力惊喜地说:“二嘎子,你也来了?”二嘎子看着刘大力,使劲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笑说:“大力,是你呀?”刘大力说:“二嘎子,福禄也来了。福禄,福禄。”李福禄走过来,三个老乡意外重逢,笑着抱成一团。


枪炮声终于停止了,新兵们如释重负,有的趴在原地揉搓着快要冻僵的双手,有的蹲在战壕里吸起了旱烟,有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耳语。忽然新兵团长和几个人走过来,大声喊道:“集合。”新兵们拾起枪,迅速地在战壕里站成长长的一排。


新兵团长大声说:“弟兄们,省主席、军事总指挥官马占山将军向前线奋勇杀敌的将士致意,他说虽然战祸突至,省府措手不及,库存告罄,但考虑弟兄们为国守疆土,为民保家园,同仇敌忾,奋勇杀敌,大挫日军之锐气,大长国军之威风,特命将库存所有现洋,全部用来奖赏前线杀敌的将士。我们每位弟兄,分现洋两块。”新兵团长一挥手,他身后的几人开始为新兵们分发现洋。


两块现大洋,李福禄全家即使劳作一年,也未必能够赚到两块现大洋。李福禄紧紧握着分到手的现洋,很怕滑落到地上,似乎这两块现大洋脱离了自己的手,就不会再属于自己。


李福禄小心翼翼地将两块现洋揣到贴身的内衣口袋里,忽听刘大力说:“长官,我不要这钱。”新兵团长奇怪地盯着刘大力,沉声问道:“为什么不要?”不要奖赏,新兵团长真还是头一遭遇到。刘大力说:“马将军既然说是奖赏前线杀敌的将士,可是我还没有杀过一个敌人。”新兵团长看着他,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说:“唉,中国的军人,如果都象马将军一样,也许日本人就打不到这里,也就用不着咱弟兄们冲锋上阵了。仗一打起来,恐怕就难以结束,我们现在是孤军作战,胜负难测,好兄弟,你先拿着吧。”随即大声说:“以后日本鬼子要是打到这里,你就拼命杀死几个,那么你今天拿这钱,就拿得问心无愧!”新兵团长最后几句话,说得刘大力热血如沸,大声说:“是,长官,我记住了。”


枪炮声骤然又起,“砰砰砰”的闷响不绝于耳。李福禄伏在地上,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地面微微在震颤。李福禄紧握着枪,心跳得厉害,手心沁满了冷汗,全身的肌肉都因为紧张而绷得紧紧的。


天全黑的时候,枪炮声仍然持续不断。李福禄趴在地上,忽然想起:“今天是阴历九月二十五,是妹妹的生日啊。哎,这枪炮声屯子里也能听到,弟弟妹妹都要害怕了,不知道他们会担心成啥样?”


枪炮声终于又逐渐稀疏停止了。新兵团长命几个新兵警戒,其他人都回营休息。进了简易军营内的屋内,李福禄感觉又累又乏,竟比铲一天地抗一天的麻袋还要累,和刘大力和二嘎子打个招呼,倒下就睡着了。


李福禄是被枪炮声震醒的。这一次所有的新兵都有了经验,迅速穿好衣服,抓起身边的枪支,冲出营房,跃入战壕。直到天大亮,前线的枪炮声仍然繁响不绝。新兵团长在战壕内来回巡视,听着激烈的枪炮声,说:“小鬼子今天比昨天还凶啊。妈的,他凶咱就得比他还凶,吴旅长和徐团长都不是吃素的。”


这一天又是在紧张的心情下过去的。当黎明前枪炮再次响起的时候,新兵们已经完全没有了慌乱,迅速地穿好衣服,提着枪支,井然有序地进入阵地。枪炮又响了一天。


防守江桥阵地的队伍,撤回了三间房。新兵们在连续几天中,已经习惯了枪炮声,可是随着驻守江桥阵地队伍的撤回,略有松弛的心情,忽然又绷紧了。守卫江桥阵地部队的后撤,意味着日本人已经没有了省主席、军事总指挥官马占山将军在江桥部下的第一道防线的阻碍,三间房,即将成为抗击日本人的一线阵地,这里的守军,即将与日本人展开生死鏖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