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六 节

整整半个月,李海山一直闭门在家,连茶铺都没去。这天吃过早饭,李海山仍一个人坐在桌边抽闷烟,门一响,苟得时走了进来。还没等他开口,苟得时就皮笑肉不笑地传话说山本少佐有事相请,麻烦他去一趟。李海山不明就里,心想我与那个山本少佐素无瓜葛,他这突然派苟得时来找我说有事相请,——究竟是什么事?他问苟得时。

“我也不知道。我只管传话,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李海山心中暗忖,不会是我亲手杀了那两名日本兵的事他反悔了吧?想到这里,他又想起前天戈安来找他时跟他谈的那些话。

戈安是戈顺的大哥,一个憨厚朴实的庄稼汉,性情和戈顺截然相反。日本进驻大槐镇后,因了戈顺的关系,戈安便受雇每天早晚到南河拉两趟水送进日军军营,供日军洗漱饮用。前天戈安上门来,没说几句话,他竟落下泪来。李海山问怎么回事,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出了原委。

原来戈安每天早晚两趟为军营拉水,出入北街口时车子连人都要被搜查个遍才准予放行。不仅如此,每次拉水进入前,戈安还要当着他们的面一桶一桶水挨个尝遍,才被放进。戈安早就想推掉这个差事,可是经不住苟得时戈顺他们连逼带劝,就算苦苦哀求也还是没有推辞掉。大前天傍晚,他用大水勺舀水时不留神把一条筷子大小的水蛇盛进水桶,在日本兵检查时,被发现了。那鞋日本兵勃然大怒。狂呼他是有意侮辱皇军,要暗害他们,便不容分说强逼他吞下那条本无毒的小水蛇,而且还把他按在地上扒光了衣服狠揍了一顿。他挽起衣袖让李海山看他胳膊上的淤痕,遍是青紫。李海山不知该如何安慰;他自己女人让日本兵杀了,虽然他手刃了那两个日本兵为女人报了仇,那又能怎么样,女人再也不会醒过来,而戈安不过是挨了顿大;虽然他也同样愤愤不平,可除了劝戈安以后多加小心外,又能怎样!说这些话时,他只觉得心中是那样的愤懑,像堵着一块磐石,而劝说的话又是那样的无力,连自己都不能说服。他最后劝戈安做事要谨慎,再应付一段日子,日本兵不会老是呆下去,迟早都是要走的。临末了,戈安要走的时候,李海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便随之问道:“这么多日本兵来咱们这儿到底干什么?那么 卡车进进出出拉的都是些什么 ?”没想到戈安竟也不晓得。连每天进出两趟军营的戈安都不清楚那些日本兵究竟在干什么,想到这儿,李海山突觉情势有些不对头,——日本兵来大槐镇已有一段时间,竟还没有人知道他们来是干什么的,这意味了什么?这里面肯定有些蹊跷!他们绝不可能无缘无故来这儿——尤其是来这大槐镇,而大槐镇究竟有什么吸引了他们?他们为何而来?是不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李海山越想越觉得事情复杂,问题严重,一时却又理不出个头绪。戈安要去问他兄弟戈顺个明白,李海山忙止住他,告诫他切莫声张。李海山寻思,怕是戈顺也也不会知道;最后李海山教戈安除一切小心注意外,还要他留心观察日军军营的情况。

现在山本少佐突然叫苟得时来叫,李海山有些犹豫,左思右想也猜不透叫他去的真意,但他以为也不会坏到那里,多加注意就是。不管怎么说,山本少佐能让自己手刃杀妻仇人,也算有恩于己,更何况他也甚想当面会会那位本少佐,究竟是是人是鬼,会过大概可知。

在去军营的路上,李海山再三询问苟得时此去所为何事,苟得时只推说不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