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3/


4

处突1队更没想到新官第一把火就烧到了他们的屁股下面,而且非常火热,以致于一个一个鸡飞狗跳。

强晓伟还穿着便装,深情严肃地站在特警支队的后操场上。这里停满了各种车辆,其实已经是个停车场。但是煤渣跑道还留着,每圈400米很标准。特警支队的地皮是国土局拨的,原来是一个中专学校。面积不大,但是位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外面就是最繁华的商业区,交通便利。强晓伟对这个地点的选择很满意,但是对于基础设施建设非常不满意——但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他不断告诫自己。

田队非常聪明,交给强晓伟这个烂摊子就闪人了,回家等调令。强晓伟出了队长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进行体能测试。满屋子高低不等胖瘦不均年龄不一的警察先傻了一会,然后就不得不跟着他到了停车场兼后操场,全副武装进行体能测试。

这马上成为组建刚半年的特警支队一景,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队这样进行过体能测试。很多本来应该进行的工作,都没有进行,因为没人愿意真的进行。那会看到一个残酷的局面,这个局面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这里面也包括方支队。

强晓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也没有想到这个局面会是这样残酷。

没有按照中国陆特的标准,而是按照公安部下发的特警体能训练达标标准。

第一个测试,12分钟跑,没有一个能合格的。

甚至没有一个能跑满12分钟的。

强晓伟面色冷峻,看着满跑道都是倒下的部下,没有语言。

其余队的警察都在窗户上看热闹,议论纷纷。强晓伟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低调了,他只能吞下这个苦果。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个道理他是深深明白的。没有退路了,因为……人生虽然漫长,但是背后就是特警的LOGO,无路可退。

强晓伟看着这些倒下的部下们,没有语言,没有表情。

部下们也脸色惨白,苦瓜脸或者带着恨意的脸看着他。

强晓伟走过去,站在正在陆续拖着步枪集合的队伍跟前:“今天,我宣布处突1队第一条军规——戒烟!这不是因为我不抽烟,而是为了让你们能够活下来!在残酷的战斗当中活下来!这是血的教训!为了你们的生命,为了你们的肺活量,处突1队——不许抽烟!”

部下们看着他都有点蒙。

“如果发现抽烟——12分钟跑。”强晓伟的语气平淡,“我陪你。”

得!这下更没说的了,都看的出来这厮肯定是那种传说的高手。但是一股情绪在酝酿,因为懒散惯了,你算老几?

强晓伟竖起第二个手指头:“第二条军规——战备!除了周末,不许回家!”

警察们的眼瞪大了,疯了啊?!

强晓伟还是面不改色:“周末分为两组,轮流战备值班!每天工作8小时,除了战备执勤,就是训练!每个队员的武器必须全部带在身上,少一颗子弹都不行!其余时间学习反恐怖作战和战例分析研究,我上课。”

还没反应过来,第三根手指头竖起来。

“第三条军规——职业!选择警察,是你们自己的人生道路;选择特警,我不管你们是不是自己愿意,但是——做一天和尚,就要撞一天钟!我选择特警,选择处突1队,是因为我爱这个职业!我不强迫你们爱这个职业,但是你们必须尊敬这个职业——也就是,敬业!你们都是职业警察,今天开始要学会做一个职业特警!”

强晓伟半点笑容都没有。

“如果你们谁觉得我过分,可以去告我。如果你们谁看我不顺眼,也可以想办法去撵走我!但是,只要我在特警一天,在处突1队一天——这三条,就是铁打的军规!”

部下们傻傻看着他,不知道到底该说这是个二百五还是个浑不吝。

“我去向方支队申请,马上开始射击测试。”强晓伟面无表情,“你们分了几个组?”

都互相看看,不知道分组是什么意思。

“谁是狙击手?谁是突击手?谁是卫生兵?”

没有人回答。

强晓伟指着抱着狙击步枪的年轻警员:“你不是狙击手吗?!”

年轻警员瞪大眼:“不是!我到现在也就打了200多发子弹,还是在警校的射击课上!”

“那你怎么抱着狙击步枪?”

“我……我最年轻,他们嫌这个枪沉……”年轻警员哭笑不得,“所以每次都给我扛着……”

“今天开始你就是狙击手了!”强晓伟指着他的鼻子,“你组织,准备进行射击训练!你叫什么名字?”

“佟牧……”年轻警员脸色发白,“报告!强队,我在警校的射击课不及格……”

警察们噗哧乐。

强晓伟没有笑容:“我说你是狙击手,你就是狙击手!从今天开始,射击训练由你组织!回去待命,我们争取上午到靶场!”

狙击手佟牧咣当就坐在地上,看着那些年龄不一的警察。

“叔叔们——哥哥们——我是无辜的啊——”

强晓伟没有搭理这声哀嚎,转身走向支队办公楼。

方支队一直在窗户默默看着,没有笑容,也没有生气,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强晓伟进到办公室的时候,方支队正在看文件。强晓伟做了申请射击训练的报告,方支队抬头问他:“你知道处突1队——有多少人多少年没打枪了吗?”

“那是在我之前,方支队。”强晓伟回答,“从我开始,每名队员抱着枪睡觉,背着枪吃饭,提着枪大小便!”

方支队想想:“本来想过两天跟你谈,不过你点火了,我只能现在跟你谈。三个处突队,多少还是有些说的过去的队员——我想集中在1队,交给你训练和指挥。你看呢?”

“我想……”强晓伟说,“就他们了!”

“为什么?”

“因为,我选择了处突1队,就是选择和他们同生共死!”强晓伟淡淡地说,“不论如何,我都已经做出了选择。我相信,他们比民兵和预备役要聪明,知识面要宽。如果我们可以训练少数民族民兵和预备役部队,我想我也可以训练警察,特别是他们都是大学毕业生。”

“但是他们散漫惯了,你这样会惹事的。”方支队说的很谨慎,“你知道他们的背景吗?”

“我只知道——他们是警察!”

方支队看着强晓伟,拿过训练计划签字:“子弹,你要多少,带多少!我不跟你打折扣!”

“每个月的子弹供应,我希望是——”

方支队抬头。

“150万发!”

方支队一下子站起来:“多少?!”

“150万发!”

“我们全市的警察全年的实弹训练都加起来,也不到50万发啊!”方支队有点晕,“一个处突1队,每个月就要150万发?!”

“我们是特警,方支队。”

方支队想想:“我没有那么多的子弹给你……这样吧,我先给你这个月5万发子弹——你要知道这几乎是特警支队库存的全部了!剩下我去打报告,想办法。但是你——小强,真的有点什么事儿,你要能给我顶上去!不然,我的脸跟着你就丢光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你这样做,就是不是功臣,便是罪人!你没有退路了,我——也没有退路了!”

强晓伟看着方支队:“我从未想过退路,因为敌人都被击毙了。”

方支队愣了半天,噗哧笑了:“你是我见过的——最不像警察的警察!去吧,记住一点——很多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个过程,慢慢来!”

强晓伟立正:“是!”

方支队:“你不换件衣服吗?”

强晓伟想谈谈服装和装具的事儿,但是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他摇摇头:“不是穿个马甲就是特警的,我想让他们知道这一点。”

方支队笑笑:“那你告诉我——特警是什么?”

强晓伟很严肃:“法律的最强硬武装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