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7/


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原来我上了飞机以后就晕了过去;应该是饿晕过去的。我爬了起来还没有结束比武,我不能躺在这里;这时候一位好象是医院的领导进来,说道:你现在严重营养不良胃出血,你吃了那些树根对你的胃伤害很大;你们上级领导已经来过了,让你在这里休息两天。


调养下身体再归队,小伙子有些东西是不可以吃;就算你吃了对你的身体伤害也很大。好了小杨给他换下药,我才发现我的手上还在打着点滴。护士小杨是军医学院毕业的,和我一样是刚刚从学院出来报到没有多久;晚上的吃药的时候小杨问了我,真的没有听说过人可以去吃树根;好象只有在课本上面看过。


你真的吃了树根了,不要命了;树根消化不了的。我笑笑了说:没有什么,我是从大山里面走出来的孩子;以前家里穷的时候我随父母亲在山上也挖过树根、野菜、山笋能吃的山味我都有尝试过,可能这次运气不好了。对了小杨我们军区比武怎么样了,我还可以回去再参加嘛?


“我也不知道啊,你等明天值班医生来了问她”小杨说完这句话,端起药盘走了出去。我躺在床上;经过一天的休养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体力,本来身体就没有大碍。


我想明天早上偷偷出院算了,打定注意就这么办;医院的晚上很安静,我刚刚想躺下休息的时候。段组从门缝探头进来看了下,刚刚好和我的眼睛对望了下;段组走到我跟前伸出手:“天涯好样的,兄弟身体好点了嘛?;你知道为什么军区对我们这么了解,因为在我们的背包上面有装了最新的跟踪系统。


我们到那里他们都知道,我们的成绩还算比较靠前面;最后的格斗比赛将在三天后举行,也是我们这个专业最后的一项比武了。天涯到时候应该没有问题吧,本来小黄和小林也要过来看看你;但是只能出来一个人,所以我代表他们来看你了。对了师里的副政委有来看过你了,那时候你还在昏迷中;呵呵,没有饿坏吧。好好休息两天,准备好最后的这次比赛;就看我们的。我拉住段组,段组明天我想出去可以嘛?我没有事情真的,你看看。说完我站了起来,做了个旋转后踢的动作。段组按住我,天涯听医生的;不要自己做主张,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好好休息!


段组开门走了出去,在长期的部队生活;我已经习惯了训练、学习、工作,很少会去想到这种战友之间的关心。部队就是特殊的集体,让我们在这里感受大家庭的温暖。


第二天早上医生在过来查看我的病情时候,是位女医生;听见护士小杨喊她姜医生,知道了她的姓。趁着她帮我检查的时候我问了明天是否可以出院,姜医生看了下杨护士给的资料最快要明天早上再复查下;没有问题就可以办理出院,先告诉你:不要想着逃跑出去,没有我的签字;你跑出去也没有用。年轻人这么不懂的照顾自己的身体,真是的。


说完话姜医生走了出去;护士小杨走了过来,你叫葛天涯啊?好奇怪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名字;应该不是你爸妈起的吧。是啊,这是我们村以前一名老师帮忙起的;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老师和父亲是小时侯的玩伴,对我们家很照顾;所有我的名字是老师帮忙起的。


哦,是这样啊!明白了,看来你的名字代表着你父亲和那位老师的朋友情谊关系。小葛你是直接提干还是地方考进部队的?


都不是,我回答道;难道你是特招的?不是拉,我是应征入伍;第二年考上军校的,今年刚刚毕业出来。现在还是代理职务,这不是军区比武俺被挑选了过来。哦,是这样啊,能够在部队考上军校你一定表现很好。认识下;我叫杨红,从地方考进军医学院的。在你面前应该算是新兵吧,应该叫你老班长。呵呵~~不敢不敢;好了今天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祝你在军事比武中取得好名次,小杨说完端着药盘走了出去。


我看着小杨走了以后,今天身体已经完成康复了;只是不让我回对,对了我可以在这里锻炼。我走到门前面看了下,护士、医生都不在我偷偷留出病房。医院算是二级甲等医院,地方算起来很大;不费多大工夫,我就找了个人静的地方;在这里先热身下,武术就是这样的,练武之人,能打打拳的,算不上什么本事;要持之以恒,如果遇难而退,必然一无所成;小时侯师傅就是这样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