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符临天下 二 芷阳公主 第六节

xujh26 收藏 1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size][/URL] 朝阳如火,浮云犹丝。广漠的原野上,一队威武的大秦铁骑护送着皇妃、公主鸾驾,向日出的东方走去。由于没有皇帝明诏,车队不能使用皇帝专用的驰道,只能在尘土飘扬的官用辅道上缓慢地前进。六辆轻车前,两乘雕龙画凤、萝幕紧裹的明黄色车架沉稳的行驶在队伍当中。一名眉目清秀,公子打扮的少年,头梳发髻,身着海蓝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朝阳如火,浮云犹丝。广漠的原野上,一队威武的大秦铁骑护送着皇妃、公主鸾驾,向日出的东方走去。由于没有皇帝明诏,车队不能使用皇帝专用的驰道,只能在尘土飘扬的官用辅道上缓慢地前进。六辆轻车前,两乘雕龙画凤、萝幕紧裹的明黄色车架沉稳的行驶在队伍当中。一名眉目清秀,公子打扮的少年,头梳发髻,身着海蓝色长袍,下骑全身没有半根杂毛的白色骏马,走在车驾旁兴致勃勃的欣赏着周围混沌初开的景色。

这少年正是芷阳公主,她坚持弃车乘马,谁也拿她没办法。此时,章邯见她指着远处一座接一座,遥相呼应烽火台,询问坐在后面车驾里的一名中年男子,于是纵马走近芷阳,向车内探望。只见车内之人,年约四十,身穿粗布灰衣,头带发冠,眉宇清晰,鼻梁高挺,白皙的面颊上没有半点胡须,给人一看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芷阳对车中那人道:“原来这就是传递军报的烽火台,但不知道如何通报敌人的数量,和战事的地点呢?”

那人笑了笑道:“台上寸有各种树木的树枝,不同的树枝燃烧可以释放出不同颜色的烟雾和火焰,后方据次来判断来袭敌军方位和数量。不过依靠烽火台传递警报也未必可靠,当年王剪奉诏伐赵,用精兵扮作商人潜伏赵国境内,趁着夜黑风高,突然发难,连拔赵国腹地七座烽火台,使赵国军报不能及时传递到邯郸,致使秦军兵临城下时,赵国还未作好决战准备,最后邯郸城破,赵国便灭亡了。”

芷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追问道:“那依老师之见,该如何确保军报传递呢?”

那人呵呵笑了几声道:“军报传递有多种方法,烽火台只是其中一种。如有紧急战事,应以飞鸽,快马,烽火三种方法同时使用,方为妥当。即使如此,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守将在点燃烽火后应频发飞鸽,快马,以保万一。”

章邯暗自揣摩,此人深通兵法,芷阳又口称之为师,应该就是那位指点芷阳的高人,便上前先向公主施了礼,然后对那人微微一拜道:“请问先生高姓,可是芷阳公主的老师?现在是否在朝中奉职?”

车中那人对章邯淡淡一笑道:“在下复姓司马,单名一个欣字。漱妃娘娘的生母正是在下的姑母,因一直无心为官,在家中清读闲耕。前些日子回汝阳奔丧,顺便教公主了一些琴棋书画之类的杂艺,也称不上什么老师。阁下可是御林军都尉章邯章将军?在下早就仰慕将军威名,今日得见,真是有幸。”

章邯连忙答道:“哪里,哪里。原来是国舅爷,真是失敬。司马先生既是公主老师,定然博学多才。公主的琴艺,在下昨天已经领教,果然是名师出高徒,日后还望先生不吝,给在下指点一下兵法和搏击之术。”

司马欣道:“将军严重了,论起这兵法、搏击之术,其实与玄门岐黄之术相符相通。将军既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自然深通此理,我哪里敢指点。不过在下倒是有兴趣与将军探讨一下兵法,至于搏击之术,恐怕就要让将军失望了。”

章邯道了谢,又向公主和司马欣一拜,然后驰马走到队伍前与董翳并肩而行。

章邯看着董翳面无表情,不住回头望身后的皇妃车驾上看,倒觉得他太过于小心,便开口问道:“董将军,你可知道教公主琴棋书画、奇门兵法的人是谁?哈哈,我刚才见到了,居然是一位国舅,叫司马欣,你可曾听说过?”

董翳微微一颤,回过头来看了看章邯,迟疑了一会儿后,“恩”了声道:“我听说过……此人颇有才气,为人虽然有些傲慢,倒也不像是赵高一伙的。不过马垄、史文图二人行迹可疑,还望将军多提防些才是。”

章邯暗心惊,自己虽然觉得司马欣不像董翳说的那样傲慢,但也确实没想到教导芷阳公主司马欣是否与曾教导过公子胡亥的赵高有染。章邯回过头来,见马垄和史文图各自与自己手下的十夫长攀谈着,也不怎么可疑,便笑着对董翳道:“呵呵,董将军多虑了。有漱妃和芷阳公主在,即使赵高来了,有能把我怎么样?哈哈。”

董翳无奈的摇了摇头,径自纵马上前几步,不再说话。章邯见他无趣,也没再理会。

残阳如血,暮鸦乱飞。缓慢的车队行进了不到百里,就已到了日暮申时。辅道上来往穿梭的车马也渐渐稀少起来。由于离下一个城镇尚远,车驾队伍只得趁着尚未日落,在辅道旁的扎起营寨,燃火造饭。

傍晚,章邯令大家用车驾围住皇妃和公主的营帐,又在周围安置骑兵的军帐,然后用马匹在军帐外围成一个大圈。安排妥当后,这才回帐休息。躺到半夜,章邯仍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便起身走出营帐,打算欣赏一下旷野间的月色。然而不知何时,一层浓云早已盖住了整个天空,一片混屯屯的,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章邯颇觉郁闷,正欲进帐,却在怦跳的火光中隐约见到两个人影,正在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跑去。章邯心下生疑,绕了个弯,拱着腰,轻手轻脚地向那二人跑去的地方,跟了过去。

大约走出了两里地,周围竟是一片漆黑,除了看到身后隐约浮现的营地火光外,什么也看不到。章邯静下心来聆听,初春的矮草刚刚萌芽,踩上去半点声音也没有,哪里能听到什么动静。章邯正准备回身,却听到旁边山丘后有交谈的声音传来,那声音极低,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章邯慢慢地摸近,两人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只听一个女子带着哭声道:“你这又是何必?我,我……”

章邯心头一惊,这分明是漱妃的声音,半夜三更,她怎么会来这儿?

这时另一个男子的声音急道:“公主,你别……,我,我,我这次争着来护驾,只是想再见一面,你可知道,我这十几年来是怎么过的吗?”听到这一声,章邯犹如当头棒喝。这男子的声音不是别人,却是自己的副将董翳!

只听漱妃道:“我知道你苦,也在宫中听说过你在上郡的事。可是现在,现在我已不是完壁之身,是我对不住你,我们的山盟海誓只有,只有来生在续了。呜……”

“我知道你也是处于无奈,你牺牲了自己,却保住了整个大梁城的百姓。此等大义,我怎能怨你?好在此事已经过去,我们现在就走,从此隐姓埋名,在山林间过田园生活,我耕你织,咱们……”

“不行!”漱妃打断了董翳道:“我魏世家有万余户居住在咸阳城内,还有十万计劳役在骊山修陵。我若走了,他们,他们还能活吗?要是如此,我当初又何必献身于赢政那个暴徒?”

章邯听到这里不禁有些光火,漱妃居然敢直称吾皇名讳,而且还称皇上是暴徒!要在平时,早已被五马分尸了。董翳跟着自己做副将,原来只是为了漱妃,还口口声声说是赵高想谋害于我。但随即又想,漱妃的身世也是可怜,为了大梁全城的百姓,居然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不由的让人钦佩。

董翳一时见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会儿,正准备说什么,却听漱妃道:“我该回去了,要是芷阳醒来,会起疑的。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你……珍重!”

说着转身就走,留下董翳一人在黑暗中借着远处的灯火凝望着她的背影。章邯暗伏在一旁,内心像打翻了我五味瓶,什么味道都有。他不知该如何是好。如果揭发他们,不知会引来多大动荡?自己知道了皇上的“家丑”会不会被灭口?那数十万魏人好不好遭牵连,章邯想到这里最终下定决心,如果他们真的不再见面,此事便烂在肚子里。

过了好一会儿,董翳才慢慢地走开,他急奔着,兜了一个大圈子,才向营地跑去。章邯暗暗呆了一会儿,算着董翳也该到营地,这才起身,准备回营。

刚走了两步,却听到旁边不远出又传来了声音:“嘿嘿!没想到这老娘们居然还有私情!看来这次她死了也不冤!”

章邯全身一震,原来旁边还有人在偷听,却是马垄声音。

另一个尖尖地声音道:“哼!我早就看出董翳那小子不是什么好鸟!等明天把他们拿下,让他睁着眼睛看着老子玩他的娘们,岂不爽哉?”

一个粗哑的声音,怪声怪气的道:“看把你小子急的!你就是那没出息的样!我倒是觉得要是能和芷阳公主……,嘿嘿,那才是赛神仙呢!”

那尖尖地声音道:“对,对,对,芷阳公主那模样俊的,穿上公子的衣服,更有味道。唉,老子一见就心痒。”

另一个南方口音的人道:“这样不好吧,赵大人侍奉着公子胡亥,漱妃是他的生母,芷阳公主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你们那样做,胡亥公子能答应?赵大人要是怪罪下来,咱们的脑袋可都得搬家!”

“嘿,这你就不懂了!”马垄接过话题道:“赵大人心思何等细密,他既然能借黑狐熊的人帮忙,肯定早就有他的打算了。黑狐熊那邦是什么人?他们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什么没干过?这两个美人要是落到他手里,能有了好?”

“恩,也对。”那南方口音的人道:“不过,等黑狐熊一到,那斯杀人不眨眼,你们谁还有机会亲近美人?”

众人皆是一愣,都是默不出声。过了一会儿,听马垄正色道:“赵大人的正事要紧!顺着辅道走,明晚我们大概就能走到颖河岸旁,大队可能会在颖河岸边扎营。赵大人和黑狐熊约好了,就在那里动手!梁度,陈葵,你们二人明天紧盯着史文图那小子,我今天给他做了大半天的工作,这小子左一个皇上,右一个皇上,死不开窍。待明天黑狐熊的火号一起,你们就大喊他是奸细,把他干掉,以免生变!”

“诺!”那粗哑的声音和南方口音同时答道。

“董翳是上郡第一剑客,武功了得,刘单,你明天盯着他,先别急着冒险动手,只管带队拉着他去护驾。等黑狐熊大军一到,量他有三头六臂,也跑不了去。如果有机会能趁他不备,在后面给上他一剑,那就再好不过了。”

“诺!”那尖尖地声音有些兴奋。他接着问道:“章邯那小子你打算怎么对付?”

马垄狞笑道:“这小子就是我们这次行动主要目标!赵大人就是为了除掉他,才出重金黑狐熊他们帮忙的。我明天亲自跟着他,见机行事。他只要想先救漱妃和公主跑,我就大喊他想劫驾,你们只管带人上来,一刀就了了他!即使不能杀他,也决计不能让他给跑了!”

章邯听到这里,早已双手颤抖,冷汗浸背。蒙毅和董翳他们说的不错,赵高果然不肯放过自己。而自己却还异想天开,以为赵高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谁知赵高居然肯下如此血本,布下如此大的阵势要至自己于死地。自己还查点连累了漱妃和芷阳公主。要是刚才不是跟着漱妃和董翳他们来这里,后果将会怎样?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怕。

章邯见他们几个商量完后,分头向营地跑去。借着营地映过来的灯光,章邯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他们确实只有四人,而刚才也的确没有史文图的声音。难道史文图并不是赵高派来的,或者还没有被赵高买通?

章邯一个人在一片漆黑的旷野里又等了半个时辰后,才起身回营帐。他躺在帐内,仔细的想着对策。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大亮,走出营帐,整个营地里已是阳光散洒,晨炊四起。正在忙着吃饭、收拾营帐的士兵们各个精神抖擞,他们谁也没有察觉到昨晚变故。

稍做整顿,一行队伍又催马扬尘,踏上了路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