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

巴渝 收藏 3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关山岳在江海洋和朱冲锋婚礼后的一个月来了一次江都,他没有告知任何人,来无踪去无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做賊似的视察了一下工地,给易学文丢下了一点散碎银子便溜之大吉了。要不是心血来潮的新郎官朱冲锋带着罗云燕来检查工程进度,听了易学文的诉苦,恐怕他和江海洋还蒙在鼓里。 “朱老总啊,我们怕是要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关山岳在江海洋和朱冲锋婚礼后的一个月来了一次江都,他没有告知任何人,来无踪去无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做賊似的视察了一下工地,给易学文丢下了一点散碎银子便溜之大吉了。要不是心血来潮的新郎官朱冲锋带着罗云燕来检查工程进度,听了易学文的诉苦,恐怕他和江海洋还蒙在鼓里。

“朱老总啊,我们怕是要反戈了,三个月的工资,你看关总才给我们半个月的钱,怎么养家糊口哟。”蒋学军工程师精神萎靡不振的说。

“是哇,工程款也迟迟不到帐,我们这里早就揭不开锅了。”外号“小燕子”的会计也愁眉苦脸的在一旁说,“你们那两个施工的战友,有事无事的来要钱,我拿啥子来支付嘛,未必拿空气来付给他们?”

“这些情况你们为什么不向关总反映?”

“反映了好多次了,他就是打太极。前天晚上来也是虚晃一枪,便心事重重一言不发的就走了。”蒋工看了一眼易主任说道。

“这事怎么不向高主任通报一声?”

“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是中央军,你们是土八路,向你们汇报,岂不是反主为客了,再说关总为此专门打了招呼的。”易学文外强中干又臭又硬的说。

“妈拉个巴子,这个时候了还打肿了脸冲胖子。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你们也太不识识时务了。”

“就是嘛,正因为朱总也是益州人,我们才向你诉说衷肠,解我们于危难之中。”“小燕子”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知道了,我回去马上和江总商量,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朱冲锋说完后就告辞出了办公室,带着罗云燕来到隔壁看望了高主任和张奎以及姜杰与宁晨,听了他们的汇报,更进一步意识到这里问题的严重性,如不及早作出决断,这里可能要引起一场喧然大波。

“我说这里要成为胡子工程嘛,我早就看出关山岳对这个项目的合作缺乏诚意了,他只是在利用江总。搞他的空手套白狼的‘南水北调’。”在下山的路上罗云燕对丈夫说。

“难怪班长内不决问云燕,这次却犯了大忌。”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江总也有他的难处,还不是人情压死人。设身处地的想,换了你还不是要走这条路。”罗云燕十分理解的说道,“不过坏事也许能变好事。”

“何以见得?”

“此事天机不可泄露。”

为什么罗云燕会这么说呢?原来在朱冲锋送老父亲回益州期间,有一天江海洋无意和她谈起过,希望把度假村收购后拿来另作它用。

朱冲锋和罗云燕回到公司,正好遇见江海洋也赶回到公司。二人向他如实汇报了度假村工程的情况,使他在心里大吃一惊,又使他在心里高兴。因为要不是姜佳妮上午突然打电话给他,说老将军上午出院,要他过去帮忙的话,也许吃过午饭,他就要带着一班高级助理前往花溪河畔的温泉镇,与镇政府最高领导敲定合同商务条款了。真要那样没准会给他带来资金上的困难,到时候也许就如履薄冰举步唯艰了。

听完汇报后,他一边吩咐罗云燕去把梅琳叫来,一边打电话通知贾庄,让他转告他那当镇长的舅舅,暂缓谈判。他没有告诉他什么原因,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他情况有变。

梅琳来了,四人便开会讨论起会议主题——如何收购度假村,使它变为医疗院的事情来。

江海洋说出主题后便直截了当的谈了自己的看法:“同志们,机会来了,收购度假村我是惊喜参半,有利条件是,一是它土地手续完备,省得我们另起炉灶多花钱。二是我司已投入了一百六十万,不用再去投入两百万来买地。三是施工队伍是我们的嫡系部队,对质量工期有保证。四是关山岳和秦绒绒都在外地,即便想伸手也嫌手短而切也会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最重要的一点它是在建工程,而且我方工程管理人员早已介入,只要稍作修改就可以变为一所硬件条件完备的康复医疗院,况且那里还有温泉,更适合建康复医院。这个想法是我半年前就有了,再说它的地理位置和交通都有利于我们建医院。总之,我们已占了地理人和两大要素,只差天时。我分析,关山岳现在是顾此失彼,决心动摇不定,只要稍微施压,不出一月他就会主动找上门来转让股权。致于秦绒绒这个女流之辈,远隔千山万水,估计在转让股份的工作上还要好作工作一些。你们谈一谈不利因素,完了形成决心,争取打好这一仗。副班长明后天就带梅琳上山,彻底的摸清审核度假村工程的已投资金量,为公司收购该项目作好前期准备,注意要不动声色的进行。大家切记,此事不可抄之过急,更不能主动投怀送抱。”

“你说这些我都赞成,但关山岳这个老狐狸会不会把度假村急于脱手哦?”朱冲锋有点怀疑的说问。

“肯定会的,刚才姜佳妮在送我时无意透露了一个信息,她说唐婉最近在找关山岳闹情绪,你们猜是什么原因?”江海洋卖了一个关子,嘎然而止。

“生意人四处奔波,没有男欢女爱了唄。”朱冲锋不假思索的冲口而出。

罗云燕脸红了一下,拿眼瞪了他一眼说:“你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一说倒这些就智商低下,也不用脑子好好想一下。”

“会不会是经济拮据哟?”梅琳说。

“说对了,总监同志,你很有经济嗅觉。他的债主要账都要到唐婉的公安局去了,你们说,唐婉能不找他撕皮吗?!她是一个十分要面子的女警官,难道不会劝说关山岳收缩战线?甩掉江都的包袱?真是天助我也!更重要的是,拿下这个项目就等于有了根据地,你们在坐的下半辈子都有了用武之地,不会因我离去而树倒糊猴散。”

几个人听了江海洋的话感到迷惑不解,面面相嘘,不知道他为什么总在令人兴致勃勃的时候,又说出这样令人沮丧的话来。

“班长,你啷个尽是在关键时说丧气话哟。”

“人家哲学辩证法学的好,这就是与众不同。”

朱冲锋两口子一唱一合的戏言道。

江海洋一笑了之的说道:“你们不知我的缺点,我自己却十分清楚。古人云,慈不掌兵,义不理财,这两点我都做不到。可这做商人呢?需要的是圆滑和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拼命赚钱。而我呢?今天同情这个,明天又同情那个,不同情又于心不忍,你们看到了吧,我收下了多少个下岗工人了?还把赚的钱拿去捐资建校,眼前这个项目是个亏本买卖,你们不要想着赚钱,能把你们自己养活就不错了。这决不是危言耸听!我是不愿意看到你们离散,你们也都不愿分开,所以才这么说,这么做。另外,你们也不要被现在开医院就是赚钱的表面现象所迷惑。以为医院是个金窝窝,一夜之间成了一个香馍馍。也不要以为我国的医疗改革是成功的,依我看啦,救死扶伤的宗旨和医患关系都淡化了,一切‘朝钱看’,有的医院就是为有钱人开的,有病无钱莫进来,没准有一天还得走回头路,不信走着瞧。”

江海洋之所以这样说,是有一天去接胡娜下班时亲眼目睹到的,并深受刺激,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一个中年下岗工人为了救他重病的妻子,因为交不起昂贵的手术费而老泪纵横的向医生跪下来求情也没有换来一丝怜悯。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在妻子生死攸关的时刻,一个男人竟然不顾斯文体统下跪求情,最终也不能感动白衣天使,你们说这可不可悲?我想说的严重一点,这叫见死不救!”

“那你肯定走出医院是两个包包一样重哦?”梅琳戏笑他说。

“唉!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更笑人的是胡娜下午也是倾力所助,把包包的钱全部给了一个专县来住院的农民大嫂,害得我两个连乘车的钱都没有了,只好走路回家。”

“咳,千万富翁走路回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也是一个特大新闻哈。”朱冲锋戏皮笑脸的说道。

“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叫我和冲锋来接你们呢?”罗云燕问,因为那天她和冲锋正好在用车。

“唉,重温一下年轻时谈恋爱‘压马路’的情调不好吗?好浪漫哟。好了,我们还是言归正传,继续讨论正题。”江海洋点燃一根烟说。

“我认为,可以把工程部的人撤回来了,这也是给关山岳一个信号,让他的人去瞎折腾,加速他早点甩掉这个包袱。”罗云燕提议道。

“对头,再给唐合江悄悄打个招呼,让他一方面以材料奇缺为借口磨洋工,一方面缠着易学文催要工程进度款,迫使关二爷早日作出转让决心。”朱冲锋献计献策的说道。

“嗯,我看可行。只是唐合江队伍的工资得先由我们垫付,等这事定下来后再来秋后算帐。诸位,此事就这么定了,这是公司最近的首要中心工作,大家务必各负其职,各尽所能,全力以赴。散会。”江海洋最后强调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